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五百五十五章 团聚

正文 第两千五百五十五章 团聚

    对于这修士的话语,罗帆只是淡淡的摇摇头,道:“虽然理解道友,可惜,我还是不能答应道友。”

    他的这话一出,那青年修士的面色便是一滞。

    那青年修士原本以为以自己来自道尊之路第七层身份提出这么一个小小的,对对方丝毫无损的要求,对方应当是马上答应下来才是。却没想到,自己已经说到这份上了,对方居然还直接将自己拒绝,而且话语居然是斩钉截铁,半点不留情面!

    哪怕是自觉自己脾气不错,从不端着身份,这青年修士心中也忍不住生出了不爽。

    “道友这是何意?这样做对道友来说并无什么损失吧?”终究现在是要求到罗帆,这青年修士还是压抑了心中的不爽,道。

    罗帆只是淡淡的道:“道友怕是并不了解我的高塔大陆。此大陆我开辟来,却并非只是为了让着其他道友将自己的子女送入其中的。或者说,相对于我的真正用意来说,让其他道友将子女送入其中,不过是顺便而为罢了。若是真的按照道友所言,我对这高塔大陆的其他想法便将完全落空,从此,这高塔大陆怕只能够用来充当其他道友培养子女的幼儿园了。”

    听到这话,那青年修士面上神色一僵。

    良久,只能够叹息一声。

    他自认为自己脾气不错却并不只是他自己认为而已,而是他的脾气真的相当不错。

    要其他人完全废掉自身的修行来满足自身的要求,这种事情,他终究还是做不出的……

    哪怕是,他自认为自己的实力相比于罗帆要强上无数倍,也做不出这种事情。

    所以,在这时候,听到罗帆这个理由,他却就发现,自己居然想不到什么理由再来要求罗帆按照他的想法去做。

    叹息过后,他只能道:“既然如此,那此事便只能作罢了。”

    罗帆这时候才叹道:“我看道友的手段颇为高明,等数千万年之后再降临一次也不麻烦吧。”

    那青年修士只是苦笑,道:“隔了两层道尊之路想要降临那难度何止是大而已?我此次降临所付出的代价,怕是需要我数亿年方才可能弥补回来。数千万年之后再降临,这代价,我怕是难以承担了。”

    罗帆听了,却也只能耸耸肩了。

    这种事情,他可帮不上忙。

    毕竟,正如他之前所说的,他最开始制造这高塔大陆可并不是专门为了制造一个幼儿园而已。他需要的可是这高塔大陆之中所透出的那种种玄奥,若是真的自己插手去将那后面的大陆的时光进行扭曲,这显然便打破了那高塔大陆的自然体系。到时候,他的一切谋划不一定就会完全崩溃,但却有着极大的崩溃危险!

    为了满足这青年修士的这要求而让自己冒这样大的危险,这显然是他所不愿意的。

    那嘉裕仙子显然是无比期待罗帆能够按照那青年修士的说法去做。

    但,显然的,她在这时候面对罗帆根本没有任何底气!

    哪怕是罗帆明显的拒绝了自己的丈夫,明显的让自己的儿子超脱高塔大陆的时间推慢了几千万年,她也只能够暗自叹息而已。

    至于自己插手那高塔大陆,让那高塔大陆下面层级的时光流速扭曲这种事情,她却是不敢的。

    不是不能,而是不敢。

    毕竟,那高塔大陆是如此的精微,如此的奥妙。

    其中蕴含的秘密之多,哪怕是她看了这数十万年,也依然是模模糊糊,根本弄不清楚。

    这高塔大陆为何能够勉强替代那道尊之路,能够让修士踏入入劫强者层次,这背后的隐秘,她能够看到一点,但更多的却都是迷糊。

    在这种一知半解的情况下若是对那高塔大陆进行改变,她却是没有半点把握能够不影响这高塔大陆的作用机制!

    也即是说,她,没有半点把握自己能够在改变这高塔大陆的时光流速之后,依然让这高塔大陆保持着这种能够替代道尊之路的用途!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显然也只能够在一旁无力的看着而已。

    那青年修士叹息着,接着身形一晃,就已经是来到了那嘉裕仙子身边,与她战在一处,对罗帆说道:“此事便是如此吧,接下来我想要亲自与我儿见上一面,想来道友不会阻止吧?”

    罗帆只是一笑,道:“道友随意便是。只是希望道友不要出手改变那高塔大陆的任何事情而已。毕竟,这高塔大陆终究还是比不得道尊之路,却是相当脆弱。道友若是有什么举动,说不定便会打破其平衡,让替代道尊之路的效果消失。”

    那青年修士自然是点头答应道:“道友放心便是,我自然是知道轻重的。”

    说话间,两人行了一礼,转身向着那高塔大陆数百层之下,那一处嘉裕仙子的儿子以及那道祖等人所在的那一层大陆而去了。

    看着他们的动作,罗帆只是淡淡的一笑,转身便回到了那禁地中央他一直待着的区域,重新陷入了修行当中去了。

    他相信,那青年修士与嘉裕仙子两人应当是知道轻重的,对于那高塔大陆绝不会有任何改变。

    甚至,说不定有外来者想要对其进行改变,他都会进行阻止……

    可以说,若是他懒一点的话,这时候甚至就能够暂时对那高塔大陆放手了。

    ……

    嘉裕仙子夫妇进入了那高塔大陆之中,只是相比于其他五劫强者这一级数的外来者而言,他们却并非是出现在那第一层。而是直接出现在那高塔大陆最深层之处。那高塔大陆本身的规则,终究是无法限制住他们这等六层七层的强者。

    直接出现在这里,他们两人对于高塔大陆的影响却是各不相同。

    那嘉裕仙子与周围好像是处于两个完全不同的次元,身形虽然在这里,但却好像不过是一个影子在这里而已。根本没有引发这高塔大陆的任何变化,甚至让这高塔大陆之中的天地元气都没有因此而有任何一丝丝的扰动!

    相比之下,那青年修士虽然只不过是一股气息所化的身躯而已,但影响却就比起那嘉裕仙子要大上不知多少。

    在其进入那一层大陆的瞬间,那一层大陆便微微的震颤起来。

    其中的天地元气就像是忽然间沸腾了一般,开始产生难言的动荡。

    这种动荡是如此的强烈,感觉上似乎像是这天地元气忽然间多了某种主宰,要被某种存在完全掌控起来一般。

    感应着这样的变化,那青年修士面色微变,不知做了什么,他的存在感便极度降低。

    紧接着,所有气息完全内敛,看起来已经是完全像是那嘉裕仙子一般,似乎与这高塔大陆完全是处于两个不同的次元之中了。

    “果真是如此脆弱,能够将这样脆弱的平衡维持这般多年,这位道友果真是不凡。”那青年修士在这时候叹息了一声。

    “这下方似乎还有着某种奇妙的源头在支撑着这高塔大陆……据说乃是某种道尊留下的机缘……”这时候,嘉裕仙子道。

    她毕竟是在这里多停留了数十万年之久。对于这高塔大陆的了解自然不是自己的丈夫所能够比拟的。在这时候,知道的东西却是比他更多。

    “道尊留下机缘啊……”那青年修士长叹了一声,似乎想到了许多,忆起了许多的回忆。

    显然,作为一名能够飞升道尊之路第七层的存在,他显然也经历了无数的险阻,得到了无数的机缘。或许其中还有着不少类似这高塔大陆下方的最后机缘之地那般,乃是道尊所留下的机缘之地!

    “孩子已经发现我们了……”这时候,嘉裕仙子面上显现出激动之色。

    显然,哪怕是在外面观看了数十万年之久,但那与真正和自己的孩子相见终究还是有着不小的差别的。在这时候,当要亲自看到自己的孩子的时候,她终究还是难抑激动。

    这时候,那青年修士也是目光一闪,眼神颇为波动起来。

    显然的,虽然表现得淡然,但毕竟是自己的儿子。真正要与自己儿子相见,他也难以保持平静。

    很快的,他们的儿子的身形便破空而来,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当看到果真是自己的父母在这里,这修士也是激动万分。

    要知道,他方才感应到那种血脉相连的气息出现在这一块大陆之时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感应,几乎要怀疑自己是否因为修行过度而产生什么错觉了。只是因为自己心中对于父母着实想念,哪怕是几率再小,也一定要先查探清楚再说,这才会在这时候出现在这里。

    “儿子见过父亲,母亲!”这修士当下拜倒,口中哽咽的道、

    “好好好……”那青年修士这时候心情颇为激荡,甚至连自身的气息都难以掌控,隐隐让周围的规则法则都产生了微微的混乱,让这整个高塔大陆都开始微微的摇晃起来了。

    好在他反应快速,在这时候瞬间就已经是反应过来,控制住自己的气息,让自身所引发的种种异象都在瞬息间完全消失了。

    “不错,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够获得这样的提升,看来不用多久你我便能够在第七层相见了!”这青年修士收敛了气息之后,这才说道。

    “没错没错,很快的我们一家三口就能够真正团聚了……”那嘉裕仙子在这时候面上也满是激动之色。

    不知是不是错觉,感觉上,这嘉裕仙子相比于之前似乎变得更加的成熟了,那相貌似乎隐隐要脱离少女这个等级了……

    显然,与自己的儿子相见之后,她的母性再一次的膨胀,要再一次的压下他心中对自己丈夫的感觉,让她的外貌重新因为心态的改变而变成原本的中年妇女模样了。

    好在,那青年修士终究还是在她的身边,在这时候,她的心态终究不可能完全转回自己的丈夫没有出现之前的状态,很快的,在稍稍变化之后,她的面貌变化却就已经是完全停了下来。

    对于嘉裕仙子的面貌改变,那儿子看在眼里,喜在心头。

    虽然自己的母亲并没有将所有的心思转移到自己身上,没有因为这个而母性爆发,让自身的面貌完全改变,但他却并没有任何吃醋的感觉,反而是极为欢喜。

    情感是相互的,嘉裕仙子对于自己的儿子有多深的感情,他儿子对她自然便有多深的感情。

    嘉裕仙子为了自己的儿子一天天的苍老,心态甚至变得近乎失去自我,这对于她的儿子来说,自然是看在眼里,痛在心底。

    在这时候,能够见到自己的母亲渐渐恢复自我,将生活的中心渐渐的从自己身上转移开去,他怎能不感到欢喜?

    在这时候,他对这自己的父亲一阵挤眉弄眼。

    那青年修士一看,心中不由得惭愧起来。虽然暂时已经是让自己的妻子心态恢复了过来,但自己终究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不可能一直与自己的妻子在一起。等到自己离开,事情又会回到原来的模样,到时候,自己妻子的心态依然会失衡……

    不过,终究还有数十万年之久,这段时间虽然短暂,但却也足够自己对妻子稍稍弥补了。

    当下,他笑了笑,道:“现在我们一家三口得到了这么好的团聚机会,却不可浪费了。孩子,你现在住在何处,待我与你母亲去看看吧。”

    嘉裕仙子一听,也是不断点头。虽然在外面看了许多年了,但亲自前往自己儿子居住的洞府之中看看,这对她来说依然是有着不小的诱惑力。

    在这种诱惑力之下,其他东西都变成了次要的。

    便是自己的丈夫只能够带上数十万年便必须要离开的事情,也已经是变得微不足道。

    那儿子一听,微微一笑,道:“正要请父亲母亲前来。”

    说话间,很是恭敬的带着嘉裕仙子夫妇向着自己的洞府而去……

    以他们三人的速度,很快的,便已经是跨越了大半个大陆,来到了那一处洞府所在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