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三百一十八章 过去变了?

正文 第两千三百一十八章 过去变了?

    “怎么会是他?!”这道尊门下面上显现出错愕之色。

    在第四师兄的心灵之中看到任何人他都不至于如此惊讶,哪怕是看到的乃是真圣道尊,他顶多也不过就是感到好奇其原因而已。但,眼前出现在他面前的这个罗帆,却就已经是完全颠覆了他的理解能力了。

    要知道,罗帆不管怎么样都算是他们的敌人。

    对于第四师兄而言,更可以说是最大的敌人!

    若不是他,第四师兄现在依然是第四师兄,依然是掌控着整个道尊门下领域的无上存在!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更依然是处于原本那种有序的状态。甚至连之前的四眼生灵的入侵,也有可能不会出现……

    在这样的情况下,在这第四师兄的心灵深处,在那其心灵波涛之中的每一个诡异的世界最深的所在,居然会出现这个敌人的身影,这如何让这道尊门下不错愕万分?!

    “难道他们打出感情来了?”这个想法在这瞬间凭空出现在这道尊门下的心底。

    这并不是他太污,而是眼前这种情况实在是与那种两个敌对的对手相互伤害着渐渐生出感情的情况太过相似了……

    当然,这种无稽的想法也不过是在他的心中存在了一瞬间而已便已经被他给斩灭了。

    他毕竟乃是道尊门下,对于第四师兄的了解也更是冠绝整个第四层之中的一切修士,自然知道,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发生在那第四师兄身上。

    “到底是什么?”心中这样想着,他在那一个个诡异世界之中的碎片便开始向着那个人影而去,以各种各样的方法来试探这个人影的本质。

    这个人影无比怪异,悬浮于世界的最深之处,处于一种似存似不存的奇妙状态之中。周身上下似乎已经是与这世界之中的一切都联系在一起,似乎便是这世界之中一切存在抽象出来的某种本质的凝合一般。

    这种模样,更像是一种类似规则之源的存在,而不像是一个完整的,他所见过的生灵。

    对于这道尊门下各种手段的探查,这个人影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就像真的并非活物一般,只是静静的盘坐在那里,若有若无,似乎包拢一切,又似乎蕴含着无尽虚空,没有任何事物存在于其中。

    “……”渐渐得出了这个人影的本质,道尊门下心头更是震惊了。

    这种本质,虽说是已经是完全排除了之前他所猜想的那个无稽的可能,但却更是证明了一件事,那便是,罗帆的存在,在第四师兄的心中所留下的阴影,比起他们任何道尊门下想象当中的都要大!

    当然,或许也有另一种可能,那便是,那一位造成这第四层经历现如今这种种波折的那一位散修强者,罗帆,相比于他们原来所预想当中的要强大,要高妙!现在之所以在第四师兄的心灵波涛深处会出现这等变化,只不过是因为这第四师兄的感应能力,观察能力相比于他们要更加的敏锐,对于罗帆的认知比起他们更加的清晰,得到的真相比起他们更加的多而已……

    作为道尊门下,现在化作无数碎片来探查各个世界的这修士本能的排斥了第二种可能。

    哪怕是经历了这无尽的波折,遭受了那无数的挫折,他的心底也依然保留着作为道尊门下的傲气!

    若是承认第二种可能,岂不是在说,那一位散修强者本身的强大、高妙程度,已经是压下了道尊在第四师兄的心底留下的印象?甚至成为了某种极为高妙的核心改变的具现?!

    这简直就是在颠覆他们作为道尊门下的心里优势,颠覆他们的骄傲源头,这他怎么可能会愿意承认?!

    “第四师兄呢?”用各种各样的手段探查了这人影之后,这道尊门下开始将自己的注意力转向他进入这个心灵波涛的初始目标上。

    在罗帆的身影出现在这些诡异世界的深处之后,这道尊门下就已经知道,自己对于那心灵波涛的认知怕是有了偏差。

    这心灵波涛之中的那无数世界,怕并不是种种心灵混乱的表现,而可能是一种心灵正在重建,正在重新塑造的一种中间状态的表现!

    如此这般一来,作为这心灵的主体,心灵的核心的那第四师兄,显然便需要分散在这无数世界之中,伴随着这无数世界的变化而变化才是。

    也即是说,此时此刻,他的无数碎片所在的那无数的诡异世界之中,应当每一个世界,都能够找到第四师兄的一部分!

    而在这时候,他却依然是没有感觉到第四师兄的任何痕迹存在于这些世界之中,这种情况,自然是让这道尊门下明白,自己对于这些世界的探查,依然还不够深入……

    有了这样的认知,他收敛心神,开始继续向着那世界的深处而去。

    而这个深入的方向,不是其他,自然便是那一个在世界深处的,罗帆的身影了。

    虽然不愿意承认罗帆的强大与高妙已经压下了第四师兄心中对于道尊的印象,但他却清楚的知道,不管怎样,罗帆的存在必然存在着某些对于第四师兄来说极为重大的意义。既然如此,那现如今的第四师兄的碎片,最有可能隐藏的所在,自然便是此时此刻这些在各个诡异世界深处的那个罗帆的身影之中了。

    那些身影在外面看来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身影而已。但只要深入其内部便会发现,其内部的结构却是复杂到了极点。

    一层层诡异的时空以一种更加诡异的方式分布在那身影之中,构筑成为了一个让人难以理解,却让任何人都能够感觉到其玄妙莫测的时空结构。

    这些结构是如此的玄妙,哪怕光是看上一眼,这道尊门下都有种自己心中对于玄妙所能达到的程度的印象在被颠覆的感觉。

    时光在这种心灵波涛之中是没有意义的。对于现在的这道尊门下来说,他,有的是时间!

    哪怕是这无数诡异世界之中的罗帆的身影内部的结构复杂到无法想象,玄妙到无法想象,他也依然没有丝毫气馁的一个个时空的探查过去。

    这样所耗费的时间之漫长,足以让任何一名普通的修士绝望。

    但对于这道尊门下来说,却也不过是一个没有什么难度的重复过程而已。

    在这样没有丝毫气馁,没有丝毫烦躁的探查过程之中,这道尊门下所感觉到的时光已经是流逝了无数个亿亿兆年的时光了。

    甚至,感觉上,他从开始修行到现在所经历的时光,似乎都没有在这心灵波涛之中所经历的时光那么长了……

    经历了这样漫长时光的探查,他,却终于有了收获。

    在那一个个人影内部的时空结构之中,几乎同时的,那无数属于这道尊门下的碎片,都探查到了某处极为隐晦,极为玄妙的时空存在。

    这片时空,就像是那无数玄妙而诡异的时空的某个关键节点一般,似乎参与了整个复杂玄妙的时空结构的一切转变,一切行动。推而广之,更是参与了这整个世界之中一切变化,一切玄妙的流转,变幻!

    若是说,第四师兄真的存在于这个人影的内部,那最有可能存在的地方,便是这个时空!

    发现这一点,这道尊门下的无数碎片,便开始向着那时空冲去。

    向着一个确定的目标前进和没有没头没脑的在无数细节之中探查某个目标,难度上或许有着差别,向着目标前进或许会遭受到比起探查更强上无数倍的阻力。但,在麻烦程度上,向着目标前进和探查目标之间的麻烦程度却是有着天壤之别!

    在这无数复杂的时空之中确定这一片时空的特殊,他耗费了无数个亿亿兆年之久。

    但,通过那无数时空的阻拦,真正闯入那时空之中,他却不过是耗费了数万年而已……

    这两者之间的时间差距,说是天壤云泥,都是小的。

    当耗费了自我感觉当中的数万年,闯入那时空之后,这道尊门下的面上便显现出一种莫名的震惊之色。

    在这一片时空之中,他看到了一片奇异的海洋。

    一片色彩斑斓,光影流转不休,时时刻刻有着不知多少亿亿兆变化出现在其中的奇异海洋!

    “这是,心灵的本质!”在这瞬间,他的心中就已经是有了判断。

    心灵的本质可以是任何一种形态。或是人形,或是动物形态,或是神兽魔兽妖兽之类的异兽形态,或是各种死物的形态,法宝的形态,天地的形态,各种各样,只看那心灵的主人的特点而已。

    眼前这样海洋一般模样的心灵本质,对于他来说其实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了。

    因此,在这瞬间,他就已经是通过这海洋的种种表现,通过其中所透出的,那种种属于心灵本质的特质,确定了他的本质,知道了,他便是心灵本质,便是第四师兄在心灵层面之中最核心的,最根本的一种存在!

    或者说,是这种最核心,最根本的存在的不知多少亿兆分之一……

    毕竟,在那不知多少亿兆诡异的世界之中,都存在着这样的时空,都存在着这样的心灵本质!

    在这作为心灵本质的海洋之中,光影流转变幻,从中隐隐间能够看到无尽的诡异影像在那其中显露出来,展现出无数相比于外面看心灵波涛更加汹涌澎湃的恐怖变化!

    就在这个瞬间,这无数时空之中的海洋掀起了无数巨大的海浪,直接对着这道尊门下的碎片扑过来!

    这道尊门下吃了一惊,无数碎片都想要躲避。

    但,他却发现,自己原本与身心完美融合在一起的无限能量,无穷威能,在这时候居然已经再感觉不到半点!

    他好似在这瞬间就已经从一个四劫强者,化作了一个尚且没有入道的普通人……

    而且,是那种天赋极差,甚至相比于普通人的平均水平都要差上许多的那种普通人!

    这种落差,使得他对于周围的海浪的躲避能力却是被削弱到近乎没有。

    只是转眼间,他的无数碎片,就已经是直接被海浪拍中,在其一卷之中,就已经是如同泥牛入海一般,消失在那无边的海洋深处去了……

    “啊!”在最后一刻,声声惊怒交加的怒吼从这道尊门下的无数碎片之中爆发出来,接着便再无任何声息,这些时空重新恢复了原来。

    若是硬要说有什么不同,那也不过就是那些时空内部的海洋相比于原来似乎动得更加的快了,其中的光影流转速度似乎也变得更加的快速、迅捷了……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有亿兆年,又或许不过是短短的数个呼吸而已。

    一道道流光不断的从那无数片海洋之中射出,开始不断的凝聚,勾勒,最终在那海洋上空陆陆续续的勾勒出一个人影,一个看起来和之前的道尊门下一般无二的人影。

    这个人影凝聚出来之后,双眼茫然,神色呆滞,身体在那里无意识的颤动着,就像是只是一个活死人而已一般。

    看这人影的模样,赫然便是之前变成普通人被那海浪卷入海洋深处的,那道尊门下的碎片!

    “怎么会这样……”过得良久,这人影神色一震,双眼开始恢复了一点生机。

    紧接着,他开始这样喃喃着,那点出现在他眼中的生机渐渐的转化做一种无法置信。一种,好像自己的三观都被颠覆的无法置信!

    在这种无法置信之中,他的身体开始崩解,重新化作流光,渐渐的分散开去。

    不过,这种流光在这时候却并没有如同最开始其出现之时一般完全崩散,而是形成一个光团,开始在方圆数丈范围之内不断的流转冲突,就像是无数流光想要凝聚,但却怎么也凝聚不起来的那种状态一般。

    “为什么,我的过去,会产生变化?!”偶尔的,这样的意念从那流光之中泄露出来,震荡着周围的时空,甚至,震荡着下方存在着的,作为第四师兄心灵本质的那无边海洋……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有亿兆年,又或许不过是数日而已。

    那无数流光的流转速度渐渐放缓,诸多流光之间的相互排斥也渐渐的减弱,那些流光随着开始渐渐凝聚,重新化作一个个边缘有些模糊的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