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三百二十二章 反击!

正文 第两千三百二十二章 反击!

    心灵的颠覆,重塑,这乃是一个无比凶险的过程。

    一不小心,便是心灵完全崩溃,变成一具行尸走肉的结果!

    但,这其实也是一个机会。一旦重塑完成,和之前相比,必然便是出现了无法形容的蜕变,得到难以想象的升华!

    当然,也有着修士认为重塑完成才是最大的危险所在……

    因为,心灵一旦重塑,那么,他便与原来变得极为不同,这种从心灵深处所产生的改变,可以说几乎已经将这生灵改换成为另一个人了……

    这样一来,经过这种重塑之后,此人还能够算是原来的存在吗?相对于原来的存在来说,这种重塑,岂不便是将其抹去?!

    或许,对于那众多自斩脱身的修士来说,这种重塑,便是将他们现在的存在给完全抹去吧……

    不过,这种种风险,对于这时候已经重塑完成的第四师兄来说,却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

    不管是是重塑过程之中风险,还是重塑之后是否还是自己的风险,对于现如今的他来说,都已经没有了意义。毕竟,重塑过程之中的风险,他已经度过,自然没有意义了。而重塑之后是否还是自己的风险更不用说,现如今的他已经是重塑之后的他,是原来的自己,还是抹去原来,重新塑造出来的第四师兄,都已经只剩下他了,自然也就再没有什么意义了。

    在这时候,他的心中只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复杂情绪。

    对于那引导他做出这种思考的罗帆,他的心中有着莫名的感激,更有着一种难言的不爽。

    毕竟,虽说罗帆的话语最终让自己得到了这样大的好处,但,若是自己一不小心的话,现在怕就已经变成行尸走肉了!

    而且,他更是对自己所经历的这一切如此的云淡风轻,将一切都视作等闲,根本完全不管自己在这过程之中到底是遇到了什么危险,不管自己现在还是不是原来的自己,这更是让人火大。

    “让我来看看你需不需要重塑吧!”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这第四师兄身形一晃,转眼就已经是出了自己的世界群。

    与此同时,无穷无尽的世界群的威能开始疯狂的从世界群之中涌出来,好似云雾一般,包裹住他的身躯,带着他,转眼间跨越了不知多少创世之力的阻隔,来到了罗帆的世界群之外,直面那好似活物一般的天地之光!

    面对着这样的天地之光,第四师兄再一次产生了一种难言的渺小之感。好似自己忽然变成了一直蝼蚁正站在一个广大无匹的星球面前一般。

    那天地之光并没有针对他,但光是其自然运转的过程之中所透出的丝丝缕缕气息,却就已经让他感受到了自己的身心承受无法形容的压迫。

    甚至,隐隐间,他的心灵之中都有着嘎嘎嘎嘎的声响不断的传出来,似乎要在这种压力之下崩溃一般。

    “居然如此恐怖……”在这瞬间,第四师兄的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他并不是第一次见到罗帆的天地之光,甚至在以前都还更近距离的靠近这天地之光过。但,在以前,他对这天地之光虽然能够感到其无比强大,但却只是模模糊糊,若隐若现而已。就仿佛有着某种烟雾挡在他与这天地之光之间,使得他对这天地之光的恐怖并没有太过直观的感觉。

    但,现在再一次见到这天地之光,那种原本遮挡在他面前的迷雾却就已经完全消散了……

    他,终于真真正正的,直观的感受到这天地之光本身的强大!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这种强大所带来的,恐怖!

    一时间,他之前所下定的,要给罗帆的心灵一个巨大的刺激的决心都有些动摇了。

    不过,第四师兄终究是第四师兄,在心灵重塑之后,他的心智之坚定,比之前更是强悍几分。在这时候,他依然很快的就将自己心中所产生的种种怯懦的情绪给斩灭,神色重新变得坚定起来。

    “你似乎有什么话要对我说。”这时候,一把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让他心头一颤。

    这,自然便是罗帆的声音了。

    之前已经说过,因为当初的教训,罗帆已经是时时刻刻的分出一丝注意来关注这道尊之路第四层之中所发生的种种。在这样的情况下,第四师兄心灵重塑完成前来他所在之处这种事情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在这时候眼见第四师兄包含着好奇与恶意的来到他的世界群之外,他却是好奇心起,打算问问对方到底想要做什么。

    至于保持身份,等待那第四师兄主动招呼的事情,他却是决不屑于去做的……

    随着罗帆的话语,他的身形渐渐的浮现于第四师兄的面前,眼神颇为好奇的看着这相比于当初似乎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又似乎什么改变都没有的第四师兄。

    第四师兄眼见如此,深吸一口气,道:“正是。我却有一件事需要告知前辈。”

    说话间,他的神色变得有些莫名起来,似乎有些迟疑,又似乎有些决绝。就像是正在纠结于要不要说出来,有似乎在衡量说出来之后的后果……

    “哦?什么事情?”罗帆淡淡的一笑,问道。

    他对于这第四师兄所要说的事情虽然并不清楚,但却并没有因为他的做派而产生任何紧张之类的情绪,只是很是平淡,很是平静的想要知道他所想要说的到底是什么而已。

    这是一种绝对的自信,自信自己绝不会因为对方所说的任何事情而产生无可挽回的后果!

    眼见罗帆如此表现,第四师兄终于压下了心中的种种犹豫,道:“前辈可知,为何前辈能够在几层道尊之路之中无往而不利?诸多道尊对于前辈的种种放肆行为为何毫不制止,反而是默认甚至鼓励?”

    听到这个,罗帆只是一笑,道:“难道,这不是因为对于他们来说,这道尊之路之中的一切,都是无足轻重的吗?”

    “我以前也是这么认为的。这道尊之路对于诸多道尊来说,不过是一种随意开辟出来之物而已,便是它完全毁灭了,他们也绝不会放在心上。但,被前辈提醒之后,我却不再这样认为了。”第四师兄这样说道。

    听到这个,罗帆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若是只是随意开辟出来的道尊之路而已,他这样理解自然不会有问题。

    但,若是结合这道尊之路之间的争斗乃是道尊大天地之中的真圣级数存在与其他大天地之中的真圣级数的存在之间的某种游戏这个事实之后,他这样的想法显然便有些问题了。

    毕竟,就像是一个人对于自己正在玩的某个游戏必然相当关注,必然会小心培养,会尽可能扫除让自己游戏之中的人物发展的障碍一般,那些真圣若是将这道尊之路当成是自己在某种游戏之中的化身的话,自然不可能对这化身毫不在意,不可能对这道路之中的一切都如此的放任,乃至于,自己对这道尊之路进行那种种程度的破坏,他们都毫不在意!

    “或许,是战争的规则在限制着他们吧。”心中种种想法闪过,他最终这样说道。

    第四师兄自然是知道罗帆所指的到底是什么,当下只是笑道:“这也是一个可能。但,哪怕是以前辈的手段,都应该能够在不触动任何无论多严密的规则的情况下来进行某种干涉吧,更何况是无所不能的道尊了。所以,虽然这种可能性存在,但这种可能性应当是相当的小的。”

    罗帆眉头轻轻皱了起来。

    确实,只要是规定,都必然会有着漏洞。找不到漏洞,并不是其不存在,而是没有找到而已。而从之前这道尊大天地的道尊之路被入侵的情况来看,显然的,众多道尊之间的战争协定却绝不是没有任何漏洞的……

    所以,显然的,若是真的只是因为战争的规则限制,那些道尊,绝对有着能力可以绕过这些规则的限制,直接以某种莫名的手段来干涉他的。

    如此这般一来,很显然的,这种可能性,就已经是渺茫到近乎不可能了……

    罗帆的思维相比于第四师兄更加的敏锐,深度更加的深,被这第四师兄这么提醒之下,在这时候已经是完全明白对方想要说什么了。

    “我明白了。”他叹了一声,眼中的神色有些莫名。

    身上的气息更是微微有了改变。

    在他背后的那世界群,连同那世界群之上所覆盖着的,那天地之光,也在这时候产生了难言的波动,就像是忽然间从其最深之处透出一种不稳的韵味,使得他们难以保持稳定的状态了。

    这种模样,让一旁的第四师兄看得又是佩服又是解气,面上现出夹杂着解气之意的冷笑,道:“看来,前辈你果真明白我所要说的到底是什么了。既然如此,在下便告辞了。”

    说着,便要转身离开。

    罗帆这时候叹了一声,道:“且慢。”

    说话间,丝丝天地之光便已经是浮现于第四师兄身体周围,直接便穿透了他身上那无比浓郁的世界群的威能的阻隔,直接绑覆在他的身上,让他在这瞬间就感到身躯内部的一切都是一片凝滞,只剩下思维依然能够慢慢转动而已,直直的被定在那里。

    “比想象当中的要强上十倍!”在这瞬间,第四师兄对于罗帆的手段有了判断,眼神变得难言的骇然。

    “虽然你让我想到了这个让我几乎忽略掉的事实,但,你的用心却是让我不爽。”罗帆这样说着。

    就在这时候,第四师兄心中产生一种无法想象的,强烈的不安之感。

    “所以,我决定封印你万亿年。”当下,罗帆就这样说道。

    随着这话,第四师兄就感到一种无法想象的诡异存在凭空出现在他身体周围,直接穿透了一切防护,甚至穿透了那天地之光的阻拦,直接便包裹在他的周身上下,深深刻入他的身心深处,让他的思维瞬息间完全凝滞,甚至连对心灵,对身体的感应,都已经是完全消失了,只剩下一缕若有若无,似乎存在,又似乎不存在的思维,依然在感应着时光以极为缓慢的方式流逝而已……

    而在外面看来,却就是某种奇妙的屏障直接覆盖在第四师兄身上。

    紧接着第四师兄便周身一颤,直接隐没于无形,消失得无影无踪,任凭感应能力多么强大,多么诡异的道尊门下都再难以察觉到天啊的存在。

    这种模样,却已经是被罗帆借助自己沟通了诸多层面的能力所带来的,对那层面之间屏障的操纵能力直接封印进入层面之间去了!

    随着第四师兄被封入那层面之间的间隙之中,罗帆身上所发生的种种震颤,种种不稳,也随着开始渐渐的恢复过来。

    转眼间,就已经是完全恢复了最开始的,完全不受影响,没有听到之前第四师兄所说的那些话语之前的模样了。

    “我的一举一动,一思一念,都是在道尊的掌控之中,我的一切所作所为,其实都是道尊所让我,甚至操纵我去做的?”他的心中回荡着这样的想法,眼神时时刻刻的变换着。

    这个想法,便是他之前从第四师兄的种种询问之中所推想出来的,第四师兄想要告诉他的话语!

    而这种情况,显然也是他通过那种种事实所推演出来的,几乎可以算是唯一解释得了为何他在这道尊之路之中的一切行为都没有引发道尊的任何处理手段的可能!

    哪怕是心中再不愿意承认,他也不得不认同这样的猜测,不得不产生一种自己自从踏入这道尊之路后的一切所作所为,一切所得,都不过是在他人操纵之下的结果的心思。

    这样的想法一出现,对他所形成的冲击之强,不言而喻。

    要知道,这可是几乎否定了他的一切!哪怕是罗帆,也不可能淡然以对,毫无任何变化的……

    此时此刻的他,看似已经是完全恢复了正常,但其实心神却依然颇为纷乱,依然是在思考着那个问题,更是在思考着,自己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这一事实,该用什么样的办法来对待接下来的道路……



    《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