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六百三十六章 天地

第两千六百三十六章 天地

    “居然能够夺取我的力量?!”一声轻咦从下方传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时候,那支脉却已经是完全变了个模样,原来存在着的,罗帆的气息,已经是完全消失不见了。那整条支脉却只剩下了纯粹的,带上了寒意的规则。    这种模样,就像是,原本融入这支脉的某种附带物已经被剔除了一般。    而与这相对的,罗帆的热量化身之上却是已经不知不觉间萦绕着淡淡的云雾了。    这些云雾如同薄纱一般出现在他的身体周围,与周围的那无尽的寒气产生种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互动,在这种互动之间,或是那寒气被消弭,或是那热量被消弭,两者组成了一个极为微妙的动态平衡体系。    在这种平衡体系之下,罗帆的这热量化身就像是超脱一切之上一般,虽然身处于这冰原之中,却似乎不受这冰原的影响。    “阁下或许已经在这一方地待太久了,忘记了对于我等存在来修行之道到底代表着什么了。”这时候,罗帆只是这样淡淡的道。    他方才之所以能够将那支脉之中所存在着的,带上了他的则之世界观的气息直接抽取出来,化为己有,根本原因其实就是因为,这则之世界观,乃是罗帆的修行重心所在!    因为是修行重心,所以他与这则之世界观的联系相比于一般修士所想象当中的紧密了不知多少倍。    甚至,达到了,哪怕是修行之道与那创造出修行之道的修士之间的关系都不如这种关系这么紧密的地步。    在这样的情况下,哪怕是对方只是借用了他的世界观构筑出了这些带上他气息的热量出来,那性质其实也与直接抽取罗帆的力量出来构筑这种支脉没有多少差别。    有着如此便利,罗帆能够在方才轻松的将那支脉之中的热量完全抽取出来,那却是再正常不过了。    当然,严格来,罗帆的法却也并不正确。    那存在其实已经考虑到了他们这个等级的存在与自身修行之道之间的奇妙联系了。在构筑这种支脉的时候,对方显然已经是尽可能的避免了直接将修行之道直接复制出来的情况了。运用在那支脉之中的,却也不过是借用一些世界观而已。若是罗帆真的乃是正常修士的话,却绝不至于能够做到将那支脉之中的那带着他气息的热量夺取过去的。    “走逆行之路能够走到这一个地步,道友之能,着实让人佩服。”那下方的声音这时候重新传来。    在这时候,罗帆的本体双目一凝,身上猛然有着无穷热量透出。    这些热量如同无数道长河一般,从他的身体之中喷涌出来,疯狂的冲击周围的寒冷规则源头。    这寒冷规则源头本身乃是一种超越了力量,超越了热量之上的一种存在。    若是普通的热量,在这时候面对着些寒冷规则源头,必然是一瞬间都支持不下,会在第一时间便被这些寒冷规则源头完全绞碎,化作虚无!    但,显然的,罗帆所透出来的这些热量却并非是一般热量。    经过了这些年的打磨,这些热量与则之世界观的融合已经是比起当初又深入了百十倍,此时相比于化作则之世界观的具现,已经是差不了多远。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热量,却已经是能够勉强的抵挡住周围的寒冷规则源头。    至少,不会在第一时间便被那寒冷规则源头给完全抹去,反而是能够对那寒冷规则源头产生一些不的作用,让周围的寒冷规则源头在这些热量河流的冲击之下,产生了类似崩塌的效果!    随着这种崩塌的效果,整个寒冷规则源头开始剧烈的震荡起来。    某种原本隐藏在这寒冷规则源头深处的存在在这时候终于渐渐的显露出来了。    一片难言的光影,在那寒冷规则源头深处渐渐的展露而出。    这些光影模模糊糊,若有若无,甚至形态也是极为动荡,没有一刻稳定下来。    但,光是看那光影,罗帆便知道,自己方才的猜测是对的!    那是一个世界,或者,是一方地!    一方人为开辟出来的,地!    人为开辟一方地,在外界,或者,在这一处机缘之地之外乃是无比寻常的,甚至哪怕是先大罗之修,只要耗费足够的瞬间,用上足够的一些技巧,便能够轻易的开辟出来。。    但,那只是在这一方地之外而已。    在这一方地之中,做到这一步,那却就是一件无比惊悚的事情了。    因为,这一方地,排斥一切超凡能力!    任何超凡能力,都无法在这一方地具现出来,哪怕是罗帆这样的,已经是通过一些手段绕过这种限制的存在,那施展出来的超凡能力也将要大打折扣。    但,就是这样的情况下,居然有着存在能够借助这种受到极大限制的超凡能力,甚至可能不借助任何超凡能力,开辟出了一方地出来,这是何等不可思议的成就?!这让他怎能不感到震惊甚至惊悚?!    “这是什么级数的存在?!在这一方地又有多久了?!居然能够做到这种事情?!”罗帆心中闪过这个想法。    不过,虽然闪过这个想法,但他却是完全没有就此收手的意思。    在这时候,在那模模糊糊的地光影浮现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是直接操纵着自己身体之上冲出来的那众多热量河流开始一转方向,顶着周围无边寒冷规则源头的碾压、绞杀,开始向着那一处地的光影快速的冲过去!    嘎嘎嘎嘎嘎……    声声恐怖的声响在这时候不断的从四面八方传来。    这寒冷规则源头虽然乃是规则源头,并非是真正的实体存在,但作为规则源头,它却已经是超越了实体,不光是拥有实体的一些性质,更是有着无数实体所不具有的性质!    这时候,在那热量洪流的冲击之下,那些寒冷规则源头固然是在不断的绞杀碾压着罗帆透出那些热量洪流。    但同样的,那些洪流也在对这些寒冷规则源头造成种种难言的破坏。    在这种破坏之中,那些寒冷规则源头不断的崩塌,不断的破裂。而这样的最终结果便是,这种种种声音开始不断的从那其中传出来了……    这时候,一声冷哼从那一方地的光影之中传出来。    在这一声冷哼之间,一只手掌悍然从那光影之中冲出来,一下张开,一抓,罗帆所发出的那些热量洪流就如同百川入海一般,开始向着那手掌中心汇聚而且。    就仿佛,其他所有的方向都已经是被这手掌完全截断,只剩下这么一条出路能够选择而已。    光是这么一掌,罗帆便知道,这存在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至少有着假圣级数!    这种实力,相对于罗帆的真实实力来,自然是微不足道的,甚至连在他面前站稳的资格都没有,连承受他意念的资格都没有。但,在这时候,在这一方地之中,这样的实力,却已经是足以轻松碾压现如今的罗帆了!    罗帆虽然将那手掌之上所展现出来的变化看得清清楚,将其中所运用的一切规则,一切道理,乃至本质都看得明明白白。    但,他却就是怎么都无法躲开这手掌,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这手掌硬生生的将自己所发出的那众多热量洪流给直接抓在手中……    之所以如此,自然是因为,罗帆此时此刻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相比于对方,终究还是有着本质的差别。    哪怕是已经是得到了诸多进步,哪怕是将自身体内所能够操纵的热量已经是近乎升华到化作则之世界观具现的程度,他这肉身与热量所带来的实力,终究也只是止于假圣之下而已!    哪怕是,这个假圣之下,已经是九阶伪圣的程度了,相比于假圣来,终究也有着本质的差距……    而且,除了这个之外,那生灵的本质显然也是远远高于假圣的。    这种假圣级数的实力,在对方的手中所能够发挥出来的效果其实本质上也已经是远远超越了假圣的级数,罗帆对于力量的运用效率或许会比对方要高上一些,但却也没有高到能够让他直接跨越伪圣与假圣之间的差距的地步。    正是因为如此,罗帆这时候方才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此时此刻对方伸出来的,那一只好像是寒冰构成一般的手掌直接化作黑洞,将他所发出去的那热量洪流直接吸入手心之中,将其抓住,再开始碾压!    “居然能够将我逼迫出来,看来,你与之前那些道友很是不同呢。”这时候,那手掌的主人开口道。    “我更没想到,这一处看起来没有任何人烟的所在居然会隐藏着阁下这种强者……”罗帆这时候面色显得无比凝重。    这时候,那一方若有若无,若隐若现,模模糊糊的地已经是完全的稳定下来了。    这一方地此时一眼看过去,却就是一方极为完善的地。    整方地一眼看过去,当真是没有半点缺失,一眼看过去,就像是一颗星球一般悬浮在那寒冷规则源头深处,慢慢旋转着,时时刻刻的与周围的寒冷规则源头进行着规则的交换。    那种模样,似乎是在不断的呼吸吞吐着这寒冷规则源头一般!    这时候,一个人影,从那地之中渐渐的浮现出来。    这是一个冰人。至少,大体轮廓上乃是人形的模样。    当然,具体的细节终究还是与罗帆认知当中的先道体有着本质的差别,若是乍一眼看过去会觉得那乃是一个极为怪异的怪物。    但,显然的,这也只是乍一看的结果而已。若是仔细看过去便会发现,这个人影哪里是什么怪物?其身体的结构哪怕是与罗帆认知当中的先道体有着本质的不同,但也依然是无比完美的形态,隐隐间似乎契合了某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道理一般……    这种特质,对于已经算得上是见多识广的罗帆来,自然是一眼便看出来,这是另一方完美地,或者,另一方大地的先道体的模样!    或许,在对方的眼中,自己现在自认为完美无瑕的先道体,也是一个怪异的怪物的模样了。    这个冰人的身体如同从那寒冰地之中长出来的一般,之前伸出来的那只手掌更是完全长在他的胳膊上,完全没有半点的断层,感觉上方才就像是他真正的伸出自己的手掌来对付罗帆发出去的那些热量洪流一般。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却是双目一凝:“化身?”    那身影微微一震,眼中透出惊异之色,道:“你居然能够看出来。”    听到他承认,罗帆忍不住心头一震。    他方才猜测对方乃是化身而并非真身,也只是因为对方这时候与周围的寒冷规则源头的融合度超乎想象的强,简直就像是从那寒冷规则源头之中长出来的一般的缘故。毕竟,能够来到这一方地之中寻找机缘的存在怎么看都不像是会为自己设置桎梏的存在。而这种与寒冷规则源头完全融合的行为,怎么看都是在为自己设置桎梏,是在给自己寻找牵累……    若是罗帆自己的话,让他的真身来做这种事情,他却是绝不愿意的。    若是一定要这样做,他也顶多会留一个化身在这里……    这,便是他做出这种判断的原因了。    那存在却不知道罗帆不过是通过将心比心推测出来的,还以为他的眼力已经是强大到这个地步,面对罗帆不由得变得凝重了许多,身上原本存在的懒散气息在这时候不知不觉间已经是削减到了近乎没有的地步。    “看来,我还是看了你。没想到以你现在能够发挥的实力,居然有着这样的眼力,看出我不过是化身而已。”他这样着,身上的气势开始膨胀,隐隐间产生一种强大的威慑力,向着罗帆渐渐的压过来。    罗帆这时候心中却是暗自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