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九十六章 极端

正文 第两千两百九十六章 极端

    眼见第四师兄离去,这中年散修却是有些叹息。

    但也只是叹息而已,除此之外,却再无其他更多的表现了。

    毕竟,这第四师兄在他眼中虽说有着不小的价值,若是在平常时刻,他会愿意耗费大量功夫来将其价值挖掘出来,占为己有。但,现如今的情况,显然并不是做这个的时候。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更重要的应该是应对罗帆,应对眼前这个极为恶劣的状况!相比之下,这第四师兄的极高价值,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若是再不参与进去,或许他会用其他手段进行逼迫了……”心中直觉闪过,这中年散修暗自叹息一声,身形化作遁光,直接向着那众多修士之间的战场冲过去。

    以他的远超过其他几乎所有修士的实力,想要将那众多修士争夺的印玺给占为己有近乎不可能,但在有保留的情况下保证自己的安全,那却是绝无问题的。

    因此,他参与进去,却也只是让自身不再脱离那战场而已,对于整个战场的影响,却是相当的微小,并没有让争斗变得更加激烈,也没有让争斗变得平稳下来……

    对于这中年散修的选择,罗帆却并没有多关注。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那大势之中能够抽取出来的力量,已经是足够他利用了。

    对于那天地之光的压力,也已经是足够了。

    在自己的计划没有受到拖累的情况下,他显然是相当的宽容,哪怕是那第四师兄是出工不出力,他也并不理会。

    当然,这也只是在他的力量够用的情况下而已。若是什么时候他觉得这从大势之中抽取出来的力量不够了。需要让那战场变得更加的混乱,动荡更大了,那么,这中年散修的这种行为,就该是他第一个处理的了。

    时光一点一滴的流逝。

    不知不觉间,千年时光就已经过去了。

    这千年时光,并不是某处时光流速更快之处的千年时光,而是此时此刻,罗帆所在之处的千年时光!

    也即是,那来自大势的力量与那天地之光分化纠缠争斗的这一处位置所经历的千年时光!

    这样的千年时光过去,这大势的力量与天地之光之间的争斗,已经是进入了一个巅峰。

    此时此刻,两者之间每一瞬间所爆发出来的种种威能,种种力量,都已经足以将任何一名这时候在那漩涡内部进行争斗着的修士完全抹去了。无论那修士是道尊门下还是散修,都一样……

    而在这样的激烈冲突之下,其所产生的种种冲击,种种混乱波动,却都已经是形成了种种难以形容的玄妙结构,自然而然的将周围无尽的创世之力改变了性质,在这漩涡之外,形成了另一个诡异的圆球形区域,渐渐独立于外界的创世之力。

    这样的独立区域从外面看来却是无比明显,比起一旁的漩涡虽说要小上许多,但规模之大,却也已经能够相提并论,算是处于同一个等级了。

    而罗帆便是被包裹在这个诡异的球形区域之中。

    他的心神,融合于自身的天地之光之中,随着天地之光的分散而化为无数个部分,感应着无数点天地之光正在生出的变化。

    经过了千年时光的恐怖冲突,此时此刻,在这些天地之光之中存在着的,那灵性气息,也已经是被压迫到了某个极致!

    这千年以来,这些灵性气息的极限,已经是被突破了一次又一次!

    虽然现如今依然是灵性气息,依然没有真正蜕变为天地意志,但相比于最开始之时,这种灵性气息却已经是强了不知多少倍!

    现如今望过去,那天地之光之中的光芒已经是重新变得无比耀眼,如同一个个或大或小的太阳一般,若非罗帆乃是这天地之光的主人,甚至连他都无法看清这天地之光的模样,而只能够看到那一个个或大或小的太阳的轮廓摆在自己的眼前而已。

    而这些光芒,却并非以前那般,乃是天地之光本身的力量、威能的表象。

    而是,那灵性气息的光芒!

    相比于以前,这光芒乍一眼看上去虽是一般无二。但只要仔细分辨一番便会发现,这光芒其实并非真实的,而只不过是自己的心神,自己的心灵,自己的意志深处所自然形成的一种遮掩效果,屏蔽效果而已!

    若是真的有那没有任何灵智,没有心灵,没有心神的存在看过去,便会发现这天地之光和以前根本没有任何区别,依然是被那大势抽取的力量所包裹住的,点点或大或小的光点而已。

    现如今,那无数光点虽说彼此被分割开来,但那上面所散发出来的光芒却已经是完全连在一起,每时每刻的,都有着无尽的信息,无穷的波动,无限的微妙光芒,在那众多是光点之间流转传递着。

    这整个结构,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网络之中正在酝酿着什么。

    或者说,这个巨大的网络所包裹的中央,有着什么,正在冲击这个网络,想要破开这个网络脱离出来……

    事实上,这种变化从最开始出现到现在已经是持续了数百年。可以说,在千年以前,在那天地之光的变化开始凝滞再一次又一次突破之后不久,这种变化就已经开始了。

    只不过,到了持续数百年的现在,这种变化显然已经是酝酿到了极限!

    在这一日,吸收了那天地之光与大势的力量之间争斗所浮现出来的那无限玄奥的罗帆回过神来,身体慢慢后退,心中同时闪过一丝明悟:“成与不成,结果就要出来了……”

    他的动作看似缓慢,但速度却是惊人的快速,几乎是同一时间,他的身形就已经是出现在了那大势的力量与天地之光的战场所形成的那独立的球形区域之外,就悬浮在那漩涡与这个球形区域之间的位置上。

    就在他刚刚来到这里的一瞬间,他就猛然感到心神一片空白。

    似乎有着某种无法形容的恐怖存在在他的心灵深处硬生生的炸开,产生某种远远超越他理解极限的变化!

    随着这种来自心灵的空白,那一片独立的区域猛然间开始扭曲起来,几乎每一处位置的表面在这瞬间都在开始变化。或是凹下,或是凸起,或是有着巨大的裂痕,或是如同麻花一般产生惊人的扭曲,如此这般,看起来就好像是有着不知多少亿亿兆的恐怖巨物正在那里面疯狂的进行破坏一般!

    而罗帆那能够看到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大势的视角所看到的一切更是悚然。

    只见得,在这瞬间,原本因为被抽取了力量而变得无比平稳,无比平静的大势,忽然间便波涛汹涌,好像是一个原本无比平静的水塘被丢下一个和这水塘差不多大小的陨石一般,只是转眼间,整个大势就已经是失去了其完整性,直接崩溃四溅,直接从平静的状态变得无比混乱!

    这种混乱,不同于之前若是那大势的力量没有被抽走之前那种混乱。之前的那种混乱,乃是因为大势内部的一个个单位产生争斗所引发的混乱。也即是,是这大势内部自身的内力作用的结果。

    而现在的混乱却已经完全不同,现如今的混乱,却根本就是外力猛烈冲突的结果!

    这两种不同,使得两者虽然表现相似,但最终的结果却是完全不同。

    之前那种混乱,会诞生无尽的力量,能够被罗帆不断抽取,转过来对他的天地之光形成压迫,而这时候的这种混乱,却会疯狂的吸收力量,疯狂的将罗帆之前抽取出来的大势的力量抽回去,以保持这种混乱!

    如此这般一来,在这时候,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简直就如同忽然间被完全接入一个巨大无匹的吸尘器一般,有着恐怖的吸力作用在这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的每一处位置,作用在每一点创世之力上,抽取其中与大势相适应,能够补充大势之中产生混乱的力量的那种种力量!

    这样的变化之下,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似乎都产生了混乱了……

    这些,只是宏观上的变化而已,虽然影响极为深远,但却并非短时间内能够体现出来的。而这时候在那漩涡内部所发生的变化却是更加的直观,影响也更加的直接!

    在那大势忽然被外力搅得混乱不堪之时,在那众多修士之中,他们所争夺的唯一目标,那一个代表着这道尊之路第四层最高权柄的那个印玺,猛然间传出了无数咔咔咔咔咔的破裂声响。

    这种声响是如此的巨大,穿透力又是如此的惊人,直接便传入了原本分布范围足有不知多少片世界群的那众多修士的耳中,直接让那无数修士不管当下在做什么,都不由自主的将目光,将感知,转向这个印玺。

    而就在他们感知到这印玺的那一瞬间,让他们目瞪口呆的变化直接展现在他们面前。

    只见得,那印玺之上瞬间浮现出了不知多少亿万裂缝!

    紧接着,印玺轰然崩溃,从原本完整的状态,直接化作无尽的粉末,在那众多修士的攻击余波之中,洋洋洒洒,化作一点越来越稀薄的烟雾,渐渐的消散在虚空当中,再找不到了。

    “怎会如此……”一名名修士眼中透出无法置信之色,一时间不知所措。

    这印玺在他们争夺的这些年被众多修士有意无意之间攻击了不知多少亿万次,其中,那最强的攻击甚至都足以将一片世界群完全崩溃。但,一直以来,他们所发出的一切攻势,对于这印玺来说都似乎不过是春风拂面而已,根本没有任何一种攻势能够在这印玺之上留下痕迹!更别说,破坏这个印玺了……

    但,现如今,在他们所有人的感知之中,这印玺,不过是在点点力量的余波扫过之下,居然就已经是完全崩溃,再化作虚无,这对于众多修士来说是何等不可思议的变化,可想而知。

    在这瞬间,无论是原本思维缜密的修士,还是那种只是靠着本能战斗的修士,都已经明白了过来,有着某种剧变,爆发了。

    一时间,那众多修士却是已经没有了争斗的想法。

    之前那么多年他们所进行的那种激烈的争夺,似乎也变得很是无聊。感觉上就像是之前那么多年他们都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现在方才算是从睡梦之中醒转过来了。

    一旦恢复理智,这众多修士心中都充满了戒惧:“到底是什么手段,居然能够在不知不觉间蒙蔽我们的心灵,让我们居然主动进行如此惨烈的战斗?!”

    “那位强者到底想要干什么?!让我们这样争斗,对他有什么好处?!难道他便是那种唯恐天地不乱,只要看到混乱、争斗便能够得到无穷愉悦感的存在不成?!”这是那众多修士心中所浮现出来的第二个想法。当然,不同的修士想法略有不同,但大体意思却是类似的。

    外力引发的混乱与内力引发的混乱的不同在这时候表现得淋漓尽致。

    在原本,内力引发那大势的混乱之时,这众多修士的心灵在不知不觉间被蒙蔽,只是一心的想要夺得那印玺,为了那印玺,甚至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而由外力引发的大势的同样的混乱之时,这些修士的心灵却是被完全涤荡干净,不单单原本的蒙蔽完全消失,甚至让他们在这时候只感到自己的心灵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明,原本存在着的,种种蒙蔽他们心灵的事实在他们这时候的眼中已经是变得再无秘密,甚至便是原本在平常时候,也即是在心灵没有蒙蔽之时可能引发的争斗,在这时候似乎也都变得无所谓了……

    两者,显然是形成了两个极端……

    之所以有这种变化,原因其实很简单。

    大势由内力混乱再被抽取力量之时,为了维持这大势本身的完整,它便必须让那大势的每一个组成单位都保持着引发混乱的那种状态。也即是,保持着与其他修士进行争斗的那种状态。唯有如此,方才不至于使得整个大势崩溃。而这,自然也就造成了,众多修士的心灵被大势所蒙蔽的结果。

    相比之下,大势被外力所引发的混乱之时,那情况就已经完全反过来了。在这时候,那大势之中的每一个组成单位,都成为了这外力的承受支撑!只能维持尽可能空虚的状态,方才能够承受更多的外力,方才能够撑住这大势不至于在外力的冲击之下崩溃。而这种空虚的状态,显然便是尽可能远离争斗状态的一种状态,由此才造成了此时此刻这两种不同的极端变化。(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