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五百七十四章 艰难抉择

正文 第两千五百七十四章 艰难抉择

    鹤轩道人一家三口并没有在这禁地之中耽搁。

    鹤轩道人原先乃是来自道尊之路第七层的强者,但他显然并不是一开始便是出现在道尊之路第七层的。他,必然是通过第一层、第二层、第三层……这样层层飞升而上,方才最终去到第七层的。

    这第五层,他自然也是曾经待过。而且,必然是呆了不短的时间!

    鹤轩道人如此,那嘉裕仙子更是如此。她,同样是在这道尊之路第五层曾经待过很长一段时间的。

    如此这般一来,他们夫妻二人,自然是有着许多痕迹留在这道尊之路第五层。

    在以前,因为他们逆行而来只是为了办事而已,所以却是没有什么心思去寻找自身在这第五层了留下的痕迹。但,现如今,他们却是需要重新经历这第五层的修行过程,需要重新尝试飞升,这与之前作为过客的心态自然便已经完全不同了。

    他们,已经需要在这第五层定居,需要在这第五层之中重新寻找机缘,需要在这第五层之中重新修行了。

    如此这般一来,那以前残留的痕迹,自然就不能错过。

    虽说哪怕是嘉裕仙子离开这第五层都需要以亿兆年来计算其岁月才能计算清楚了,但,他们当初留在这第五层的痕迹终究还是没有完全消失。

    甚至,以鹤轩道人的感知,还直接找到了自己当初在这第五层之中留下来的一处洞府!

    如此这般一来,他们一家三口自然不至于无处可去。

    很快的,就已经是消失在了罗帆的感应之中去了。

    对于他们的离开,罗帆却是完全不以为意。因为他所想要从他们一家三口手中得到的东西已经到手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一家三口离开,对罗帆而言,反而是一件好事。

    让罗帆有着更多的时间,更多的经历放在现在的收获上。

    在罗帆正想要回归自己的洞府,重新开始自己的研究的时候,有着一名来自道尊之路第七层的修士远远而来。

    “道友且慢。”那一名强者这样说道。

    来自道尊之路第七层的强者自然不可能以真身踏入这第五层。出现在这里的,却与当初鹤轩道人第一次出现之时那般,同样是借助一股气息凝聚成为一具化身而已。

    不过,毕竟是来自第七层,哪怕是只是一股气息凝聚而成的化身,对于第五层的修士来说,也已经是近乎无敌了。

    正是因为如此,这修士在这禁地之中却是少有顾忌。

    之前见到罗帆之时,也没有太多尊重的表现,只是看在交易的份上,勉强的给了罗帆一些平等的待遇而已。

    但,现如今,他面对罗帆,却是表现出了之前所完全没有的尊重姿态!

    远远的,就已经是将笑容挂满了面上,虽然不至于点头哈腰,但也已经是将罗帆彻底的摆在自己同样等级之上了。

    “道友何事?”罗帆没有丝毫客气的这样说道。

    他现如今急着前往自己的洞府研究从鹤轩道人手中得到的那些信息,可没有什么心思与其他修士寒暄废话。

    听到这个,那强者只是一笑,道:“我看之前与道友相见的那人却是鹤轩道人,不知我可有看错?”

    罗帆淡淡的点头,道:“道友并无看错。只是,这又如何?莫非道友与鹤轩道友有仇怨不成?”

    听到这话,那修士只是道:“道友误会了,我与鹤轩道人虽然并无多少交情,但也不至于有什么仇怨。此次来见道友,却是想要道友指点一番,如何才能够如同鹤轩道人一般,重新回到这第五层再次修行?”

    罗帆心中一动。他再次细细的打量一下这修士。这一名修士他自然是记得的,他乃是少数逆行出现在这禁地之中的修士,当初与他的交易,他也是记得清清楚楚。

    他记得,眼前这修士送入那高塔大陆之中的,不是他的子女,而是他的妻子!

    一名道行境界不过是相当于假圣级数的绝美女子。

    看当初他将其送入其中的模样,又是担心,又是期待,又是欣喜,显然是对其妻子已经是爱到骨子里了。

    如此这般一来,这强者在这时候提出这种想法,用意也就很明显了。

    却是想要与自己的妻子长相厮守!

    至于为何如此急切,那更不用说。哪怕是他的妻子能够超脱那高塔大陆,被这整个道尊之路完全接纳,那她也只能出现在这道尊之路第五层之中。

    想要飞升前往那第七层,即便是一切无比顺利,也需要以亿万年计算的时光。

    若是事情有些不顺利的话,这个时间说不定便会加长到永恒……

    毕竟,并非是每一名修士都能够层层飞升的。整个道尊之路第五层之中这么多的修士,真正能够飞升到第六层的,也不过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而这一小部分能够飞升第七层的,又是其中极少极少的一小部分……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哪里敢保证自己的妻子能够层层飞升而上?!能够是这一小部分之中的极少极少的一小部分?!

    既然无法这样保证,那作为将自己妻子爱到骨子里的修士,他自然便想要与自己的妻子一同在这道尊之路第五层之中修行,亲自陪伴,指点自己的妻子了……

    只是,显然的,这种做法,对他来说,却只是一种奢望而已。

    至少,在他见到那鹤轩道人之前,觉得这完全就是一种奢望……

    道尊之路的大势乃是层层而上,想要逆行道尊之路,便是逆大势而行!而逆大势而行,那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之大,却是不言而喻。除非他能够强大到如同真圣,否则的话,死亡就是他的唯一结果……

    但,在之前,他赫然便发现,鹤轩道人居然重新回归了第五层,而且整个看起来和真正的第五层的五劫强者没有任何区别,同样是被这道尊之路接受,同样是能够如同正常的五劫强者一般飞升,这怎能让他不感到惊喜?!怎能让他压抑得了心中的渴望?!

    可以说,能够等这么长时间方才前来找罗帆询问,而不是当初鹤轩道人还在那高塔大陆之时就前来询问罗帆,这已经算是这修士极为稳重了。

    种种想法在罗帆心中一闪而过,当下他就说道:“原来如此,道友若是要知道鹤轩道友所使用的方法,我可以告知。只是,此法却是九死一生。哪怕是以鹤轩道友的威能,也是极为侥幸方才能够成功。道友当真想要?”

    他的这话,让那七劫强者面色一滞。他自然不可能忘记之前鹤轩道人一家三口的那种惨烈情况。只是原本他只是觉得鹤轩道人可能是遭遇到了什么敌人,最终受到严重的伤势而已。但现如今,听罗帆的意思,这种伤势,居然就是施展那种手段所必然的结果!这让他不由得有些迟疑起来了。

    他想要与自己的妻子长相厮守,这种感情是无比真挚,无比强烈的。

    但,为了这种长相厮守去用自己的性命拼搏其中极小的几率,这他就要想一想了……

    “果真必然是九死一生?”他有些不甘心的问道。

    “若是完全按照鹤轩道友的做法,便是九死一生。”罗帆斩钉截铁的道。

    这一点他却并不是信口开河,他虽然尚且没有真正开始研究鹤轩道人所交给他的,那一处机缘之地之中的种种信息,种种光影,种种玄奥,但毕竟已经是大体看过一遍了。

    因为看过了这一遍,他自然便已经对自己之前推演出来的,那种脱离那机缘之地的方法有了一些新的体悟,却已经知道了之前鹤轩道人一家三口为何会变得那么狼狈了。

    事实上,他们一家三口在离开那机缘之地之前确确实实是已经一个个的身受重伤了。

    但,这种伤势,却还没有严重到让他们变得那么狼狈的地步!至少,他们在施展那种方法之前,身体是完整的。

    如此这般一来,自然便可以知道,他们之所以身体变得那般残破,根本原因就在于罗帆交给他们的那种离开机缘之地的方法!

    可以说,他们一家三口是有着天大的运气,方才没有损失一人,只是一个个的身受重伤而已。

    若是他们再来一次,或者其他人如同他们一样用这种方法离开,那死亡的几率,却就将会变得极为惊人了!

    说不定,一百个之中,方才会有七八个能够安全归来。

    这,绝对已经算得上是九死一生了。

    当然,这也只是暂时的,若是等罗帆对那一处机缘之地的情况研究透彻,他必然能够对自己所研究出来的,那种离开机缘之地的方法进行进一步的改造。这种改造,必然会让这种方法变得更加完善,最终让其变得更加安全,让施展这种方法离开机缘之地的存在安全的几率变得更大……

    不过,这显然不是现在用得着说的。

    对于罗帆来说,他现在并没有什么想要从眼前这七劫强者身上得到的。那机缘之地的进入方法,他已经是找到了足够自己使用的数量了……

    既然没有什么迫切想要从对方手中得到的,那么,他自然就不需要太过积极的来帮助对方了。

    毕竟,研究那种离开的方法,虽然不用让他浪费太长时间,但终究也还是会浪费一些时间的。对于他来说,这些时间或许不算什么,但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他为何要将自己的这些时间浪费掉?

    当然,他虽然不想要浪费时间,却也没有撒谎,他的话里话外,都只是说完全按照鹤轩道人所使用的方法而已,并没有否认自己能够拿出更好的方法出来。

    这其实也可以算是给眼前这七劫强者一个考验。

    若是对方真的愿意为了与自己的妻子长相厮守而冒九死一生的危险,那他也不吝啬为了这种人来浪费一点自己的时间,为他研究出一种相对安全的,离开那一处机缘之地的方法。

    毕竟,能够做到这一步的存在,终究还是值得尊敬的。哪怕是这种选择在一般修士看来有些傻,有些愚蠢……

    那七劫强者自然不知道罗帆在这时候正在对他进行考验,此时此刻他的心情却正在艰难的挣扎着。一边是可能威胁自己性命的危险,一边是与自己的妻子长相厮守,这两者就像是天平的两端一般交替上升。

    以七劫强者的思维能力,一瞬间几乎就能够生出亿亿兆想法出来。

    可以说,几乎是任何难题,对于七劫强者来说,都是能够在瞬息间便给出答案的……毕竟,只是瞬息间,他们便能够将这个问题的种种可能考虑个不知多少万次了。哪怕是光是凭借穷举,都可能得到答案了……

    但,在这时候,有着这种思维能力的这七劫强者,却足足在罗帆面前犹豫了将近一个时辰之久!

    在这过程之中,他的心情到底是有多挣扎,多难受,他的思维到底是有多混乱,可想而知。

    最终,在罗帆有些好奇的目光之中,这七劫强者还是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他面向罗帆,叹息道:“还是算了,她不会愿意我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的……”

    听着这话,罗帆却也只能够暗自叹息了。

    这种话乍一听起来似乎很是伟大,很是有格调,似乎完全在为自己的妻子着想。但,在根本上,这其实也不过是一个借口!一个说服自己的借口而已……

    对于世俗之中的渣男来说,什么样的自私决定,几乎都能够带入这样的借口。

    眼前这七劫强者思考了这么长时间,居然就找出这么一个借口出来,这显然表明,他并没有如同罗帆期待的那般,将那一段感情看得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

    这虽然无可厚非,但,至少这却就已经不值得罗帆敬佩,也不值得他浪费时间为其推演安全离开那一处机缘之地的方法了。

    当下,他就只能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说话间,也不多停留,向着这七劫强者点了点头,转身便消失在了他的面前,重新回归了自己的洞府去了。

    “可惜,浪费了一个多时辰……”他的心中在这瞬间闪过这个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