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九十章 夺玺

正文 第两千两百九十章 夺玺

    “若是为了要加持修炼,我何必等到现在?”罗帆只是淡淡的一笑,说道。

    说话间,他心中微动,那宏大无匹的大势便在他的掌控之下开始产生怪异的流动。

    在这种怪异的流动之间,有着某种极为微妙的威能不知不觉间向着他的双手之间开始凝聚,渐渐的让他的双手之间开始渐渐的有着难言的光芒泄露出来。

    这光芒玄之又玄,妙而又妙,汇聚过来的过程之中,便如同百川入海一般,无数细小的光流如同一条条河流一般,不断的向着他的双手之间汇聚而来。

    而随着这光流汇聚,所有的修士都隐隐感到一种莫名的震撼从自己的心底产生。

    他们从那光流之中,从那光流汇聚而成的那一团光芒之中,清清楚楚的感受到,在其中包含着一种完全针对他们所有人的绝对性!

    一种,只要是从这光芒所产生的一切命令,一切力量,他们便不可能有任何抵抗能力的感觉,在这个时候震荡着他们所有人的心神!

    “这是什么?!”这是一名名修士心中所产生的想法。

    “将这种统治具现出来了?”那来自第五层的中年散修却是见识更广,瞬间就看出了罗帆手中所凝聚出来的那光团的本质到底是什么。不过,哪怕是明白过来了,他也更加的惊异,更加的无法理解。

    毕竟,这种将他对于这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的绝对统治具现出来对于他统治这个第四层根本没有什么好处。相反的,反而是会让其在统治这第四层的时候需要多走一个程序,大幅度减少极高的效率……

    这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显然都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一定要破坏这个!不然我们将永不超生!”那众多修士虽然不知道那光团的本质,但却知道,那光团一旦出现,他们怕就将会落入一个极为恶劣的境况当中,一时间却是群情汹涌,一个个的产生了强烈的杀意。

    不过,这杀意,同样是如同之前的怒意一般,难以锁定在罗帆身上,而只能够作用在罗帆手中那一团光芒之上而已。

    而且,哪怕是将目标定在那光团之上,他们也难以持久,需要时时加持,时时的坚定自己的杀意,方才能够做到。

    显然,这光团,对于他们来说,却是有着丝丝罗帆的特性……

    当下,有着一名道尊门下首先凝聚了足够的杀意,采取了行动。

    一道光芒从那众多修士之间爆发出来,直接裹挟着惊天动地的恐怖威能,向着罗帆手中那不断成长,不断汇聚的光团轰过来!

    这一轰之间,并不只是蕴含了单纯的冲击力量而已,而是包含了不知多少亿万种玄妙而诡异的攻势,在虚空当中产生了不知多少亿万种变化,衍生出了不知多少诡异的天地、世界、时空出来,直直落向罗帆手中的那光团!

    在其经过的位置,虚空产生了不知多少亿万种变化,被绞碎,被腐蚀,被扭曲这些只不过是最基础的变化而已。除此之外,那些区域更是衍生出不知多少千奇百怪的事物,以及,产生了不知多少亿万种诡异的混杂……

    如此这般,产生的动静之强,却已经是震撼无尽时空,甚至让这整个世界群之中都已经是被这种恐怖的动静所充满了。

    他的举动,却是如同一个开关一般,开启了其他众多修士的攻击。一时间,不知多少亿万攻击从各名修士身上发出,以同样复杂,同样玄奇的方式,从各个方向向着罗帆手中的这一团光芒快速的冲过来,转眼间便已经是降临了他双手之间,向着那那双手之间的光团疯狂汇聚而去!

    不过,这众多攻击的修士之中,那来自第五层的中年散修却并不在其中。

    此时此刻,看着那众多修士对罗帆手中那光团的攻击,他却只是暗自摇头,心中喃喃着“这种攻击有什么用?这可是你们所有人抽象出来的威能的精华,哪怕是没有完全成型,也不是你们所能够抵抗的。你们发出去的攻势,不单单不会对其产生破坏,相反,反而只会对其提升提供动力……”

    在这中年散修这样想着的时候,那无数攻势,已经是悍然汇聚在那光团之上了。

    那光团对于这无数的攻势却是完全无视,任凭这些攻势不断的轰入其内部。而其自身,也并没有因为这种攻势而受到任何伤害,整个光团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无边的黑洞一般,将一切的攻势都尽皆吞噬!

    不多一会,一切攻势平息下来之时,那光团已经是比起之前耀眼了数倍之多……

    看到这一幕,那众多修士一个个的神色呆滞,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眼前鄋看到的一切。

    这时候,罗帆却也已经是完成了最后的工作。

    他心中微动,口中传出一声轻喝。

    在这轻喝之中,他手中的那一团光芒已经是悍然凝聚成为一个印玺,一个看起来灰蒙蒙的,上面没有任何文字,甚至没有任何特殊装饰的,极为普通的,长方体模样的印玺!

    这个印玺出现之后,这充弥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的那大势的核心,就已经是完全从罗帆身上转移到了这印玺身上了。

    而且,因为这印玺本身并非生灵,亦非是血肉之躯,其成为大势的核心之后,那表现却是与罗帆是大势核心之时完全不同。

    相比之下,它与这大势之间的融合度却是更高!隐隐间,就仿佛它真的便是这大势汇聚凝合而成的一个核心一般!

    甚至其中的丝丝波动,对于这整个大势的影响,都相比于之前罗帆身上传出来的波动的影响要大上至少十倍以上!

    而众多修士,在这时候对于那印玺所产生的杀意,在他们心中持续的时间,也已经是大幅度的缩短。原本至少还能够保持数个呼吸之久,足以让他们不需要坚定自己的杀意便能够发动攻击了。但,现如今,他们对于那印玺所产生的杀意,却甚至都不能在他们心中留存一个瞬间!

    只要一诞生,就自然而然的在某种神秘莫测的威能之下,自然消散,甚至让他们心底生出愧疚之心,就像是他们生出这种杀意到底是多么对不起什么东西一样……

    但,他们明明知道,自己这样的改变根本不正常!是有着某种外力正在影响着他们的一切心态,影响着他们的一切行动!

    这种矛盾,使得他们一个个的神色显得莫名的烦躁起来,举手投足,更是显得颇为无措。

    “好像,对他已经失去了那种感觉……”猛地,有着一名修士看向罗帆,口中喃喃着。

    他的这话,瞬间提醒了所有修士,让那所有修士都不由得将自己的目光从那印玺身上,转移到了罗帆的身上!

    瞬间,所有修士便发现,自己对于罗帆的愤怒,似乎已经能够保持下来了……

    之前那种将他们的愤怒消抹的神秘威能,似乎已经是完全消失不见了一般……

    “是转移吗?”想起自己对于那印玺的感觉,这些修士一个个的产生了这样的猜测。随着这种猜测,他们瞬间便生出了无数想法。

    “若是我将那印玺夺过来,是不是就能够替代他的地位,成为所有人都不敢攻击,甚至不敢动念攻击的存在?!”几乎所有修士心中都闪过这样的想法。

    能够修炼到这个层次的存在,怎么都会有着足够的进取心的。

    这样的存在,若是发现自己能够掌控其他所有人的宝贝能够夺取,那心中所产生的,绝不会是将其公开,自己不去使用,而是将其完全掌控在手!自己去的那宝贝的所有权,成为那宝贝的主人!

    一时间,几乎所有修士的呼吸都粗重了许多。

    罗帆看着这一幕,心中只是一笑。

    他也不迟疑,顺手将这印玺向着众多修士所在之处一抛。

    瞬间,这印玺便已经是化作一道光芒,直接落入了众多修士之间,静静的悬浮在那里。

    那众多修士微微一愣,显然是不明白罗帆这样做到底是有什么目的。不明白他为何在得到这宝贝之后,居然毫不在乎的将其抛弃……

    不过,虽然不明白其中的原因,但这并不足以阻挡他们接下来的行动。

    在这瞬间,距离那印玺最近的几名修士直接扑向那印玺,在半路上更就开始疯狂的攻击彼此,想要打败对方,自己将那印玺占为己有!

    这些修士攻击罗帆,攻击这印玺成型之前的光团之时手段虽然高妙,强大,但毕竟差距实在是太大,他们所攻击的目标对与他们的手段极为轻松的就解决了,因此却是没有太大的声势显露出来,让他们的攻势显得一般般的,似乎没有什么太过特殊之处。

    但,那也只是因为彼此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的缘故而已。

    事实上,当这些修士彼此攻击的时候,他们攻势所诞生出来的声势之大,却就已经是宏大得无法想象!

    动辄便是亿万天地诞生,又亿万天地覆灭!

    至于他们创造的生灵的数量,毁灭生灵的数量,那更是每一瞬间都超越了一切数字所能够描述的极限!

    一时间,在那印玺所在之处,不知多少强大无匹的恐怖威势在疯狂的激发,那周围转眼间就已经混乱得甚至可比混沌状态了……

    因为彼此的阻拦,却没有修士能够第一时间就将那印玺占为己有。而随着他们彼此迟滞了一瞬,其他修士却也已经是反映了过来,一名名修士,随着以最快的方式从各个方向扑入了战场之中,加入了混战之间!

    那战场,那混乱,自然便随着变得越来越强,越来越恐怖!

    “这样做,有什么意义?”那来自第五层的中年散修没有看那战场一眼,而是将自己的目光紧紧的锁定远处悬浮着的罗帆。

    罗帆的这种行为,在他的眼中着实是诡异万分。

    他,根本看不出这样做有任何意义!

    “难道,你只是想要看到他们内讧?想要看到他们为了争夺而大打出手?!”最终,在他的心底只是出现了这种猜测而已。

    对于那印玺,他并没有多少夺取的**。毕竟,这印玺本身是来自罗帆的手段,既然如此,只要罗帆愿意,他自然也就能够将这印玺收回。在这样的情况下,哪怕是这印玺再珍贵,再宝贝,夺取在手也没有多少意义。

    当然,他却也没有对那些正为了争夺那印玺而大打出手的修士看不起。因为,他知道那些修士如此争夺那印玺的根本原因。

    对于那些修士来说,他们何尝不知道这印玺便是得到手也可能只是一场空?最终会怎么样,也只能看那强者怎么想的?

    但,这对于他们来说,却已经是最后的希望!是他们想要得到自由,想要逃脱被罗帆桎梏,镇压,限制这个命运的最后希望……

    掌控这个印玺能够得到的权力有多少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得到这个印玺之后,他们在罗帆面前便将更有发言权,至少,他们的地位,会极大的超过原来!这,对于他们追求超脱,追求自由,必然是有更多的好处……

    罗帆看着那战场变得越来越大,最终甚至影响了他的整个世界群,让他的整个世界群在这众多修士的战斗之中开始摇晃起来,就像是有些承受不住力量的冲击,要解体了一般,不由得一笑,顺手一拂,光影流转变幻,他们便已经是来到了他自己的世界群之外,来到了那漩涡之内,众多正在快速混融的世界群之中,一处极为空旷的所在……

    没错,现如今,那些原本世界群尚且没有混融在一处的众多道尊门下的世界群以及先被他掌控的那些散修的世界群却正在进行混融!

    这种混融,若是原来,对于那些修士来说,必然是一个让人绝望的事实,足以让他们歇斯底里。

    但在这时候,那些道尊门下,那些散修,却已经是被打击透了,对于这种事情,已经是将其当成寻常,甚至连分出心思去注意这个的修士都没有多少个。

    被从罗帆的世界群之中转移到了这正在混融的世界群之间,这众多正在激烈争斗着的修士却没有任何一个产生什么震惊之类的情绪,相反的,反而是争斗得愈发的激烈了。(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