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五百六十三章 劝服?忽悠?

正文 第两千五百六十三章 劝服?忽悠?

    “一处机缘之地,不够。”罗帆当下就只是对那面色暗红的修士这样道。

    那面色暗红的修士皱起了眉头,道:“道友莫要贪得无厌。虽说机缘之地数量不少,但第七层这种的道友数量更多。我能够得到一处机缘之地的出入方法已经算是难得,想要更多,便是我也是拿不出来了。”

    听到这个,罗帆只是淡淡的道:“道友莫要虚言掩饰了。若是道友果真只知晓一处机缘之地,我不相信道友能够忍住不进入其中。若是说鹤轩道友,我还相信。”

    听到这个,那面色暗红的修士面色微微一变。

    他却是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一个破绽!

    确实,他暗自想想自己的性格,若是果真是只有一处机缘之地的出入方法,以他的性格,哪怕是进入其中有着不小的机会出不来,他却也是绝不可能会放过机会并不进入其中的!

    毕竟,对于自己来说,这道尊之路之中并没有自己的牵挂存在。

    哪怕是鹤轩小狗,也不过是自己的一个仇敌而已,虽然自己对其不满,但却绝不会为了他而耽搁自己的前程……

    如此这般一个推演,结果显然就很明显了。

    他手中,必然会有着另一个机缘之地的出入方法,而且,这两处位置的危险程度差不多,进入哪里都有着极大的危险,也有着极大的机会,唯有如此,他方才可能会因此而犹豫,最终耽搁了自己进入哪个机缘之地!

    这么一个推理下来,他只能够叹息一声,道:“没想到我居然留有这么大的破绽。没错,我确实是有着进入另一处机缘之地的办法。但,这一处机缘之地我绝不可能交给你,哪怕是你将我这一具分身毁灭,我也绝不会改变主意!”

    听到这个,罗帆皱起眉头。

    “这一具分身对你很重要吧?为了一处机缘之地的进入方法,你宁愿毁掉这一具分身?”罗帆淡淡的道。

    “没错,我宁愿毁掉这一具分社你,也绝不可能将那个机缘之地的进入方法交给你!”那面色暗红的修士无比坚决的说道。神色当中无比严肃,显现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决意,就仿佛哪怕是将他粉身碎骨,也不可能改变他的半点主意一般。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不由得更加好奇起来了。

    原本他对于那机缘之地并没有多在意,只是向着多捞一笔是一笔才想要那修士交出来。但,现如今,他却越来越觉得那一处机缘之地极为不简单!

    或许是其中的机缘极为巨大,又或许,那一处机缘之地对于此人有着极为特殊的意义,让他甚至不愿意与他人分享!

    “将这一处机缘之地的进入方法交给我对你来说应该不会有什么损失吧?”罗帆淡淡的问道。

    “不,这一处机缘之地极为特殊。若是我将进入方法交给你,那我便会将这机缘之地的进入方法完全忘记!所以,我想你应该理解为何我不愿将这一处机缘之地的进入方法告诉你了吧?”那面色暗红的修士却是出乎意料的这样说道。

    听到这话,罗帆眉头一皱。

    他却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个原因!居然是将这信息泄露出去自己就会将其忘记,而不是这个机缘之地极为特殊或者有着什么特殊的意义……

    不过,很快的,他的惊异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乃是一种更加强烈的好奇。

    居然连这等存在的记忆都能够随意的消抹,这个机缘之地内部到底蕴含了何种奇妙,何种不可思议,着实是让人好奇!

    “既然是如此奇特的机缘之地,为何你还要犹豫?”罗帆当下便是说道。

    “你不用想着把我劝入那三千六百五十方大天地所合作开辟出来的机缘之地,放弃这一个机缘之地。就算是我进入另一处机缘之地,我也绝不可能将这个放弃的!毕竟,进入那一个机缘之地并不是永远无法归来,我就算是选择进入那一个机缘之地,也会等着回来之后再进入这个机缘之地的。”那面色暗红的修士这样说道。

    听到这话,罗帆微微一滞。

    他的用意自然便真的如同那面色暗红的修士所想的那般,打算通过言喻劝说他选择那三千六百五十方大天地共同开辟出来的机缘之地,然后将这一个泄露出来自身便会完全忘记的机缘之地交给他。

    但可惜的是,这这面色暗红的修士这一具分身相比于罗帆来说要弱上一些。但其本身终究也是来自道尊之路第七层的强者。

    这样的存在,说是一眼能够看到根源或许有些夸张,但这种只需要稍稍推想就能够想到的东西,他却是一眼便能够看透。

    “你这时候先说出来,莫非是因为担心我真的将你说动?”罗帆是何等人物?当然不可能就此放弃,在这时候就直接道。

    那修士一听,神色微变。

    好一会才道:“没错,我确实是有些担心你会真的将我说动。”

    虚言掩饰,并没有太多的意义,特别是在对手已经是将自己的性格所完全看透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这么说的话,其实你心底还是有些动摇的,还是认为你这种选择其实还是有着商榷的余地的?”罗帆淡淡的道。

    这种直接挖掘他人内心的事情,他已经是有着不知多少岁月没有做过了。但这时候他做起来却没有半点生疏,反而是一字一句都让眼前这修士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寒意从心底深处浮现出来。这是一种自己的一切都被对方看透,自己在对方面前连最**的秘密都无法保留的一种寒意!

    面对着这样的寒意,他看向罗帆,看到了那一双淡淡看着他的双眼。

    在那双眼之中,他好像看到了自己内心深处隐藏着的一切秘密一般!

    他并没有回答,但罗帆已经知道了他的答案。

    “那么,你为何不接下来随我一同分析一下,若是分析的结果能够让你看清一切,做出正确的选择,这难道不是好事?”罗帆当下就是这样道。

    听到这个,那面色暗红的修士只能够叹息一声,道:“好吧,你想要问什么,问吧。”

    这一具分身对他的意义其实是相当重大的。虽说比不得那一个机缘之地,但也是不可轻易放弃的存在。

    若是真的能够在不需要受到什么损失的情况下保住这分身,他自然是愿意的。

    当然,这其中更重要的还是因为他对于自己有着足够的自信。

    自信自己能够避免罗帆的语言陷阱,能够在罗帆的语言分析之中做出最为有利于自己的选择!

    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把握,他方才愿意在这时候配合罗帆,准备与罗帆分析一番他该做出什么选择。

    听到这话,罗帆便松了口气,知道自己已经是有了极大的机会能够得到那一处机缘之地了。

    这其中的原因相当简单。要让这修士放弃那一处特殊的机缘之地,所需要的并不是让他相信这一处机缘之地完全没有任何意义!并不是要让他相信,那一处机缘之地他进入其中将会遭遇到无法抵御的危险!

    而是,只需要让他相信,那一处机缘之地的价值,比不得他这一具分身就可以了……

    这,相比于要凭空说服对方放弃那一处机缘之地来,却是要容易不知多少倍。

    因此,罗帆便开始继续之前的话题,开始追问既然那一处机缘之地如此特殊,如此奇妙,为何这面色暗红的修士居然会迟疑着不跨入其中。

    “那一处机缘之地并每有任何人知道是由那些大天地合力开辟的。便是我们的大天地,也并不确定有没有参与其中。虽然这机缘之地的出入方法极为玄妙,会让人无法泄露。但更具体的,进入其中之后有什么收获,却就没有任何人知道了。甚至,进入其中的存在到底能不能出来,也并没有任何人知道!整个第七层之中,只听说过有人得到了那一处机缘之地的进入方法,却从没有听说过有任何人从那一处机缘之地出来。”那面色暗红的修士解释了一番自己并不进入那一处机缘之地的原因所在。

    这种情况,若是一个普通的机缘之地,比如那出入方法没有被附加什么玄妙,并不会将泄露这方法的修士的记忆抹去的机缘之地,它必然便会被当成一处绝地,除非已经失去生存**的存在,否则绝不会有任何生灵对其感兴趣!

    但,这一处机缘之地的出入方法居然有着这样的奇妙,那就使得事情不会如同那一般机缘之地的情况那样发展了。

    因为,虽然没有听到任何存在从那机缘之地之中出来。

    但,谁又知道这是他们的记忆被动了手脚,还是真的所有进入其中的生灵都无法出来?!

    或许,已经是有了巨量的生灵已经进入其中了,只是他们自己忘记了,又或者依然记得,但他们却无法将其泄露给其他人?

    毕竟,连那一处机缘之地的进入方法都有着这种能力了,谁敢确定那一处机缘之地的这种能力不会更加强大?!

    也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怀疑,所以那一处机缘之地方才依然作为众多修士的闯荡选择,而没有被完全剔出他们的选项范围……

    听着这种讲述,罗帆微微一笑,道:“确实,这样的确是很难下决心放过这一处机缘之地。但,道友莫要忘记了,真正能够安全从那机缘之地出来的几率,根本就难以确定。或许很大,或许是微乎其微。这一点,想来道友应该承认。”

    那面色暗红的修士点点头。他自然是知道罗帆这个时候想要尽量打消他做出进入那一处机缘之地的选择。

    不过,他既然之前已经是决定听罗帆分析,这时候自然不会阻止,而是在心中自己对这话语做出判断,自己来推敲,分析罗帆所说的内容到底有没有意义。是不是只是单纯的为了忽悠自己而已。

    而这一番分析,他发现,至少在这一句话来说,罗帆说的是没错的。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假设,道友进入那一处机缘之地,能够安全归来吧。而安全归来之后,却是有三种情况。第一种,便是道友能够记得自己进入过机缘之地,记得在其中的一切,只是因为某种机制限制,所以不能公布出来而已。而第二种,便是道友根本留存不住半点有关那机缘之地的记忆,所有的一切收获,也都完全忘记了,进入之前什么模样,出来之后还是什么模样。第三种,便是道友忘记了机缘之地的情况,却留住了在其中的一切收获。没有半点遗漏。”

    “没错,大体分析下来,确实是这三种情况。”那面色暗红的修士若有所思,这样道。

    “最好的情况,第一种情况。比较好的,是第三种情况。最差的是第二种情况。想来道友也是承认的。”罗帆淡淡道。

    那修士点点头,这好坏情况根本就不用多说,只要有些理智之人都能够知道就是这样的顺序。

    “若是最差的第二种情况,那自然不用多说,进入那机缘之地,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只是浪费时间,浪费精力而已。”罗帆道。

    那面色暗红的修士点点头。若是进入之前什么模样,出来还是什么模样,所有的一切都完全忘记,所有的一切收获都被追回,那进入那机缘之地干嘛?不就是相当于直接发呆个那一段时间而已?

    罗帆见了,点点头,接着道:“若是第二种情况,那相比于第一种情况会好上一些,但,我想以道友的心智,实力,想来是必然能够从那记忆之中找到一些别扭的。到时候,即便是记住了这些记忆,保住了这些收获,对道友日后的修行,也不一定是好事。道友怕将会有一段漫长的时光来寻求这种断层的缘故。若是追寻到了还好,只不过是浪费时间而已,但若是追寻不到,这怕就会成为道友心中的一个破绽,成为日后成道的破绽。”

    那面色暗红的修士这时候面色已然是极为严肃。

    罗帆所说的这种情况,不是可能发生,而是必然会发生的!至少,在他自我感觉之中,自己哪怕是明知道自己的记忆是被那机缘之地抹去,自己也必然会产生探究之心,会耗费极其大量的时间来找回这些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