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五百八十七章 最后保障

正文 第两千五百八十七章 最后保障

    罗帆却并没有理会那七劫强者的话语,在这时候只是禁锢那七劫强者而已,并没有将其气息完全引爆,也没有放过他。

    将气息引爆,那便是一时爽,对于最后的胜利没有多少帮助。将其放开,却就让罗帆之前的努力变成无用功……要将其放开,这次他为何将根须化身送到这里来与其对抗?!

    事实上,对于罗帆而言,现如今将其限制在这里,却就已经是达到了他的目的了。

    要知道,这里乃是他的主场,就相当于那深渊对于那些七劫强者一般。

    在这里,罗帆能够做到随意的操纵这里的一切,甚至能够限制那七劫强者的威能与本体之间的联系。当然,只是限制而已,完全截断却是不可能的。

    在这种限制之下,那七劫强者的气息化身能够感觉到这威能依然存在,也能够感受到那威能在这时候正在与某种存在进行战斗。但具体如何,那气息分身却就不可能知道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将这里的战斗拖得越久,那七劫强者的气息化身所在之处,便会因此而气息不定,思维不定。在那边那深渊之中的战斗,自然便无法尽力。

    而他无法尽力,对于那众多七劫强者的围攻来说,显然比便有着巨大的影响。足以让他们原本默契无比的合击变得不再完美,不再默契。

    这样的话,对于那深渊之中的战斗,自然便会有着巨大的帮助了。

    而且,除了这个之外,说不定其中有着其他七劫强者会发现这七劫强者的手段而有样学样,同样是分出自己的力量去另辟出路……

    那样的话,他们的合力自然便会变得越来越弱。最终达到一个无可挽回的地步,让罗帆轻轻松松的将他们完全镇压下来!

    “怎么回事?”那一名威能被罗帆限制在那一片时空之中的七劫强者心头七上八下的。

    这时候他一边与其他七劫强者合力攻击罗帆的根须化身,一边在仔细的思索那威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正常来说,这时候那威能要么便被剿灭,要么便已经成功的完成自己的目的了。怎么可能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变化?!

    在这种七上八下之中,他的攻势变得有些缓和了下来,与其他七劫强者之间的配合也如同罗帆所想那般变得不再完美,不再紧密了。

    没有谁是傻子,其他七劫强者也不是。

    很快的,便有着另一名七劫强者发现了情况不对,感到了自己这一名同伴现在身上所出现的异常情况。

    发现这一点,这七劫强者的脑洞便大开起来,开始仔细的思索这种情况到底是什么造成的。

    而脑洞大开之下,他很快就发现了一种可能。

    瞬间,他将自己的感知通过这深渊向外传去,仔细的感应这整个道尊之路第五层,细细的感觉有着异常的位置存在。

    最终,在罗帆的有意纵容之下,他很快的就感应到了此时此刻罗帆那根须化身所构筑出来的,那一处战场所在之处!

    也同时发现了,在那战场之中所存在的,他所极为熟悉的那种威能的存在!

    “另辟出路?!”这七劫强者在瞬间便明白了自己同伴的想法,心头一颤,眼中有着强烈的光芒闪过。

    他并没有声张,更没有直接指责自己的同伴三心二意,在这种需要同心协力的时候居然分出力量去做其他事情。

    毕竟,他们这些七劫强者虽说在这些年已经算是同伴了,但终究也不过是因为罗帆的高塔大陆才聚集起来的。他们彼此之间在之前或许认识,或许彼此知道,更多的却是彼此完全陌生。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这短暂的岁月之中所建立起来的交情,就是他们彼此之间绝大多数的交情了。

    而要知道,这些七劫强者之中的任何一个,可都是能够拿出空闲的,七劫级数的伪混元灵宝出来与罗帆交易那离开机缘之地的安全之法的!

    这样的他们,每一个所修行的岁月将会有多么漫长,可想而知。

    在这么漫长的岁月之中,现在这段短短时间之内所建立的交情,简直就像是某两个陌生人擦肩而过一般——对于他们来说,这段建立交情的时光,就相当于两个陌生人擦身而过的时光相对于他们来说的时间长度是一样的……

    这样的交情能够有多少分量,可想而知。

    此时此刻,他们看似同心协力,看似无比团结,看似每一个都将自己的后背交给彼此。但那只是因为他们不得不这样做而已……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显然并不会认为其他人在合作过程之中有着自己的想法,有着自己的打算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

    哪怕是自己乃是受到影响的一方也是如此……

    如此这般的情况下,这修士,自然是没有什么立场,什么想法去指责眼前的同伴三心二意。

    甚至,相反的,因为眼前这修士的举动,他却是得到了提醒,心中忽然明白自己还有另一种做法,明白自己似乎也并不用被绑覆在这一处深渊,绑覆在眼前被罗帆保护在身后的那一名修士身上!

    在这瞬间,他某一段威能同样是顺着这深渊向外而去,顺着之前那被罗帆所拦截的威能的前进方向,向着那一处从高塔大陆之中超脱出来的修士聚居之处而去!

    他显然并没有直接和那前面的同伴争夺那修士的想法,而是直接将自己的目标打向那聚居之地之中的众多修士之上!

    这种七劫强者所发出的威能显然是玄之又玄,妙而又妙的。

    哪怕只是一股威能而已,却也已经是拥有不可思议的效果。

    这道尊之路第五层的距离阻隔对于这种威能来说,却几乎像是可以随时虚实转换的存在一般,只是被这威能稍稍一个变幻,就已经是轻松的绕了过去。

    转眼间,这威能碧娜已经是穿透了无穷光芒的阻隔,来到了罗帆所构筑的那一处时空所在之处。

    眼看着,就要穿透这一片时空,去到那一处修士聚居之地了。

    就在这时候,罗帆若有所觉,在那深渊之中的根须化身眼光一闪,看向这一名七劫强者。

    此时此刻,那一名七劫强者面上神色没有丝毫变化,动作也没有因为方才放出那一股威能而产生任何一丝丝的改变,若不是明确的感应到那一股威能存在,明确的感受到那一股威能之中所存在的与这七劫强者所存在的紧密联系,他说不定都不敢相信这威能是发自眼前这一名七劫强者了。

    在这瞬间,那一处时空微微一颤,便有着一种吸力产生,直接将那威能吸住。

    在那威能尚且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便已经是将其吸入了那一处时空之中,同样是投入了那战场之内!

    若是之前那在战场之中的威能还是在与罗帆有来有往的战斗的话,这时候有着新威能的加入,必然能够让其压力大减,要扭转整个战斗形势自然是不可能,但却必然足以让罗帆感到麻烦了。

    在这瞬间,那七劫强者就感觉到了之前同伴的尴尬了。

    他对于自己威能的感应,已经是被极度削弱!

    此时的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威能正在与某种存在进行着战斗,但却根本无法感受到那战斗的对象到底是谁,更无法感应到,那战斗的具体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却就如同之前的同伴一般,陷入了那种莫名的尴尬境地之中,不上不下,相当的难受。

    “又来一个。可惜,这个比较谨慎,却没有第一时间将气息灌入其中。”在这时候,在那时空之中,罗帆的另一具根须化身却是暗自叹息。

    这时候,这新的威能却是激发出超强的力量,以种种极为精微的手段来与他进行战斗。

    但,可能是因为之前的七劫强者的气息存在的缘故,这威能却并没有在出现之后立马抓住那道祖或者天杏将自己的气息注入其中。而是在观察到罗帆的根须化身存在之后,直接就与罗帆交战起来。

    这种情况,却是使得罗帆无法如同对待之前那一名七劫强者的威能一般,直接掐住对方的咽喉,能够随意的决定他的命运。

    却只能够老老实实的来与这威能战斗,来制服这威能,限制这威能……

    不过,这虽然是有些遗憾,但大体上来说终究还是对他的目的没有多少影响的。

    因此,在这时候,罗帆的重点却是放在对这威能的限制之上,放在对这威能与本体之间的联系的截断之上。

    只要限制住两者的联系,那七劫强者便会被绊住,在那深渊之中的罗帆便能够得到越来越大的优势。

    对于他们这种级数的修士来说,对时光的感知已经是和一般生灵完全不同了。

    哪怕是呼吸之间的短暂时间,他们都能够将其当成亿万年甚至亿兆年来过。

    所以,这时候哪怕是外界不过是过去了几个呼吸而已,但在这两处时空之中,他们都已经是相当于度过了不知多少万年之久了。

    在那深渊之中,那乃是因为那些七劫强者故意的调整。是因为他们的意愿,使得这深渊之中,除了那一名被罗帆护在身后的修士之外,其他一切区域的那时光流速相比于外界要快速不知多少亿万倍。

    而在罗帆的主场之中,却是那威能自身加速自身的时光,加速自身的动作,使得罗帆的根须化身不得不同样加速时光,加速动作来阻拦他们。

    这两者看似表现相似,都是在其中的存在度过的时光相比于外界要快速不知多少倍,但原理却有着本质的不同。

    这时候,在那一处从高塔大陆之中超脱出来的修士的聚居之地之中,那些修士甚至尚且没有决定是回归自己的洞府还是在这里等待道祖重新归来。

    至于这整个道尊之路第五层之中的其他众多修士,更是在这时候尚且没有适应这整个道尊之路第五层的剧烈变化,没有适应那一处深渊的出现。

    甚至,之前这深渊所诞生爆发出来的光芒,都尚且留在他们的瞳孔之中,还没有完全散去……

    由此可以知道,外界的时光过去的是多么的短暂了。

    而在那禁地之中,在这时候,在那高塔大陆之前,罗帆的身形却是凭空出现在这里。

    此时此刻的他,静静的看着这高塔大陆,时刻准备着将那通过因果联系传递到这高塔大陆的气息截断!

    他虽然自信,认为自己能够将那些七劫强者的一切手段截断,但却也并不真的觉得不会有任何意外出现,不会真的觉得自己的一切手段都能够尽善尽美,一切拦截都能够完美成功。

    他现在真身出现在这里,便是最后的保险。

    对可能出现的一切意外的最后一层保障!有了这真身存在,哪怕是他的那根须化身在某处步骤出现了问题,让那些七劫强者的气息通过某种手段传递到了这高塔大陆之上,他也能够顺势将那些气息斩断,让这高塔大陆重新变得安全,让那些七劫强者的算计完全落空。

    毕竟这高塔大陆完全是罗帆所开辟的,其中的一切规则法则都是经过他而成型的……

    这样的高塔大陆,对他来说,可操纵性自然是相当的惊人。哪怕是这种通过虚无缥缈的因果联系传递的气息,相对于他而言,也不过是一种可以随意操纵,随意截断的实质存在而已。

    此时此刻,在罗帆的真身背后,那天地之光看似静静的挂在哪里。

    一眼看过去,它似乎极为沉静,没有任何一丝丝的变化出现在其上。

    但,若是将自己的视角稍稍改变,让视角的时间流速开始加速的话,便能够看到,这天地之光哪里是沉静?!分明是暴烈到了极致!可以说,每时每刻的,那天地之光的每一点光芒都在疯狂的演化着什么,变换着什么……

    只是因为这种演化与变幻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太快,超过了生灵的观察极限,感知极限,这才使得其看起来变得如此沉静,就像是什么样的变化都未曾出现一般。

    很显然的,这天地之光,却是在每时每刻的对那两处根须化身提供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