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五百八十五章 说尽

正文 第两千五百八十五章 说尽

    面对着这些七劫强者,罗帆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居然远远比一般五劫强者要强大不知多少倍,甚至,比起几乎所有的六劫强者,都要强上几分!

    在这样的情况下,面对着这样的罗帆,这些七劫强者居然显得极为无力,孩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看着自己的气息要在那修士身上渐渐的压抑不住了。

    眼看最为恶劣的结果就要出现,这些七劫强者一个个的面上显现出焦急之色。

    这时候,他们哪里还会在意罗帆现在手中所掌握的那高塔大陆之中有着他们的亲友存在?!

    原本难道投鼠忌器更已经是被抛之脑后了。一时间,攻势源源不断的向着罗帆飞扑过来,要将罗帆制服,让罗帆无法阻止他们,让他们的气息能够顺顺利利的与那高塔大陆之下的那机缘之地联系在一起!

    但,可惜的是,他们这种想法,这种打算,对于罗帆来说却是绝不可能同意的。

    若是真的同意了,那他岂不就成为这些七劫强者的辅助者?!这些七劫强者日后从那机缘之地之中重新归来所产生的压迫,岂不便要他来帮助分担?!这样的话,之前的交易岂不就是泡影而已?!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的反应却就可想而知了。

    他所凝聚而成的这根须化身,在这时候直接将其中所拥有的,那天地之光的威能激发到了极限,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手段在他的身上施展出来,不断的将一次又一次的攻击挡在外面,让那些七劫强者无论是什么手段,都只能够无功而返。

    在这过程之中,这一处深渊之中简直就像是凭空诞生了无数次元一般。

    无数的攻势通过这些次元,不断的向着罗帆的根须化身涌过来。

    而罗帆的反击,更是同样是渗透了那无数次元之中,与那些次元之中的攻击对在一起,让那些次元一片片的破灭,让这一片深渊之中的场面变得越来越恐怖,越来越惨烈。

    这种战斗之中,时光好像是没有了意义一般,被极度的拉长了。

    在外面看来不过是几个呼吸而已,在这里面,却就已经乃是过去了千百万年之久了。

    在这过程之中,他们双方的战斗却已经是彼此交换了不知多少亿万招了。

    在这种交换之中,那众多七劫强者的面色越来越黑。

    他们赫然发现,眼前这罗帆的根须化身,居然并不是保持不变的,而是每时每刻的都在提升自身的实力,升华自身的手段!

    原先,最开始的时候,他们还能够偶尔的将一些根须毁灭,让罗帆的本体必须再度转过来天地之光来补充这些根须方才能够保持这根须化身的完整,方才能够继续与他们进行战斗,抵挡住他们。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等到外面过去几个呼吸,在这里面已经是度过了千百万年之后,他们却就发现,现如今,他们的攻击居然对罗帆的根须化身已经是越来越无力。

    面对着这根须化身,居然连将其撼动都做不到了,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这些根须越来越凝实,看着这些根须的变化越来越精妙,看着这些根须对于次元的运用,对于天地之光本身的威能的运用变得越来越精巧!

    在这样的变化之下,他们对于最后的胜利希望却就越来越没有信心了。

    “道友难道想要赶尽杀绝不成?!”有一名七劫强者终于忍不住,对罗帆这样道。

    “并不是赶尽杀绝,这是当初的交易。当初诸位道友与我交易的时候可说好了,完全不需要我支持的。现如今道友却是硬是要将我拉上船,强制让我来分担诸位道友日后归来的压力,这种事情,难道说得过去?”罗帆只是淡淡的道。

    “只是一个中转而已,道友何必如此在意?”又有一名七劫强者这样道。

    听到这个,罗帆冷笑起来:“只是中转而已?!你可知道这么一个中转,足以让我承受多大的压力?!说不定我的性命都要在这种中转之中完全崩灭,直接死于非命,这种事情,若是放在诸位道友身上,诸位道友会做?!”

    那些七劫强者自然不可能相信罗帆,只是道:“道友夸大其词了,这种压力,对于道友来说哪里算得了什么?!”

    罗帆这时候已经是没有什么心思与他们废话了。

    这些修士的心志之坚定,根本不是外物所能够动摇的。现如今他们已经是认定了自己的手段不会对罗帆造成任何影响,认为罗帆这么做只是小气,只是想要逼死他们而已。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罗帆说什么,哪怕是将自己的困难说破天去,他们也是绝不会相信的。

    如此这般一来,罗帆再说什么自然已经是没有了意义,如此情况下,罗帆哪里还有什么必要再说什么?!

    “总之,我是绝不会退缩的,诸位道友不管怎么说,都是如此。”罗帆只是淡淡的道。

    说话间,他再度加持了一下在他身后的那一名修士身体周围的防护阵势,让那修士变得更加的安全。

    若不是那些七劫强者在时时刻刻的防备,他说不定就要加快那修士的时光流速了。

    只要加快他的时光流速,转眼间,他就将压制不住那些七劫强者灌入他身体之中的气息,到时候这些气息会爆发开去,这些七劫强者也就没有什么时间来理会他了。

    到时候,这道尊之路,道尊之狱,将会代替罗帆来阻挡他们,甚至将他们直接抓入道尊之狱之中完全镇压起来!

    只可惜,这里终究是那些七劫强者所开辟出来的深渊。

    这种深渊,本身的结构、规则法则,都尽皆无比完善,无比稳固。哪怕是罗帆,都难以将其动摇。只能够顺势而行。

    而那些七劫强者,却能够轻轻松松的操纵这深渊之中的规则法则,借助这些规则法则来达到他们的目的,比如,限制住这修士的时光流速,让着修士的时光流速减慢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使得他能够限制的那气息的时光变得极度加长。

    事实上,这时候那修士表现出来的时光流速已经是罗帆的加速之后的效果了。

    但,即便是这种加速之后的效果,也已经是比起外界的时光流速要缓慢个不知多少万倍。

    也即是说,外面哪怕是过去了千百年,对于这修士来说,怕都不过是过去几个呼吸而已……

    这样一个对比的话,此时此刻在那修士的眼中,罗帆与那些七劫强者之间的战斗,其速度怕是已经是超越了其所能够理解的范畴,甚至在他的眼中他们已经是化作了无形了。

    就像是一个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发现在短暂的时间里面苍蝇到底是挥舞了多少次翅膀一般,对于这修士来说,在短暂的时间里面,罗帆与那些七劫强者之间的战斗到底是交换了多少招,彼此之间的战斗形势又是如何的,对他来说都是没有意义的。

    甚至可能他连幻影都看不到。

    “道友要有什么条件才肯放弃?”一名七劫强者在这时候忽然说道。

    他的这话,让那些七劫强者的攻击猛然一滞。他们却是忽然想到,原来战斗似乎并非是真正必要的!修士之间有了争端,有了利益冲突,那只要条件谈好了,却就什么多能够商量了。

    就像是之前罗帆和他们的交易一般。明明之前罗帆看起来是没有什么兴趣和他们交易的,之后不是靠着一些条件就让罗帆同意了与他们交易了吗?

    既然之前可以,那么,现在想来也是可以的。

    只需要,他们付出一定的条件,这显然就应该是没问题的……

    当下,一名名七劫强者都道:“正是如此,道友但有什么条件,尽管说来。只要我等做得到,必然不会推辞。”

    这种直接将自身的脖子伸到对方的刀下去让对方随意的宰的感觉相当的不好受,这时候这一名名七劫强者的心中都充满了不爽,充满了憋屈。

    但,奈何这时候形势比人强,他们现如今所能够做到的,显然便唯有这样而已。什么事情,什么憋屈,什么不爽,都只能够在度过了这一次危机之后再说!

    听到他们的这话,罗帆却只是淡淡的摇头,道:“诸位道友不用多说了。什么条件都是不可能的。这一次,真的不是愿不愿意的问题,而是能不能做到的问题。诸位这种做法,根本就是将我送入死亡深渊,哪怕是再好的条件,相比于这个结果,都是微不足道的。”

    那些七劫强者一个个的皱起了眉头。

    他们之前早已是想了不知多少次,推演了不知多少次,将可能出现的结果更是已经是推演出了不知多少亿万种了。

    在他们的推演之中,每一种都不可能导致罗帆的死亡,都不可能导致罗帆受到多少损伤。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怎么可能会因为罗帆这么一句话就相信罗帆的结论?!

    哪怕是,罗帆已经是帮助几位道友从那机缘之地出来,已经是有了许多经验了,也是一样!

    在这时候,听到罗帆这话,他们却是一个都没有将其往心里去,只是静静的看着罗帆,眼神之中充满了探究,充满了失望。

    “道友果真是不能有半点通融?”一名七劫强者这样淡淡的道。

    罗帆只是摇头叹息,果然,终究还是无法说通的。

    这些七劫强者能够从道尊之路第一层走到第七层,又能够从第七层逆行而来这第五层,更能够找到那么多的机缘之地的进入方法,炼制出那么多的法宝,他们对自己的信任,对自我认知的信任,都强到无法想象的禁地。

    不管他怎么说,不管他怎么摆事实讲道理,他们终究都更相信自己。

    更别说,这时候推演出类似结果的还不知是其中一名修士而已,还是那十几名修士共同推演出来的结果。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的信任会交给谁,那根本就不用多说了。

    眼看罗帆丝毫说不通的样子,这些七劫强者终于失去了耐心,一个个的双眼通红起来。

    “道友莫要忘了,我们在这里的不过是气息化身而已。我们的真身,可比气息化身要强大无数倍。”一名七劫强者冷笑着。

    听到这话,罗帆也是淡淡的一笑。现如今居然已经是换成威胁了,这样的话,自然就更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那我便等着诸位的真身降临吧。”罗帆只是淡淡的道。

    这些七劫强者的面上神色变得极为冷硬,一个个的冷冷的看着罗帆。一股无法想象的压力在这时候开始从这些修士的身上散发出来,向着罗帆不断的堆积过来,要将罗帆覆压在这一股股恐怖的气息之中,让罗帆受到这气息的震慑。

    面对着这样的威胁,这样的压迫,罗帆的面上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

    在这时候,他可以说是进可攻退可守,却是完全不需要担心他们。

    别的不说,就算是最终他挡不住这些七劫强者,那么,他也只需要顺手将自己身后的这一名修士拍死,那就万事皆休,这些修士便将再对他没有任何威胁,对于那一处最终的机缘之地也没有任何威胁了……

    而且,除了这个之外,若是他能够挡住他们的话,那么这些修士对他来说,也就变成了他修炼的靶子,这却也并不是一件坏事。

    话都已经说尽了,彼此之间的矛盾更是完全不是言喻所能够缓和的,接下来自然便再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有动手这么一个可能了。

    那些七劫强者在这时候就像是变得歇斯底里一般,一个个的完全不顾忌自身的承受能力,将七劫强者所拥有的种种威能毫无保留的爆发出来,疯狂的向着罗帆送过来,通过气息的锁定,完全针对罗帆,铺天盖地一般,将这整个深渊映照得光彩绚烂,一眼看过去,甚至已经不像是一处深渊,反而像是罗帆所掌握的那一处禁地一般变得比起这道尊之路第五层的之中的恒星更加显眼的一种存在了。

    这种攻击,持续了数个呼吸之久。

    当然,这是指外界的时间,对于那深渊之中的战斗双方来说,这却就是数千万年之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