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五百五十六章 忽如其来

正文 第两千五百五十六章 忽如其来

    时光悠悠,不知不觉间,数十万年时光便过去了。

    这一日,在那高塔大陆之中,嘉裕仙子一家三口都显得颇为沉重。

    这个时候,却已经是这那青年修士所能够在这第五层之中所能够待的最后期限了。

    事实上,从数万年之前开始,那化作这青年修士的这一股气息已经是变得颇为模糊,若不是那青年修士本身的境界着实是太高太高,说不定早就完全散去,不能成型了。

    但,哪怕是有着他的境界维持,但到了现在,这也已经是大了极限了。

    “数十万年时间,这我已经是心满意足了。”那儿子这样道。

    他这时候的神色颇为平和,至少看起来这话是发自内心。虽说在嘉裕仙子夫妇面前他乃是儿子,似乎不过是小孩而已。但,事实上,哪怕是在那嘉裕仙子自身所开辟的世界群之中,这儿子也已经是修行了不知多少亿万年了。在这高塔大陆之中,更是修炼了又不知多少亿兆年之久。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怎么可能真的如同自己的父母所想那般,真的就只是孩子而已。

    所有的事情,他显然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因此,怎么安慰自己的父母,怎么处理这期间的矛盾,他自然是有着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理论。

    那来自第七层的修士只是叹息一声,道:“抱歉,我终究还是不够强大,若是足够强大的话,或许我们一家三口就不用承受这种分离之苦了。”

    “不用担心,很快的,我就能够超脱这高塔大陆了。”那儿子却是说道。

    嘉裕仙子这时候却神色相当凄苦,只是一言不发的看着自己的丈夫。

    “修行并不只是资源堆积而已,你需要有足够的自信,也不可过度自大,现在这高塔大陆的环境虽然让你有机会能够进步,但终究不如道尊之路,你切莫轻忽了。”最后,那青年修士对自己的儿子说道。

    入劫强者之后的修行却并非是一帆风顺的。

    之前自己的儿子没有遭遇到**颈,这是运气。却并不代表后面便没有**颈存在。至少,以这七劫强者的眼光却就能够看出自己儿子心中存在的一些浮躁,这种浮躁,或许会在有朝一日让他实力陷入停滞。

    当然,这他只能够轻轻的一点而已,根本无法拿出来说。

    心性这种东西,不说的话可能不会有变化。一旦说出来,那怕就会立马膨胀。到时候说不定反而会让在将来爆发的隐患在现在就爆发出来。

    唯有轻轻一点,将这些话语留在对方的心中,等到对方有朝一日遭遇到那种隐患的影响之时才会重新想起他的这些话,到时候才能得到一些提示……说不定就是这些提示,就能够让他在这过程之中冲破那隐患,那障碍……

    听着这话,那儿子却并没有多想,只是觉得自己的父亲是在勉励自己而已,当下便点头应了一声。

    那青年修士心中暗叹,但也无法再多说什么。

    当下,向着自己的妻子拥抱过去。

    那嘉裕仙子瞬间泪流满面。

    不多一会,那青年修士的身形就已经完全散去,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嘉裕仙子流泪许久方才渐渐停下来,之后对自己的儿子说道:“接下来你好好努力吧。这些年我们在这里却是耽搁了你的修行了。”

    “哪里是耽搁,修行并不是生命的全部,若是没有了父亲母亲,我的修行又有什么意义?”那儿子笑道。

    嘉裕仙子面色稍缓,勉励了几句,便离开了这高塔大陆。

    虽然自己的儿子那么说,但她却是相当清楚,自己停留在这高塔大陆之中只会给自己的儿子拖后腿,事实上,这数十万年之间,自己的儿子便没有原本的进步速度,现如今已经是落后了那些他这些时日所认识的朋友许多了。

    若是再这么耽搁下去,别说几千万年,便是几亿年,几十亿年,怕都无法达到她的要求。

    离开了高塔大陆之后,嘉裕仙子重新来到那外面隐藏起来,依然是如同以前那般,一边观看着自己儿子的修行,一边守护着这高塔大陆。

    进入了一次那高塔大陆之后,她方才知道那高塔大陆的平衡有多么脆弱。

    这种脆弱程度虽然不至于让她后悔将自己的儿子送入其中,但也让她认识到自己之前对这高塔大陆的守护是远远不够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时候他自然是更加用心的守护这高塔大陆。

    在那七劫强者的气息消失之后的数万年之后,某一日,有着一股气息从天而降,向着罗帆所在之处直冲而来。

    这一股气息是如此的奇妙,感觉上和当初那青年修士从第七层道尊之路降临之时却是有着几分相似。

    而且,在凌厉程度上,这一股气息却还有所胜出!

    它降临之时,对于这一处禁地,却是产生了无法想象的压力,让这一处禁地几乎整个的沸腾起来,就像是有着无边的热量被灌入整个禁地之中一般!

    在这种动荡之下,许多原本正在通过探索出来的安全路途进入这禁地,想要通过禁地进入那高塔大陆的修士失去了安全的途径,被混乱沸腾的光芒给吞没掉了!

    “来者不善。”这时候,罗帆眉头一皱,心中闪过这个想法。

    在这瞬间,他的天地之光涌动之间,无数根须探出,瞬间便已经是笼罩住了整个禁地。

    随着这根须的笼罩,原本因为那一股气息降临所造成的,这种整个禁地的混乱,沸腾,瞬息间便完全平息下来。

    整个禁地看起来相比于之前更加的平静,更加的稳固!

    就好像是被完全凝固住了一般。

    随着这种变化,那一股气息降临所产生的力量开始从四面八方向着罗帆所在之处凝聚而来,不断的作用在罗帆背后那清亮如水的天地之光上,让那天地之光在这过程之中产生微妙的震颤。

    不过,这也只是微妙的震颤而已,哪怕是对那天地之光自身,这种变化都没有引发其什么破坏。更别说是被天地之光守护住的罗帆自身了……

    在这时候,那一股气息已经是真正落实在了罗帆面前不远之处。

    微微一转之间,就化作一名面色暗红的青年修士模样。

    这面色暗红的青年修士浑身上下萦绕着一股无比凌厉的气势,周围的光芒在其气势之下,不断的微微震颤着,每时每刻的,似乎都有着不知多少光芒在这种震颤之间完全崩灭,消亡……

    “就是你这蝼蚁帮助鹤轩小狗的儿子修行?”那暗红面色的修士看着罗帆,面沉如同寒冰一般,冷冷的看着罗帆,说道。

    听到这个,罗帆面上皱起眉头,道了一句:“蝼蚁?”

    说话间,他毫不犹豫的便抬手虚虚向着眼前这气息所化的,面色暗红的修士虚虚拍过去!

    在这么一拍之下,无尽的观念神通结成一片类似于天地之光的光芒,狠狠的向着那面色暗红的修士猛冲过去,如同天地碾压蝼蚁一般,向着那修士狠狠的碾压下去!

    “不自量力!”那面色暗红的修士只是冷笑。

    不见什么动作,罗帆所发出的攻势便已经是完全崩塌,就好像是有着一种无形的力场直接将他的那观念神通完全碾碎一般……

    哪怕是罗帆凝聚的观念神通通过种种微妙的组合形成了类似天地之光的结构,居然也在这种无形力场之前没有半点反抗能力,简直就像是这原本足以将一切天地毁灭,甚至连混沌状态都能够影响的无数观念神通不过是豆腐一般等级的存在一般!

    “这便是来自道尊之路第七层的修士的手段?”看到这一幕,罗帆双眼却是闪烁着兴奋之色,完全没有自己的攻击手段被对手碾碎所应该生出的那种愤怒之类的负面情绪。

    对于罗帆来说,他自认为自己有着足够的保命手段。只要无法穿透层面,无法将他在无数层面所对应的存在同时抹去,他便不会有生命危险。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只希望自己遭遇到的对手不够强大,却不会担心自己的对手会因为太过强大而杀死自己!

    越是强大的对手,固然是让他对付起来越是困难,但同样的,越是强大的对手所施展出来的手段,便让他能够越是清晰的感受到更高层次的手段!

    “死吧。”那面色暗红的修士淡淡的说了一句。

    随着这一句话,他抬手向着罗帆所在之处虚虚一抓。

    在这瞬间,罗帆便感觉到有着一种无形的存在包裹住他的身躯,包裹住他在这现实层面之中的一切存在,不管是天地之光,还是在天地之光守护当中的自己的身躯,自己的意志,自己的神魂,自己的生命本源,等等等等,一切的一切,只要罗帆能够想到的,便被这种无形的存在给完全包裹住!

    而且,这种包裹,并非是整体的包裹,而是任何存在都独立的,平行的一种包裹。

    也即是说,对于这种无形存在来说,在神魂守护这种的生命本源,在身躯守护之中的神魂,在天地之光守护之中的身躯,乃至其他处于身躯之内的一切体内时空,等等等等,一切的一切,都是彼此独立的面对着那种无形存在的!

    那种种彼此守护的关系,对于这种无形的存在来说,根本就是完全不存在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无形的存在,不需要经过天地之光,就能够直接攻击罗帆的身躯。不需要经过他的身躯,就能够攻击他的神魂,不需要经过他的神魂,便能够直接攻击他的生命本源,那已经化作则之世界观具现的生命本源……

    一切的防御,一切守护,在这种特质的攻击之下,似乎已经是完全没有了意义。

    在这瞬间,那无形的存在猛然往里一个挤压!

    无比恐怖的威能在这瞬间平行而独立的作用在罗帆身体的一切存在之上。

    噗……噗……噗……噗……

    在这瞬间,罗帆的周身上下完全炸碎开来,只剩下那天地之光微微变形之后便重新恢复过来,除此之外,其他的一切存在,都已经是完全化作碎片,而且便是这些碎片也依然是在不断的爆炸,不断的破碎,不断的分解,最终渐渐的化作虚无,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不错的天地之光,可惜主人太差了。”那面色暗红的修士淡淡的说着,神色当中没有半点得意与欣喜,感觉上就像是自己方才所做的那些根本就不算什么成就一般,有着一股难言的理所当然。

    “谁?!”这时候,一声怒喝从那禁地的某处传来。

    从那高塔大陆之外传来。

    这声音清脆而尖锐,其中蕴含了强烈的愤怒!

    却是那嘉裕仙子的声音。

    显然,之前这禁地所产生的剧烈变化,却是已经是造成了那高塔大陆的动荡。若不是嘉裕仙子小心守护,说不定那高塔大陆在这时候就已经失去平衡而完全崩溃了。

    之前这嘉裕仙子完全没有理会这里的事情,没有对罗帆受到攻击产生反应,根本原因就是她在守护那高塔大陆。而现在,显然是那高塔大陆已经是真正稳定下来,再非是之前那般即将崩灭的脆弱模样了,她才有着心力来找那造成她麻烦之人的麻烦。

    “你便是那鹤轩小狗的妻子?”那面色暗红的修士冷笑一声。

    在这瞬间,他横跨虚空,直接便出现在那高塔大陆之外,出现在那嘉裕仙子面前。

    嘉裕仙子一听到这话,便猛然双目一凝,瞳孔缩得好像针尖一般。

    “你是谁?!和我家那口子有什么仇怨?!”这句话如同从九幽地狱之中吐出来一般,显得无比的森寒。

    那鹤轩,显然便是这嘉裕仙子的丈夫,当初从那第七层之中送下来一股气息的那一名青年修士……

    当然,鹤轩两个字或许是对的,后面的小狗当然只是这面色暗红修士对他的蔑称而已了。

    “什么仇怨?这些事情,等你死后,再和鹤轩小狗去分说吧!”那面色暗红的修士冷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