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五百五十四章 第七层来客?

正文 第两千五百五十四章 第七层来客?

    时光悠悠,不知不觉间,那高塔大陆之外又是数十万年时光过去了。

    这数十万年时间,对于那高塔大陆内部,那些时光扭曲的那一层层大陆来说,却已经是不知多少亿亿兆年之久了。

    这么漫长的时光过去,那嘉裕仙子的儿子却已经是不知不觉间将自身的道行境界提升到了三劫强者层次!

    而其所在的位置,也已经是不知不觉间追上了那道祖、元正道人、前代第五师兄,以及那寻找自己亲子的那一名中年修士了。

    也即是,却已经是不知不觉间脱离了那时光扭曲的区域,来到了时光流速与外界等同的大陆层了……

    这,显然也代表着,他之前数十万年来那种迅捷无比的修行速度终于重新放缓了。

    “没想到如此的顺利……”这时候,在那高塔大陆之外的嘉裕仙子眼中却是透出欢喜之色。

    自己的儿子在这短短的数十万年之间将自身的道行境界从假圣提升到三劫强者级数,这个进步幅度之大,让她却是欢喜万分。

    此时此刻,她无比庆幸是自己与罗帆的这一次交易。

    虽然尚且没有看到最终结果,没有真正的看到自己的儿子成就五劫强者,直接脱离那高塔大陆,出现在她的面前,但哪怕是现在的收获,也已经是让她心满意足了。

    毕竟,哪怕是现如今她的儿子脱离那高塔大陆,也不再需要从道尊之路的第一层开始跋涉,而是能够直接从第三层开始了。

    那虽然依然并非是第五层,更非是她所在的第六层,但却也已经是勉强处于她能够触及的范围。

    至少,她能够在亿万年之间有一次机会踏入第三层,去与自己的儿子见面……

    更何况,现在虽然自己的儿子无法再如同之前数十万年之间一般无比快速的获得突破。但整个修炼过程终究很是顺利。以目前来看,这整个高塔大陆的构造与功用,却是并无半点问题。也即是说,只要有足够多的时间,自己的儿子,终究还是能够走到最后,最终超脱这高塔大陆,直接出现在她面前的。而对她来说,时间,又算什么呢?不管是多少万亿年,只要能够看到希望,她都能够安静的等下去……

    “若是按照之前的速度的话,只要数千万年,这高塔大陆的所有层级的时光便会全部扭曲,到时候,我的孩子就能够在极短的时间里面超脱大陆,出现在我面前了……”嘉裕仙子心中想着,眼睛变得亮晶晶的。

    在这时候,忽然有着一股奇异的气息忽然排开了光芒,凭空出现在这一处禁地之中。

    这一处禁地之中的光芒强度相比于外面正常的道尊之路第五层所充斥着的光芒要强大不知多少万倍。

    对于正常的,道尊之路第五层之中修行的修士,也即是那些五劫强者来说,这些光芒,只能够靠着自身的天地之光雏形甚至天弟子很广方才能够抵挡。而对于六劫强者的那嘉裕仙子来说,她虽然不需要天地之光来抵挡这禁地之中的光芒,但却也只能够不受影响而已,对于这些光芒,终究还是无法随意揉捏。

    但,在这时候,这一股凭空出现的气息,居然直接将这禁地之中的光芒如同橡皮泥一般随意操纵,让这禁地在这转眼间就已经是硬生生的空出了一处真空区域出来!

    这种手段,哪怕是罗帆,在这时候也忍不住暗自震惊。

    “这绝不是六劫强者的手段!”在这瞬间,罗帆心中生出这样的明悟。

    虽然只是一股气息而已,而且是极度内敛,根本没有半点泄露的气息,但光是这气息出现之时自然而然的表现,却就已经是让他看出了这一点。

    这时候,那嘉裕仙子面色微变,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又似乎有着莫名的委屈。

    “你怎么知道消息的?!”她停顿了良久,才对那一股气息说道。

    这时候,那一股气息微微一凝,就已经是化出一名青年修士的身影。

    这青年修士看起来只是寻常的相貌,但眉宇之间透出的,却是绝对的自信!一种近乎无视一切的自信!

    在这种自信的映照之下,他原本只是寻常的相貌,居然充满了无法言喻的魅力。出现在这里,似乎连周围的禁地都忍不住要顺从他一般。

    “自己的儿子短短的时间里面忽然提升这么多,我怎么可能没有感应?”那气息所化的青年修士叹息一声,道。

    在这时候,罗帆的身形已经是凭空出现在了他们两人的面前。

    或者说,是那一人一气息的面前。

    细细打量着这青年修士,罗帆清楚的辨认出了其本质。虽然看起来如同真正的修士一般,但其实眼前这青年修士却不过是一股气息所化。

    他或许承载了那青年修士的一点意志,能够如同那青年修士亲临一般,做出那青年修士本身的反应,将种种信息传递回那青年修士本体之处,但本质上,终究也不过是一股气息而已。

    “在下所在层级过高,无法真身前来谢过道友对我妻儿的照顾,还望道友恕罪。”那气息所化的青年修士在这时候向着罗帆躬身一礼,歉然道。

    罗帆只是一叹,道:“我倒是没想到居然惊动了七层之上的同道。”

    “道友过谦了。我虽然是感应到自己血脉的变动才来的,但其实在第七层之中,早已是有了无数传言。此时怕是有着相当多的道友正在等待着此事的结果呢。”那修士只是一笑,道。

    “哼,他们可以慢慢等待,你的儿子你不知道?着居然让我一个女人来折腾这些事情!”嘉裕仙子在这时候怨气却是颇重。

    那青年修士向着罗帆苦笑一下,显得极为无奈。

    罗帆这时候却是相当清楚他的难处。要知道,上一层道尊之路的修士想要影响下一层道尊之路的形势,那已经是要冒着被镇压亿亿兆年的危险了。更何况是隔了两层道尊之路?

    可以说,若不是手段够高,隔了两层道尊之路想要影响这一层的形势,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即便是能够影响,那所需要冒的风险之大,也是绝对得不偿失的!

    若是说隔了一层只是可能被镇压个亿亿兆年,那么,隔了两层,一旦出问题,那结果怕说不定就连自己的性命都要丢掉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除非必要,否则,这青年修士怎么可能从第七层插手这第五层的事情?

    可以说,这次若不是他的妻儿都已经来到了这第五层,他怕也不会冒着这种可能永不超生的危险出现在这里的……

    在这时候,罗帆忽然眼光一闪,却是忽然发现那嘉裕仙子的相貌开始发生了微妙的改变。

    原本她最先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分明是中年妇女的模样。但,在那青年修士出现之后,她居然就像是逆生长一般,变得越来越年轻。

    到现在,她居然就已经是变成了一名妙龄少女的模样,看起来比起那青年修士还要年轻个几岁!

    而其容貌,相比之下,更是精美了数倍。从一个面貌平凡的中年妇女,变成了受万千宠爱的女神……

    看到这一幕,罗帆心中不由得暗自感慨起来。

    达到了罗帆这等层次的存在,见识广博之处自然不用多说。他一看这女子的相貌变化,便知道其背后的根本道理。

    这却并不是这嘉裕仙子在之前见他之时故意变化自己的面貌——这根本没有任何必要。到了他们这个等级,相貌好坏与否,根本就对事情没有任何影响,而任何变化,对他们这个级数的存在来说,也都是一看便明的。如此这般一来,变化面貌,却也只是画蛇添足而已,说不定反而会坏事。所以,那嘉裕仙子,绝不至于在与罗帆见面之时变化自己的相貌。

    换句话说,当时那中年妇女的相貌,确确实实的,就是她真正的相貌!

    她,在当时,真真正正的就是一个中年妇女的模样。

    而这时候的情况也是类似,这时候这嘉裕仙子的面容变化,同样不可能仅仅是自身去对自身的相貌来做调整。故意将自身的相貌变化成为这种女神的模样。而是她的相貌,真真正正的就变成了这种模样!

    也即是说,眼前这种女神的模样,同样是她的真实模样……

    这种情况乍一看似乎很不可思议。但,其实只要稍稍一想,其中的原因却就清清楚楚了。

    嘉裕仙子的真实相貌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变化,却是因为她的心,改变了!

    在之前,嘉裕仙子几乎将自己的心思都放在自己的儿子身上,全心全意关注着的,都是自己的儿子。在这样的情况下,她的心,便是一名母亲的心!

    这样的心态,使得她浑身上下充斥着强烈的母性,对于自我地位的认知,对于自己丈夫的认知,都倾向于母亲与父亲。在这样的情况下,相由心生,她的面貌,自然便不知不觉间化作了中年妇女的模样了。

    而在这时候,情况却已经完全不同。

    这时候,她的儿子的情况已经是真正踏上了正轨,只要正常发展下去,她的儿子终究能够达到她最大的期待,与她踏入同一层道尊之路,随着她一起修行,一起进步,一起飞升,甚至,一起成就道尊!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对自己儿子的担忧,自然便大大的减少了。而减少了担忧,生存的重心,自然而然的就会重新转移到自己身上。

    再加上这个时候她的丈夫,那已经去到第七层道尊之路的修士重新出现在她的面前,她的心态,自然而然的就从原本的母亲的心态,转换成为了妻子的心态,爱人的心态,甚至,少女的心态……

    如此这般一来,相由心生,她的面貌,自然而然的就变成了这种少女的模样了。

    对于这种变化,那青年修士显然是看在眼中,眼神之中却是显现出欢喜之色。

    这种模样,表明自己的妻子已经是放下了心中最大的负担,从此将过得更轻松几分,这让他怎能不感到欣喜?

    “此次前来见道友却是有一事相求。”这时候,那青年修士对罗帆笑道。

    罗帆只是一笑,道:“道友但请言来。”

    他也没说同意,也没有说不同意。毕竟,眼前这青年修士虽说已经是踏入了道尊之路第七层,算是七劫强者,但这时候出现在这里的,终究只不过是他的一股气息而已。哪怕是相当强悍,但对自己威胁也是相当有限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不需要太过担忧对方给自己带来的压力。若是地方提出的想法对自己没有什么影响,那同意也没什么。但,若是对方的想法对自己有些影响,那显然就呵呵了……

    那青年修士也知道罗帆的意思,只是道:“以道友之能,扭曲时光应该不算什么难事吧?若是按照现在的速度下去,我儿想要超脱,还得数千万年之久,虽然已经算是极快了。但,我终究是逆行两层前来,却不能停留太长时间……这数千万年对我来说,终究还是太久了。若是有道友帮助扭曲时光,那情况便不一样了,到时候,只需要数十万年,事情便能结束,我亦能够亲眼看到我儿超脱,不知道友可否成全?”

    罗帆一听,心中恍然,明白了这修士的意思。

    虽然只是将一股气息送过来而已,但这毕竟是逆行了两层道尊之路。对于眼前这青年修士来说,这显然也是一件极为吃力的事情。

    以他的手段,能够支持个数十万年,显然已经是极限了,想要他支撑个数千万年之久,却已经是超过他的实力极限。

    因此,为了能够亲眼看到自己的儿子超脱那高塔大陆,这青年修士却是想要让罗帆去将那高塔大陆剩下那些层级的时光扭曲,将其变成前面那数百层已经扭曲时光的大陆一般,将时光流速加速到外界的不知多少亿万倍,以便让自己的儿子能够在其支持不住之前超脱那高塔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