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六百三十九章 立场

第两千六百三十九章 立场

    这些生灵每一个身上都有着超凡能力萦绕,却一个个都是有别于那些兽类的修士!

    而且,他们更是极有可能乃是那些踏入这一方天地之中寻求机缘的那些修士!

    “我能够感觉到,我的规则,正在消散。”其中一名长着十八只手臂,长着八只眼睛的生灵在这时候这样淡淡的道。

    这生灵使用的语言乃是一种极为陌生的语言。

    但,从他口中说来,却是几乎任何生灵都能够听清楚他所想要表达的意思,哪怕是那种似乎没有智慧的生灵也是如此!

    其他生灵对于此时此刻这生灵所说的话语却是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惊异的态度,而是一个个的显得相当淡定。显然,对于其他人出现在这里,他们却是一点都不惊讶。

    “我也有着同样的感觉。”另一名看起来就像是一团变幻不定的气团一般的生灵同样说道。

    他所使用的语言,同样是一种完全陌生的语言。但,也同样的,任何存在都能够听出他所想要表达的意思,不管是有没有智慧,不管是懂不懂得这种语言的存在,都是如此。

    其他生灵也都一个个的表示自己的规则已经在消散了。

    当所有人的感觉都统一之后,每一名生灵身上都透出一种振奋之意。

    “终于等到这个时候了,我顶着这天地的惩戒,硬是拖下来,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刻!”那十八只手臂,八只眼睛的生灵这样说着,八只眼睛之中透出难以言喻的寒光。

    “我们当初尽皆在这一片冰原被那人算计,不得不变成这一方天地眼中的死人,到现如今,最近的都已经是有七千万年之久了吧。”另一名生灵这样说道。

    他的话语之中有着沧桑,有着愤怒,更有着难言的仇恨。

    “七千三百二十万年。”另一名修士这样道。

    说话间,他的身上情绪涌动之间,如同化作熊熊的火焰开始将周围的虚空点燃了一般。

    “当初被算计的同道足有数百位,最终,到现在依然留在这里的,也不过是我们这十七人而已了。现在,我们最长的等待了至少十万亿年,最短的也是七千多万年,今日,我们的计划终于能够开始实施了。”那喜事继续说道。

    说话间,一种报复的决意从他的身上透出来。

    其他修士一个个的显现出一种决意出来,就像是在他们心中压抑了不知多少万年的仇恨在这时候终于完全爆发出来了一般。

    若是罗帆在这时候能够看到这些修士,便能够知道,这些修士身上所透出来的气息,分明便是与那冰原深处,从那寒冷规则源头之中透出来的那众多支脉之中的其中一部分极为相似!

    彼此几乎就像是同一个源头,同一种特质一般!

    很显然,这些修士,怕是与罗帆一般,是遭受到那寒冰生灵算计的生灵。

    只是,相比于罗帆在本能之下反应过来,当机立断的截断一切,他们显然没有那么好运,最终怕是真的被那寒冰生灵算计到极处,最终甚至达到了以他们当初表现出来的实力必然会死亡的地步。

    之所以他们这时候依然能够留存下来,显然便是因为他们本身的本质其实是远远高于当初他们所表现出来的实力的,那种对于他们当初表现出来的实力来说能够绝对碾压,让他们必死的攻势,显然只是让他们在这一方天地的眼中身亡而已,他们自身却依然是存在着。

    当然,哪怕是存在,在这一方天地眼中他们终究已经是死亡了。

    所以,他们这些岁月留在这一方天地之中,所遭受的惩罚之强,却是让他们每时每刻都在遭受煎熬。

    只是因为心中的一股气让他们一直不愿离去,一直留在这一方天地之中等待着报复的机会。

    而从他们的话语,以及那冰原深处所存在的那众多支脉的数量可以知道,这些修士显然并不是那寒冰生灵所算计的所有生灵之中的全部了。

    他们,显然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更多的受到算计的生灵,已经是承受不住这种天地惩罚的煎熬,通过种种手段离开了这一方天地了。

    “走吧,这些时日想来诸位已经是想清楚该如何报复了吧。”那一名修士这样说着。

    说话间,他不理会其他人,当先就想着那正在如同暴虐海面一般的冰原直冲过去。

    转眼间,他就已经是直直冲入了冰原之中。

    这些修士虽然遭受到了天地的惩罚,在这些岁月之中每时每刻都在受到煎熬,甚至连当初自身在这一方天地所寻求的,超脱天地限制,获得超凡能力的手段都无法使用了。但,这些修士本身毕竟是能够从一方方大天地之中脱颖而出,最终得以踏入这一方天地的修士。

    因此,哪怕是在这种煎熬与惩罚之中,他们在这么长的岁月之下,却也已经是通过其他办法重新找回了自己的超凡能力!

    这种手段,若是一般修士见识到,必然是震撼莫名,对这些修士五体投地。

    但,对于这些修士自身来说,这种能力,却几乎是理所当然的。

    他们对于自身能够找到会一些超凡能力并没有任何得意,对于其他修士能够找回超凡能力也没有感到有任何惊讶。

    毕竟,这些修士对于自身以及其他同类的认知都是无比清晰的。

    这修士直接投入那冰原之中,自身身上的超凡能力便已经是自然释放出来,构筑出一个隔绝周围寒冰影响的领域,身形如同在流水之中游泳一般,向着那冰原的深处而去。

    在他的身后,其他修士也都是陆续有了动作。

    他们一个个的,施展自己的手段,直直向着那冰原冲进来,向着那冰原的最深处而去。

    越是深入冰原,那冰原的动荡就越是激烈,越是恐怖。

    抵挡起来,当然也就越是困难了。

    不过,在心中的仇恨与愤怒的支撑之下,这些修士哪怕是身躯遭受强大的压迫,却也没有丝毫迟滞,没有半点犹豫,只是不断的加速,向着下方潜去,向着,那最深处的,那寒冷规则源头而去。

    很快的,他们便一个个的看到了融合自身规则的那些支脉。

    这些支脉这时候已经是七零八落,其中所衍生出来的那无数天地这时候与他们之间的联系已经是变得若有若无了。

    顺着莫名的感应看过去,他们便看到,在自身感应的尽头,那些融合了自身规则的世界,这时候已经是在一个无比巨大的漩涡之中。

    这个漩涡极为怪异,似乎乃是寒冰构成,但隐隐间却与周围的寒冰有着莫名的区别,似乎相比于周围的寒冰更加的纯粹而来一般。

    那种漩涡,隔绝了漩涡内部的一切与外部冰原之间的联系。

    正是这种隔绝,使得那漩涡内部存在着的,自己的规则所对应的世界在这时候与那些支脉之间的联系变得若有若无。

    这种联系对他们来说,感觉上似乎只要他们稍稍加一把力,便能够将他们完全截断!

    “现在已经晚了……”看着这一幕,那一名名修士却是暗自叹息。

    若是当初尚且没有被算计死的时候有着这种变化,那他们也就不至于被天地惩罚这么长时间,煎熬这么长时间了。

    但现在,他们已经是找到了另一条道路,已经是找到了另外的,找回超凡能力的办法,在这样的情况下,便是重新将这些支脉与世界的联系截断,重新将自己融入支脉之中的规则抽取出来,也已经是于事无补。

    根本就无法完全截断这天地对他们的惩罚,无法消除他们在这一方天地之中所遭受的煎熬!

    因此,在这时候,这些修士却并没有任何一个停下来对这些支脉进行操纵。

    而是一个个的丝毫不管那些支脉,直直向着下方那整个冰原动荡的源头快速的冲过去。

    这十七名修士每一名都是心智无比坚定的存在——能够顶着无时无刻的煎熬一个坚持就是几千万年几万亿年,便是明证!

    在这时候,哪怕是自身在不断前进的过程之中时时刻刻的遭受到不可思议的压迫,他们也没有任何一个停下动作,一个个的都快速向着下方冲下去。

    很快的,他们便已经是一个个的冲入了那寒冷规则源头之中,来到了,此时此刻罗帆与那寒冰生灵所在之处!

    而当他们来到这里之后,他们便一个个的被镇住了。因为,他们都看到了一副让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的场景!

    一名修士与其化身正悬浮在一个寒冰圆球之上,抬手虚虚罩住那个圆球,手中时时刻刻的有着热量喷涌出来,化作利刃不断的冲入那圆球之中,对那圆球进行着破坏。

    而这时候,那圆球周围,已经是没有了那原本不可一世的寒冰生灵,有的,只是丝丝缕缕的寒意,以及,如同烟雾一般的,寒冷规则源头!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表情,在这些生灵出现的瞬间,他便瞬间发现了这些生灵的存在。

    罗帆的感知是何等的敏锐?在这瞬间,却就已经是发现了这些生灵的本质,不由得淡淡一笑,道:“没想到诸位一直在附近守着,我之前在这里这么多年居然没有发现诸位,却是着实不该。”

    说话间,他的眼中透出一种淡淡的冷意。

    这时候,那些修士却一个个的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罗帆。

    那模样,就像是在看一个掀翻了大象的蚂蚁一般,满是不敢相信,满是荒谬。

    罗帆看着这些修士,面上神色渐渐变冷,只是道:“此处已经被我所占据,诸位若是不想与我为敌,最好马上离去。不然,待我解决此人,接下来便是诸位了。”

    他的话语毫不留情,完全没有给这些修士留下一丝的情面。

    听到这话,那些修士一个个的神色一震,接着,一个个的都有着惭愧与焦急之色。

    他们也是智慧极为惊人的修士,自然是能够知道罗帆为何会有这种表现了。

    他们在这冰原附近已经是守了至少数千万年之久,这么说来,当初罗帆进入这冰原的时候,他们显然也已经是看在眼中。

    但,就是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居然完全没有提醒罗帆的意思。

    以他们的立场来说,这似乎并不能苛责,毕竟他们与罗帆无亲无故,自然没有义务提醒罗帆。但,以罗帆的立场来说,他们的行为,却就是坐看他投入陷阱而不管不顾!这种情况,让他怎能高兴得起来?

    而既然他们能够做这种事情,那么,罗帆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必要向他们释放什么善意了。

    你们可以做你们的,以你们的立场我自然不能苛责。但,我也可以做我自己的,我怎么做,你们自然也无法说其他!

    “我等没有提醒道友是我等的失误,只是,道友也该理解,我等当初怎么可能知道道友能够胜过此人?若是道友身处我等之处的话,怕也会如此做吧。”那十八只手八只眼睛的修士这样说道。

    听到这话,罗帆只是淡淡的点头,道:“当然,我承认我即便是身处诸位的位置之时怕也会这样做。但,我现在并没有身处那个位置。我现在身处的位置,是在被诸位当成诱饵的位置。既然如此,诸位自然也就不能怪我现在这样做了。”

    那修士哑口无言。

    确实,他们有他们的立场,他们的行为以他们的立场来说极为正常。但,路佛安显然也有他自己的立场,在遭遇到那样的对待之后,他有着现在的表现,却也是无比正常的。

    “谁对谁错且不用纠结,现在最重要的是对付那人。”这时候,另一名修士插口说道。

    “没错,道友怕是没有发现那人不过是一具化身而已吧?就算是将其灭掉,也只是让那人损失一具化身罢了,根本就于事无补。”另一名修士这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