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九十三章 思维鸿沟

正文 第两千两百九十三章 思维鸿沟

    听到这话,那中年散修微微一笑,道:“兴趣自然是有的。不顾,我却知道,不管我有多少兴趣,都根本不可能得到这印玺。”

    “为什么?”第四师兄微微一愣,若是真的如同这中年散修所说的话,那么他们这不知多少亿的修士舍生忘死争夺那印玺又有什么意义?!

    “这还用得着说?不说现如今这么多人盯着这印玺,没有镇压所有人合力的手段根本不可能将这印玺包吃住。光是和印玺的来源,就已经决定了这个结果了吧。阁下作为第四师兄,总不会不知道吧?”那中年散修面上现出一种不屑的笑容。

    听到这话,那第四师兄面上神色微微一震。

    之前他偶尔想过这些,但总有一种本能让他不深想进去,使得他不知不觉间就已经是将这个本该是所有修士都能够想清楚的状况想清楚

    一直到这个时候被中年散修一个提醒,他方才反应过来。

    事实岂不正是和他所说的一样?!现如今所有的修士都盯着印玺,便是能够将印玺夺取在手,又如何有时间却将其炼化?之前那成千上万名修士将这印玺取到手又失去,便是明证!

    更别说,这印玺本身乃是来自那一名散修强者!可以说,它完全便是处于那一位强者的掌控之中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便是耗费了无穷代价将所有的修士压服,将这印玺夺取在手,能不能保住这印玺,也完全要看那以为散修强者的意愿!

    如此这般一来,这印玺能不能获得,显然就完全不是看他们争夺的结果的。

    既然如此,他们进行这样的争夺还有什么样的意义?!

    一时间,这第四师兄的神色变得呆滞起来,眼中显现出一种无法言喻的绝望之色。

    “难道,我们就没有任何超脱的希望?!永生永世都将处于这种不死不活的状态?!”他喃喃着,面色死灰,眼神呆滞。

    那中年散修在这时候却是一笑,道:“永生永世自然是不可能。那人乃是一位强者,虽然我不知道他的修行方向是什么,但却明白,这第四层,绝不是他的终点。他,终归有一日会离开这第四层,飞升第五层的。到时候,我们也就恢复自由了。”

    “那该有多久?!怕是有是亿亿兆年吧!”第四师兄先是双眼一亮,紧接着又是变得颓废起来了,“而且,阁下之前不是已经说过,他现在选择的方向根本就是错误的,飞升根本就是遥遥无期”

    那中年散修去是没有任何被揭穿的不好意思,而是笑呵呵的道:“确实,他的修行方向是错的。但,你不得不承认,他是强者这个事实。”

    对于罗帆乃是强者,这第四师兄自然是绝对承认的。

    毕竟,他们现在所有第四层的修士,无论是散修还是道尊门下都已经是落入了罗帆的手中,完全任凭他搓揉了。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若不是真正的强者,那他们又算什么?!唯有承认罗帆是强者,他们这些失败于罗帆手下的存在,方才不会显得那么弱

    “既然是强者,错误自然不可能是永久的。我相信,他很快的,就能够找到正确的道路,飞升而去。”中年散修这样笑呵呵的道。

    “你似乎一点都不担心。”第四师兄看着看起来心情颇好的中年散修,心头不由得觉得一阵怪异。

    毕竟,认真来说,这中年散修与他一般,同样是那位强者的阶下囚!甚至,他们这些道尊门下相比于一般散修来说多了强大的靠山,还有着机会让那位强者投鼠忌器,不敢肆意。这中年修士作为散修,甚至作为逆反道尊之路从第五层返这第四层的存在,不光是没有靠山,让那为强者可以肆无忌惮的进行自己所想要做的一切而不用担心会遭到反噬,甚至连这道尊之路都会对他虎视眈眈,一旦他露出破绽便会直接将其抓入道尊之狱中!如此这般种种劣势,让这中年散修的处境相比于他更要差上不知多少倍。

    但,就是这样的状况下,这中年散修居然看不出有半点担忧,反而像是一切都在他的把握之中一样,这种表现,怎么能让这第四师兄不感到好奇?

    “我只是想清楚了而已。”中年散修这时候却是笑着道。

    “想清楚什么?”第四师兄面上神色更加的怪异了。这种状况岂是想清楚什么就能够解决的?这中年散修这样的表示,更是让他感到不可思议了。

    “你说,我们与那人之间有什么仇恨?”中年散修这样道。说话间,他也并不等待第四师兄答,毕竟,这件事本就是摆在眼前的事实,不可能有其他答案。因此,他直接接下去说道:“没有。我们和他,根本没有任何仇恨。哪怕是我,之前给他找了些麻烦,但在他眼中,想来也不过是将这看成是一点麻烦而已,绝不会认为这是什么仇恨。同样的,你应该也是一样。”

    “然后呢?”第四师兄若有所思,喃喃着道。

    “既然没有仇恨,他这样对待我们为的是什么?除了自己的修行之外,我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中年散修长长叹了一声,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这种模样,让第四师兄更感到有些怪异了。

    只是说出这句话而已,为何像是卸下了重负一般?难道,这句话代表着什么特殊的意义不成?

    “我说出来了也没有任何反应,看来我的猜测是正确的了。”那中年散修笑着,神色当中显现出一种莫名的怅然。

    这就像是自己将某种存在当成是一生大敌,但最后却发现,对方完全没有将自己看在眼里,不过是将自己当成是路边的路人甲或者小兵乙之类的存在那种感觉一般。

    这一处位置虽说已经是脱离了那一位强者的世界群,但以那强者之前的表现来看,这里显然也依然是在其完全掌控之中。因此,可以说,他们现在在这里的说话,显然就是在那强者面前直接面对面说一样。如此这般一来,他们所说的每一句话,显然都被对方听到耳中!如此这般一来,若是自己所说的话语有什么问题,触动了什么,那强者必然会有所反应!

    在这样的基础上,这时候这中年散修这样的表现也就可以理解了。

    他说出有关罗帆用意的猜测都没有引发任何变化,那显然便是罗帆默认了他的说法!

    而这,不单单验证了他自己的猜测,更是让他原本想到的,自己等人的一线生机有了实现的可能!

    如此这般一来,这中年散修会有现在这样的表现也就理所当然了。

    那第四师兄若有所思,隐隐间已经是明白了许多东西,心底无数想法随着不断的浮现,又不断的消散。

    “所以,只要我们转换立场,不再对抗,转而努力与他合作,那我们就不再会受到他的针对,能够安全的度过这漫长的被禁锢岁月?”良久,他这样说道。

    “这是最为消极的做法。我想,作为道尊门下,你想来是知道一些比较积极的做法的。”中年散修淡淡的笑道。

    听到这话,第四师兄终于明白了为何这中年散修会与自己对话了。

    这分明是看上了他身上所拥有的,道尊的传承!

    “绝不可能!”当下,他直接斩钉截铁的说道,神色当中没有显露出一丝一毫的妥协,只有最为坚定的决意。

    道尊的传承,乃是他作为道尊门下的根本。虽说道尊并没有说这些传承不能泄露出去,但,作为一名道尊门下,若是连自己的传承都守不住,那他还有什么脸面去自称道尊门下?!还有什么资格去当和第四师兄?!

    那中年散修却只是一笑,道:“我可没有说什么,一切都是你的脑补而已。”

    那第四师兄却是不为所动。这中年散修虽说什么都没说,但他的意思显然已经是表现得再明显不过了。别说他乃是掌控这道尊之路第四层良久的第四师兄,哪怕是他不过是一名散修而已,也绝对能够弄清楚他的真正意思!

    眼见第四师兄面上戒备之色丝毫不减,那中年散修叹息一声,道:“你怎么脑筋就不会转弯呢?”

    “脑筋转弯?”第四师兄却是有些不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这种事情,可和脑筋转弯没有任何关系。脑筋就算再能转弯,也不可能转到让自己的道尊传承泄露出去上!

    “我虽然从没有得到过道尊传承,但想来这种传承必然是完全针对你自己的。别人便是得到了,也绝不会有多少用处。或许,对于你自己来说,这道尊的传承是无比珍贵的,但对于其他人,特别是对那位强者来说,那也不过是一种无关紧要的参考而已。就算是你想要将这传承传给他,对他的帮助有多少,都还是很难说的。”中年散修笑着道。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说是的是你,说不是的又是你。”第四师兄皱眉道。

    “都说我什么都没说了。一切都是你自己想的,与我有什么关系?”中年散修无奈的道。

    “那你所谓的更积极的做法到底是什么?”第四师兄终于直接问出来了。

    “你不是能够联系更高层?那你就将更高层的一些玄奥弄一些下来,交给那位,这不就能够达到促进他修行的效果?”中年散修终于无奈的揭晓了自己的答案。

    听到这个,那第四师兄先是一愣,紧接着双眼便如同两颗太阳一般闪烁着耀眼的光华了。

    这中年散修没有说得多清楚,但他却已经完全明白对方的意思了!

    “将更高层的玄奥弄下来交给那位,他就能够知道相比于更高层,这第四层根本就不够看,修行起来效率更是差得太多太多。如此这般一来,他必然会心动,说不定会立马改变修行方式,直接用最快的速度飞升到第五层,到时候,我们也就自由了”他心中转着这样的想法,眼神之中蕴含了一种莫名的振奋。

    他相信,这才是那中年散修的真正意思,至于那什么没有仇恨啊,帮助那强者修行啊之类的说法,不过是粉饰而已

    那中年散修看着第四师兄不断变化的神色,稍稍松了口气。

    “终于明白过来了,这也太吃力了。看来我们散修与道尊门下之间的思维方式的差距比想象当中的还要大啊。若是一名散修的话,早该在我开口初初就该明白我要说的是什么了。要不是我没有从更高层接引下来玄奥的能力,哪里用得着和这种道尊门下废话?!”他的心中在这时候闪过这样的想法。

    道尊门下的传承相比于散修来说,强悍了不知多少倍。

    其中有着种种在一般散修看来精妙到不可思议的法门,像是这种沟通道尊之路的更上层,将其中的玄奥接引下来的法门,在一般散修看来是绝对不可想象的。但,对于道尊门下来说,那怕不过是一种简单的手段而已。

    他相信,这第四师兄作为道尊之路第四层所有道尊门下的最强者,必然有着这样的能力!

    甚至,他更怀疑,这第四师兄肯在这里当这个第四师兄,而不是飞升更上层,便是因为他能够时时刻刻的在这第四层汲取第五层的玄奥来提升自身。不然的话,以他的底蕴,明明能够早早便飞升更高层的

    事实上,这中年散修却是歪打正着。

    这第四师兄确确实实的拥有着沟通更高层,从更高层的道尊之路之中汲取玄奥的能力。但,他之所以在这第四层待着而不飞升,却并非因为这个原因!

    他之所以留在这里,其实是基于几乎一切道尊门下的根本修行观念,那便是,必须在每一层都修炼到极限,达到进无可进的时候,方才会选择飞升!

    若是没有达到进无可进的地步便飞升,在他们这些道尊门下看来,便是基础不稳,便是断自己的前程!

    正是因为这样的修行观念,方才使得这第四层之中大部分道尊门下都已经有着飞升的底蕴了,却依然选择留在这第四层继续修行,而不选择飞升。

    可以说,这,方才是散修和道尊门下之间的思维鸿沟所在哪怕是这中年散修已经是飞升到第五层的散修了,对于散修的心态,也依然是一知半解(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