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六百二十一章 夺取?!

第两千六百二十一章 夺取?!

    随着那些智慧之祖的举动,这整个冰原都开始蠕动起来。

    原本被镇压的,那种恐怖的变化在这时候重新出现,但那种种恐怖的威能,却好像是受到某种无法想象的存在的引导一般,虽然依然是在对那些世界产生种种破坏,但在同时,却也在推动着那些世界开始向着中央汇聚!

    这诸天万界乃是因为那寒冷规则源头所延伸出来的那众多支脉所产生的。

    这些世界的变化,自然而然的便会反过来影响那些支脉。

    在这时候,随着那种变动的推动,让那些世界开始向着某处中心汇聚,却也渐渐的影响了那些原本向着各个方向延展开去的那些支脉!

    使得,那些支脉同样是扭拐方向,开始随着那些世界向着中央汇聚而去……

    这种变化,相比于原来那诸天万界的变化来说,却就相当巨大了。

    那诸天万界的变化,还可以说是那些生灵的视角之中的改变而已,对于现实当中的冰原来说,这顶多也就算是寒气的流转方式稍稍变化而已。

    但,这时候,这种支脉所引发的变化,却就是巨大得不可思议了。

    要知道,这些支脉与这整个冰原一般,乃是从那寒冷规则源头之中所延展出来的!这样一来,这支脉的变化,可以说就是整个冰原的变化。

    随着这种变化,这整个冰原之中的所有寒冰,都在这时候似乎开始流动了一般。

    不知多么恐怖的力量不断的在其中堆积,释放,堆积,释放……

    最终,让整个冰原之中传出了奇异的轰鸣声响,甚至让原本平静的冰原表面都在这时候开始产生种种诡异的起伏!

    在这种种诡异的起伏之间,冰原之中的寒冰四处飞溅,甚至有着冰山从冰原之中隆起,更有着盆地忽然生出!

    简直就像是有着一只无形的大手正在随意的将这整个冰原重新塑形一般!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在那冰原深处的罗帆却是毫无感觉。

    在这时候,他只是一心的体会着那种寒冷规则源头对于自己体内那热量规则源头的刺激,感受着自己体内越来越多他原本所无法感受到的那规则源头的细节从自己的注意力的角落之中重新浮现出来,在他的面前展现出越来越强的存在感,将其中所包含的,种种玄之又玄的道理与玄奥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让他一点点的再一次打碎,再一次融合进入自己的则之世界观之中,融入自己的身体之内,融入自己体内的那些热量之中!

    这时候,他体内的热量循环之中,每时每刻都有着无尽的热量在快速的损耗着。

    但,即便是这样,他的身体也依然是感到阵阵寒冷。

    却是,哪怕是是有着这么大量的热量损耗,他也依然是无法完全阻挡周围那寒冷规则源头之中所释放出来的那无穷的寒意,整个身躯在这种寒意之下,微微的颤抖着,不由自主的以自身的本能来对抗这种寒意。

    也幸好他在之前的千年时光集聚了足够的热量,这时候方才能够将这种压力完全抵挡下来。

    若不然的话,光是这种寒冷所形成的压力,怕就已经足以将他的一切心力牵扯住了。

    到得那个时候,他哪里还有什么心思来领悟那些热量规则源头之中所重新浮现出来的,那些原本被他所忽略的种种道理与玄奥?!

    不过,即便是这样,他这时候也感觉自己领悟那些道理与玄奥的效率大减。

    虽然和之前在外面最后时刻的领悟效率相比要高上许多,但比起最开始感应到这寒冷规则源头的刺激之时相比却依然是差了不知多少倍。

    对于这种情况,罗帆心中自然是并不满意的。

    但,显然的,这却并不是他所能够改变的。

    修行自有规律,在低层次,只要稍稍领悟,便有着巨大的提升,能够直接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但,越是修行到高处,那修行速度自然便会越慢。

    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水平越来越高,当到达某一个层次之后,便会遭遇到**颈,无论怎么修行,都不可能再获得提升。

    而现如今,罗帆显然便已经是陷入了某个修行放缓的状态之中了。

    这种情况,相比于原来的修行要慢上许多,但终究是比起陷入**颈状态要强上不知多少倍了……

    因此,哪怕是心中并不满意这种修行速度,他却也只能够老老实实的接受而已。

    现如今,他所能够做的,也只是耐心的等待,耐心的修行,凭借自身的心灵一点点的吸收刺激所带来的好处……

    ……

    对于罗帆来说,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他已经是陷入了平静的修行状态,其他的一切,与他都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但,对于那些在这冰原之中的生灵来说,接下来的时间,却就是天地剧变,是天地重新找到平衡,是诸天万界毁灭与新生的关口!

    若是能够抵挡过去,那么,诸天万界就将迎来新生。

    若是抵挡不过去,那么,诸天万界就将消亡,他们在这诸天万界之中的一切文明,一切生灵,哪怕是那些智慧之祖,都将因此而完全消亡!

    面对着这种情况,那些智慧之祖自然是无比的小心。

    甚至,隐隐间,已经是变得焦急起来了。

    他们之前便已经是猜到了想要统合诸天万界,将诸天万界重新凝合化作一个完整的世界是一件无比困难的事情了。

    但,等到他们真正执行的时候方才发现,这件事哪里是困难而已,那已经是一件近乎不可能的任务了!

    在这之前,他们还担心其他智慧之祖会不会趁着这个机会来对他们不利。但等到真正开始执行之后,他们方才发现,自己不过是杞人忧天而已!

    在这种一不小心便是诸天万界完全覆灭,所有生灵,所有文明完全消亡的关口,得有多么的反社会方才会出手算计其他同伴?!要知道,这可并不是其他人的死亡而已,而是他们自己的死亡!

    他们自信,自己与其他人之间的仇恨,矛盾,却绝对没有达到他们一定要与自己同归于尽也要让自己身亡的地步。

    因此,可以说,他们已经是明白了过来,接下来他们的敌人,其实就只是那阻挡这诸天万界凝合的力量而已,却并不是其他智慧之祖。

    “本源之力果然是暴烈,若不是我们这些岁月领悟了它的许多奥妙,这时候怕是诸天万界已经是消亡了吧。”一名智慧之祖艰难的道了一句。

    “这时候不要分心!”另一名智慧之祖这样道了一句。

    随着这句话,那先头说话的智慧之祖却是道:“这可不是分神,这是在统一思想。”

    对于这话,其他智慧之祖却都只是淡淡的一笑,并没有任何一个回答他的话语。

    那智慧之祖的用意,他也是知道的,只是,对于这些,他们却是并不认同。

    那智慧之祖显然是想要确定其他所有人的想法都是与他啊一样,将现在正在执行的计划的风险说清楚。

    但,这对于其他智慧之祖来说,却是根本不用多说的。

    他们这时候,已经是完全没有了防备其他人的想法,也没有了对付其他人的想法。

    这种态度,他们相信,几乎所有智慧之祖都能够清楚的知道,他们的思维,他们的观念,也都会是如此。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一名智慧之祖说出这话,想要统一彼此的想法,想要确认所有人都是如同他一般的想法。这种事情,显然就代表了,他自身,其实是最为不相信其他人的!也即是,他心中对于其他人,其实还是抱着一定的戒备的!

    如此这般一来,他们自然是没有什么心思去理会这么一个疑心如此之重的智慧之祖了。

    若不是这时候形势实在严峻,一不小心诸天万界便可能消亡,这个时候说不定便会有智慧之祖开始鄙视他了。

    对于众多智慧之祖的这种态度,那说话的智慧之祖却是毫不在意。

    他从其他智慧之祖的态度之中已经是能够确定自己的想法,知道了他们的心态,明白自己已经不需要再戒备其他智慧之祖了。

    随着他认知到这个,他终于能够全心全意的投入对那诸天万界的推动之中去了。

    前天智慧之祖在这个过程之中也开始发力,开始同样的将自己的全部心神都投注在其中。

    随着他们这种改变,那诸天万界的移动变得愈发的稳定起来,其中因为移动,因为震荡而消亡的世界也随着开始减少了一些。

    从某个角度来说,那智慧之祖的话语,其实已经是达到了他的目的了。

    若是没有这么一句话,他们想要统一彼此的想法,怕还要一段时间。

    而那样的话,在这之间,诸天万界之中说不定便有数个世界因此而消亡了……

    在众多智慧之祖不断的推动诸天万界的时候,在诸天万界之外,却是又有种种变化生成了。

    这里所说的诸天万界之外,却是依然是在那冰原之中的范畴之内来说的。

    也即是,代表着,冰原内部,有别于那诸天万界的另一片区域!

    有着一个个世界,在那一处区域渐渐的生成。

    或者,并不能说是一处区域,是一大片区域之中生成!那一片区域,如同光环一般,包裹住诸天万界,随着诸天万界的不断收缩而开始不断的扩展着。

    “怎么回事?!”那些智慧之祖感应到这个,一个个的惊骇莫名,一声声惊疑不定的呼声开始从诸天万界各处传出来,在彼此的耳中回荡着。

    “这些世界,不是我们的世界!”这时候,另一名感应比较敏锐的智慧之祖道了一句,面上显现出难看的神色。

    “没错,我根本无法掌控那些世界!甚至,连感知都难以渗入那些世界!”另一名智慧之祖极为凝重的声音传来。

    “我的感应倒是多了一点……”这时候,有着一名智慧之祖开口了。

    其他智慧之祖一听,面色微变,一个个的询问他到底是感应到了什么。

    “那天外异物。我在其中感应到了天外异物的气息!”那智慧之祖也没有卖关子,在这时候直接就开口将自己感应到的东西说了出来。

    这句话语之中包含了无比凝重与无比震撼的情绪,听到这声音,就让人能够瞬间明白这说话这人这时候的心情到底是多沉重与震撼了。

    “天外异物?!你没有感应错误?!”其他智慧之祖在这时候一个个的惊呼出来。

    虽说,他们在之前这冰原发生变化之时就已经是感应到了那天外异物的气息,但在那个时候,他们也只是觉得那天外异物是在用什么手段破坏这冰原,或者,破坏着这诸天万界的根源而已。

    但这时候,他们却居然在那新诞生的世界之中感应到了那天外异物的气息,这岂不便是代表着,那天外异物并不只是在破坏而已?!他,难道想要取代诸天万界,想要将诸天万界完全化为自己所有?!

    这时候,一个个悚然的想法在这众多智慧之祖的心中浮现出来,让他们的神色一个个的变得愈发难看起来。

    对于他们来说,这世界,就只是诸天万界这么大。

    冰原之外的一切,对他们来说便如同对罗帆来说的混沌状态之中一般。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的目光,自然只是局限于这个范围之中,对与他们来说,这诸天万界,便是一切,其珍贵程度,便是能够压下他们所知道的一切的!

    如此这般一来,产生那天外异物要将这一切完全化作自己所有,要将这一切都完全夺取,方才会让他们感到如此震撼。

    在这种震撼的情绪之中,他们甚至连对那诸天万界的推动都放松了。

    只是这么一个放松,就使得那诸天万界之中有着数千个世界就此消亡了……

    等到这种消亡发生,等到那其中的生灵的惨叫传来,那些智慧之祖方才回过神来,知道自己方才到底干了什么,一个个的又是惭愧又是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