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五百七十六章 几率

正文 第两千五百七十六章 几率

    这一件七劫级数的伪混元灵宝显然是眼前这一名七劫强者所祭炼而成,在那其中,罗帆甚至能够感应到一种属于眼前这七劫强者的气息。

    而任何一名七劫强者想要祭炼出一件七劫级数的伪混元灵宝,那所需要耗费的时光,怕是需要耗费这强者从其开始入道修行一直到其修成七劫强者这整个过程之中所耗费的一切岁月加起来还要漫长时光才可能做到!

    哪怕是以最为乐观的角度去估计,眼前这七劫强者,想要从入道修行一直到成就七劫强者,这所需要耗费的时光,怕就要以亿亿兆年来计算!

    在这样的情况下,祭炼出这样一件七劫级数的伪混元灵宝,所需要耗费的时光,怕也就要以亿亿兆年计算!

    而且,说不定还是这段岁月的数倍之多……

    唯有如此,方才可能诞生出这样一件七劫级数的伪混元灵宝。

    毕竟,一件法宝要成就七劫级数的伪混元灵宝,几乎就相当于将一个原本无知无识的生灵硬生生的培养成为一名七劫强者一般困难。

    这种难度,自然是相比于自身的修行更加的困难,所需要耗费的时间,自然便是更加的漫长了。

    也正是因为知道这些,所以这时候罗帆方才会说那七劫强者相当空闲。

    听到这话,那七劫强者却只是叹息一声,道:“第七层的修行可是和前面这些完全不同。在那里,时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而若是没有勘破某个诀窍,更哪怕是耗费无数时光都不可能有任何进步。所以,我自然是有足够的空闲时间来做这些我所感兴趣的事情了。”

    罗帆一听,心头一个咯噔。

    在这瞬间,他就名表,怕是到了道尊之路的第七层,战斗起来真正拼的,怕不再是修士自身的道行,自身的攻击力,而是法宝了……

    法宝本身虽然祭炼困难,但一旦祭炼成功,对于实力的加成却将有着巨大的作用。

    毕竟,法宝本身若是祭炼到相应的层次,便相当于一名相应层次的修士一般。

    若是一件七劫级数的伪混元灵宝,那就相当于一名七劫强者!这样的话,一名七劫强者拥有一件七劫级数的伪混元灵宝,就相当于将自身的实力扩展了一倍,若是与人对敌,就相当于两个同样等级的强者去围攻自己的对手!

    而且,除此之外,法宝因为自身的特质,却是能够拥有种种修士所没有的特性。能够发挥出许多修士所无法发挥出来能力!

    如此这般一来,若是运用得好的话,那些法宝,却极有可能成为某种神来之笔,让修士的战斗手段得到极大的拓展,让修士的实力,更进一步的加强……

    心中如此想着,罗帆当下便已经是决定,无论这一件法宝到底有什么用处,他都要答应这一次的交易。

    毕竟,眼前这七劫强者拿出这样一件法宝,其实就已经是对他最好的提醒,让他忽然注意到许多自己之前所忽略掉的东西。光是这一点,就已经是足以让罗帆帮助他来分析推演一番离开那一处机缘之地的安全方法了。

    更别说,再怎么说,那一件法宝也是七劫级别的伪混元灵宝,其中蕴含着许多七劫强者的奥妙,若是研究得好的话,说不定能够让他对前进的方向有更直观的认知……

    当下,他便说道:“原来如此,这次交易,我同意了。”

    那七劫强者一听,面上神色稍稍一松。若是连这也不满意,那这七劫强者怕就得要开脑洞了……

    好在,对方终究还是同意下来了。

    当下,他极为干脆的将手中那一把尺子向着罗帆扔过来。

    罗帆顺手一招,那尺子就已经是落入了他的手中。这一把尺子虽然看起来乃是青铜材质而已,但那显然只是看起来罢了。本质上,这尺子所用的材料,早已是超脱了一般生灵所认为的那种物质的范畴了。

    它可以说乃是概念的凝聚,乃是规则法则的凝聚,乃是大道的凝聚!

    虽然看起来青铜色泽,但重量却是如山如海,若不是罗帆早有所料,在这时候说不定便要出丑了。

    稳稳接住这一把尺子之后,罗帆感知一扫,瞬间就已经是掌握了这一把尺子的用途。

    这一把尺子除了正常法宝的种种能力之外,最为特殊的,这一把尺子所独有的一种能力,那便是,丈量一切虚实万物!

    哪怕是大道,这一把尺子都能够直接将其中蕴含的任何事物给丈量出来!

    哪怕是罗帆现如今所得到的那些机缘之地的进入方法,用这一把尺子,都能够丈量出其中所蕴含的奥妙到底有多少……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心中暗自赞叹。

    至少,这一把尺子在他接下来的研究工作之中并不是没有任何用处,说不定对他接下来的研究效率还有着不小的促进效果……

    当下,他感知一冲,这一把尺子之上所有属于那七劫强者的烙印,力量,威能,乃至其他一切的一切,就已经是完全被抹去,取而代之的是罗帆自身的烙印、力量、威能……

    换句话说,不过是这么短短的呼吸之间,这一把尺子的主人就已经是从眼前这七劫强者换成了罗帆!

    这种干脆利落的手段,让那七劫强者也忍不住微微一震。

    他自然并不是因为罗帆毫不在意的在他面前将这一把尺子的主人改换而感到震惊。而是因为,罗帆对于他所留在那尺子之中的烙印乃至其他一切这么轻易的完全解决掉而感到震惊!

    要知道,他再怎么样也是一名七劫强者啊!

    作为七劫强者,他比起眼前的罗帆至少要强上两个巨大的等级。便是所处的修行之地,也远远不是罗帆所能够窥视的。

    正常来说,罗帆对于他的力量,他的烙印,他的威能,应当是完全不可能有反抗能力,绝不可能让其有任何动摇的才对。但眼前,就在他的面前,就在这里,对方却就是轻轻松松的,甚至就像是将灰尘抹掉一般,将他的这种种完全抹去,改换成为其自身的种种,这让他怎能不震惊?!

    “难道,他也是来自第七层的?!还是说,他已经有进入第七层的实力,但却依然留在第五层?!”这时候,这个想法在他的心中闪过,让他感到一阵莫名的荒谬。

    在这两种可能性之中,他现在是倾向于第一种。倾向于,罗帆是从第七层通过某种塔索不了解,也不理解的手段逆行而来,重新回归这第五层的修士。

    毕竟,若是后面那种,有着进入第七层的实力却硬要留在这第五层的话,那也太过诡异,跳过让人无法理解了。

    要知道,道尊之路越是往上,那修行环境便越好。

    在第五层之中修行,那环境显然是远远比不得第六层之中的修行环境的,相比于第七层之中的修行环境,更是有着天壤之别!

    如此这般一来,正常修士,一旦拥有踏入更高一层的机会,必然都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在这种理论之下,他却绝不相信有人明明拥有踏入更高两层的实力,却硬要停留在这下一层——即便是那些有着完美主义倾向的道尊门下,最多也不过是在有资格飞升上一层的时候停在下一层而已,却也绝不会隔了两层道尊之路那么多……

    在这种种想法之下,他看向罗帆的目光却又有了改变,变得更加的重视起来。隐隐间更是有了几分警惕。

    不管是哪种可能,能够做到这一点,都代表着眼前的这修士比他想象当中的要强悍许多!只要知道了这个,那么,他对罗帆的态度显然就需要有所改变了。

    “三年之后,我将那方法给你。”罗帆收起尺子,对那七劫强者说道。

    那七劫强者听了,愣了愣,道:“这么快?”他通过之前的种种对话自然是能够猜出来,罗帆即便是可能得到安全的,离开那一处机缘之地的方法,那也必然是需要一段时间的努力才能够做到的。

    在他想来,这一段时间,至少也需要以百年甚至千年计算的时间才算过得去。

    却没想到,罗帆最终做给他的时间,居然只是三年而已,这却是让他大吃一惊。

    罗帆只是淡淡的点头而已,并没有回答眼前这七劫强者所提出的怀疑。毕竟,不管现在说什么,只要三年之后他没有将那方法拿出来,那现在所说的话就是放屁……而不管他现在表现得多沉默,只要他在三年之后能够将那种方法拿出来,那就怎样都过得去了。

    见到如此,那七劫强者很是知趣的道:“既然如此,我便静候佳音了。”

    说话间,向罗帆拱了拱手,告辞离去了。

    在那七劫强者离去之后,罗帆转身回归自己的洞府,开始在洞府之中仔细的研究那鹤轩道人所交给他的,那一处机缘之地之中的种种记忆去了。

    时光悠悠流逝。

    三年时光,一晃而过。

    这一日,罗帆的洞府之中忽然有着一声轻轻的爆响传出来,整个洞府瞬间崩溃。紧接着,在下一瞬间,所有的一切重新恢复过来,哪怕是原本最为细微的细节,都没有半点遗漏。

    这洞府只是短短的这么一瞬间而已,就已经是完成了爆碎与重聚的整个过程了。

    “终于完成了。没想到居然真的用尽了三年时间,看来我还是有些小看那机缘之地的神秘了。”罗帆的身形出现在那洞府之前,面上显现出成一种莫名的神色。

    原本他之前说三年时间能够将那种方法交给那七劫强者不过是大概的衡量一番,觉得三年之内无论自己怎么拖拉都应该能够推演出那种安全的脱离办法。本心上,他却留下了极大的余地,认为自己说不定几个月就能够得到结果。

    但却没想到,最终,在研究那鹤轩道人所交给他的记忆之后,他却发现,那一处机缘之地比他想象之中更加的神秘,也更加的复杂。通过那些记忆,他却是还需要耗费很大的功夫方才能够得到自己所想要得到的,那一处机缘之地的种种具体本质。

    而想要推演出那种安全的,脱离那机缘之地的方法,显然便需要这种种具体的本质。

    所以,最终他方才耗费了比自己预料当中更长的时间,足足将三年时间用完,方才真正得到那种安全的脱离方法。

    “可惜,终究没有亲身前去一看那机缘之地,哪怕是已经是竭尽所能了,安全的几率依然也不过是九成九而已。”罗帆叹息着,身形一闪之间,就已经是来到了那一座城市之中,来到了那七劫强者所开辟的洞府之前。

    这时候,那七劫强者明显已经是感觉到他的到来,一闪之间,就已经是来到了罗帆的面前,面上满是期待之色,问道:“道友可是已经将安全的脱离之法推演出来了?”

    “虽然已经推演出来,但因为并无亲身进入其中,所以推演出来的安全之法其实有些名不副实。最终绝对安全的可能性也不过是九成九而已,剩下的一分可能,道友怕还是会受一些伤。”罗帆有些惭愧的道。

    “一分可能受伤?可会致命?”那七劫强者皱起眉头,这样问道。

    若是这一分受伤的可能将会致命的话,那他可不一定敢借助这种方法来脱离那一处机缘之地了……

    听到这个,罗帆却是淡淡一笑,道:“绝不会致命!此法我已经是尽可能的将保命放在第一位了,哪怕是最终那一分不安全的可能性发生,它也能够保住道友的性命!甚至,即便不是道友这等实力层次,只不过是普通生灵,也绝对能够活命!”

    那七劫强者一听,面上显现出惊喜之色,道:“原来如此,只要能够保住性命那便完全没有问题了!没想到道友居然能够推演出如此完善之法,我原来还以为能够有八成的安全机会就已经恨不得了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