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六百四十七章 邀请函?

第两千六百四十七章 邀请函?

    在这时候,这冰原内部的每一名修士都获得了长足的进步。

    只是短短的时间里面,这些修士就尽皆已经获得了他们原本甚至打算耗费个千万年时间方才可能获得的进步!

    而且,除了这种修行的进步之外,他们更是有着一种莫名的感觉。

    隐隐间,那种原本施加在他们身上,让他们煎熬了至少以千万年计算岁月的那些死亡惩罚,似乎已经是有了些微松动。

    这种松动并不算强,甚至若是单独拿出来的话,都不一定能够引起那修士本身的注意。

    但,这松动所代表的韵味却是超乎想象的多!

    因为,这代表着,他们已经是有了将这种死亡惩罚完全消除的希望!

    “看来,只需要将那直接杀死我们的那化身解决,就已经有机会彻底摆脱惩罚了……”这时候,这两名修士面面相觑,尽皆从对方的眼中看到莫名的惊喜。

    其他离开这一处冰原的那些修士会有什么选择,他们作为与那些修士相处了至少千万年以上岁月的修士却是尽皆相当清楚。他们之中,大多数将会直接离开这一方天地,剩下一小部分,将会前往其他类似这冰原的规则源头所在探索。

    最终,大约只有一半会留在这一方天地之中。

    而就是这一半修士之中,怕也会有一半会选择在某个地方安定下来,好好的缓和一下这些年所积累的种种恐怖压力。

    最后,真正如同他们一般并没有放下修行,而是继续去探究修行奥妙,去努力提升自己的,有一两个,就已经算是很夸张的数字了。

    而这一两名修士之中,绝不可能有任何人的进步能够如同自己这般巨大。

    而没有这么大的进步,自然就不可能做到发现这种死亡惩罚的松动。

    无法发现这种死亡惩罚的松动,想要打破这种死亡惩罚,想要脱离那这不知多少千万年以来所时时刻刻萦绕周身的煎熬,却就变得遥遥无期了。

    换一种说法,可以说,在那众多找那寒冰生灵报复的修士之中,能够真正获得这最大好处的,只有他们两个而已!

    想到这个,他们不由得无比庆幸,更是莫名的后怕起来。

    庆幸的乃是自己在当初选择了停留在这里,继续修行下去。

    而后怕的却是,若是自己当初一念之差,做出了另一个选择,那自己接下里的命运会是如何?直接浪费了这一方天地的机缘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怕是从今往后心中都会种下挫败的种子,对日后的修行怕是会大有妨碍……

    种种莫名的想法之间,他们心中不由得再度涌起了对罗帆的感激。

    虽然这些时日罗帆并没有做什么,但,他的行动,终究还是给他们带来了足够的好处,让他们获得了这种根本的,关键的进步。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值得他们感激的……

    当下,其中一名修士叹息着,抬手向着罗帆一指。

    随着这么一指,有着一点奇异的灵光从他手中发出,向着罗帆快速的冲过来。

    这一点灵光极为奇特,虽然只是无比脆弱,似乎只需要空气一个鼓荡就可能完全熄灭的一点光影而已。但,它出现之后,周围的那些寒冰以及寒冷规则源头却直接将它当成不存在一般,完全没有因为它的存在而产生任何一丝丝的变化。

    那一点灵光在这样的情况下,轻轻松松的就已经是穿透了重重阻隔,出现在了罗帆的面前。

    这种变化,自然是完全被罗帆感应在心。

    在这点灵光即将击中他的瞬间,他抬手一接,就已经是将那一点灵光直接托在手中,就如同那乃是实物一般。

    “这是什么?”罗帆转头看过去,眉头微微皱起。

    “道友对我有大恩,我无以为报,只能以当初得到的一张邀请函表达谢意。”那修士对着罗帆遥遥说道。

    “大恩,感激?不需要。”罗帆虽然对这邀请函颇为感兴趣,但依然是这样说道。

    说话间,抬手就将那点灵光一送,让那一点灵光一闪之间,就已经是重重阻隔,出现在了那修士的面前。接着,在那修士尚且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是直接撞入了那修士的身体之中。

    “我做的事情只是为我自己。你们能够得到好处,那是你们自己的机缘,与我无关。”接着,罗帆就只是这样说道。

    这时候,那修士方才反应过来,瞬间看向罗帆的目光就完全变了。

    “道友可知这是什么邀请函?!”他有些不可置信的道。

    “不管是什么邀请函,不是我应该得的,我便不会要。”罗帆只是道。

    他自然是能够猜出这邀请函到底是有多珍贵。能够让一名遭受了以千万年计算的时间煎熬的修士哪怕是受尽折磨也不将其拿出来的宝贝,那珍贵程度,哪怕是不比起性命要珍贵,在其心中怕也是能够勉强相比的了。

    对于这种邀请函,他好不好奇?那不是废话,他当然是无比好奇。想不想要?那更是废话,他进入这一方天地便是为了寻找机缘,便是为了提升自我的。这邀请函一看便不简单,怎么看都能够给他带来巨大的好处,他怎么可能不想要?!

    但好奇、想要,与真正留下那邀请函却又是另一回事了。

    在当初他决定将这些修士赶走,在这之后又完全不理会这些修士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他与这些修士之间已经是没有什么交情可言了。

    他们无论是倒霉还是幸运,无论是遭受巨大损失,还是获得天大的好处,对他来说,都只是陌生人的陌生遭遇而已。

    根本就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又怎么可能做到坦然的将这些修士因为得到好处而心生感激所送出来的邀请函?!

    “道友可知道,若是没有这邀请函,怕是要耗费多亿兆年的时光方才可能得到这一方天地的精华机缘?!”那再度不可思议的道。

    “之前不知道。但,现在已经知道了。”罗帆只是道。

    听这修士的意思,这邀请函的关系还相当重大,甚至可能关系到了这整方天地真正的机缘所在。但,罗帆却并没有因此而生出什么后悔的情绪。

    并不是他对于这种邀请函,这种机会真的是不屑一顾。

    而是,他有着足够的自信,自己不需要以这样的方式来获得这种邀请函!自己也不用以这样的方式来获得去竞争那种机缘的机会!

    眼前这修士能够做到的事情,他自己,也绝对能够做到!对方能够找到这种邀请函,他也一定能够找到。哪怕是,他现在尚且不知道这邀请函到底是什么,不知道这邀请函到底是谁发出的,最终得到之后又能够到达何处。

    “既然道友现在知道了,那道友想来已经改变主意了吧,还请道友收下这邀请函。”那修士这样说道。

    看他的样子,似乎有些松了口气的模样。

    听到这个,罗帆却只是淡淡的摇头,道:“没有。我的主意,并没有改变。这邀请函不是我的,我便怎么样都不会收下。”

    那修士这时候几乎已经抓狂了,哪有这种事情?这么大的机缘,这么大的好处,自己都已经下定决心要送出去了,对方居然完全不收,明明自己已经是苦口婆心的解释这种好处到底是多么巨大,多么的难得了……

    这时候,在这修士不远处的那一名修士那呆滞的神色方才渐渐的恢复过来,他看向这修士的目光显得有些怪异。

    眼神深处的情绪显得极为复杂。

    显然,他已经是反应过来了那修士之前所说的那种邀请函到底是什么邀请函了。而也正是因为反应过来,他在方才愈发的震撼。

    他与这一名修士相交以亿年计算的岁月。虽然最初的开始乃是因为同病相怜,有着共同的仇敌,有着共同的目标才让他们聚在一起。但,相处了这么多亿年的岁月,他自认自己已经是完全了结眼前这一名修士,甚至已经是完全掌握了对方的思维模式,知道了对方在遇到某种事情之后会做出某种相应的反应。

    但,这么多亿年时间,他居然完全没有看出眼前这一名修士居然隐藏着这么大的秘密,居然有着这种邀请函存在?!

    “你是不是疯了?!有这种邀请函,你用得着耗费几亿年时光在这里等待复仇吗?!将这邀请函拿出去,找一个人来帮你报仇难道不是一句话的功夫?!”在这时候,他的心神却是几乎崩溃的。

    这一方天地广阔无边,其中有多少强者,哪怕是他们这些进入这一方天地以亿年计算的岁月的修士也并不知道。但,光是他们所知道的那些强者之中,那寒冰生灵便绝对不是其中最强的一个!

    哪怕光是他们所知道的,便有着超过百位比那寒冰生灵强大的强者存在。

    而这些强者之中,对这种邀请函感兴趣的,绝对不少。

    愿意为了这邀请函而得罪那寒冰生灵的,更是超过一半!

    如此这般一来,若是这修士愿意,将这邀请函交出去,不管是交给谁,别说解决那寒冰生灵的化身了,便是要解决那寒冰生灵的本体,也绝不是一件难事!

    但,对方有着这样的底气,却居然在数亿年下来完全没有透出任何一点口风,甚至宁愿自己浪费以亿年计算的时光在这冰原附近,宁愿徒劳的等待着可能永远不出现的报复机会,这种心态,却完全不是他所能够理解的。

    在这时候,他只有一个想法,眼前这修士,疯了……

    那修士虽然不知道自己身边的同伴在如何腹诽自己,但也知道,自己现在的行为怕是不会被对方认同。

    因此,这时候完全没有理会自己同伴的意思,只是一心的劝导罗帆接下这种邀请函。

    罗帆本身的意志是何等坚定,不言而喻。既然他已经是做出了决定,这时候自然不可能仅仅因为对方的一些话语而改变自己的决定了。

    所以,无论那修士怎么说,他都只是摇头拒绝,不愿意接受那邀请函。那模样,简直就像是那邀请函乃是毒药之类的负面存在一般。

    那修士劝导良久,发现罗帆居然真的是极为坚定,居然真的完全没有接受这邀请函的意思,只能够用一种莫名的眼神看着罗帆,那模样,与他的同伴看他的眼神却是极为相似……都是如同在看一个疯子的眼神……

    在这时候,他却是完全理解了自己的同伴如何想他的了。

    “世上居然有这种疯子?!我们进入这一方天地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机缘吗?现在有着这么好的机缘摆在面前,居然只是因为这不是我应该得到的就将其推开,这种人……这种人绝对是疯了!”在这时候,他想起了其他修士在面对好处的时候所出现的变化,那种至交好友直接翻脸,原本的温情脉脉直接化作狰狞杀戮的变化,这种觉得罗帆已经是疯了的感觉却是变得愈发的强烈起来。

    心神转动之间,他猛然想起什么,忽然回头向着自己的同伴望过去。

    在看过去的瞬间,他就看到了自己同伴眼中那种极为复杂的光芒。

    那种光芒,似乎有些无法置信,无法理解,更有着一种隐藏极深的渴望,甚至,贪婪……

    虽然这种渴望与贪婪尚且只是一点点,并没有压下其他情绪,但这种趋势,已经是让那修士感到心头发寒,心中第一次后悔自己在方才拿出这种邀请函出来了。

    “果然,太强的诱惑果然是交情的灾难。”他心中暗自叹息着,心中一动,那点灵光就从他的身躯深处浮现出来,那上面透出的光芒瞬间增强起来。

    只是短短的瞬息之间,这种灵光的光芒就已经是增强了不知几千倍还是几万倍。

    最终,甚至透出了他的身体之外,让他好似忽然间化作一个光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