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六百四十二章 明悟关键

第两千六百四十二章 明悟关键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一时间却是头痛起来了。

    此时此刻,他唯一的办法,似乎就只能够破坏那一方天地的时光流速的减缓而已,其他的,哪怕是他将这一方天地之外的时光流速减缓,使得内外时光流速重新平衡,让自己的攻势不再受到阻挡,能够轻松的渗入那天地之中,也不可能达到他的目标。

    毕竟,对于那寒冰生灵来说,现如今最重要的就是拖时间。

    只要能够达到拖时间的效果,哪怕是这一方天地崩灭了,他也并不在乎。

    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将外界的时光流速减缓,那么,哪怕是他每一招每一式的效果都是无比显著,能够对这整方天地产生别可思议的破坏,最终等到他将这整方天地毁灭掉的时候,那时间怕也过去了不知多少万年之久了。

    到时候,早就达到了那寒冰生灵拖时间的目的了。

    更何况,哪怕是改变这一方天地之外的寒冷规则源头的时光流速这种事情,对于罗帆来说,也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至少,在现在来说,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毕竟,他在这一方天地之中只能够以热量来发挥出种种超凡的能力。哪怕是因为融入了他的则之世界观之后,这些热量的性质已经是远远超越了一般的热量,能够施展出一般热量所无法展现出来的许多超凡特质,但终究也还是热量而已。

    顶着这一方天地的桎梏,操纵这一方天地的时光流速,这热量终究还是力有不逮的。

    所以,即便是这种办法可行,此时此刻的罗帆也不可能施展这种办法。

    种种想法在他的心中浮现出来,又很快的就消失无踪,让他陷入了头痛当中。

    “不过,这样的话,若是我要跑的话,他也不可能阻止吧……”这个想法在某一瞬间从罗帆心中浮现出来。

    随着这个想法,他不由得苦笑起来。

    从某方面来说,那寒冰生灵确确实实的已经算是认输了。

    毕竟,以其原来的霸道,正常的做法,应该是将这寒冷规则源头完全封锁住,将他逃离的路线完全截断之后再来与他战斗的。

    现在这般,只是护住自身,任凭罗帆随意去留,明显是先途自保,对于将罗帆留在这里这件事,已经是不报多少希望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罗帆放弃了对付那寒冰生灵,直接转身离去,那寒冰生灵显然也是没有任何办法的。

    不过,可惜的是,罗帆心中却绝不愿意就此离去。

    不单单是因为那寒冰生灵之前算计他,更是因为,他若是逃离的话,不单单将失去这一处寒冷规则源头这般的绝妙修行环境,更是因为,他从此将东躲西藏,避免被那寒冰生灵的本体所找到!

    那样的憋屈,对于他来说,却绝不是他所愿意承受的。

    “拖时间吗,既然如此,就让我们看看谁更快吧。”一种斗志从罗帆的心底浮现出来。

    思维转动之间,他却决定改变自己的做法。

    不再试图加快速度来逃避那寒冰生灵的本体,而是主动奋斗准备迎接那寒冰生灵的本体到来!

    他只要不想承受东躲西藏的憋屈,那么,那寒冰生灵的本体,便是他必须面对的敌人。

    无论他现在怎么做,怎么将那寒冰生灵的化身解决,哪怕时下一瞬间就将其解决掉。若是没有实力面对那寒冰生灵的本体,那么,他在日后那寒冰生灵的本体到来之时,也只能选择逃跑,最终承受那种东躲西藏的憋屈!

    而只要他能够与那寒冰生灵的本体斗个不相上下,那么,情况便会完全不同。

    那样的话,不管事情怎么发展,不管那寒冰生灵所开辟的天地在他面前到底是支持了多长时间,哪怕是能够支持到那寒冰生灵的本体到来,他也能够在其本体面前将其抹去!甚至,能够顺手将其本体抹去!

    所以,现如今,最重要的,却是他自己的修行,是他自己在这一方天地之中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

    “没有了他的阻挡,我在这里却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怎么修行便怎么修行,却不必再纠结于他了……”在这个想法之下,罗帆的面上显现出一种淡淡的笑容。

    却是,他已经是重新抓住了行事的关键,不再被之前那一场争斗的表象所干扰了。

    这样想着,他心中微动,抬手虚空一抓,便有着无数热量从他的身体之中直冲而出,瞬间化作无数的奇异线条,向着那一方天地直冲而去。

    这些线条密密麻麻的,看其数量,怕是要以亿万来计算。

    这些线条在到达那天地之外的时候,开始快速的扭曲交织起来,转眼间,便已经是化作一个无比严密的阵法,将那一方天地牢牢的包裹住,形成了一个难以想象的封印效果,将那一方天地的内外都隔绝开来!

    虽然是要将自己接下来的行事重点放在修行上,但这并不代表他就要完全放弃对那寒冰生灵的警惕。

    那寒冰生灵现在认输,任凭他随意行事,这并不代表他便一直是这样想的。

    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发现情况不对,便会直接翻脸,如同之前算计他一般,再度给他一个算计呢。

    这样的话,若是任凭那一方天地凭空摆放在这里,那么,对于罗帆来说,显然便相当于在自己的身边摆放一颗随时可能爆发出来,将自己炸得粉身碎骨的炸弹!

    若是没有进行一定的准备,一定的防护,他怎么可能真的陷入修行当中?!

    而这个阵法,便是他所做出的防护准备了。

    这个阵法本身便有着极为惊人的防护力量,能够隔绝假圣级数的攻击。这样的话,那寒冰生灵的化身若是自己直接出手,却是绝对无法在第一时间打破这个阵法的。

    当然,这并不代表着,若是那寒冰生灵借助天地的力量发挥出超过假圣级数的攻势这个阵法便没有办法。事实上,针对这种超过这阵法防护能力的攻势,方才是这阵法真正的玄奥所在!

    若是有着超越这阵法承受极限的攻势作用在这阵法之上,那么,这阵法在被打破的瞬间,自然便会释放出一种减缓时光流速的效果,直接就将那种攻势的速度减缓到正常的无数倍!

    同时,罗帆更是会因为这阵法的崩溃而有所感应。

    到那个时候,他哪怕是再沉迷于修行之中,也绝对能够反应过来。

    从而,直接废掉那种攻势的偷袭效果。

    这样的准备,在这时候看来,已经可以说便已经是万无一失了。

    当然,那种减缓时光流速的效果毕竟只是勉强而为,效果不可能太稳定,维持的时间也不可能太长,但用来让罗帆反应过来,这显然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做完这些之后,罗帆不再理会这一方天地,开始将自己的目光转向周围那寒冷规则源头。

    这时候,他才发现,这寒冷规则源头相比于之前自己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已经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其中的规则,却是更加的深邃,更加的复杂,对于他体内的那热量规则源头的影响也变得愈发的巨大起来。

    已经被他划分到了一个难以分辨的,那热量规则源头的众多细节在这时候居然有着超过之前万倍以上的动静呈现出来!

    这种超过万倍以上的动静,代表着,他能够深入领悟的尺度,已经是缩小到了之前的万倍以上!

    “居然是禁锢过的,真是该死!”在这瞬间,罗帆心中猛然涌起一种难言的愤怒。

    原来,他进入这冰原之后所感受到的,这寒冷规则源头,其实都已经是被那寒冰生灵通过某种手段禁锢过的!

    这种禁锢,使得他一直以来所感受到的,那寒冷规则源头与热量规则源头的相互影响效果都是被极度削弱过的!这,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分明便是在断他的修行之路,这无论是放在哪里,都可以称得上是不死不休的仇怨!

    在这时候,罗帆对于与那寒冰生灵的本体做过一场的决心却是愈发的坚定起来了。

    这样的想法在他的心中涌现出来之后,他很快的便将其按下了。

    这时候最为关键的不是愤恨,不是发泄自己的愤怒,而是,修行!

    既然已经是下定决心要与那寒冰生灵的本体做过一场,甚至分个生死了,那么,便要抓紧任何一点修行的时间,尽可能的在那不知什么时候到来的寒冰生灵本体到来之前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凌驾于其之上的地步!

    如此这般一来,他自然是没有什么时间来沉浸在那种愤怒之中了。

    随着他将自己的注意力投注在自己的身体内部,那些热量规则源头之上,他就感觉,如同爆发一般,有着无穷的道理与玄奥不断的从其中释放出来,被他所理解,或是融入他的身躯之中,或是化作他则之世界观成长的资粮,或是融入他体内那热量循环体系之中的热量之中!

    在那一方天地之中,此时此刻,那寒冰生灵感应着那世界表面上所出现的,那无数只是跨入了天地之后便瞬间消散的攻势,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神色,似乎有些喜悦,又似乎极为愤怒,最终化作一种深沉的无奈。

    “这样的话,应该能够拖到本体到来吧……”这个想法在他的心底浮现出来。

    那些从天地之外破入这一方天地之中的那些攻势,自然便是罗帆所发出的。而那些攻势在罗帆看来乃是进入那天地的表面之后就停滞下来,似乎一直到永久的岁月之后,都会停滞在那里。但,在这一方天地的众生看来,在那寒冰生灵看来,这些攻势,却是以正常的速度进入这一方天地。

    若不是因为源头早早就失去的话,每一道攻势,都足以给这一方天地造成不可思议的破坏!

    之所以如此,自然是因为时光流速的缘故。

    在外面看来,这一方天地的时光流速已经是减缓到了一个数字都难以描述的地步。

    似乎其中的一切都停滞下来,整方天地之中的一切,都似乎凝滞在那其中,让整方天地如同化作模型一般。

    但,在那一方天地内部的众生看来,却是外面的天地变得无比的快速,无比的迅捷。反而是这一方天地内部的一切,都是以正常的速度发展着!

    因此,才会出现这种视觉效果的不同。

    事实上,等到这些生灵感应到的,那些破入这一方天地的众多攻势消散的时候,外面的时光,已经是过去了不知多少万年之久了!

    至于攻势为何会消散,那自然便是因为,在不知多少万年以前,这些攻势的源头就已经是断开了。

    没有了源头的支撑,这些攻势自然便是空有其表,甚至无法抵抗这一方天地自身的反抗能力,直接就在触碰到这天地的瞬间就潇洒了。

    ……

    在罗帆下定决心修行的时候,在那冰原之上,那些原本准备来与他合作的那些修士却是陷入了两难之中。

    “下方怎么没有动静了?难道战斗结束了?”一名修士这样说着,神色之中满是纠结。

    眼前这冰原渐渐平静的表象,显然便代表着,那冰原深处的动荡已经是停了下来。这样的话,以他们之前的见识来看,显然是那一场发生在下方的战斗已经是停了下来。

    但,既然是战斗停了下来,为何他们所遭遇的,这天地的惩罚尚且没有任何削减?!

    这一方天地虽说对于他们在其眼中出现的死亡会有着许多惩罚,许多限制,但这种惩罚,这种限制却也并不是无法解脱的。

    若是通过一些手段将那些“杀死”自己的存在反过来“杀死”的话,他们身上的一部分惩罚,一部分限制,便会被其所分担!自己所受到的惩罚与限制,自然也就会因此而缩减。

    而即便并不是自己直接出手来“杀死”那存在,这种转移的惩罚与限制将会变少,但再怎么少,终究也是存在的……

    所以,只要感受自己受到的煎熬,他们便应该能够知道那寒冰生灵的生死。而这时候,他们的感应结果告诉他们,那寒冰生灵,依然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