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五百六十七章 抽象与反噬

正文 第两千五百六十七章 抽象与反噬

    在罗帆研究那几处机缘之地的过程中,时光不断流逝。

    数百万年时光,不知不觉间便已经是过去了。

    在这数百万年之间,罗帆已经是将除了那最为特殊的机缘之地进入方法之外的其他几处机缘之地的进入方法完全研究透彻了。

    之所以足足耗费了数百万年时光方才完成这个过程,原因很简单。却是在将几种机缘之地的进入方法分别研究过后,他触类旁通,发现了许多之前觉得没有意义的细节所隐藏的深邃用意,因此再一次对那些自己已经是领悟过一次的进入方法进行再一次的深入研究。

    因为这种重复的过程,使得他耗费了比起原来更多上几倍的时光方才完成了这整个研究过程。

    而到了这一步,也代表着针对最后一处机缘之地进入方法的研究,已经是走完所有基础进程了……

    换句话说,接下来,他已经是可以开始研究这种只要泄露给他人知晓自己便会将其忘记的进入方法了。

    相比于前面几种进入方法,罗帆所最为在意的,显然便是这剩下的最后一种进入机缘之地的方法。

    毕竟,其他方法至少看起来还只是涉及了力量的运转之类的种种而已,而这最后的一种机缘之地的进入方法,却涉及了更加玄妙,更加深奥的某种机制!

    相比于前面那些只能够让罗帆大概看出那些机缘之地大体的轮廓的进入方法来说,这最后的进入方法显然包含了更多那一处机缘之地的特质。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自然会更加在意这最后一种机缘之地的进入方法了。

    随着他产生这样的想法,那一种机缘之地的进入方法在他的心中渐渐的浮现出来。

    这种机缘之地的就进入方法相当的复杂,虽然比不得他之前数百万年之间所研究的那几种进入方法之中最复杂的那一种。

    但,那却也绝非其中最为简单的一种所能够比拟的。

    其中,光是步骤,便足足有着三千种之多。

    而每一个步骤,虽然不算是极尽复杂之能事,但却也有着大量的细节,甚至有着许多哪怕是现如今的罗帆也是看不明白其有什么作用,感觉甚至只是专门营造出一种仪式感的准备包含在那里……

    “果然,先研究其他几种进入方法是正确的选择。”看着这复杂莫名的进入方法,罗帆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若是在没有研究之前那些方法之前,他这时候必然便难以找到着手之处,说不定需要研究个几百万年甚至几千万年方才能够知道着手之处,能够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姿势来对其进行研究……

    而经过了之前几种进入方法的研究之后,现在他看这复杂莫名的进入方法,感觉却已经完全不同了。

    虽然依然有着许多细节是他想不透其到底有什么用处的,但,更多的,他却是一看便心有所悟,原本毫无规律的种种细节转眼便生出了诸多条理。

    这些条理的存在,就像是一团乱麻之中多了一个线头一般。

    只要抓住这些条理,他便相当于抓住了解决整个难题的关键线索,只要顺着这些条理进行下去,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只要耗费足够的精力在其中,终究是能够顺势就将这整个进入方法完全研究透彻的……

    可以说,之前的研究,却已经是直接将这最后的进入方法最大的障碍给打破了。

    思维闪动之间,原本就已经是极为复杂的进入方法在罗帆的心中开始不断的扩大,转眼间,其繁复程度,就已经是增强到了原本的上万倍!

    而这,还只是将其中一部分他能够抓住其条理的那一小部分的细节展开来而已。剩下的,却还有着更多的,近乎九成九的细节尚且没有任何变化,依然需要等待着罗帆去对其进行展开……

    可以想象,若是将全部的细节尽皆展开来,那信息量之大,将达到何种不可思议的境地。

    不过,看到这一幕,罗帆却并没有感到有任何意外。

    甚至,相反的,他反而是感觉唯有这么复杂,方才对得上这种进入方法的特别!

    毕竟,这可是能够操纵七劫强者记忆的一种信息!

    这种信息若是极为简洁,甚至只是短短几句话的话,那么,罗帆反倒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在什么时候在修行当中留下了巨大的疏漏了。

    将这些细节展开到这一步之后,之前的积累却就已经是用得差不多了。

    之后的研究或许还能够从之前的基础之上得到好处,能够借助之前的基础帮助自己更进一步去研究,但那却已经需要进行大量的推演,考量才能够做到的了。

    想要再如同方才那般,只是一眼看过去就知道答案,就得到分解展开之后的结果,却就是想都别想了。

    当下,他缓缓闭上双眼,身体周围开始有着丝丝缕缕奇异的玄光若隐若现,似乎有着种种难言的信息不断的从他的身体之中透出来。

    恍恍惚惚之间,似乎有着某种无形的存在正从不知何处发出,在他的头顶悬浮着,若隐若现,若沉若浮。

    似乎要压下来,又似乎要消失,隐隐透出几分犹豫的姿态。

    若是有修士在这时候能够看到罗帆,第一眼便会看到之中若有若无,若沉若浮的存在,但,当他们细致的观察,却便会发现,那存在已经是消失无踪。之前那种有着某种存在正在罗帆头顶随时可能压下来的感觉似乎只不过是一种错觉而已……

    对于这一切,罗帆心中没有任何感应。

    但,他却清楚的知道,在这时候出现任何事情其实都是不值得惊讶的。

    毕竟,他在这时候已经可以算是在触动进入那一处奇异的机缘之地的方法了!以那种方法的奇妙,这种触动显然将会带来一些影响。

    这种影响,可能以任何一种形式出现!

    如同现如今在头顶出现若有若无,若沉若浮的无形存在这种事情,也只是其中很是寻常的一种表现而已……

    至于那存在真正压下来是否就会对罗帆产生无法挽回的后果,这一点却完全不必担忧。

    要知道,这种存在,现在只是在现实层面之中出现而已!

    在其他众多层面之中,这种存在却是并没有出现。如此这般一来,哪怕是这存在将罗帆在现实层面的一切完全抹去,其他层面他所对应的存在也能够支援这现实层面,将那种奇异存在所造成的一切结果完全消除,不管是罗帆现实层面的死亡,还是记忆的丧失……

    也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底气,罗帆才这样毫无顾忌的研究这种进入方法。

    甚至,若是追溯而上,之前他之所以那样干脆的接受这种机缘之地的进入方法,根源上也正是在于有着其他众多层面的支援的缘故。

    勇气和单纯的鲁莽是两回事。哪怕是有着足够的勇气,敢于面对强大的挑战,那也并不代表着就完全无视一切危险,完全无视那种挑战可能造成的惨烈结果,直接接受那种挑战!那样的话,只是鲁莽而已!唯有确信自己有着足够的底气,有着足以面对一切可能产生的厄运的把握之后去接受那挑战,方才是勇气!

    显然的,有着诸多层面支援的罗帆接受这挑战,却就是勇气,而不是鲁莽了。

    对于那进入方法的研究并不简单,哪怕是有着之前的众多基础,这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随着那种一眼便能够分析出来的种种细节之外,接下去每前进一步,却都需要罗帆耗费许多精力,甚至需要他做出一次次的实验方才能够确定其蕴含的深层奥妙。

    哪怕是他最先开始研究的,乃是那些与前面那些线索有联系的,比较容易分析的存在,他也是走得磕磕碰碰的。

    足足耗费了数万年,方才渐渐的踏入正轨,将尚且需要他分析的细节从九成九减少到九成五左右……

    而这时候从那进入方法之中所展开来的信息的量,却又是原来的数百万倍了!

    这样的信息量,哪怕是假圣来面对,怕也会有着不小的压力,说不定有那不够圆满的假圣还可能因为这样的信息压力而直接心灵受损……

    这一日,罗帆抬手虚空一点,在他前方那无尽的光芒便猛然搅动起来,渐渐的演化出一方广阔无边的天地出来。

    紧接着,这天地内部的场景开始不断的变幻起来,渐渐的化作一种奇幻而迷蒙的状态,并渐渐的稳定下来。

    就在这个瞬间,那一直以来悬浮于罗帆头顶的那种无形的存在微微一震之间,猛然下落。

    转眼间,便已经是落在了罗帆身上,直接将他的一切存在痕迹完全消抹!

    在这瞬间,包括他前方的那一方天地在内的,与罗帆自身相关的一切,都开始渐渐模糊起来。

    其中模糊的,更包括那高塔大陆!

    这种模样,分明便是那种无形的存在要将所有与罗帆相关的事物,力量,乃至众生心间的记忆都完全消抹掉!

    就在这个瞬间,又一个罗帆凭空出现在他原来之处。

    随着他的出现,一切被消抹的趋势完全停了下来。甚至,包括生灵心中记忆在内的一切都随着这种变化而快速的恢复过来,只是短短的瞬息之间,就已经是完全恢复了那种无形存在落下来之前的模样,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看来,这是触犯了忌讳……”做完这一切,罗帆这才长舒出一口气,面上显现出一种既是恍然,又是迷惑的神色。

    他方才所做的,却是他从自己之前的领悟之中抽象出一种那一处机缘之地的可能形象出来!这当然是有着大量的疏漏,甚至有着极多的错误之处,若是有人真的将这当成是那一处机缘之地的真实模样的话,那么,他在那机缘之地之中吃的亏怕是会让他后悔自己诞生出来……

    不过,哪怕是有着那么多的疏漏,那么多的错误,这终究也是从他现在所分析出来的那些信息之中抽象出来的形象。其中,却必然有着一丝丝属于那一处机缘之地的韵味!

    如此这般一来,将其抽象出来,显然是对罗帆继续分析那进入方法有着不小的好处的。

    正是因为这样的考量,罗帆方才会在这时候刚刚分析了不到百分之五的那进入方法之后便尝试将其抽象出来。

    不过,显然的,事情的发展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哪怕只是稍稍抽象出这可能只是蕴含一丝丝一缕缕的那一处机缘之地的特质而已,那机缘之地居然就已经是有了这么激烈的反应,居然硬生生的将威能降临他的头顶,将他以及与他有所联系的一切完全抹去!

    这种情况,显然代表着他方才的抽象已经是接触到了一点根本……而这,让他感到恍然,欣喜。但,光是这样,就要如此激烈的反应,这却就让他感到有些疑惑了。

    好在,他之前准备的底蕴终究还是足够的。

    虽说在这现实层面之中的身躯在这种威能之下被轻松的抹去,但其他层面上他所对应的存在却并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在他现实层面之中的一切被抹去的瞬间,其他诸多层面他所对应的存在便自然而然的发动能力,将这现实层面他所对应的存在给完全修复了。

    而那种威能似乎只能够发挥一次作用,在他完全恢复过来之后,那种消抹的威能也随着消失,让他之前被消抹的一切都重新完全恢复了过来。

    这种情况,对于罗帆来说,显然是一件绝妙的好事。代表着,接下来他能够继续进行这种尝试,而再不必担忧自己会因此而被完全抹去了。

    当然,虽然可以继续进行这种尝试,却并不代表他马上要进行这种尝试。

    毕竟,方才那种抽象,其实就已经是将他之前的几乎所有领悟都掏空了。再尝试这种抽象,对他来说,除了挑衅那机缘之地外,却再无其他用处!

    没有其他用处,却要承受巨大的风险,这种事情,罗帆怎么可能会去做?

    唯有等到他对这种进入方法有更多的领悟,对那些细节分析推演出更多延伸之后,他才有必要进行第二次的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