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六百一十二章 冲破!

正文 第两千六百一十二章 冲破!

    越是向下,罗帆便感觉周围的热量越是强烈。

    面对着这样的热量,他也只能极力的挖掘自己的潜力,极力的调整自己体内的那热量循环体系,努力的让那个循环体系构筑得越来越完美,越来越圆满。

    但,显然的,经历了之前的提升之后,他现如今已经是将这个循环体系提升到了接近极限的程度了。

    想要在这种极限之上再有所进步,那难度之大,却是可想而知。哪怕是以罗帆的见识,以他对修行的理解,却也只能如同蜗牛一般一点点的进步而已。

    甚至,这还是因为这乃是罗帆,若是其他修士,这个极限怕就已经是他们真正的极限,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进步了。

    不过,虽然比起一般的修士要强上不知多少,在这种极限之中也依然能够找到点点滴滴的进步。但,这种进步,终究还是比不得周围热量的增加。

    短时间内,这种热量的超过并不足以让罗帆太过难受,着就很少不会让他得到太多的惩罚。但,一旦等到他真正到达那热量的源头,真正的投入那热量的规则源头之处的话,那瞬间暴涨的热量,必然会在瞬间突破他的一切防护,一切阻拦,直接打破他现在表现出来的身躯强度,让他享受这一方天地所赋予的,死亡的惩罚!

    在这样的危机之下,罗帆全部心神都投注在自己身体内部所构筑出来的那气劲轨迹,或者说是热量循环之上。

    过往不知多少亿兆年的修行历程在这瞬间不断的从他的心底浮现出来,种种修行的玄奥,天地的至理,宇宙的奥妙,都在这时候不断的从他的心灵深处翻涌上来,其中可能对这热量循环有用的,哪怕是沾边的种种,都在这时候不断的被他挑选出来,点点滴滴的尝试这与这热量循环结合在一起。

    事实上,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努力,他方才能够在这种极限当中依然如同蜗牛一般前进……

    在这种一心一意的状态之下,他甚至忘记了时光的流逝。

    不知过了多久,在某一瞬间,他猛然感觉到周围的热量好像忽然间得到数次跃迁一般,猛然提升了十倍、百倍、千倍……

    滋滋滋滋滋……

    声声恐怖的声响在这时候从外而内的从罗帆身上传出来。

    这并不是他身体内部的生理活动所产生的声响,而是他的身躯,他的血肉,他的骨骼,他的内脏,乃至其他一切的一切,在那热量的灼烧之下,不断的被烧焦所产生的恐怖声响!

    在这种声响响起的瞬间,就代表着,周围的热量,已经是突破了罗帆的承受极限,开始对他的身躯进行伤害了。

    一种难以言喻的危机感扑面而来,让罗帆身心一颤。

    “死亡的惩罚必然无比严重,若是真的遭受这种惩罚,我接下来三亿年之间将再无任何自由!”这种明悟,在这瞬间从他的心中浮现出来。

    三亿年时间没有自由,这种事情对于罗帆这个层次的修士来说其实算不得什么。甚至只能算是一个小惩罚而已——这种层次的修士,几乎任何一次闭关都要以亿年来计算的,三亿年而已,打个盹的时间也就过去了,却哪里算是什么大惩罚?

    但,那也只是对于其他这个层次的修士来说而已。

    对于罗帆来说,若是接下来三亿年之间被完全禁锢,没有任何自由,那等待他的,就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死亡!

    要知道,在大概三亿年之后,他可是要迎接自己的第七次大劫!

    而从之前的六次大劫之中就能够知道,那第七次大劫必然是无比恐怖,以他现在这种准备,直接面对那种层次的大劫,那绝对是有死无生!

    换句话说,若是遭受这一方天地所附加的惩罚的话,那对于罗帆来说,这种惩罚的结果那就是真的要了他的性命了……

    明悟到这一点,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从他的心灵深处爆发出来。

    在这种复杂得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情绪催动之下,他的心灵变得无比的清醒,思维变得前所未有的快速。

    只是短短的瞬息之间,他的心中便已经是有着不知多少亿万灵光诞生又消亡。

    在这无数灵光之下,他却是抓住了其中唯一的一道,对于他现在的状况有效的灵光。或者说,唯一一道,他一直以来所想要寻找的那种灵光!

    “原来如此,我早该想到这种办法了……”一种惭愧在他的心中浮现出来,让他的面上显现出一种又是欢喜,又是悔恨的神色。

    紧接着,他的身体内部有着奇异的光华浮现出来,直透他的身体之外。

    这光华无比玄奇,其中透出一种属于则的气息。

    那不是其他,赫然便是罗帆的则之世界观所透出的气息!

    这种光华的浮现,他对于周围的热量来说,并没有任何影响。周围的热量并没有被这光华所排斥,并没有因为这光华的出现而削弱,更没有因此而撑出什么空间来让罗帆的身躯伸展自身。

    这种则之世界观本身并不是超凡,但,其若是落到真实世界之中所产生的效果,却就是超凡的效果了。

    而对于这一方天地来说,任何超凡,都是需要被抹消的。

    因此,这种原本足以自成一体,将一切属于这一方天地的一切规则法则、能量、物质、时间、空间乃至其他一切的一切都排斥出去的,这则之世界观的光华,在这时候却只是稍稍照亮了周围的而已,原本应该存在的那众多效果,在这时候却没有半点能够得到展现。

    对于这种情况,罗帆却没有半点失望,反而是暗自喜悦。

    “世界观果然和其他手段不同!”他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之所以这样想,原因其实很简单,却就是因为,此时此刻这些光华的存在!

    别忘了,这一方天地乃是什么样的天地。

    这乃是一方将一切超凡都完全抹消,只留下不属于超凡的,根基于物质基础诞生的种种的天地!

    这样的天地,这则之世界观施展出来,本来按照正常的规则的话,应该是半点异象都不可能出现的——包括,那属于则之世界观的光芒……

    而现如今,那光芒,却出现了。虽然,这种光芒本该拥有的种种超凡效果并没有出现,但,光是这种光芒的出现,却就已经是足以看出,这则之世界观与其他超凡手段的本质不同了!

    看到这一幕的罗帆,怎能不心中暗自欢喜?

    当然,这种暗自欢喜却没有在他的心中残留太久。毕竟,此时此刻,罗帆的状态已经是无比恶劣,说不定下一瞬间自己的身体就要被那下方的热量规则源头给完全消抹掉了,哪里有什么心思去沉浸在这种欢喜之中?!

    在这时候,他没有再犹豫,那则之世界观在这瞬间具现出来,直接将他的周身上下完全包裹住。

    那热量循环,或者说气劲轨迹,同样是处于这则世界观的包裹之下。

    这种包裹,并不足以抵挡外界热量的侵袭。

    但,这种包裹,却是让此时此刻在罗帆这周身上下循环往复的那些热量发生了种种微妙的变化。

    那热量循环的轨迹本就已经是无比复杂,甚至达到了,能够与规则法则相媲美的禁地了。

    但,现如今,在那则之世界观的笼罩之下,这热量循环的轨迹却是向着更加复杂的方向更进了一步!

    不知多少种变化在这瞬间被这则之世界观赋予了这个热量循环体系!

    随着这种变化,一种属于则之世界观的气息开始渐渐的从这个热量循环体系浮现出来。

    再接着,一种比起之前强上不知多少倍的吸力开始从这热量循环体系之中爆发出来,直接冲出罗帆的身体之外,作用在周围无穷无尽的热量之上。

    或者说,作用在周围那无穷无尽的,热量规则源头之上!

    呜呜呜呜呜……

    哪怕是在这奇妙的热量规则源头之中,这种恐怖吸力也搅动了惊人的动静,然这整个热量规则源头在疯狂的颤动起来,原本从其种散发出来的那无尽的热量也开始快速的向着其中央,罗帆此时此刻所在之处疯狂的聚集,并不断的推挤进入罗帆的身体之中,汇入那热量循环体系之中,快速的成为那其中热量的一部分!

    而在这过程之中,那热量循环体系不断运转,其中的热量在这过程之中更是开始渐渐的融入了属于则之世界观的气息,隐隐间开始契合则之世界观之中越来越多的规则。

    在这种改变之下,原本只是被限制在这热量循环体系之中的那众多热量,不知不觉间便已经是多了某种温顺,与罗帆之间多了某种难以言喻的联系,似乎真真正正的成为了他的一部分,成为了他体内有别于种种循环体系的另一种循环……

    随着这种变化,这热量规则源头所放出的红光渐渐内敛。

    表现在外,便是,这火山口之中散发出来的热量在开始渐渐的缩减。

    外面的整片山脉也在这过程之中开始渐渐降温了。

    接下来,不过是短短的十天而已,这整片山脉的温度就已经是降低到了正常山脉的程度,原本在这山脉之中各处流淌不休的那些岩浆,更是已经不知不觉间完全固化,化作山石出现在这一片山脉的各处了。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那众多原本已经逃离这一片山脉的,害怕这火山会爆发的那些生灵,一个个的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若是他们有智慧的话,这时候怕是要开骂了……

    “这不是玩人吗?!我们在那里就要火山爆发,我们一离开,温度反而是马上降低了……”

    不过,哪怕是这样,这些生灵也依然是不敢轻易的涉足这一片山脉。

    毕竟,这一片山脉从十几天前开始到现在所发生的一切变化都完全不正常!完全不像是他们所熟悉的这一片火焰山!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些生灵的心该有多大,才能够心安理得的重新在这一片山脉之中安居?

    而且,对于那些在这火焰山之中生存的生灵来说,他们本就是喜好高温的。当这一片火焰山变成了正常山脉,至少温度变成了与正常山脉相同的地步,这山脉对他们的吸引力显然就已经是大幅度的减少了。

    没有足够的吸引力,又有着不知名的危险随时可能爆发出来,它们自然不可能在短时间内重新回归那一片山脉了。

    不过,这些原本在这山脉之中生存的生灵不敢回来,却不代表这一片山脉就已经是变得荒芜了。

    事实刚好相反,随着这山脉的温度渐渐恢复正常山脉的状态,这整片山脉之中开始渐渐的有着草木从地底钻了出来,让这一片山脉随着时间的推移多出了越来越多的绿色,让这一片原本荒芜的山脉渐渐的变得生机勃勃了起来。

    成为火焰山这么长时间,这一片山脉之中除了极少数极少数的能够在无边炙热之中生存的草木之外,整片山脉之中几乎没有长过任何草木。

    这样的山脉,其地气之浓郁,可想而知。

    现如今忽然间温度变得正常了,这种旺盛的地气所催生出来的草木之旺盛,自然便可想而知。事实上,若不是这一方天地排斥一切超凡,一切变化都需要根基于物质基础,草木的成长,也需要有着一个过程,这么浓郁的地气,怕是早已是让这整片山脉变成一大片森林了……

    哪里还需要有着这么一个慢慢成长的过程?!

    对于外界的一切,罗帆自然同样不会去在意。

    毕竟,外界所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而且,除了这个之外,他现如今早已是在不知多少万里之下的地底之下了,哪怕是有心想要关注上面的种种,也是有心无力的……

    此时此刻,在那一片幽深的火山口深处,在那地底的极深之处,罗帆却已经是如同沉睡了一般,静静的躺在一团火红的球体中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