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六百三十章 诞生

第两千六百三十章 诞生

    那已经来到冰原表面的诸多智慧之祖并没有在那屏障之前犹豫多久。

    他们能够感觉到,在那屏障之后,虽然有些一些危险存在,但与危险同时存在的,却是更大的机缘!

    而他们为了那机缘已经是付出了那么多,甚至抛弃了他们的家园,抛弃了他们的过去,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怎么可能在这个即将得到机缘的关口退缩?!

    这些智慧之祖这一次却并没有先看某一个先出去,而是不约而同的选择与其他智慧之祖同步跨过那屏障!

    就在他们跨过那屏障的瞬间,他们便感到一股他们所渴求的玄妙力量不断的涌入他们的身体之中,将他们身上原本存在着的,那种微弱的,属于那天外异物的规则开始疯狂的扩大起来。

    在这种扩大之中,一种难以言喻饱满充实之感从心而生,让他们一个个的感到难以言喻的惬意。

    而在这时候,在正常生灵的视角之中,却就是这冰原的表面忽然多了不少正在疯狂膨胀着的光点了……

    大量的热量不断的向着这些光点汇聚,让这些光点的热量变得越来越多。而这种变化,也让其在这冰原的表面变得愈发的显眼了。

    冰原的表面温度虽然相比于正常天地之间的温度来说要低上不知多少。但,毕竟并没有化作寒冰,并没有成为下方的冰原的一部分,因此终究还是会有些热量的。

    而这些热量,相对于这些从冰原深处出来的这些智慧之祖来说,却就如同一轮太阳在不断的炙烤着他们一般。

    虽说在这过程之中,他们一个个的都能够感受到自身正在变得愈发圆满,愈发壮大,但,同时,他们也感受到自己的本质正在这种灼烧之中不断的崩散,不断的散逸!

    就仿佛,自身的根基根本不足以承担自己的圆满,自己的壮大一般!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这些智慧之祖心中不由得涌起一种莫名的惊慌。

    他们在极力的稳固自身,极力的加强自身的根基而不可得的情况下,只能够寻求重新回归下方的冰原,寻求下方那无边寒冷对他们的庇护。

    但,可惜的是,出来容易,想要回去,却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特别是,此时此刻,他们的本质,可以说已经是被那外界的热量所同化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现如今的他们,一旦是接近那下方的冰原,便会感觉到自身的身心在加速崩塌,加速损毁。

    甚至,原本虽然是在瓦解他们的本质,但同时也是在自主涌入他们的身体之中,不断的加强他们身躯的那种热量,也开始变得爆裂起来,与那寒意接触之间,爆发出惊天动地的破坏力,让那些智慧之祖最好的也是损毁大半身躯……

    当此之时,这些智慧之祖,却就像是被两头猛虎堵在一条巷子之中的普通人一般,进,进不得,退,退不得……

    一时间,却是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周围无尽的热量同化,渐渐的,让自身的本质崩解分散到周围无尽的虚空之中,慢慢消失无踪……

    “我该再等等的……”这个想法出现在那一名名智慧之祖的心头,在他们即将完全崩解散开的时候……

    在正常生灵看来,却就是这些观点在不断膨胀之间,忽然在某一瞬间承受不住那种不断灌注在它们体内的某种无形存在,最终在那种无形存在的冲击之下,爆破开来,形成了,一朵朵小小的微型烟花……

    无数细碎的光点洋洋洒洒的在虚空当中悬浮着。

    而这时候,依然是有着无数的热量不断的向着这些已经炸碎开来的光点不断汇聚,让这些光点居然在这样的情况下依然在不断的膨胀着。

    最终,在某一瞬间,这些光点在膨胀到某个阶段,再度炸碎开来……

    接着,那些细碎的光电继续吸收无尽的热量,继续膨胀,又在某个程度又炸开……

    如此这般,让那些光点的数量在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增长着,不过是短短的数日之间,就已经是化作了一团足足有着数百丈直径的巨大光团,悬浮在那冰原的表面上,如同化作一个黑洞一般,不断的牵引外界无尽的热量涌入这个光团之中。

    随着这无尽热量的涌入,那光团的表面不断的有着噼里啪啦的爆破声响在不断的响起,就像是有着无数细小的炸弹出现在这光团内部,并在每时每刻的引爆一般!

    隐隐间,似乎有着某种哀嚎,惨叫,出现在这光团之中,让这原本看起来莫名神圣的光团显现出一种难言的阴寒与诡异!

    随着光团对热量的吸收,周围的温度变得越来越低。

    隐隐间,甚至有着点点寒霜出现在那光团周围。这些细碎的寒霜汇聚在虚空当中,随着那热量的涌动而慢慢涌动着,最终看起来就像是化作了一团迷雾,笼罩在这光团周围,随着那光团的变动而产生相应的变动,看起来却就像是跟随在神龙周围的云雾一般!

    这冰原所在之处的热量,相比于其他正常的区域本就比较少。

    再经过这光团这么疯狂吸收,那自然是愈发快速的降低了。

    甚至,看起来就像是冰原都开始向上蔓延了一般。

    至少,这一处位置下方的冰原,就开始慢慢的向上延伸起来,就像是冰原地面开始渐渐隆起,渐渐的将这光团推挤得向上抬升了一般。

    这种变化不断的持续着,一直等到下方那冰原深处的,那一个新诞生的,那光芒的源头已经是明亮到如同那寒冰深处吞下了一轮明月,显得无比显眼的时候……

    这时候,距离当初这光团诞生的时候,时间已经是过去了数十年之久了。

    这数十年之间,那光团,却已经是膨胀到了数百里之广,整个规模之大,早已是达到了一个正常生灵都无法忽视的地步!

    而这时候,其中每时每刻都在进行着的,那种光芒的炸裂,却就显得无比的巨大了。

    无数的炸裂声响混合在一起,就如同巨大的雷霆轰鸣在这冰原的表面不断的传出来一般!

    这种惊天动地的动静,甚至已经是影响了下方的冰原,让下方的冰原在这附近的变动都变得愈发的激烈起来。

    而且,除了这个之外,因为热量的丧失,下方这原本就已经是开始隆起的寒冰经过了这数十年的发展,已经是化作了一座山峰!

    虽然不至于说是高耸入云,但却也足足离地有数百丈之遥!

    看起来,却就是这冰原深处,忽然多了一座冰山……

    这一日,在光团出现之后的数十年之后的某一日,那其中传出来的,如同雷鸣一声的轰鸣爆响猛然一滞,接着,开始扭转变化方向,从原本不断的增大,不断的提高,转而开始变成不断变小起来。

    随着其变化,那光团表面与深处所时时刻刻进行着的那种炸裂,也渐渐的减少起来。

    最终,又是在数年之后,所有的轰鸣完全消失。

    那光团内部的炸裂也完全停了下来。

    整团光团看起来就像是变得无比稳定一般,悬浮在那一座冰山的顶部,慢慢的蠕动着,就像是有着某种无形的蜕变正在其中出现……

    至于之前数十年之间每时每刻都在那光团内部萦绕着的那种凄厉的惨嚎声这时候更是已经完全不存在了。

    甚至,隐隐间有着莫名的生机在那光团内部渐渐的衍生出来……

    光团渐渐的蠕动起来,在蠕动之间,居然渐渐的契合了某种难言的节奏。

    一种,充满了生机的节奏。

    这种节奏,类似心跳,类似呼吸,更类似海浪波涛的起伏。

    这种节奏持续了许久,之后,在某一刻,这种节奏忽然开始加速。

    在这弄加速之中,那光团更是在每一次的节奏之间不断的缩小起来。

    不过是短短的数日之间,这光团就已经是缩小到了人形大小。

    而这时候,忽然有着一声晴天霹雳声响出现在这光团之中。

    接着,那光团轰然炸碎开来,有着一个人影,从那光芒碎片之中,渐渐的浮现出来。

    而周围的寒霜迷雾更是在这瞬间疯狂蒸发,所有的迷雾快速散去,就像是在那中央有着一个太阳正在疯狂的灼烧周围的那些寒霜一般。

    接着,扑通一声轻响,那从光芒之中浮现出来的人影身体一软,就已经是倒在了地上。

    这个人影,乃是一个青年男子的模样。

    他这时候光溜溜的躺在地上,身上热气蒸腾,其身下与其接触的寒冰开始快速的被融化,渐渐的化作冰水,再化作水雾,最终蒸发消失在虚空之中。

    这个青年茫然的爬起身来,看看自己,看看周围,眼神之中满是迷惘,似乎是什么都记不得了。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将要到哪里去……”这三个问题在他的心中浮现出来。

    他隐隐感觉,在自己的心中存在着无数的记忆,但这些记忆却是与他隔了一层,他能够看到,能够感受到,但却就清楚的明白,这些,不是自己的记忆。至少,不是自己理解当中的记忆!

    那,更像是自己的前身的记忆……

    在这些记忆之中,他似乎是智慧之祖。而且,并非是某一个智慧之祖,而是,许多许多的智慧之祖。

    在那记忆之中,他引导着一个个文明,培养一个个文明,进行一次又一次的修行,最终将自己提升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层次,最终超脱世界,超脱诸天,进入了天外,之后,在天外的侵蚀之下,身死道消,魂飞魄散……

    “这里,便是天外吗?看起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啊。”他抬头看看天空,感觉天空似乎与自己世界之中的天空没有什么不同。

    “而且,这里,似乎限制我的力量。我现在的实力,顶多也就达到普通生灵的极限而已,甚至连飞行都做不到……”接着,他借助自己从记忆之中所得到的众多技巧体察自身,心中不由得苦笑起来。

    这时候,他体内的热量在被外界不断的剥夺,一种他在记忆之中从来没有感觉到的感觉涌上心头。

    那是,寒冷的感觉!

    “不能这样下去,这样下去,我会死的……”这样想着,这生灵四处张望,想要寻找一处可以避免寒冷侵袭的所在。

    但,可惜的是,这里乃是那广阔无边的冰原深处。

    在这里,一眼望过去,四面八方,视线所及的一切区域,都是寒冰!

    在这样的所在,想要找到一处能够抵挡寒意,保持自身体内热量的去处,那却是一件近乎不可能的任务。

    “难道,我刚刚得到的性命,就要丢在这里?!”看着四面八方尽是寒冰,这生灵心中不由得生出一种绝望的情绪。

    虽然心中有着绝望的情绪,但这生灵毕竟前身乃是那诸多智慧之祖,却也并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

    在这时候,他虽然找不到希望,但还是慢慢的爬下这一座冰山,向着远处艰难的跋涉而去。

    他的身上凝聚着大量的热量,而他自己又不知道该如何控制自己的热量。

    这时候却只能够任凭外面的寒意不断的中和他的热量,让他的热量不断的散逸出他的身体之外,让他的身体看起来却是热气腾腾的,似乎有着烟雾萦绕不散。

    在跋涉之中,他每一个脚步,都在下方的地冰层之上留下了一个不深不浅的痕迹。

    而这些痕迹,随着他的离开,却又很快的因为寒意而被寒冰重新填满,不过是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就已经是化作一个浅坑,又过几个呼吸,就已经是消失弥合不见了。

    随着热量的散逸,这生灵越来越感到难受。

    就仿佛自己的生机都在被一点点的剥夺一般……

    “这样下去根本不行,即便是这冰原之中存在能够让我保持体温之处,我怕也坚持不到那里,在找到那里之前,怕就会直接身亡了……”这个觉悟,出现在他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