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三百零五章 察觉

正文 第两千三百零五章 察觉

    在周围看着这一切的修士一个个的目瞪口呆,心神激荡不已……

    “师弟,你在哪里?!你现在怎么样了?!”这时候,那方才的飞升者的师兄等人却都是在大声呼号起来。

    显然,方才那飞升者最后消失的方式却是让他们感到无比担心,担心他们的师弟是不是还活着……

    只是,显然的,无论他们的师弟是正常飞升,还是已经被抹去了。这时候都是不可能给予他们任何回应的。因此,他们这种呼喊不管怎么说都只是徒劳而已……

    好一阵子,这些修士终于反应过来,一个个神色之中的紧张担忧不改,但至少已经不再继续呼号了。

    “我要飞升。”在其中,有着一名老者当下就这样道。

    听到这个,其他几人神色肃然,道:“我们也一起吧!如果是飞升最好,如果是被抹去,就看看到底是什么抹去师弟。”

    听到众人那种斩钉截铁的话语,那最先开口的老者有心想要阻拦都已经再说不出口了。

    当下,他便叹了一声,道:“好吧,那我们便齐心协力,共同飞升吧!”

    几人乃是极为紧密的师兄弟,交情之深厚,甚至比起一般的至亲更深,心灵已经是完全想通,对彼此的了解,自然更是达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深度。

    其他修士想要选择同时飞升很是困难,甚至近乎不可能,但对与他们来说,选择同时飞升,也不过是想不想的问题而已。

    这时候,他们几人说定,便各自分开,向着道尊之路第四层的各个方向,那分散开去的几个世界群而去了。

    哪怕是他们的关系如此紧密,但世界群的位置却并非是他们自己所决定的,而是当初他们在脱离那漩涡之时被那漩涡炸开产生的冲击力量所决定的。

    而显然的,那种冲击力量却绝不可能考虑他们之间的关系……

    所以,这时候他们要回归自身的世界群,自然只能往各个方向去了。

    就在这时候,一股飞升的光芒从某处散发出来,开始向着四面八方散逸,直接扫过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让这整个第四层都笼罩在那种莫名的光芒之上……

    眼见如此,那几名师兄弟面色微变,想通的心灵在这个瞬间让他们同时做出了决定,一个个一转方向,向着那飞升的光芒传递过来的位置而去,一转之间,就已经是快速的来到了那光芒的源头,那一个不大不小的世界群之外。

    在这时候,那世界群的主人正在快速的熔炼那世界群,将其化作一股难以言喻的,世界群的威能,不断的融入自身的身体之中。

    看着这修士的模样,那几名师兄弟一个个的面色难看。

    这修士,他们分明认识,却是之前在观看着自己师弟飞升,而且反应极大的的一名修士!

    显然,这修士却是正听从了自己师弟的警告,从自己师弟的遭遇之中汲取了建议,选择飞升!

    这乃是人之常情,但,看到这修士的选择,他们便就想起了自己的师弟在最后时刻所遭遇的,那种不知生死的境遇,这让他们怎么可能保持平常心?

    飞升的速度想相当的迅速,很快的,那修士就已经是将自己的世界群完全熔炼,化作那世界群的威能吸纳,自身随着渐渐的向着从天而降的光芒尽头飞去。

    “你看到了什么?!”这时候,有一名修士高声问道。

    这询问的修士,却不是那几名师兄弟,而是同样感应到这里有着修士飞升所以从各处赶过来的一名修士。

    而且,看模样,他与这一名正在飞升的修士之间应当还是有些交情的……

    那正在飞升的修士在这时候却是完全没有回答他的意思,在这瞬间,他就像是看到了什么无比恐怖的景象一样,面色变得无比难看,无比恐惧。

    紧接着,他张嘴似乎要说什么,但很快的,就有一缕血色的光芒从他的身体之中爆发出来,轰然一炸,就已经是将他的身躯完全化作齑粉,在那飞升的光芒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而那飞升光芒更是在这瞬间微微一颤,就已经是扭曲,崩散,最终完全消失。

    “他,死了……”这个时候,哪怕是观察能力再弱之人,都再不可能看错了……

    “有什么东西,将他抹去了……这么说,师弟也……”那几名师兄弟如遭雷击,一个个的神色呆滞,眼中涌现出无穷的痛悔。

    他们这时候无比后悔自己在这之前并没有更努力的修行,若是自己努力一点,先一步完成飞升的准备的话,先一步飞升的或许就不会是师弟,而是他们了。那样的话,死的也就是他们,而不是自己的师弟了……

    “悔啊……”他们一个个的痛呼出声。

    “现在可不是痛悔的时候,若是弄不好,我们所有人都会被抹去呢。”这时候,有着一名修士这样说道。

    这修士出现在这几名师兄弟不远处,神色之中充满了一种莫名的肃然。

    听到这话,那几名师兄弟面色微变。

    他们方才只是一心的为自己的师弟而疼痛,却每想过为什么他们的师弟明明知道不能开口,都要拼尽一切,宁愿自身被抹去也要开口警告他们……

    这分明便是,他若是不警告的话,他他们这些师兄弟的性命怕是堪忧。唯有如此,他饭菜可能冒着忌讳这样警告!

    “到底是谁?!难道是那位强者?!他,依然在玩弄我们的性命?!”那名老者在这时候神色狰狞的说道。

    听到这个,那开口劝导他们的修士眼中显现出一种迟疑,但很快的还是被自信所取代:“应该,不是他。他,并没有什么必要这样做。对于他来说,我们这些人便是所有力量合起来,他也能够轻松的解决,何必用这种不知头脑的算计来算计我们?而且,更重要的是……”

    “即便是那位强者,也难以改变道尊之路的飞升规则,不可能在我们飞升的时候将我们抹去!这,已经不是这一层,甚至不是第五层第六层所能够拥有的手段了!”第四师兄的声音在这时候插了进来。

    听到这话,那几名修士面色都是一变。

    确实,从这两个角度来说,那一位强者,都不可能是此时此刻在背后算计他们所有人的那一名修士!

    但,既然不是他,又会是谁?难道是第七层第八层甚至第九层的修士在算计他们?!

    以他们现在对修行的认知来说,第七层,第八层,第九层的修士拥有什么样的威能,什么样的手段,他们都不清楚。但,他们却不得不承认,若是那个层次的修士,确实应该有着可能做到现在他们所遭遇的这个。

    只是,这可能吗?

    作为第七层,第八层,第九层的修士,他们可能会对他们这些低层的修士出手?这难道不是道尊之路的忌讳?!

    众多修士一个个的陷入迟疑与沉默之中。

    “现在该怎么办?”有着修士最后这样问道。

    “或许,该找个高个子来顶一下了……”听着那问话,另一名修士忽然这样开口了。

    天塌了有高个子顶着,这一句俗语哪怕是在这个层次的强者之中显然也似乎有市场的。

    听到这个,众多修士在这时候面上显现出迟疑以及,心动的神色……

    对于他们来说,在现如今来的第四层,最高的高个子显然便是之前将他们如同蝼蚁一般玩弄的那一名修士,罗帆了……

    “正该如此。这件事不光是对我们来说是灾难,便是对他来说,应该也是一种灾难。我不相信他会对这件事坐视不管。”又有一名修士这样说着。

    那几名师兄弟在这时候却完全没有参与众多修士之间的商议,哪怕是那之前神色狰狞怀疑罗帆的那位老者,也是如此。

    他们在这时候不说心丧若死,却也遭受了无比巨大的打击……

    要知道,现如今的情况已经是几乎确定了他们的师弟已经是真正的死去了……他们飞升前往探索试探的做法,更是已经是变得再无意义。

    这对于已经是有不知多少亿万年一同修行,一同成长经历的他们来说,显然是一个天大的打击。几乎有种自己的缺失了很大一部分的感觉。

    在这时候,他们却尚且没有缓过气来。

    “待我先联系一下更高层再说吧。”第四师兄叹了一声,止住了众多修士在那里的纷乱商议。

    求救罗帆,这自然是一个办法。但,那在他看来却是最后的最后,实在没办法之下的办法!毕竟,在不久之前,他们可还是与罗帆不共戴天的!现在马上就翻脸来来向罗帆求救,这种不要脸皮的做法,在有选择的情况下,他却是绝对不愿做出来的。

    而且,现在这种形势下他去联系更高层却已经是有了相当充足的理由,与过去召唤强者下来,召唤第五层的玄奥下来相比却已经是有了本质的不同。过去那种种行为公开的话还会受到谴责,现如今一旦公开,他却反而会受到赞扬。

    如此这般一来,该怎么选择,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

    当然,表面上他信心十足,但心底其实却还有着一种莫名的担忧的:“只是,就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要知道,现在那种隐藏起来的灾难连他们的飞升通道都禁锢了,对于这种联系更高层的途径会不会也同样封锁?他现在联系高层,会不会有回应?又会不会受到类似那些飞升者的抹杀?

    这种种担忧,在他的心底同时泛了出来,使得他的气息变得微微有些不稳了。

    不过,哪怕是再担忧,他却也无法推脱这个责任。

    作为第四师兄掌握无尽的权势的同时,自然也有着极大的责任存在。现如今这种遍及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的恐怖灾难,显然就是他所无法推脱的责任了。

    听到第四师兄的话语,众多道尊门下都开始歌功颂德起来,一个个的表明第四师兄的这种做法实在是太英明了……

    至于那众多散修,也都是对他的做法赞叹不已,在他们口中,这第四师兄已经是变成了一个道德楷模了……

    对于这些,那第四师兄没有多去理会,在这时候,他就只是在自身的世界群之中,开始凝炼世界群的威能,渐渐的将一股比起几乎所有第四层的道尊门下,散修都要强大至少百倍的,世界群的威能凝炼出来,化作一团光华,出现在他的身前。

    完成这一步,他顺手抓住这威能,轻轻的舞动,让这威能在虚空不断的游转变幻,不多一会,就已经是分散成为不知多少亿万股,在虚空不断的游转,粘结。在这威能的这种变化之下,一个无比巨大的阵势渐渐的成型,更渐渐的激活,开始散发出一种越来越强的波动,涌出这个阵法,涌出这片世界群,更搅动周围无尽的创世之力,让这世界群周围的创世之力开始动荡起来。

    紧接着,这道尊之路第四层的虚空开始微微的震颤起来。

    隐隐间,似乎有着某种极高的存在被引动,开始渐渐的将威能下放,与这波动渐渐产生莫民的接触……

    “成功了?”这是众多感应到这波动的修士在这瞬间所产生的想法。

    这时候,那第四师兄的面上神色却是无比难看,他悬浮在自身的世界群中央,身体微微的颤抖着,那世界群的威能在推动的过程之中速度变得越来越缓慢,所引发的那种难言的波动也随着变得越来越强大。

    最终,在某一刻,它似乎撕开了什么一般,让虚空深处传来了一声如同霹雳一般的恐怖撕裂声响。

    在这种声响之间,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都微微震颤了几下。

    这种震颤,终于使得一直沉浸在自身世界群与天地之光之间互动的罗帆从那种沉迷之中脱离出来。

    “怎么回事?”他心中微动,这个疑惑从心底产生出来。

    随着这个疑惑,他本能的开始推演,开始接收周围的无尽游离信息。不过是短短的数个呼吸之间,他就已经是知晓了自己所想要知晓的一切,明白了这道尊之路第四层到底产生了何种变化……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