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三百一十二章 真假难辨

正文 第两千三百一十二章 真假难辨

    那众多四眼生灵的出手也并非没有副作用。随着他们的出手,道尊之狱的力量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池塘被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一般,开始疯狂的从那里面涌出来,不断的向着这第四层注入,使得对面的道尊之狱的力量以更加快速的速度增长着,对于他们攻势的抵挡能力,也随着不断的增强——虽说,增强的速度,比不得那众多四眼生灵所发出的攻势的增长速度……

    这一点,那些四眼生灵显然不可能不清楚。

    但,他们依然是这样做了。那么,他们的目标也就很明显了,为的,便是抓住这个增长不同步的时间差!

    “他们到底想干什么?”对于那些四眼生灵的选择,惊魂甫定的罗帆心中却是有着莫名的疑惑。

    现在这一条道尊之路的力量已经是贯通了这第四层,无数的强者源源不断的被投入这里,主客异位,处于客场之位的他们很明显已经是必然失败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居然还如此拼命,这不管怎么看都显得不合理。

    罗帆在这里惊疑不定,那边的战斗却是完全没有因为他的惊疑不定而停下来。

    在这时候,通过那道尊之狱的力量不断降临第四层的修士数量不断的增加着,而这些已经降临的修士对于那些四眼生灵的抵抗力量,也在不断的加强着。

    他们战斗所产生的余波,也在这时候不断的增长,场面显得越来越惨烈,越来越恐怖。

    那一片被入侵者同化的区域,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被打碎,又不断的恢复,在这打碎与恢复的过程之中,其中属于另一方大天地的韵味变得越来越少,属于这一方大天地,或者说,这一条道尊之路的韵味变得越来越强。

    在那众多四眼生灵之中,那捣狱王显然是其中的绝对主体。

    他的手段,甚至相比于其他所有四眼生灵加起来都要强悍!但,这样的他,在面对那少年的时候,却也是疲于奔命。

    他所施展的,那罗帆所无法理解的手段,面对着那少年模样的修士的,罗帆同样无法理解的手段却只能勉强支撑而已,甚至让他面上现出无比凝重,更无比紧张之色!更别说去出手帮助其他四眼生灵了。

    如此这般一来,那场面,对于四眼生灵来说,却是变得越来越恶劣。

    在这种无比恶劣的战争形势之下,那些四眼生灵却是渐渐的开始出现损伤。

    一名名四眼生灵在众多混乱的攻势之下被打碎,化作虚无。当然,毕竟是战争,哪怕是现在看起来是一边倒的模样,却也不可能只是一边出现损伤而已。

    另一边,属于这一条道尊之路的这边,那些借助道尊之狱的力量降临而来的修士同样是损伤不断,同样是时不时的便有着修士或是因为运气不好,或是因为实力不够,在与敌人的拼斗当中身死道消,魂飞魄散……

    那种惨烈的景象,让哪怕是罗帆也不由得暗自叹息战争的残酷。

    要知道,正常来说,想要让如同这些参与战争的修士这般强大的存在身死道消乃是绝不简单的一件事。即便是罗帆要做到这一点,都需要做足准备,将各种情况进行通篇考量,严密计算,止住一切可能出现的漏洞,考虑好对方可能出现的一切底牌才可能做到。

    但,在这战争之中,这样的强者,却如同蝼蚁一般,一片一片的被抹去……

    这种残酷,简直是足以让任何人动容。

    “这样做并没有任何意义。”这时候,那十六七岁的少年修士淡淡的开口了。

    他的声音哪怕是现如今整个第四层之中有着无数战场正在爆发出无数动静也无法掩盖,无比清晰的传入这第四层之中的一切修士的耳中。

    “怎会没有意义?”那捣狱王却是狼狈的说着。

    说话间,他已经是动手挡住那少年所施展的,那种罗帆甚至看不到的攻势,身体轰隆几下,崩散凝聚了数次。

    之后,他才显得更加狼狈的道:“难道,你们以为我们就只是攻击这一层而已吗?”

    “其他层级,你们并没有理由攻击。一旦发动攻击,吃亏的只会是你们,我不相信你们的高层会如此不智。”那少年却是淡淡的道,看他的样子,似乎丝毫没有被捣狱王的这种模棱两可的话语所蒙蔽。

    听到这个,捣狱王却是哈哈大笑起来,道:“战争协定?你们居然还在意战争协定?!”

    那少年面色微变,战争协定乃是诸多大天地共同签订的一份协定。任何大天地一旦违反这协定,所有签订协定的大天地便会群起而攻之!

    要知道,就这少年所知,签订这战争协定的大天地,足足超过了百万!这还只是他所知道的而已,他所不知道的说不定还有更多……

    这么多的大天地,哪怕都只不过是敷衍行事,意思意思的派出一些强者参与这种围攻而已,那合起来的力量也足以让任何一方大天地,或者说,任何一条真圣之路吃不了兜着走了。

    有着这样的认知,他却是不太相信会有任何大天地会毫不在意战争协定!

    “什么意思?”那十六七岁少年模样的修士面上神色显得莫名的难看起来,显然是有些无法理解对方所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哈哈哈……原来你不知道!”捣狱王哈哈大笑起来,神色当中现出一种难以言喻的藐视,就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神灵正在俯瞰凡间的奴隶一般。

    这种神色,让那少年眉头一皱,虽然他的心性让他不至于因为这样的态度而烦躁,但心中却也有些不爽。

    “战争协定失效的话,唯有一种可能,那便是得到的利益,足以让他们压下对战争协定规定的惩罚的恐惧,那是什么利益?”这时候,这少年心中闪过种种莫名的猜测。

    只是,可惜的是,他坐镇道尊之狱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现如今对于混沌状态的形势却已经是不甚明了,却是怎么想都想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样的利益会造成这种情势。

    “他在撒谎。”这时候,第四师兄却是开口了。

    “嗯?”第四师兄的话语激起了那少年的好奇。第四师兄作为这第四层原本的主宰,本身的地位却是超过了他本该处在的层次。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却必然会知道一些正常来说,他不应该知道的消息的。

    现在他居然这样说,那显然不是无的放矢。对于已经和外界形势脱节的这少年修士来说,对其所说的内容产生兴趣,却是理所当然的。

    “撒谎?那你就当我在撒谎吧。”那捣狱王嘿嘿笑着,神色显得很是无所谓。

    随着他这样一笑,周围能够分出心思出来的四眼生灵也是附和的一笑,那种鄙视的样子,简直便是溢于言表了。

    “若是果真是对于战争协定毫无忌讳,为何要等到这一层的主宰被散修夺走之后才来入侵这一层?”第四师兄却只是冷笑着而已。

    他现在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当初捣狱王可是说因为这一层的主宰不再是道尊门下他方才敢带队入侵的……这分明就代表着,他对于战争协定还有着忌讳,这与现如今他所说的内容,却就有了矛盾了。

    听到这个,那少年却是眉头一皱。

    第四师兄的这话,却就使得他对这捣狱王的话语信任程度大幅度降低了。

    两种矛盾的说法出自一人之口,那么情况必然便是他有一次在说假话!

    这要么就是这一次,要么便是之前那一次。而不管是哪一次,都代表着,他说话的可信度已经达不到让他可以信任的层次了。

    “不管他所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他想要做的,我们尽可能阻止,怎么都不会有错。”这时候,一把声音传入了这少年的耳中。

    听到这声音,这少年身体一震。

    他感知扫过去,便发现说话的,乃是之前那一名从第四师兄手中将第四层的主宰身份硬生生夺过去的那一名散修!

    也是之前通过种种努力,使得他们足以突破限制,降临这第四层的那一位极有潜力的修士,罗帆!

    对于罗帆,这少年修士的感觉其实是相当复杂的。

    以他乃是道尊门下的身份来看,罗帆将这第四层的主宰身份夺过去显然是让他深恶痛绝的。若是在其他条件下遇到罗帆,他却绝对不会介意顺手将罗帆抹去。

    但,从那捣狱王带队入侵之后罗帆所做出的种种努力来看,对于这道尊之路,甚至对于道尊大天地,都是有着天大的功劳的。从这方面出发,他对于罗帆却又是有着极大的好感……如此好感与恶感交织在一处,自然便形成了莫名复杂的感觉,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对待罗帆。

    但,不管是好感还是恶感,有一点,他却无论从哪方面去考虑,都不得不承认。

    那便是,罗帆的手段之高明,智慧之超卓,眼光之独到!

    若不是有高明的手段,超卓的智慧,独到的眼光,他如何能够做到那些让这少年修士又有好感,又有恶感的事情?!

    有着这样的认知之后,他自然便愿意去思索罗帆的建议。

    随着他这么一思索,他很快便发现,罗帆所说的建议实在是撇开现在这种判断迷局的最好办法!

    不管形势怎么样,不管这四眼生灵会在之后遭受什么样的惩罚,在现如今来说,他们与四眼生灵都是敌人!既然你不知道敌人的目的,不明白敌人为何会有那样的底气,那就什么都不要管,敌人想要干什么,你就阻止什么。让对手不能遂意,便是成功了。

    有着这样的想法,这少年修士挥开自己心中的种种疑惑,道:“正该如此。”

    说完,他向着罗帆微微点了点头,转而便不再理会他,身上释放出种种罗帆所无法理解,甚至都感应不到的种种无形威能,开始铺天盖地的向着前方那四眼生灵压过去!

    在种种难以理解的变化之下,那众多四眼生灵之中,有着大半身体好像被一只无比巨大的无形手掌拍中一般,直接便跨越无尽的创世之力,超越无穷的玄妙所在,直直扑入了这第四层之前被轰出来的那个破洞之中,直接回到了那另一种道尊之狱的力量之中去了……

    而便是剩下的那些四眼生灵,虽说没有被直接拍回去,但却也表现得愈发的紧张起来。

    一个个身上释放出无穷不可思议的种种诡异的光芒、威能、力量、神通等等等等,极力的抵抗着罗帆所无法感应,无法理解的那种玄妙威能。

    与众多四眼生灵相对的,那捣狱王在这时候却显得轻松了许多。

    毕竟,之前那少年修士乃是完全针对他,各种手段,各种威能,不单单需要捣狱王全心全意的抵抗,而且即便是如此都难以抵御住,只能够不断的后退,表现得越来越狼狈。但,现在,那少年修士虽说依然没有完全将他放过,但却已经是将大部分原本针对他的攻势给抽走,转移到其他众多四眼生灵身上了。如此这般一来,他自然便轻松了许多,不必表现得如同之前那般狼狈不堪了……

    当然,也仅仅是不再狼狈而已,因为那少年修士比他的实力要强大太多,这时候即便是抽出来的那点滴威能,却也足以纠缠住他,让他无法抽出精力来进行其他任何计划了。

    捣狱王面对着这一幕,面上现出焦急之色,叫道:“难道你不想知道为何我不在意战争协定了吗?!”

    听到这个,那少年修士淡淡的一笑,道:“方才还有兴趣,现在却再无任何兴趣了。”

    他这话却并不是假话,而是出自他的真心。

    若是方才捣狱王没有表现出对他手段的在意,没有表现出对被他速战速决的决心所影响的话,他自然便难以确定自己的手段起了作用。但,现在捣狱王表现出这种焦急的模样,这显然就让他知道,自己的手段,已经是破坏了对方的计划!

    如此一来,他该怎么选择难道还用得着说?

    至于无法从对方口中知道混沌状态的形势发生什么变化,那更不用多说了。他现在不知道只是因为与世隔绝太久而已,却并不是他没有办法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