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六百一十七章 原来如此!

第两千六百一十七章 原来如此!

    一有了那明悟之后,他却也已经不再着急沉入那寒冷规则源头之中去吸收其中的无尽规则了。し

    那寒冷规则源头,看起来就像是一团寒气。在那无边的冰层之中,其附近的区域反而是没有任何寒冰存在,而是就像是一片有着无数时空层层叠叠在其中的奇异虚空。

    在这里,时空,处于一种极为诡异的姿态,似乎无比混乱,又似乎遵循着某种难以理解的规律,变幻之间,也似乎是随机,又似乎有什么无法理解的目的在其中。

    这样的情况下,似乎将任何猜测放在这寒冷规则源头之上都能够说得通,但也是任何猜测都无法真正的说清楚其到底有什么玄奥……

    此时此刻,罗帆所在之处,也已经是脱离了冰层,处于那种时空扭曲的范围之中。

    也即是,处于那在进入这冰层之后便从没有遭遇到的,没有寒冰覆盖的区域。

    而那诸多支脉,这时候其实并没有完全与这寒冷规则源头接触在一起。也即是,它们看似是起自这寒冷规则源头,似乎是这寒冷规则源头之中分出的种种道理与玄奥的汇聚。但,事实上,他们与寒冷规则源头之间,却并没有直接的联系!

    此时此刻,诸多支脉却只是起源于这一处时空扭曲的区域而已。

    所有的支脉,看起来都像是凭空从虚空之中诞生出来,丝丝缕缕的汇聚,最终化作无形的河流,延伸到这一片区域之外,延伸到了那冰层之中,最终蜿蜒流转,流到了整片冰原之中,如同一个巨大的网络一般,将这整个冰原包裹住,更是形成了一个个奇异的寒冰“世界”,衍生出了无数族群!

    但,哪怕是没有直接的联系,没有如同根须与树干之间那样直接联系在一起,但,任何人都无法否认那些支脉与那寒冷规则源头之间是联系在一起的!

    哪怕是这种联系并不寻常,和一般人所理解的联系并不一样,也无法否认这种联系的存在。

    对于那寒冷规则源头来说,寒冷,并非是其核心,这些充斥整个冰原的寒气,虽然是来自这一团规则源头。但,那只是如同那热量源头一般,是因为种种巧合之下,让那种寒气与这规则源头融合在一起,最终使得这寒气得到规则源头的加持,进而产生种种不可思议的效果,最后以至于形成眼前这么一片广阔无边的冰原出来而已。

    曲本身来说,那规则源头之中的奥妙,却并非是寒冷。

    甚至,比那时这寒气,也并非是真正因为这寒冷规则源头而产生的。

    可以说,若是当初出现在这里的不是寒气,而是一股热量的话,那么,眼前这种规则源头,也就不再是寒冷规则源头,而是成为一种热量规则源头!就像是之前罗帆所得到的那种热量规则源头一般……

    既然这种规则源头是这样的特质,那么,支脉与这种规则源头之间的联系,自然也就不需要靠着那种寒气之间的联系。

    那两者之间的联系,其实只需要通过规则法则便能够做到了。

    而显然的,规则法则,在任何一方天地之中,都是无处不在的!

    这样的情况下,这规则源头看似与那些支脉之间没有直接的联系,但本质上,它们彼此之间,却是尽皆依附在那规则法则之上,或者说,是被那遍及整方天地的规则法则的包裹之中!如此这般一来,它们彼此之间自然也就是靠着那规则法则紧紧的联系在一起了……

    对于这些,罗帆自然是并没有去在意。

    他在这一处时空扭曲之间,重新体会自己之前所得到的那热量规则源头,努力的体会着其中与那寒冷规则源头有着紧密联系的种种道理与玄奥。

    将它们找出来之后,他努力的将它们再一次的打碎,再一次的体会,努力的研究其深处的道理,研究在其中所隐藏着的,他之前所没有领会到的深意!

    之所以那些道理与玄奥会超脱他的掌控与外界的某种规则源头产生联系,最终甚至脱离他的掌控,原因其实很简单。

    那便是因为,他对于那些道理与玄奥的理解,并没有完全透彻!因为没有完全透彻,所以这些道理与玄奥本身依然是一个整体,至少,某一部分依然是一个整体。

    在这种整体之中,隐藏着一些类似后门的存在。这种后门,能够被外界的某种变化所引动,最终超脱他的掌控,表现出一些不受控制的特质。

    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避免这种不受控制的出现,那么,唯一的做法便是,打碎这些整体,发现那些类似后门的存在!

    只要能够做到这一点,那么,这些道理与玄奥所产生的一切变化,便都是出于他的感应之下,甚至,处于他的掌控之下!到时候,任何变化,便都只能够在他允许的范围之内进行了。

    如此这般一来,方才所出现的,那种不受控制,自然也就不复存在了。

    而这,也是罗帆现在正在做的。

    他在这时候,不断难道揉碎那些自己之前以为已经是尽头的道理与玄奥,将其中更深层次的奥妙一点点的分解出来,体会其中的秘密,努力的掌控其深层的道理,深层的秘密!

    随着这种做法的持续,他感觉自己对于那热量规则源头的理解越来越深入,甚至渐渐的发现了许多被自己之前所忽略掉的东西。

    “或许,这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过程……”猛地,这个想法忽然从他的心底浮现出来。

    却是,随着他不断深入体会那些道理与玄奥,他便越是发现其中有着远超自己之前所想的内涵,越是发现自己对于那些道理与玄奥的认知是浅薄的,似乎这些道理与玄奥甚至能够永无止境的挖掘下去……

    这种认知,也与他现在的遭遇相对应。

    在遇到这一团寒冷规则源头之时,他并没有发现这些深层的内涵,在发现这一团寒冷规则源头之后,这种内涵方才出现。

    那么,谁敢保证,这寒冷规则源头所激起的那些变化,就是这其中的所有内涵了?!

    或许,这也不过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呢?!

    或许,自己现在所发现的,这寒冷规则源头所激起的,也不过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而已呢?!

    说不定,等自己以后遇到更多的,更大的,更加奇妙的规则源头的话,它们还能够引起更多的变动,引发更多的超乎掌控的情况出现呢……

    不过,虽然想到这个,但罗帆却也没有完全放弃这些规则源头的想法。

    毕竟,在这种体会内涵,挖掘内涵的过程之中,他自身也在随着得到不断的提升!

    每每挖掘到一点内涵,挖掘到一点深层的道理,深层的玄奥,他自身便是又向前跨进了一步!

    这,就像是得到了一个能够无限次从中拿出食物的盒子一样,没有谁会因为这个盒子能够无限获得食物而觉得这个盒子不正常来将其抛弃掉的。

    这与那真圣级数的道理又有本质的不同。

    真圣级数的道理同样是能够无限领悟,同样是能够无限挖掘。但,那却是因为其太过深邃,太过高妙,根本远远超过真圣之下的存在的理解范畴方才形成的一种情况。

    对于这种技术的道理的领悟,再怎么样都只能够接近,而不能够真正获得。

    如此这般一来,对于修士来说,那自然便是一种重负,一种无法承受的重负!

    对于真圣之下的存在来说,这种道理,这种玄妙,自然是没有领悟的必要。

    但,眼前这种规则源头却就不一样了。

    这种规则源头之中所蕴含的道理与玄奥本身却并不是罗帆所无法理解的!其中所蕴含的一切道理与玄奥,只要他能够发现,便绝对能够理解得了!

    哪怕是其中能够无限挖掘,哪怕是怎么深入进去,其中都有着更深层能够发现,那也只是因为其中的结构问题,是因为其中本身就已经是通过某种罗帆所无法理解的手段将原本他所能够理解的道理与玄奥无限次的叠加在一起而已。

    或许其中的叠加方式对他来说是一种重负,是他不应该去体悟的。但,光是那些道理与玄奥本身,却并不是!

    而显然的,罗帆领悟的,就是那些道理与玄奥而已……

    所以,对于他来说,这种规则源头,却并不如同那些真圣级数的道理或者气息之类的存在一般,是重负,是需要抛弃斩灭的。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这时候罗帆却完全没有因为发现那种内涵的挖掘可能是无限的而将其抛弃,而是更加用尽心思去体会这些道理与玄奥,去挖掘那其中的无数内涵。

    “只要能够做到不受这寒冷规则源头影响,那就表明,我对于它的挖掘已经是达到足够的深度。至少,对于目前来说,已经是足够的深度了。”心中转着种种想法,罗帆最终却已经是明白过来,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了。

    同时,他看向那寒冷规则源头的那种渴望的,想要将其夺取的,近乎贪婪的目光,也已经是消失不见。

    此时此刻,他心中已经是有了决定。

    眼前这个寒冷规则源头,他并不需要……

    也即是说,对他来说,原本的,让自己体内已经吸收消化掉的,那热量规则源头重新掌控,做到在这寒冷规则源头之前也不受影响,不会出现那种不受掌控的情况这件事,从原本的中转,原本的一个节点,已经变成了他最后的目标……

    之所以如此,自然是他忽然明白过来,那寒冷规则源头,对他来说,却是可有可无的。

    若是那热量规则源头能够无限次挖掘,那么,其中所蕴含的道理与玄奥,其实也就是无限的了。

    这样的道理与玄奥,显然已经是足以让他领悟了。

    这样的话,即便是他再一次得到了这寒冷规则源头,那所得到的道理与玄奥,却也不过是之前的重复而已,对他来说,好处根本是少之又少,甚至可以说根本没有,只能够增加他的工作量而已。

    如此这般一来,他哪里还有必要得到这寒冷规则源头?!

    打消了这种贪婪,他猛然间便发现,周身一震,原本那种微微的,脱离掌控之感在这瞬间忽然暴涨!

    转眼间,就达到了比起他之前刚刚来到这寒冷规则源头之前那一瞬间更强上千百倍的程度!

    而原本已经被他打碎,重新领悟过的众多深层的道理与玄奥忽然又有新的变化,似乎其内部又有一些结构浮现出来,被他所注意到。

    “我做对了!”在这瞬间,罗帆哪里还不明白自己已经是做出了正确的决定?!

    “原来,这些规则源头的用法是这个……”他对于那规则源头的看法,在这瞬间已经是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原本他将规则源头当成是食物,当成是养分。但现如今他却就发现,原来,规则源头,只是一种引导而已!任何修士,只需要得到一个规则源头,便已经算是得到了全部。

    之后,他或许还需要找其他规则源头,但那却已经不再是吸收,夺取,而是通过新的规则源头刺激自己所得到的规则源头,通过这种刺激,将原本隐藏在这种规则源头更深之处的内涵,更深之处的道理与玄奥展露出来,让修士对其进行领悟,让修士来对这些规则源头进行更深层次的吸收!

    而一旦等到这新的规则源头对原本得到的规则源头的刺激已经是结束,换句话说,修士对于原本规则源头的吸收已经是更进一步,达到了能够免疫那种新的规则源头的刺激的时候。那就是修士离开这一个规则源头,前往另一个规则源头,寻求新的刺激的时候了。

    如此这般,循环往复,一个规则源头一个规则源头的转换,最后让修士对其所吸收的那规则源头的理解达到一个足以让那修士满意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