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五百六十四章 得失之间

正文 第两千五百六十四章 得失之间

    看着这面色暗红修士面色的微妙变化,罗帆便知道自己的说法应该已经被对方接受了。

    其实,他这种劝导方法却并不是什么新鲜的方法,不过是将一个无比重大的决定所可能遭遇到的种种可能性进行分解,来将其中的结果进行某方面的定性。

    就像是世俗的征兵广告一般,将当兵之后可能的种种可能一项一项的捋,将其中的风险一次一次的分割,到最后,将最后的风险收缩到微不足道的程度,最终来达到广告的效果。

    现如今的罗帆,使用的也是类似的技巧。

    这种技巧,其实算不得多高明。至少,那面色暗红的修士却也是知道罗帆的用意,知道罗帆使用的是什么技巧。

    但,奈何,哪怕是不算高明的技巧,加上了这时候罗帆掌握那面色暗红修士这一具分身命运的砝码之后,这技巧也具有极强的说服力,让这面色暗红的修士顺着他的思路陷入了沉思之中。

    “也即是说,若是第二种和第三种情况,那么,对道友来说,进入机缘之地,都可以算是得不偿失了?”罗帆这样做出了定性。

    这当然有些过于绝对,但在这时候,在这种处境之下,那面色暗红的修士却是认同这种判断的。至少,若是第二种第三种情况的话,却是不值得他付出这么一具重要分身作为代价来保留进入那机缘之地的机会!

    罗帆点点头,道:“那么,现在就只剩下第一种情况了。事实上,第一种情况看似最好,但,被某种机制限制住自身,不能将任何有关那机缘之地的事情透露出来,不能让其他任何人知道你进入过那一处机缘之地,而且还是永远……这种结局,真的是符合道友的期待的吗?”

    那面色暗红的修士听到永远这个词语,身体便是一震。

    原来他没有多想,现在仔细想想,这第一种情况看似自己能够记得一切,也能够保留一切在那机缘之地之中的修行成果。但,那真的是最好的吗?!

    永远被某种机制限制住自己所能够说的东西,限制住自己所能够透露出来的东西,这不就像是一个枷锁永远锁住自己?!

    哪怕是这种枷锁锁住的不过是那机缘之地的种种而已,但枷锁便是枷锁。

    对于一心想要挣脱一切枷锁,得到永恒自在的修士来说,这种枷锁的存在,便代表着自己的心灵之上有着一点污点,一个破绽。

    或许,这种污点,这种破绽,将会在有朝一日,给他带来无法接受的后果!

    这样想着,他忽然觉得,那一个机缘之地的进入方法其实已经算是一个枷锁了。

    明明是自己的记忆,为何自己一旦泄露出去这个记忆就会被抹去?!这岂不是代表着自己的记忆在现在已经是受到了某种机制的操纵了?!

    在这瞬间,他忽然产生了一种要立马将这进入机缘之地的方法完全抛弃的想法。

    当下,他看向罗帆,叹道:“虽然不是什么多高明的劝导,但,道友成功了。”

    罗帆听了,微微一笑,道:“不用多高明,只要有效就行了。”

    “难道道友就不担心道友所说的这些弊端吗?”那面色暗红的修士对罗帆这样道。

    “我自然有我的想法,这便不用道友担心了。”罗帆只是微微笑着道。

    听到这个,那面色暗红的修士摇摇头,他自然是明白,方才的劝导过程,罗帆使用了一些话术技巧,那弊端必然是不如自己所想到那么严重,也必然还会有着其他可能性存在。

    但,奈何,现如今这个弊端存在的可能已经是深入了自己的心中了。

    在这种心态之下,他却已经再无法心安理得的进入那一处奇异的机缘之地,无法再去享受那一处机缘之地所带来的机缘了。

    所以,哪怕是明知道罗帆之前使用了话术,他也只能够顺着他的期待,将这机缘之地的进入方法交给罗帆了。

    罗帆淡淡一笑,心中微动,那模拟混沌状态之上便猛然有着一个托盘凝聚出来,直接出现在了那面色暗红的修士面前,静静的悬浮在那里,等待着那修士将物品放在那托盘之上。

    那面色暗红的修士在这时候摇头叹了一声,也不迟疑,顺手便向着那托盘一指,瞬间便有一团灵光冲出他的手指,向着那托盘落下去。

    这乃是那三千六百五十方大天地共同构筑的那一处机缘之地的进入方法的信息。

    也是那鹤轩所进入的那一处机缘之地的进入方法的信息!

    这一团灵光在落入这托盘之后,开始不断的收缩,凝聚,转眼间便已经是完全收拢一块灵玉一般的状态,静静的躺在那托盘之上,闪烁着莫名的光华,给人一种一看就极为不简单,极为不普通的感觉。

    紧接着,他深吸一口气,面色变得肃然起来。

    接着,好像是托着亿万吨重物一般,慢慢的抬起自己的手臂,并指向着那托盘慢慢的点下去。

    随着这一点,他的身体慢慢的放出奇异的光华。

    这光华极为奇特,灰蒙蒙的,隐隐间与周围的模拟混沌状态的色泽交织在一处,似乎彼此混同,难以区分出来了。

    紧接着,所有的光华开始艰难的向着这面色暗红的修士指出的那并指汇聚,足足耗费了十几个呼吸之久,方才最终将所有的光芒凝聚在那手指之上,顺着他的这么一指,向着那托盘落下去。

    随着它这么一落,那面色暗红的修士就感到周身一松,一种难言的轻松从他的神色之间显露出来。

    紧接着,他的眼神变得微微有些茫然,似乎正在追溯着什么,但却什么都追溯不出来一般。

    这种模样,显然是已经是忘记了某些他自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忘记的东西了……

    而在这时候,一声轻响从那托盘之上传来。

    却是那灰蒙蒙的光芒在这时候已经是化作一块灰蒙蒙的灵玉坠落在了那托盘之上,与之前那一块灵玉摆放在了一起。

    而那托盘在这时候似乎承受了比之前强上万倍的重量,整个微微一沉。也幸好罗帆的手段足够高明,哪怕是这托盘忽然间承受了惊人的重量,它也没有崩溃,甚至没有任何晃动。只是给人的感觉似乎稍稍一沉而已。

    “道友现在是什么感觉?”罗帆问道。

    他并没有直接看那两团信息的想法。反正这两团信息已经是在他的手中,那却就怎么样都不可能逃脱了。先看一下和晚看一点又有什么区别?

    相反的,他这时候反倒是更加在意眼前这面色暗红的修士在这时候到底是什么感觉,是否真的忘记了那机缘之地的进入方法?而忘记之后又是什么感觉,是轻松,还是怅然?是极度渴求将那些记忆想起来,还是如同放下重担一般庆幸自己将其忘记?

    那面色暗红的修士听到这话,叹道:“很轻松。虽然感觉自己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当也有一种放下了什么难以负担的责任的感觉。”

    他这样说着,面上忽然显现出释然的笑容。

    “我还得多谢道友,若不是道友,我绝不可能下定决心将这机缘之地的进入方法交出来。那样也就不可能享受现在这种轻松了。”他这样对罗帆说道。

    听到这话,罗帆不由得一笑,道:“看来,我们这次却是双赢了。”

    “双赢?我却并不觉得。道友接过了这机缘之地的进入方法,或许便要负担上某种极大的责任,这对道友来说,或许并非一件好事呢。”那面色暗红的修士却是不以为然的道。

    罗帆却是毫不在意,道:“责任?我从来不怕这样的责任。”

    说话间,他抬手轻轻一招,那托盘便托着那两块色泽不同,材质不同的美玉直接飘出了那灰蒙蒙的模拟混沌状态,直接来到了他的面前。

    这托盘来到这里之后,罗帆却是完全没有任何迟疑的表现,顺手一招,那两块美玉就同时化作灵光,直直冲入他的身体之中,化作无尽的信息,融入他的心神之间。

    那三千六百五十方大天地共同开辟出来的那一处机缘之地自然没有什么特殊的。正如他之前所得到的那一处机缘之地的进入方法一般寻常。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特殊的感应。

    相比之下,那一块灰蒙蒙的美玉之中蕴含的信息却就完全不同了。

    这些信息讲述了一种进入某一处机缘之地的方法。

    无论是在这道尊之路的任何一层,甚至是在道尊之路之外,只要是知道这个方法,按照这个方法去做,自然而然的就能够踏入那一处特殊的机缘之地!

    相比于之前那一处三千六百五十方大天地所共同构筑的机缘之地来说,这一处奇异的机缘之地的进入方法之中并没有对那一处机缘之地进行一些必要的说明。

    因此,罗帆现如今哪怕是知晓了那一处机缘之地的进入方法,却也并不知道那一处机缘之地到底是多少大天地合力开辟的,还是说是某一方大天地之中的真圣独自开辟的,亦或干脆就是混沌状态自主形成的……

    他所知道的,只有之前那面色暗红的修士所告诉他的那些。

    有关这一个进入方法决不能外传,一旦将这进入方法传给别人,他就将完全忘记这一股信息!再也不可能想起来!

    隐隐间,更是有着一种微妙的压力从这些信息之上散发出来,不断的压迫着他的心神,压迫着他的心灵,更压迫着他的身躯!

    “好奇妙的信息,光是这些信息的存在,就足以让我获得不少的收获了吧……”看着这一幕,罗帆心中猛然浮现出这样一个念头。

    这样的信息,对于那面色暗红的修士来说或许是负担,但对于罗帆而言,这却是一个机会!

    让他领悟信息的另一种变化,另一种玄妙的好机会!

    只要他能够将这信息的奥妙研究清楚,只要他能够清楚的知道这些信息为何会有这样的变化,为何能够给他带来这样的压力,他必有所悟!

    相比之下,要不要进入那一处机缘之地,要不要去其中争夺那机缘之地之中存在的机缘,反倒就是次要的了。

    “你有没有听说过其他人知道那一处机缘之地进入的方法?”罗帆忽然向着那面色暗红的修士问道。

    听到这话,那修士微微一愣,道:“我倒是知道有几名同道知道进入方法。只是数量不多。而且他们也都心有顾忌,得到这种方法亿兆年来,都没有尝试进入其中。”

    “哦?原来如此。我还有一个问题,你所得到的这一股信息是从何处而来的?”罗帆又问道。

    这一个进入的方法一旦泄露出去被他人知晓,泄漏之人便会将这些信息忘记。所以,其他得到这信息之人,除非是迫不得已,比如像是眼前这面色暗红的修士一般,否则却是怎么都不可能将这些信息交给其他人的。

    既然如此,那么,眼前这明显并不算多特殊,至少在第七层之中应当算不得多强大的存在,又是如何得到这一股信息的?!到底是谁,将这一股信息交给他?!

    听到这个,那面色暗红的修士愣了愣,好一阵子才道:“我似乎忘记了……好像是谁给了我……嗯,又像是凭空出现的?”

    这样说着,他的面色已经是变得无比难看起来。

    紧接着,他看向罗帆的目光已经是充满了同情,隐隐间更是有着莫名的后怕。

    他再怎么说也是一名来自道尊之路第七层的七劫强者!

    这样的存在,无论是在任何天地之中,都可以说是强者了。哪怕是在那拥有真圣这种存在的大天地之中,也是如此。

    而作为一名在任何天地都能够被称作强者的存在,他却居然发现,自己的记忆居然有些地方模糊了,在某个关键之处,自己的记忆居然被某种机制给消抹掉,甚至让自己一直以来都没有感到任何异常,这是何等的恐怖,不言而喻。

    而这种恐怖的源头,很显然,便唯有此时此刻他已经交给罗帆的那有股信息了……

    如此这般一来,他在这时候方才会对得到这一股信息的罗帆生出同情的情绪。

    在这瞬间,他之前被罗帆逼迫所产生的一切芥蒂,都消失无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