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五百六十章 惊疑不定

正文 第两千五百六十章 惊疑不定

    追根究底,终究还是因为这修士在这第五层对于天地之光的培养上,远比不得罗帆方才造成了这样的结果……

    在这时候,罗帆不见什么动作,他的天地之光便已经是一闪之间,消失无踪,让那面色暗红的修士发出的威能直接落空。

    噗的一声轻响之间,这一团威能直接便冲入了那灰蒙蒙的混沌状态之中。

    那一个被破开的空洞在这瞬间完全消失,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恍恍惚惚之间,无论是罗帆还是那面色暗红的修士对那一团威能的记忆都渐渐变得模糊了。显然,那一团威能的一切痕迹,已经是在被混沌状态渐渐抹去,包括,其在修士心中所留下的痕迹……

    至于为何这一团威能会忽然冲入混沌状态之中,原因更加简单。

    原本,这一团威能包裹着罗帆的天地之光,想要将这天地之光送入那混沌状态之中。而那天地之光因为本能的反抗这种结果,所以却是有着不小的抵抗力存在,抵抗着这威能将其送入混沌,如此这般一来,两者却就形成了拉锯一般的状态。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天地之光忽然间消失,抗住那威能,让那威能无法冲入那混沌状态的阻力自然而然的消失了。最终的结果便是如今这般,那威能在那修士尚且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便已经是直接冲入混沌状态之中,再无可挽回了。

    那面色暗红的修士在这时候面上显现出可惜之色,显然,那威能的消失,对他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损失。

    但,也不过是可惜而已。在这时候,他显然没有什么时间来心痛自己发出的威能的损耗。在这时候,他与罗帆之间的强弱形势已经是逆反过来。

    现如今,落入下风的,已经不是罗帆,而是他了!

    如此这般一来,对于他来说,现如今最重要的,显然便是抗住罗帆的攻击!

    在这时候,因为那一个圆球已经是被灰蒙蒙的存在覆盖住,其所产生的一切影响自然而然的消失无踪。

    这一片原本被封锁住的区域在这过程之中开始渐渐的崩塌,渐渐的,恢复外面那正常禁地的模样,那有着无尽的,类似天地之光的强烈光芒充斥的状态!

    “鹤轩怎么了?!”这时候,一声焦急的声音传来。

    罗帆与那面色暗红的修士看过去,便发现是之前化作血肉碎片的嘉裕仙子经过这段时间的缓冲却已经是完全恢复了过来。这时候的神色显得颇为焦急,相貌更是完全恢复了少女的模样,再看不出任何成熟的感觉。显然,在知道自己的丈夫可能出现意外之后,所有有关她儿子的事情早已是被她抛在脑后,现在她的心思却已经是全部放在自己的丈夫,自己的爱人之上,心态,自然便恢复了这种少女的状态了。

    不过,对于她的相貌变化,无论是罗帆还是那面色暗红的修士却都没有表现出有任何意外,任何好奇。看着她,就像是看着一名平常的修士一般,完全没有在意她的相貌改变。

    之所以如此,自然是因为她相貌的这种改变着实是再正常不过了,他们却是见得太多太多了……

    看得多的东西,怎么可能会有惊异的表现?

    罗帆这时候却是看向那面色暗红的修士,想要听听他怎么回答。

    那所谓的鹤轩,显然便是那嘉裕仙子的丈夫,眼前这个敌人,显然也是他的敌人。现如今,这人居然能够出现在这里,而且能够因为心中的愤怒而直接不顾一切的降临这第五层,显然,在第七层之中,他应当是没有什么后顾之忧的。

    至少,他的敌人应该是再没有什么心思理会他才是……

    而这,要么便是他的敌人已经被他给解决了。要么便是他的敌人这时候受伤严重,根本无力反抗他。最后就是,他的敌人,与他隔开了,无论他做什么,他的敌人都对他没有任何办法!

    唯有这种种可能,方才可能造成这种情况的出现。

    听到这个,那面色暗红的修士冷笑起来,道:“他是你丈夫,又不是我丈夫。”

    嘉裕仙子一听,面色更变。

    她身体震颤,一股庞大的气息开始从她身上释放出来。

    猛地,在虚空之中,似乎有着一种无比浩大的存在将其触角从某处探出来,要向着这一处位置蔓延而来一般。

    “你想要干什么?!”那面色暗红的修士大惊失色,叫道。

    罗帆在这时候也似乎面色微变,却是没想到这嘉裕仙子居然如此的不顾一切。

    此时此刻,他分明感觉到,嘉裕仙子根本就想要将道尊之狱的力量引过来,直接来与这面色暗红的修士一同被拉入道尊之狱之中,与他同归于尽!

    “这样你也会被镇压的!”那面色暗红的修士这样惊叫道。

    “看来,这分身对他颇为重要。”在这瞬间,罗帆心中有了明悟。

    要知道,那面色暗红的修士在这里的,不过是一具分身而已,却并非是真正的真身。在这样的情况下,这分身被镇压,对他来说想来也应该不会有多大的问题……顶多,便是损失一些心神而已。

    但,若是真的是如此的话,这修士这时候何必如此紧张?

    要知道,嘉裕仙子来到这里的,可并不是分身,而是真身!

    这样的她,以真身来与这分身同归于尽,对于那面色暗红的修士来说,想来也应该是赚了才对啊……

    “来吧,我们一起进去吧。”嘉裕仙子这样说着,神色当中显现出难以言喻的决意,就像是已经是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一般。

    面对着这样的她,那面色暗红的修士叫道:“将真身与我的分身同归于尽,你真的甘心吗?!而且,你不要你的儿子了吗?!难道,你要完全放弃他?!”

    嘉裕仙子一听到这话,面上显现出迟疑之色。

    看到这样的说法有效,那面色暗红的修士连忙叫道:“你这么苦心孤诣的将他送来这里,不就是能够与你的儿子能够有更多的相处机会,能够一同进步,一同成道?!现在你与我的分身同归于尽,那岂不是让你的努力完全落空?!你可要想清楚了!”

    嘉裕仙子的泪水瞬间就下来了。

    修士不管是修行到什么层次,终究还都是拥有自我,拥有感情的。若是一个修士对什么事情都毫不在意,对什么变化都毫不动容。对什么言喻都毫无反应,那只能是那些并没有达到这修士情感显现的点而已,却并非是他真的对什么都不在意,对什么都不动容,对什么都没反应。

    而显然的,对于嘉裕仙子来说,她的丈夫,她的儿子,便是她的点……

    只要触动这个点,她,便必然难以平静,难以保持镇定。

    随着心中迟疑,她原本毫无顾忌向着四面八方散发出来的气息开始渐渐收敛。

    那种浩瀚存在伸过来的触手在这时候更是开始渐渐收了回去,不知不觉间,一切就已经是完全恢复了平常,看起来已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这时候,那面色暗红的修士方才稍稍放松下来。

    此时他的心中显然已经是颇为后悔,若是早知道嘉裕仙子如此难以控制,他哪里会这么刺激她?

    或者说,早知道嘉裕仙子身边有着罗帆这么一个不可思议的修士存在,他哪里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在这时候,他因为被罗帆打灭自身气息化身所产生的愤怒,羞辱,早已是完全消失无踪。现如今,他所思所想的就只是如何安全的脱身而已。

    若是罗帆只是一个普通的五劫强者而已,实力与他的层级是相对应的,那么,被其打灭自身的气息化身,他绝对会歇斯底里,觉得自己受到无法想象的羞辱。但,现如今,在他的面前,罗帆已经是展现出足够强大的,让他根本收拾不下的实力,被他击败,似乎也就算不得什么羞辱了……

    “鹤轩到底是怎么了?!”嘉裕仙子泪流满面的问道。

    这种脆弱的模样,让那面色暗红的修士很是看不起。

    不过,有了之前那同归于尽的威胁在,哪怕是看不起,他却也不敢再如同之前那样去羞辱了。在这时候,他就冷笑道:“放心,鹤轩小狗并没有死,只是他走了狗屎运,进入了某一处机缘之地,短时间内出不来而已。”

    听到这个,嘉裕仙子就感觉到身心一松,身上担负着的万斤重担似乎在瞬间被放下来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她这样喃喃着。

    那面色暗红的修士终究忍不住刺了一句,道:“以为进入机缘之地就好了?那一处机缘之地可是九死一生,十个进去,有一个能够安全出来的就算很安全了。你还是想想该怎么给他收尸吧!”

    他的这话,却并没有让嘉裕仙子有他所期待的,歇斯底里的反应。相反的,嘉裕仙子这时候却是毫不犹豫的道:“鹤轩一定能够出来的!只要有人能够出来,他就绝对不会有问题!”

    这话语说得是斩钉截铁,居然带着难以言喻的感染力,让人听了,有种这便是真理,这便是事实的感觉!

    可以说,这已经不能说是信心,而应该说是信念了。

    听到这话,那面色暗红的修士一时间居然无话可说。

    这等如此盲目的信念居然会出现在这么一名六劫强者的身上,这简直就已经是颠覆了他的三观,让他感觉自己并不是在和一个六劫强者交流,而是在和一名普通的,愚昧的凡人交流……

    “好了,你们说完了,现在是不是该说说我们都是事情了?”罗帆这时候插口道了一句。

    在这时候,噗的一声轻响之间,被那灰蒙蒙存在包裹住的那个圆球轰然崩溃,直接化作无形,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这时候,无尽的根须已经是遍布周围,将周围的无尽光芒完全锁住,眼看着已经是要压到那面色暗红的修士的面前了。

    那修士在这时候眉头微微皱起。

    他根本无法理解,为何罗帆的天地之光居然会这般强大!

    这第五层,他也曾经经历过,对于这道尊之路第五层的修行,他自然是清清楚楚。在当初,他耗费了不知多少亿兆年时光方才将自己的天地之光淬炼到某个阶段的圆满,进而得以飞升而上,脱离这第五层,踏入道尊之路的第六层。

    在这过程之中,他自认自身对于天地之光的一切都已经是完全掌握,对于这第五层之中所能够得到的一切机缘,都已经是尽皆得到了。

    但,最终,他的天地之光,却也依然比不得眼前这修士的天地之光的亿万分之一!

    两者感觉上就如同烛火与太阳相比一般,那差距之大,让他根本无法理解,完全想象不出这天地之光该怎么做才能够成长到眼前这般境地!

    “道友何必咄咄逼人?”这时候,那面色暗红的修士看着周围的根须,面上压抑着怒意,这样道。

    “我咄咄逼人?道友莫非忘了,方才你可是杀了我两次。”罗帆只是淡淡的笑着。

    此时此刻,那一股将那圆球压灭的灰蒙蒙存在已经是开始在他身上翻涌着,就如同一股浪潮一般不断的涌动。

    周围无尽的光芒在这灰蒙蒙的存在之下,就像是化作豆腐一般,被轻松的绞碎,吞噬,让那灰蒙蒙的存在过处,真空不断涌现出来,就像是它乃是某种诡异的巨兽,正时刻吞噬着周围的一切,吞噬着这禁地的一切一般!

    从这灰蒙蒙的存在之上,那面色暗红的修士感受到一种难以想象的危险。

    这种危险,虽然比不得直接面对混沌状态之时,但却相比于之前他所遭遇到的一切危险都要强烈,都要恐怖!

    面对着这样的危险,他的心头不断的战栗,若不是他自制力强,在这时候说不定都要浮现出恐惧之色了。

    “模拟混沌,他居然能够模拟出混沌出来!这样的能力他怎么可能做到?!”在这瞬间,他的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眼神深处闪烁着惊疑不定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