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五百九十七章 了手尾

正文 第两千五百九十七章 了手尾

    悬浮在自身的洞府之外,这个想法在罗帆的心中浮现出来:“手尾也该了一了了。”

    在第七次大劫只是剩下三亿年便要降临的情况下,对于那高塔大陆,对于那一处机缘之地,他已经是没有太多功夫去在意了。

    所以,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为那高塔大陆找一个完全不需要他在一旁守护的出路,便是他最为迫切的任务。

    当然,在这之上的,将那十三名七劫强者的亲友送去那机缘之地,送去那十三名七劫强者所在之处,不过是这个出路的附带品而已……

    心中微动,他顺手一拂,在他背后的那一处洞府便已经是一闪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却是已经是完全融入了这一处禁地之中,除了他或者在对那一处特异的机缘之地的研究比他更深的存在之外,再无任何存在能够发现这洞府的存在了。

    哪怕是,七劫强者,也是如此……

    做完这些之后,他抬步轻跨,身形一闪之间,就已经是来到了那高塔大陆之外。在这些时日,已经是有了一些修士从那高塔大陆之中超脱了出来,被他们守候在这高塔大陆旁边的亲友接走了。

    因为有了这样的先例,却是有着更多的修士在这里等待着罗帆,想要等罗帆到来之时来与他进行交易。

    这让这一处高塔大陆旁边的城池显得比起罗帆上次所见到的时候却要热闹上几分。

    不过,在罗帆不愿意现身出来的情况下,哪怕是六劫强者,却也都是无法发现他的存在的。这使得他们明明是在等待罗帆,但当罗帆真正来到这城池附近的时候,他们却根本一个都没有发现罗帆的存在,只能够徒劳的等待着而已……

    对于这些修士,罗帆这时候却没有什么心思去理会了。

    毕竟,他自我感觉,自己能够从其他修士手中所得到的好处,现如今其实都已经是获得了。

    无论是那机缘之地的进入方法,还是七劫级数的伪混元灵宝,这一切的一切,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都已经是绰绰有余了。就算是有,也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却是再懒得为这浪费时间了。

    在这时候,来到这里的罗帆只是将自己的目光放在眼前那九百九十九层的高塔大陆之上,眼中神光闪烁,心神不知不觉间已经是与那高塔大陆联系在一起,开始对那高塔大陆的根本规则进行某种极为深入的操纵……

    在他的操纵之中,那高塔大陆之中,每一层的时光流速都在以一种极为玄奇的姿态不断的加速着!

    这高塔大陆之中的时光流速的加速方式本身是极为玄妙的,是与这高塔大陆本身有着无比紧密的联系,是一种牵一发则动全身的属性的。正常来说,哪怕是罗帆,都只可能将其中每一层的时光流速加速到之前那个水平,无法对其进行随意的更改的。

    毕竟,这高塔大陆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早已是自成一体,将罗帆当初赋予它的,以及它从那下方的机缘之地之中所得到的道理与玄奥都已经是融会贯通,近乎是无法改变的了。想要在不影响其他玄妙的基础上来将其时光流速进行改变,那简直就相当于想要将某个鸡蛋变成刺猬形态,却想要其依然能够成功孵化一般的荒谬……

    但,那只是之前……

    之前,罗帆所感应到的,第七次大劫所降临的时间是在不知多少千亿年以前,而现如今,他感应到的,那第七次大劫所降临的时间已经是缩减到了三亿年都不到而已!

    从这种时间的提前上就能够看出来他的进步到底有多大了。

    修行的每一步提升,都将造成眼界的极大不同。

    特别是达到罗帆这个层次的存在,更是如此。

    在之前他以为是真理的事情,在这时候的他看来,却已经是变得有着无数可以改变之处了。

    眼前这高塔大陆同样是如此。

    在之前,他认为其中的时光流速已经是达到了完美的境地,无论怎么样都不可能再对其进行改变,至少,无法在保持这高塔大陆完整性的情况下来对其进行改变!

    但,现如今,这种时光流速,在他的眼中却依然留有极大的改进空间。

    通过这种改进空间,他能够完美的,将这高塔大陆的时光流速进行加速,加速到一个他原来所不敢想象的层次!

    这就像是对一个鸡蛋进行处理一般,在一般的目光之中,将其化作刺猬形态依然让其能够孵化是不可能的。但,换一个角度,通过一些办法来隔绝内外,单纯将鸡蛋壳通过某种高科技手段来改变形态,再将两者结合,将所有影响那鸡蛋能否孵化的因素都考虑进去,最后终究还是能够得到一个刺猬形态的,能够孵化的鸡蛋的……

    当然,相比于正常形态的鸡蛋,这种化作刺猬形态的鸡蛋想要孵化,那程序自然是复杂了不知多少倍,其中所用到的技术,所需要的科技储备,都将达到一个一般人所不敢想象的程度就是了。

    但,无法否认,这种可能性,在这种更高层次的眼观之下,已经是有着实现的可能了。

    而罗帆现在正在做的事情,也正是类似这种。

    那高塔大陆的时光流速在他的意愿之下不断的加速着,而随着其加速,那高塔大陆本身的形态也发生某种微妙的改变。

    其与周围禁地之中无尽光芒之间的间隔似乎在不知不觉间变得模糊了起来。

    感觉上,似乎这高塔大陆正在渐渐的融入这禁地之中,渐渐的要化作这禁地的一部分一般……

    这,便是代价!

    化不可能为可能,终究不会是毫无代价的。

    这高塔大陆失去独立性,渐渐与这禁地融合,化作这禁地的一部分,与这禁地的命运联系在一起,便是代价的一种!

    当然,用另一个角度来看,这或许也算不得是什么代价……

    原来这高塔大陆虽说保持着独立性,保持着与这禁地若即若离的关系看似完美,但却也使得这高塔大陆变得极为脆弱!几乎是任何一种大的变化就足以打破这高塔大陆的平衡,让这高塔大陆完全崩溃。

    这也是罗帆要守在这禁地之中,看着这高塔大陆的原因,更是那些将亲友送入那高塔大陆之中的众多修士要守在这里,护持这高塔大陆的原因!

    但,若是这高塔大陆与这禁地融合在一起的话,这种弱点显然便将不再存在了。

    若是两者真的融合,那么,这高塔大陆,也就将与这道尊之路第五层之中天然存在的,那无数禁地获得同样的特质,同样是接受这整个道尊之路第五层的护持,或者说,接受这整个道尊之路的护持!

    在这种护持之中,只要这道尊之路没有覆灭,便无人能够将这高塔大陆完全毁灭!

    即便是将其毁灭了,也必然会有某种种子存在,在有朝一日,当条件合适的时候,它便能够重新诞生,重新恢复过来……

    从这角度来说,现如今这种高塔大陆与禁地打破界限,彼此融合的变化,却就是一件好事了。

    随着时光流速的不断加速,在那高塔大陆之中的修士相对于外界来说,那修行的速度却就变得愈发的快速了。

    不过是短短的数日之间,便已经是有一名罗帆所等待的,那十三名七劫强者的亲友悟透关键,超脱了那高塔大陆,来到了高塔大陆之外,直面无边的,耀眼的光芒,感受着外界所传递过来的,他从前所从未感受过的恐怖压迫!

    “我终于成功了,父亲!”这一声叫声从他的口中传了出来,似乎是婴儿的第一声啼哭,向着这整个世界昭示着他的诞生,向着他的父亲表明自己的存在!

    在他想来,自己的父亲必然是在时时刻刻的关注着自己,说不定这时候自己的父亲的力量就已经是围绕在他的周围了。他这时候只要稍稍一开口,自然便能够被他的父亲听到……

    但,可惜的是,等待他的,显然不会是他父亲那温暖的力量。

    而只可能是罗帆的威严!

    “准备好了吗?”这时候,一声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话语传入他的耳中。

    “准备什么?”这修士茫然四顾,不知道这声音到底在说些什么。

    这说话的,自然便是罗帆。而他这样询问,也并非是真的为了得到什么答案,真的想要让眼前的这修士对接下来的命运进行准备,他这样说,只是为了提醒这修士注意而已。毕竟,哪怕是他将一切都解释清楚,对方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准备的……

    终究只是一名连天地之光雏形都没有凝聚出来的五劫强者而已,这样的存在,对于在这道尊之路与那诸多道尊所共同构筑的机缘之地之间的旅行实在是太弱太弱了。哪怕是他将自己最强的防护手段施展出来,相对于这过程之中可能出现的危险来说,也依然是可以忽略的防护手段。

    如此这般一来,他哪里还有什么可以准备之处?

    罗帆这数十万年的研究主体便是那特异的机缘之地的进入方法的奥妙,而这种方法,几乎是罗帆所得到的上百机缘之地的进入方法之中,最为复杂,也最为玄妙的一种。它的存在,本身就已经是包含了种种机缘之地进入方法的奥义在其中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经历了这数十万年的深入研究,自我感觉已经是将那特异机缘之地的进入方法研究透彻的罗帆,对于其他机缘之地的进入方法的掌握到底有多深,显然是不言而喻的事情。

    特别是,那一处机缘之地还是他在数十万年之前就已经研究出离开方法,并经过一次次调整近乎做到尽善尽美的那一处机缘之地。

    如此一来,他对于如何出入那一处机缘之地的理解,自然是远远超越了其他修士的想象之外。

    在以前,他或许还只是有着一点把握能够将这修士送到他的父亲,那十三位七劫强者之一的身边而已,那么,现在的他,却就有着绝对的把握了。甚至,他还能够直接在时间上将其送到那七劫强者的身边……也即是说,虽然这道尊之路第五层已经是过去了数十万年之久了,但若是罗帆愿意的话,现在将这修士送去那一处机缘之地的话,他却会出现在他的父亲进入那机缘之地的那一处位置,那一个时间点!

    若是原来,因为那七劫强者在离开之前留下的一些后手罗帆还会想要给他一些教训,故意不将其送到那个时刻,那个空间点。但,现如今,早已是懒得再理会这种种恩怨的罗帆却已经是没有教训他们的想法了。

    在这时候,他顺手一拂,一股威能就已经是将那刚刚超脱出来的修士包裹住。

    紧接着,这威能产生了不知多少玄之又玄的繁复变化,直接便打开了一个门户,一个通往道尊之路之外,连接某种无形的,无比浩瀚存在的门户!

    在这瞬间,这整个禁地似乎再一次感受到了当初的恐怖,整个禁地开始微微的震颤起来,似乎承受着不可思议的压力,几乎就要崩溃了一般。

    不过,罗帆的控制力显然已经比起当初要强大太多太多了,在这时候却是直接将这种压力收敛到一个可以接受的界限,哪怕是眼前这修士,在面对这种压力的时候,却居然也没有受到多少影响。

    紧接着,罗帆顺手一送,那修士就已经是投入了那门户之中,直接消失在了这道尊之路第五层的这一处禁地之中。

    随着他的消失,这一个门户被罗帆顺手一合,便已经是消失无踪,其所造成的一切动静,同样是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

    在一处无法描述的奇异时空之中,一名七劫强者正茫然的看着周围那种种无法描述的景象,猛然间发现自己的身边有着某种无比熟悉的气息凭空出现,心头一惊,转头望去,便看到了一个同样茫然的身影出现在那里……

    “我儿……”“父亲……”下一刻,两人不约而同叫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