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五百九十三章 庖丁解牛

正文 第两千五百九十三章 庖丁解牛

    那生灵对于那修行之道核心的寻求并不是直接的,直指目标的追寻,而是以一种看似极为随机的方式在那诸天万界之间不断的转移着。

    有着好几次,他甚至与这修行之道擦肩而过,若是按照一般的观点,一般的看法的话,却是很难觉得他的目标便是这一修行之道的核心。

    但,奈何,罗帆显然并不是一般修士。

    他的感知之敏锐,根本就不是一般的修士所能够比拟的!

    那修士虽然做得相当完美,一切都表现得极为寻常的模样,但他却是能够隐隐间感觉到,每次接近那修行之道核心的时候,他的情绪都有着莫名的改变!

    这种改变若是一次两次,那还能够当成是巧合。

    但,若是几乎每一次都是如此,那说他对那修行之道的核心没有任何企图,那简直就是在侮辱罗帆的感知了。

    果然,虽然走了许多弯路,但最终,在这时候,在这一个相当特殊的世界之中,那修士,终于还是露出了尾巴。

    他,在这时候身形状若寻常,但其实却是无比快速的向着那虚空之上的,那修行之道核心快速的冲过来!

    在他的眼中这时候只有那修行之道的核心,除了这核心之外的一切,都已经变得虚无缥缈。

    更别说,本身就已经远远比他要强大不知多少倍,甚至已经是有着资格随意操纵他的感知乃至其他一切的罗帆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要罗帆不想让他看到,那么,在他眼中,在他的感应之中,罗帆就是完全不存在的!即便这时候他们两者之间的距离怕不过是数丈而已,也是如此……

    那修行之道的核心乃是一种无形的存在,在一般修士的眼中,那乃是不存在之物。

    若是真正严格的来说,它甚至连规则法则都算不上,而更像是一种无形的规律,一种统合为一体的,诸多规律融合而成的产物!

    那生灵哪怕是来到了这修行之道核心之前,神色也依然没有任何变化。

    感觉上就像是他现在只是恰好经过这一处位置,恰好要进入那一处修行之道的核心一般……

    看到这一幕,罗帆终于不打算继续等待下去了。

    他顺手一拂,便有一层无形的屏障出现在那修行之道的核心之上,瞬间将那修行之道的核心完完全全的包裹住!

    轰……

    一声巨大的闷响在在虚空当中传出。

    在这闷响之间,一股惊天动地的冲击波从那修士的身前爆发出来,转眼席卷整个世界,让这整个世界瞬间颠覆!

    时空崩塌,规则法则混乱,这混乱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恐怖,最终然这整个世界都开始回归那信深渊碎片的模样了……

    却是,只是这么一次冲击,却就已经是让这整个世界完全崩塌了!

    “……”这时候,那修士却是神色惊骇的看着前方,看着这个已经渐渐崩塌的世界,神色在不可思议当中却是夹杂着一些恍然……

    “果然,哪怕是已经是走了这么多弯路了,终究也还是瞒不过你啊……”他这样喃喃着,整个身躯就已经是压制不住那种冲击波,在这冲击波之下,身躯崩溃,组成他身躯的一切物质在这瞬间完全失去了原本一体特性,完全离散开来了!

    这时候,罗帆已经是没有了继续隐蔽的意义,心中一动,身形就已经是显现在那修士仅剩的感知之中。

    那修士虽说看起来已经是完全崩灭,好像已经死去了。但,他终究是至高皇者巅峰的存在。

    这样的存在,哪里那么容易死去?

    哪怕是这种足以将其身躯完全剿灭的恐怖冲击,对于他来说,却也并不是什么致命的伤害,顶多也只是对他实力的一种削减而已。

    在这时候,他自然是能够看到罗帆的存在。

    不过,在方才自己的前进碰得头破血流的他来说,罗帆的存在显然是早已经猜到的了,在这时候他却没有多少惊讶的情绪,只是苦笑道:“道友何必赶尽杀绝?”

    罗帆这时候只是淡淡的笑道:“这如何说是赶尽杀绝?这分明便是之前说好的。”

    那修士的身形慢慢的凝聚出来,在虚空当中渐渐的重新化出一具如同之前一般的血肉之躯。

    整个过程并不算快,若是罗帆想要阻止的话,不需要太多,只需要一个感知扫过去,便能够将其完全打断,让这修士完全无法凝聚肉身。

    肉身,哪怕是对于罗帆这个等级的存在来说,也是颇为重要的——虽说不至于不可或缺,但有着肉身和没有这肉身,实力终究还是会有着一些差距的。

    若是让这修士保持着没有肉身的状态,对于罗帆来说,显然是更加有利的一种选择。

    不过,也只是稍稍有利而已……

    而以罗帆与这修士之间那巨大得如同天壤云泥一般的差距,这点优势,他却是完全看不上的。

    因此,在这时候他方才淡定的看着这修士凝聚身躯出来。

    “之前说好的可只是我们离开道尊之路而已,却哪里有这些?”那修士凝聚出身躯之后,这样对罗帆说道,神色当中颇为无奈的样子。

    罗帆冷笑:“若是不将这些解决,让你们离开又有什么意义?难道只是让你们去外面逛上一圈而已?”

    那修士无话可说。

    毕竟,罗帆所说的却是正理。若是真的让他将这修行之道的核心取回来,那么,他到时候却就能够随意的出入这道尊之路!

    那样的话,将他们驱逐岂不就是做了无用功?

    所以,很显然的,将他们驱逐,将他们流放,让他们再不能进入道尊之路,显然便包括了将他们独特的修行之道也在这道尊之路之中完全抹去这么一个条件!至少,将他们的修行之道在这道尊之路第五层完全抹去这么一个条件……

    在这时候,罗帆心中微动,无数根须凭空出现,悍然贯入此时此刻在他身边不远之处的那修行之道的核心之中,如同庖丁解牛一般,直入其中的些微空隙,通过这些空隙,硬生生的就将这修行之道的核心瞬间崩散!

    “啊!”在这瞬间,那修士猛然发出了一声惨叫。

    其意志微微一震之间,便开始有着丝丝散乱了。

    显然,这修行之道的核心对于他来说并不只是一个追求目标那么简单的存在,而是有着更重要的,更加不可思议的作用存在!

    正是这种作用,使得他能够成型,使得他能够不断的成长,更使得他能够找寻到这修行之道的核心存在!

    而这时候,这个核心硬生生被罗帆所发出的,那修行之道的核心贯穿、分解,这对于他来说,显然便相当于某种根源被毁灭了。

    至于那核心为何如此轻易的便被分解掉,原因却更加简单。

    因为,那毕竟并不是完整的修行之道,而只是修行之道的核心而已!

    既然并非完整的修行之道,那其在某处自然便是有着缺失,这缺失或许并不算大,但毕竟存在,毕竟有着空隙……

    这样的空隙面对着罗帆那等庖丁解牛一般的手段,自然便是可以轻易的利用,将这空隙扩大,最终导致这整个核心完全分解掉……

    在这瞬间,这一个已经渐渐化作深渊碎片的世界就如同吃了大补药一般,猛然开始膨胀起来。

    之前崩灭的那种种在这瞬间更是开始快速的恢复着。

    而且,恢复之后的模样相比于未曾崩灭之前的模样更加的繁盛,更加的生机勃勃,更加的不可思议!

    很显然的,这一个世界在这时候却在快速的汲取着这修行之道核心崩灭所产生的那诸多碎片,而且从中得到了难得的好处……

    “不!”在这时候,那修士仅存的理智在大吼着。

    这修行之道的核心被打碎之后还有着重聚的可能,只要能够将所有的碎片找回来就可以。但,当其被完全融入某个世界之中,与某个世界彻底结合,真正成为某个世界的一部分的话,这种最后找寻回来的机会就已经彻底的失去了。

    正如之前所说,修行之道的核心本身乃是种种规律的组合特定组合而已。

    这种种特定的组合,若是只是分开,那只要将其重新组合起来,自然便能够重新得到这种规律组合。

    但,若是将这些规律组合分开在与其他规律,其他规则法则,其他时空,其他能量,其他物质结合在一起之后,那些规律却就分别成为了其他规律组合的一份子,成为了其他规律组合的特殊组成部分!

    在这样的情况下,再想要将那修行之道重新凝聚,却就要先将其他的规律组合进行无比精确的分解,之后再将精确分解之后的精确规律专门挑出来,之后再按照相应的顺序,以相应的形势重新组合在一起!

    这其中的难度,相比于单纯将那些碎片凝聚在一起来怕是要大上不知多少千万倍呢……

    而这,说不定相比于凭空创造出这种修行之道怕都要麻烦。

    从某方面来说,这显然已经算是完全断绝了这修行之道的核心重新凝聚的希望了。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那一心想要与那修行之道核心完全合一,与那修行之道的核心共同组成完整的修行之道的修士怎么可能不绝望?!

    怎么可能不表现得有些歇斯底里?!

    对于他的表现,罗帆却是毫不动容,在这时候只是看着那修行之道的核心的碎片不断的融入周围的世界之中,化作周围世界的一部分,成为周围世界成长的资粮而已……

    等到一切结束的时候,这个世界已经是成为了诸天万界之中,最为巨大,最为完善,修行水平也最高的一个世界!

    若是说其他的世界所能够容纳的,实力最高的层次,便是假圣层次,那么,这个世界所能够承受的最高的修为,就已经是达到了至高皇者巅峰的层次!

    而这,已经是并不包含道尊之路玄奥的世界所能够达到的极限了……

    可以说,从此,这一个世界,就将成为这一片世界群之中最为广阔,地位最为特殊的一个世界,或者可以得上,这一片世界群之中的修行圣地!

    若是有着飞升机制的话,这里怕就是这一片世界群这种,飞升的最终去处……

    当然,这只是暂时的。

    既然这一次出现了这样的危险,谁知道其他十二种修行之道的核心会否有着类似的变化出现?!

    这一次自己能够发现这修士的举动虽然算不上是运气,但却也并不是理所当然的……

    而这,还是因为这修士在他的眼中太过急躁,太过仓促的缘故。若是有着其他修士的后手更加谨慎,或者手段更高,他却并不是没有被他们瞒过去的可能!

    如此这般一来,在这里等待着问题最终出现,这显然便并不是罗帆的作风了。

    当下,他只是顺手一拂,便将眼前这修士直接送到了不知多少个世界之外,直接将其随意的投入某一处极为寻常的所在去了。

    这修士与那一名七劫强者之间的联系颇为玄奇,既像是其血脉后裔,思维上又似乎与其一脉相承,这样的存在,可以说是那修士,也可以说不是。

    对于罗帆来说,这种存在方式其实还是让他颇感兴趣的。

    既然现如今已经是将他所可能造成的隐患所解决了,自然便再不需要追求将他的一切痕迹完全抹去了。

    因此,他方才会顺手将其丢到一个遥远的所在任凭他自生自灭。

    反正,以他现在不断沦落的状态,想要找回这个世界,却也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即便是最终找回来,想要将这个世界之中融合的,那修行之道的核心重新凝聚起来,也无比渺茫……

    有着这种种保证,他自然是完全不需要担心会有什么异常出现了。

    那修士被丢入那世界之后,茫然了好一阵子方才发现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时间心情变得无比的不爽起来。

    “我一定要让你后悔!”这个想法在这瞬间出现在他的心底,让他身上居然透出一种莫名的坚定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