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九十五章 扭曲

正文 第两千两百九十五章 扭曲

    把握着手中这种近乎完全无法触摸的玄奥,罗帆的心中涌起种种难言的感悟,好似有着丝丝缕缕的信息不断的通过手中的玄奥渗透进入他的身躯,融入他的心神之间。

    这丝丝缕缕的信息玄之又玄,妙而又妙,甚至难以用言语来形容,他只能够感到自己的方方面面似乎都在这些信息之间不断的提升,不断的升华。

    其中,变化最为明显的,便是他的则之世界观。

    此时此刻,他的则之世界观便好似是化作干瘪的海绵一般,在疯狂的吞噬着那无尽的信息,在极力的将这无尽的信息绞碎,纯粹,转化,再融入其内部,转化为这则之世界观完善,成长的资粮……

    “好玄妙的玄奥。”良久,他不得不发出这样的感慨。

    这些玄奥的来源哪怕是罗帆也弄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他现在所得到的,不过是最为纯粹的,没有加载上任何来源特征的种种奥妙罢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哪怕是罗帆的境界高深,见多识广,实力强大,却也无法通过这些玄奥推演出衍生出这些玄奥的到底是什么存在……

    这显然便是因为这个阵法只能够将玄奥接引过来,却无法将除了玄奥之外的任何事物接引过来的缘故。

    若不是这种限制,哪怕是那第四师兄的实力再强,也绝对难以将那第五层的玄奥精粹到这个程度!

    不过,因为乃是在阵法的限制之下所留下来的玄奥而已,所以,这种玄奥相比于真正第五层的玄奥来说,必然是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而已。

    甚至,也是极为残破的,游离的一小部分而已……

    哪怕是这时候从这玄奥之中得到了大量的好处,罗帆也无比清醒的知道,若是将这些玄奥当成是道尊之路第五层的真正玄奥的话,那便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了。

    心中微动之下,他的视角开始发生微妙的转变,原本无形无质,完全无法看到,甚至都感知不到的那丝丝缕缕的玄奥在他眼中展露出真形出来。

    或者说,得到了他所赋予的形态……

    那却是丝丝缕缕的怪异气流。

    它们从下方那好似平静深潭的表面的点点涟漪之间不断的渗透出来,不断的向着他的双手凝聚,渐渐的在他的手中化作一个越来越大的气团。

    不过,这个气团虽然勉强保持着圆形,但却到处都有着空隙,有着断口,不断有着气流从这断口之中渗透出来,消散于虚空之间。正是因为这种变化,使得这气团在增大到某个程度之后,便开始的稳定下来,保持一个固定的大小,固定的形态。

    将视角改变到能够看透玄奥的状态之后,他自然再不需要等待这玄奥再自主的往他的心神之间灌注信息,而是已经能够转过来主动的从那玄奥之中牟取自己所需要的种种信息了。

    心中微动,他的感知直接探入那玄奥之中。

    随着感知探入其中,那玄奥的层层结构,其中蕴藏的无穷道理,无尽信息,好似化作一部大部头典籍一般,开始在他的眼中不断的展开来。

    “果然残破不堪……”良久,他却是叹了一声,断开了对这玄奥之中信息与道理的牟取,轻轻一晃手,便将手中这一团玄奥散去了。

    随着他的这动作,这原本只是有着一圈圈涟漪在不断扩散的深潭表面如同忽然起了微风一般,涟漪开始变得混乱起来,种种微微的浪涛出现在这个深潭表面,各种不同方向的浪涛,很快便绞散了原本的那一圈圈有序的涟漪,让这整个深潭表面不多一会就重新显露出了原本的根本构造,也即是,无尽的符文,符箓,线条,图案,文字等等等等其他一切所组成的,极为复杂的结构!

    见到这种变化,无论是那第四师兄还是那来自第五层的中年散修都是面现骇然。

    “怎么回事?!他难道看不上第五层的玄奥?!怎么可能!他分明没有到过第五层,这玄奥对他来说应该是有着超乎现象的吸引力,他该是绝不可能挣脱这种吸引的才对啊!”那中年散修心中闪过这种想法,神色当中虽没有多少变化,但眼神却是变得无比骇然起来。

    在这一刻,他面对罗帆之时那种失去对事情把握的感觉再一次的从心底冒出来。

    至于那第四师兄,他这时候更是有着莫民的恐慌。

    要知道,这个阵法可是他耗费极大的功法所构筑出来的,其威力之强,几乎已经是达到了他的极限了。若是这都还不能让这强者满意,那他也就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够让他满意了……

    一想到那位强者不满意的逼迫自己让其满意的状况,他就止不住的恐慌。

    “道尊之路将各种玄奥分布在不同层,是有原因的。”这时候,罗帆叹了一声,对着那第四师兄这样说道。

    他的这话,如同晨钟暮鼓一般,轰入那第四师兄的耳中,让他猛然间从那种种负面情绪笼罩之中醒转过来,眼神变得清明,神色也变得若有所思。

    “难道,这第五层的玄奥,就不应该出现在第四层?”他不由自主的道。

    原本他对于自己能够将第五层的玄奥牵引下来是感到极为得意的。甚至有着要以这个来和罗帆谈条件的心思,在这样的情况下,这种能力被罗帆批得一文不值,那感觉自然是极不好受。

    “也可以这么说。第四层的玄奥与第五层的玄奥若不是格格不入,道尊之路何须将他们分开?”罗帆只是一笑,“你想要将第五层的玄奥召唤下来,那就需要对抗第四层的无尽玄奥。而且召唤过来的玄奥,也会受到第四层玄奥的冲刷,最终能够残留下来的玄奥,不单单变得残破不堪,而且更是经过了第四层玄奥的扭曲,吸收了,好处不多,弊端不少。”

    他的这话,让那第四师兄呆住了。

    将道尊之路划分为这一层层,将各种各样的玄奥分布在各层之中,这乃是当初开辟这道尊之路的那些道尊的安排。

    而这种安排,显然不可能是没有理由的。

    这第四师兄对于道尊无比信服,甚至便是道尊要将他抹去,他都会觉得自己本该被抹去。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会无比认同这种安排,觉得这种安排是绝对有必要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以这道尊之路的结构为理由说出这些关于第五层玄奥与第四层玄奥之间那他闻所未闻的猜测,他却是第一时间就相信了。

    “居然是这样,这岂不是说,我的这神通一直以来得到的都是虚幻的第五层玄奥而已?!那,我以前所领悟到的那些,岂不都是错的?!”他喃喃着,眼神之中显现出莫名的茫然之色。

    对于他的茫然,罗帆显然没有什么心思去帮其解答,只是转过来看向那中年散修。在那中年散修的心提起来之时,他的眼光已经闪开,身形更是随着缓缓消散。

    不多一会,就已经是消失在这那阵法内部。

    显然,罗帆已经是收回了这个投影了。

    “可惜了,终究还是他的实力有所不足,若是实力够强的话,将第五层的玄奥完整召唤下来应该还是没问题的。若是有完整的玄奥召唤下来,在这第四层玄奥的压迫排斥之下,定然能够支撑更长时间,说不定就能够吸收了。”这个想法在这时候出现在罗帆本体的心中。

    心中微动,之前从那玄奥之中所得到的种种信息,种种收获,便被他顺手斩去,让他的心神,他的世界观,都重新恢复了最开始未曾接纳那玄奥之中的种种信息与道理之前的模样。

    这种将得到的信息,得到的领悟完全斩去的事情对于一般修士来说自然是不可思议的成就,但对他来说,却也不过是动念之间就能够完成的本能而已。

    毕竟,他当初可是硬生生凝聚出智慧之刃剖开他的心灵,将一切与真圣级数的存在相关的一切领悟完全斩去的。相比于那对真圣级数的存在的理解、领悟,方才他所得到的那点点属于道尊之路第五层的信息、道理有算得了什么?!自然是随手可斩。

    将这一切斩去之后,他转而重新将自己的心神都投入那前方大势的力量与自己的天地之光之间的争斗之上。

    现如今,天地之光在那大势的力量压迫之下已经是节节后退。

    其本身的潜力,在这过程之中被不断的催发出来,释放出强大无匹的惊人威能,让这天地之光虽然在不断的后退,但每每在最后时刻都能够有神来之笔,让其缓过来,重整旗鼓,继续争斗下去。

    而那大势的力量在众多修士的争斗之中,不断的诞生,不断的升华,源源不断的补充过来,弥补这大势的力量与那天地之光的争斗过程之中所产生的丝丝缕缕的消耗,保持着其对那天地之光的优势不至于被逆反!

    如此这般的过程之中,种种在一般修士看来玄妙到无法理解的手段不断的在他们之间展露出来,天地、世界、时空,就如同一个个细小的战斗单位一般,在两者之间不断的衍生,又不断的覆灭……

    至于种种千奇百怪的神通,种种玄妙到无法想象的力量,种种精巧到足以让任何修士羞愧欲死的威能,那更是应有尽有,数不尽数!

    哪怕罗帆本身并非是一心想要从这两者的争斗之间领悟什么,但在观看这战场的时候,却依然能够源源不断的从那两者争斗所产生的种种场面之中源源不断的汲取到营养,感受到自己对于天地之光的领悟,对于这道尊之路第四层的领悟,对于那世界群的领悟,甚至对于则之世界观的领悟,都在每时每刻的加深着。

    这种收获的速度,甚至相比于之前直接接收那来自道尊之路第五层的玄奥来说,都是丝毫不差——这也是罗帆对于那一个阵法丝毫不留恋,在发现其中的玄奥被扭曲之后马上便将其放开,自己主动将之前得到的种种信息与玄奥完全斩去的其中一个原因。而且,还是重要原因……

    毕竟,那些玄奥虽说被扭曲了,但终究还是蕴含了这第四层玄奥与第五层玄奥的种种奥妙在其中,只要耗费一些时间去分析其扭曲的方式,说不定还能够重新得到其中蕴含的,来自第五层的玄奥的。

    若是没有选择,罗帆也就捏着鼻子认了。耗费大量的精力,大量的时间来分析这些扭曲的玄奥,得到其中蕴含的,来自第五层的玄奥了。

    但,显然的,现在他的选择却是太多太多。这天地之光与大势的力量之间的争斗所泄露出来的种种玄奥对他更加的重要,而且更加容易吸收,更完全不需要浪费时间与精力对其进行分析,拿来就能用,就能化作自己的好处。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会怎么选择,那难道还用得着说?

    罗帆在这边惬意的领悟着天地之光与那大势的力量冲突之间所显露出来的种种玄奥,那边的第四师兄与中年散修却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气氛当中。

    之前乃是因为中年散修的怂恿这第四师兄方才耗费了那么大的功夫来构筑这个阵法。

    但现如今却发现,这一切都是无用功!罗帆,根本不屑于他所构筑的这个阵法,不屑于,这阵法之中所泄露出来的,那道尊之路第五层的玄奥。这,显然就让原本已经是颇有默契的两人变得尴尬起来了。

    “看来,我还是有些考虑不周啊。”最后,还是中年散修叹了一声,说道。

    “为了这个阵法,我付出了三十亿年的修为作为代价。”那第四师兄面上神色相当麻木,眼神甚至都没有看向那中年散修。

    听到这个,那中年散修只是一笑,道:“不过是三十亿年而已,小意思,若是道友愿意,我或许能够给你一些弥补。”

    能够沟通第五层,这第四师兄的价值在他的眼中已经是比之前提升了许多。因此他却是不太愿意这时候就和其闹翻的。

    听到这个,第四师兄却冷冷一笑,道:“不必了,阁下手段高明,接下来我们还是不要再联系了。”

    说话间,顺手一拂眼前那个巨大的阵法。

    随着他这么一拂,这整个阵法之中所蕴含的那无尽的威能开始快速的震颤起来。

    在这震颤之间,其中的符文、符箓、图案、文字、线条,都随着开始发生越来越强的混乱。最终,在某一刻,在一声轰然巨响之间,整个阵法悍然炸碎开来,化作无尽的力量开始向着四面八方喷洒而去,转眼间便已经是将周围无尽的虚空绞碎,生成了无尽的天地、世界、时空出来,再很快的湮灭,消失,最终完全化作无形。(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