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六百一十六章 反省

正文 第两千六百一十六章 反省

    罗帆对于身后那些生灵如何追逐自己却是没有任何反应,甚至,他本心其实没有半点心思放在这些生灵身上。

    他现如今只是一心一意的向着那寒冷规则源头的最深处而去而已。

    除了这个之外的其他一切,对他来说,都只是次要之中的次要,或许最开始他会因为这冰层之中的一些怪异的状况而被引走一定的注意力。

    但,随着他不断的深入,随着那寒冷规则源头越来越近,他的注意力也必然是越来越多的凝聚在目标之上,越来越多的凝聚在那种规则源头对自己的好处之上!

    而那些跟在他身后的生灵,对他来说,自然并不是对他有好处的存在……

    如此这般一来,他怎么可能会有时间浪费在他们身上?会有经历浪费在他们身上?

    这样的话,无论是那些生灵出现,跟在他的身后,还是最终被甩在身后,再无法追逐他的痕迹,他都完全没有任何在意。

    不断的接近那冰层之中,那寒冷规则源头,罗帆便越来越清晰的感受到那种规则源头与自身的共鸣。

    那种共鸣是如此的强烈,使得自己的身体,自己的热量循环体系,乃至自己的则之世界观,都在这过程之中开始产生越来越明显的震颤。

    这种震颤,隐隐间蕴含了某种难以用言语描述的奥妙,包含了某种让人看了便忍不住赞叹的道理。

    而罗帆所能够发挥出来的超凡能力,也随着这种共鸣的进行而开始变得越来越多。

    光是接近,就产生了这样的好处,这不由得让罗帆对于那规则源头更加的期待起来。

    时光悠悠流逝,随着他不断的深入,那冰层变得越来越寒冷。

    也让罗帆最后不得不激发自身体内的热量来抵挡这种寒冷的侵蚀,让他身上渐渐的散发出淡淡的热量,开始渐渐的让周围的寒冷产生奇异的反馈。

    感觉上,就好像是有着某种冷水滴入沸油之中一般,让他身体周围的那些寒冰不断的咕噜咕噜作响,似乎有着种种恐怖的力量不断难道从罗帆身上释放出去,将那些寒冰绞碎,再通过某种手段让其继续在自己身后重新凝聚了一般。

    轰轰轰轰……

    巨大的声响在远远的回荡着。

    这种声响并不是发自罗帆身体周围的那些寒冰。事实上,这些寒冰所发出的声音只是咕噜咕噜而已。但,因为某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规则,这种声音传递出去,却是引发了更大的动静,最终汇合成为这种轰轰轰轰的轰鸣,就像是有着一声声的雷霆在这寒冰之中不断难道回荡着一般。

    “这便是那些支流?”不知什么时候,罗帆神色一震,看向了一道道无形的河流。

    这些河流在冰层之中流淌着,就好像是一种虚幻的存在一般。根本不受这寒冰所影响,在流淌的过程之中,就像是那寒冰并不存在一般。

    但,这种虚幻却并不彻底。

    在另一个层面,这河流却以一种无比强烈的方式作用在周围的寒冰之上。

    寒冰,不断的从那河流之中汲取某种奇异的存在,同时也在不断的向着那河流倾泻着某种无形的存在!

    这整个过程之中,有着难掩的循环韵味出现在这些河流与这寒冰之间。

    正是因为这种循环,让那无形的河流愈发的壮大,也使得那周围的寒冰在这过程之中表现出越来越微妙的韵味……

    这些无形的河流,罗帆一看,便知道那乃是那寒冷规则源头之中分出来的那十几道支脉!

    这些支脉,每一道都蕴含着那寒冷规则源头某方面的特质。

    其中甚至衍生出了种种与其相对应的众多规则,最终形成了一个个世界,诞生出了一个个的生命族群!

    虽然没有注意后面跟着自己的那些生灵。

    但,罗帆是什么样的存在?!

    跟着他的存在,只要是有着这个意愿,他自然便能够有所感觉!哪怕是那种生灵在这时候已经是失去了他的痕迹,也是如此。更哪怕是这个时候他所在的这样天地乃是对超凡能力绝对排斥的存在,也是如此!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心中微微一动之间,就已经是明白了后面的那些生灵各自对应的支脉到底是什么支脉了。

    甚至,他隐隐间也感觉到了,这些支脉本身的稳定,其实也是与那些生灵息息相关的。

    正是那些生灵的成长,那些生灵的壮大,方才使得这些支脉能够在这寒冰之中长久的存在,也才使得它们能够一直源源不断的从那规则源头之中抽取适合他们的种种规则,种种道理,种种奥妙!

    “不过,这也是好事。有了这些支脉的分割,那规则源头也变得更加的纯粹了……”面对着这种情况,罗帆面上显现出一种淡淡的笑容。

    不过,这种笑容也只是在他的面上一闪而过而已。

    这时候,他却是没有什么心思去沉浸在这种感叹之中。

    既然已经是抓住了那支脉,想要找到其源头,那自然就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了。

    他这时候却是顺着一道支脉,开始逆着那支脉不断的向下,以更加快速的速度向着那支脉的源头而去。

    那规则源头的奥妙相当不可思议。

    甚至,最终已经是影响了时空。

    越是向下,罗帆便越是清晰的感觉到,周围的时空隐隐间已经是有了莫名的扭曲。甚至连时光流速,似乎也与外界有了不小的差别!

    而且,这种扭曲,还并不是用简单的言语所能够描述清楚的。

    那种扭曲的方式,近乎一种真圣身体周围独特的时空维度的那种扭曲方式。是一种不能说是加快,也不能说是放慢,而是一种近乎随机的,时时刻刻变化着的一种扭曲方式!

    也即是,这一处区域,那时光流速或许比起外界的时光流速要快速个千百倍。下一处区域,那时光流速,却就比外界要缓慢个亿万倍了。

    如此这般的扭曲之下,哪怕是罗帆,都难以知道外界到底是经历了多少时光。

    在他的感觉之中,只能够感觉到,自己居然足足耗费了将近一年之久,方才终于来到了一个巨大的规则源头之前!

    到了这里,那种寒冷,早已是冻绝了时空。

    周围的时光流速在这时候已经像是完全被那源头所掌控了一般,紧紧的跟随着那规则源头的变化而变化。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变成了提线木偶了一般。

    而这时候,罗帆为了承受这种寒冷规则源头所释放出来的寒意,也不得不将自己体内的热量全面的运转起来。

    在这种热量的全面运转之下,他的身体周围就像是多了一个无形的世界一般,直接将他的身体与外界的时空完全隔绝开来。

    外界的无边冰层在这时候无比的寒冷,若是硬要用温度来形容的话,或许是有零下不知多少万度之多了(绝对零度对于这一方天地显然是没有意义的……),而这样恐怖的温度,本已经是足以将任何血肉,哪怕是已经初具超凡特性,被罗帆的则之世界观贯彻的血肉,也难以抵挡的。

    但,在这时候,在罗帆体内那热量的奇异构筑之下,这种温度,却是丝毫无法渗透进入那热量包裹的范围,无法真正作用在他的血肉之躯之上!

    如此这般一来,哪怕是那寒冷是如此的恐怖,足以将血肉化作寒冰,冻成粉末,却也难以对他的血肉产生任何效果。

    不过,这样的过程,却也使得他体内的热量在极度的消耗着。

    咕噜咕噜咕噜……

    声声奇异的声响不断的从他的身体之中传递出来。

    这种声响,并不是他体内的生理活动所产生的声响,而是,那些热量流转所产生的声响!

    要知道,若是属于罗帆的生理活动所产生的声响毫无保留的泄露出来,那绝对是如同雷鸣,如同世界末日一般的场景。却绝不可能只是这般咕噜咕噜的声响而已。

    但,这种声响的出现,却并不代表着罗帆体内的热量流转所产生动静远不如那生理活动所产生的种种动静。

    事实刚好相反,这正证明了,那热量流转所产生的动静远远强于那生理活动所产生的动静!

    原因无他,因为,那热量,本身就是一种无形无质的存在!

    那甚至可以算是某种虚幻的存在……

    而现如今,那种虚幻的存在,在罗帆全身绝对的收敛之下,居然还有着这种真实的流动声音传出来,而且居然如此巨大,如此明显,这难道还看不出这热量的流转所产生的动静到底是多么惊人吗?!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的神色没有丝毫动容。

    他只是盯着前方那规则源头,细细的感应着其中所蕴含的种种玄之又玄的道理,妙而又妙的玄奥而已……

    站此时此刻,他虽然被热量守护在内部,与外界的寒冷也已经是完全隔绝开来了。但事实上,他所受到的,那规则源头的影响却前所未有的强烈!

    若不是他的则之世界观乃是自己一步步构筑起来的,几乎就可以算是他自己了,说不定这时候他就要失去自己的则之世界观,让这则之世界观完全被那种规则所掌控了!

    之所以如此,原因无他,却是这种规则源头相比于自己之前所得到的,那种热量规则源头来说,联系之紧密,远远超过他的想象之外!

    而其体量,甚至相比于罗帆自己的则之世界观来说,也要强悍不知多少万倍。

    如此这般一来,对于这规则源头来说,罗帆的则之世界观,就像是某个与其身体有着联系的蝼蚁一般,想要将这蝼蚁抬起来,那简直就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幸好只是将其当成养分,若是将其当成是补全,现在哪怕是则之世界观是我自己从零开始构筑出来的,我也已经失去了这种世界观了吧……”良久,罗帆长长呼出一口气,面上显现出一种庆幸之色。

    对于外物,罗帆一直以来都有着戒心。

    哪怕是之前他所得到的,那热量规则源头,也是如此。

    哪怕是那热量规则源头本身看起来无比高妙,其本身所蕴含的道理与玄奥无比深邃,能够给他带来无尽的好处,甚至让他免去不知多少万年,多少亿年的修行,他也并没有完全信任这些道理与玄奥。

    在将这些道理与玄奥吸收的时候,他却并没有直接将其吸收,直接将其融合,而是将其与则之世界观进行对比,将其中能够用则之世界观解释的东西放开,将无法无法用则之世界观解释的东西尽可能的用则之世界观去解释,最终达到深化,完善则之世界观的效果。

    以这样的方式,将它们化作养分,让则之世界观得到了长足的进步,获得了不小的成长。

    事实上,他在得到那规则源头之后之所以就能够施展一些超凡能力,原因其实并非因为这种规则源头赋予了他什么。

    而是,他的则之世界观在尽可能的解释那规则源头之中所蕴含的道理与玄奥的过程之中,以间接的方式,理解了这一方天地所加载在他身上的那种近乎绝对的限制!

    因为稍稍理解了这种限制,让他能够有着方法,稍稍绕过这种限制,进而让自己能够稍稍施展一些超凡能力!

    这种做法,不得不说是一种极为谨慎的做法。

    但,即便是这样,他却也发现,自己依然没有完美的将那规则源头之中所蕴含的一切道理与玄奥完全吸收,自己现如今,依然是受到那种与那种规则源头有所联系的存在的深层影响!

    这让他又是庆幸自己的选择,又是明白自己现如今依然是有些唐突,依然是没有做到尽善尽美。

    “现在最重要的并不是立马将寒冷规则源头之中所蕴含的一切道理与玄奥化作养分,而是重新整理之前从热量规则源头所获得的众多道理与玄奥!”在这时候,罗帆心中已经是有了明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