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六百二十章 计划

第两千六百二十章 计划

    “那么,该怎么办?”又有一名智慧之祖这样道。

    他们现如今找到了源头,但,该怎么处理现在的变化呢?想要将那来自天外的异物解决,他们却是半点想法都没有。

    哪怕是隔了这么多年,那天外的异物的恐怖,他们依然是历历在目。每每想起来,都依然是身心战栗,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那里敢生出将那天外异物解决的心思?

    甚至,他们认为,哪怕光是产生这样的心思,那最终的结果,都可能不是自己所能够承受的。说不定光是这种心思,都可能会给自己,给自己的文明,带来灭顶之灾!

    既然无法直接解决那异变的源头,无法让这种变化不再产生,那么,该怎么面对此时这种诸天万界的异变呢?!

    想来想去,这些智慧之祖却也只能做出一个决定了。

    一个,他们原来就有的想法,只是因为种种顾忌,因为对彼此的不信任使得他们无法真正的将其实施出来了。

    这一名智慧之祖这种问话虽然是在询问其他人,但却也只是为了统一所有人的看法,让所有人都认同现在是施行当初他们做出的那个计划的时机而已。

    毕竟,若是没有人能够想出更好的办法,那么,即便是想要施行那个计划的条件极为苛刻,他们也就不得不认同了。

    “做吧,现在只能做了。”最开始说话的那一名智慧之祖叹息一声,道。

    所有的智慧之祖自然都知道他的意思,明白他所说的内容到底是什么,当下一个个的陷入沉默之中。

    那个计划实在是风险太大了。若是其他人一个心怀不轨,对他们来说,却就是灭顶之灾。而且,还不只是他们自己而已,他们的文明,他们的世界,一切的一切,都会因此而化作齑粉,甚至可能连齑粉都无法残留下来!

    在这样的情况,他们怎么可能不谨慎?!

    只是,虽然心中有所不甘,但他们却怎么想都无法想出另外的解决办法。

    想来想去,似乎也唯有真正照做了。

    这种沉默持续了良久,等到所有人都发现,其他智慧之祖没有开口提出异议的意思之后,他们只能够承认,那个计划,已经是最后的解决办法了。

    这些智慧之祖各自在心中暗叹,只能够开始商议该如何执行当初的计划了。

    至于什么签订协议,彼此发誓之类的事情,他们却是不可能去做的。并非是不屑于去做,而是,他们都相当清楚,这种做法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就算是所有人都老老实实发誓,老老实实的签订协议了,谁又能够保证对方真的就会按照协议去做,真的就会按照所发的誓言去做?!

    在这诸天万界之中,能够限制他们这些智慧之祖的,除了那天外异物之外,也就只有他们彼此了……

    再这样的情况下,什么誓言能够限制他们彼此?什么协议能够限制他们彼此?!

    既然都没有意义,那自然就不需要浪费时间,浪费口舌去做了。

    在这种天地时时刻刻产生剧变,每时每刻都有着天地覆灭,有着众多生灵被毁灭的时候,他们的效率自然是超乎想象的高。

    很快的,当初他们只是商议个大概的那个计划就很快被他们所完善了。

    每一名智慧之祖负责什么,该怎么去做,怎么与其他智慧之祖配合,怎么借助他们所在世界的力量,等等等等,一切的一切都在短短的数日之间被敲定了。

    敲定了计划之后,他们自然便开始分别执行自己负责的东西去了。

    他们所商议的那个计划,不是其他,正是,将诸天万界合成一个完整的世界!

    这整个冰原在外界看来只是一个冰原而已,就算是用另一个角度来看,也不过是一块超乎想象巨大的寒冰而已。

    这样的存在,对于外人来说,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但,对于这些在冰原之中诞生出来的生灵来说,这冰原,就像是他们生存的世界。

    其中每一片与其他冰原有所分割的冰原,在他们的眼中,都是一个世界!

    如此这般的视角之下,这整片冰原,在他们的眼中,便是由无数个世界组成的一种世界群,一种叫做诸天万界的世界群!

    在以前,这些智慧之祖并不认为这种结构有问题,但等到他们生出智慧之后,却就发现,这种结构,对于他们这些生灵的限制太过巨大。

    化作诸天万界之后,每一个世界,相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太过狭小了。

    而且,不单单是体量,因为每一个世界的大小在那里,每一个世界之中所能够衍生出来的资源,层次都是相当有限。

    这种层次,相对于这诸天万界之中的其他生灵来说自然已经是绰绰有余,足以让他们修炼提升了。但,相对于这种已经是相比于一般生灵来说有了不可思议升华的智慧之祖来说,那显然就差了太多太多而来。

    正是因为如此,在当初,这些智慧之祖,便想出了一个计划。

    那便是,通过种种手段,将诸天万界完全融合在一起,让其化作一个前所未有的浩瀚世界!这样的话,因为世界的增大,他们这种智慧之祖便不再需要呆在诸天万界的间隙,而是能够进入那个大世界之中,从今往后如同正常的生灵一般,在那世界之中生存、修行……

    而且,因为世界的广大,其中所能够衍生出来的资源,也将比起原来的资源要多上不知多少倍,说不定能够衍生出一些对他们的修行有着益处的资源呢!

    但,这计划看似有着千般好处,但却有着一个难点。

    那便是,以他们的实力,若是想要将这诸天万界完全融合在一起,每一名智慧之祖,都需要用尽自身的一切精力!

    甚至,需要敞开自己的心灵,敞开自己的力量,敞开自己文明所占据的世界!

    只有将一切都敞开,方才可能以他们现在的修为带动那诸天万界开始融合。

    而一旦将这一切敞开,那么,这些智慧之祖自身,也就相当于将自己的弱点完全敞开来。

    到时候,若是其中有着某个智慧之祖心中有着歹念,趁着这个机会对其他智慧之祖进行攻击的话,那绝对是一抓一个准。他们绝对在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便被完全杀死……

    正是因为有着这个风险,当初这个计划出来之后,很快的便无疾而终,被那些智慧之祖直接搁置了。

    毕竟,相比于好处,终究还是自己的性命比较重要。

    若是性命都没有了,那好处再多又能怎么样?

    这么一个搁置,便到了现在,到了在这些智慧之祖看来已经是十几万年之后的现在……

    这一次,若不是诸天万界已经是处于风雨飘摇之间,他们自身的文明随时可能覆灭,甚至他们的敌人的文明也可能随时覆灭,他们也绝不会下定决心重拾这个计划的。

    “希望,接下来我们都同心协力,不要出手算计他人。不然的话,诸天万界消亡就在当下,到时候即便是你留下你自己,所得到的也只是一片废墟而已。”有一名智慧之祖警告其他人道。

    听到这话,其他智慧之祖一个个的附议,似乎都很是赞同这种说法,也似乎都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团结一致了。

    但,这也只是表面上而已,不管是表现得多么大气凛然,不管说得多么大局为重。但,他们内心之中的想法却又谁能够知道?

    而且,即便是这时候他们的想法真的是这样,接下来呢?说不定什么时候,因为什么契机,他们的想法就变了……

    像是那种“你的位置实在是太正了,我实在忍不住……”这种事情,却也并不是不可能发生。

    不过,总归是已经是统合了想法。

    这些智慧之祖哪怕是明知道这种保证并不靠谱,在这种急切的形势下,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开始行动了。

    一股股气势在这冰原各处爆发出来,不断的向着整片冰原蔓延而去。

    他们的实力,相当的不凡。虽然远远比不得罗帆,哪怕是比起被这一方天地压制之后的罗帆,到了冰原之外,甚至连存在都不可能做到。但,在这冰原之中,在那所谓的诸天万界之间,他们却就是当之无愧的称宗道祖的存在!

    这时候他们的气势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却就是直接充斥了整片冰原内部。

    对于他们的视角来说,却也就是充斥了整个诸天万界,渗透进入了诸天万界之中的每一个世界,每一片时空之中!

    这种气势是如此的强大,在释放出去之后,彼此接触,彼此交融,相互弥补,最终开始产生莫名的升华。

    在这种升华之中,气势渐渐的产生种种难言的威能,开始渐渐的凝滞住了整个冰原,让这冰原内部的诸天万界就像是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稳固住一般,居然在这种急切动荡度过时候,出现了一种难言的稳定!

    当然,这种稳定,显然是不能持久的。

    若是没有其他动作,没有其他准备的话,不用几分钟时间,这种凝滞便会被打破。甚至,因为忽如其来的凝滞与加速,反而会有着巨大的反噬出现。那样的话,说不定会让这诸天万界破坏得更加剧烈!

    不过,显然的,那些智慧之祖自然不可能任凭这种事情发生。

    在这时候,他们调动自己所能够调动的一切威能,直接便开始沟通那冰原各处所充斥着的,那无穷的寒冷力量……

    这种寒冷力量,对于这冰原来说只是寒冰所带来的而已。

    对于罗帆来说更是只是一种感觉罢了。

    但,对于这冰原之中那诸天万界的生灵来说,这种寒冷力量,却就是世界的根基,甚至是世界的源头!

    可以说,诸天万界的一切,都是建立在这种寒冷力量之上的。

    调用这种寒冷力量,对他们来说,却就相当于,将这诸天万界的源头给调动了。

    这瞬间所产生的威能之强,让这些智慧之祖每一个都感觉自己不堪重负,就像是有着亿万天地压在他们的身上,要将他们完全碾碎一般。

    对于这种情况,那些智慧之祖早有准备。

    在这时候,各自将自己的身心与自身的文明融合在一处,借助这文明的力量,抵挡这种恐怖的压力。

    噗噗噗噗……

    不知何处传来了这样的声声闷响。

    这种闷响,感觉上就像是有着某种东西从某些个体身上吐出来了一般。

    这种模样,很显然,却是哪怕是借助那文明来抵挡这种重负,这些智慧之祖也付出了一些代价……至少,也是吐血……

    嘎嘎嘎嘎的声响在这时候从这整个冰原的各处传出来。

    那种寒冷力量实在是太过恐怖了,他们即便是自身付出了一些不小的代价,却也无法阻挡自身的文明同样是在这过程之中承受惊人的冲击。

    在这种冲击之下,他们的文明都已经是不堪重负。这种嘎嘎嘎嘎的声响便是从那文明之中传出来的!

    在这瞬间,不光是这智慧之祖,便是那些文明之中的生灵,都在这时候感受到一种灭顶之灾正在自己的头顶快速而来,不断的向着自己接近,随时可能压下来,直接让自己完全覆灭!

    这乃是生命的本能,是他们的文明受到重负所带来的直觉。

    文明这种存在,乃是一种无形的存在,甚至可以说只是一种认知上的存在。

    若是想要直接抓住某种文明的个体,除非罗帆这等大能,否则的话,一般生灵,一般修士,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这样的存在,受到这种重负,受到损伤,这影响,自然便是分散到了整个文明之中的一切生灵身上!

    可以说,那乃是对于这些生灵的认知,对于这些生灵内心深处的某种坚持的损伤!

    而这种无形无质的损伤,对于这些生灵来说,自然便是一种他们所无法理解,但却事实存在的一种损伤了。

    这种损伤,他们不知道到底是在何处,但却知道,这种损伤对他们有着巨大的影响。

    如此这般一来,方才会生出这种难言的感觉。

    那种如同世界末日正在降临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