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六百四十九章 从心所欲

第两千六百四十九章 从心所欲

    拥有超凡特性的,被修士所凝炼出来的力量,在一般意义上来说,都可以称作法力。

    但,不同层次的修行者,其所凝练出来的力量显然是有着天壤云泥之间的差距的。

    所以,虽然同样是法力,但在法力之中也同样是有着诸多等级的。

    而这些等级具体的划分不同的修行体系自然有着不同的标准,不同的说法。但,不管什么修行体系,什么标准,什么说法,那力量的本质,却都是摆在那里的。

    因为尽皆乃是蕴含了超凡特质的力量,所以,从根本上来说,至少从罗帆这个层次的存在看来,不管什么等级的法力,本质都是同一的。

    同样的本质所衍生出来的力量居然会有那样悬殊的差距,原因其实也很简单。

    却就是质与量的不同而已。

    可以说,刚刚成型的法力与真正强大的法力相比的话,两者之间的差别,却就像是一团水蒸气与一片无垠海洋之间的差别一般。

    水蒸气与海洋之中的海水的本质都是一般无二,都是水分子组成的。

    但,因为质与量的悬殊差距,就使得一个形成了水蒸气,别说遇到火焰,若是没有什么手段保存限制的话,说不定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就会完全散去了。而另一个,却是海洋,别说是停留在正常时空之中了,怕是无边火海在其面前都只有熄灭一途。

    而这时候,罗帆体内的热量相比于之前的热量,便像是获得了这种蜕变一般,跨越了水蒸气与海洋之间质与量的差距!

    此时此刻的他,感觉眼前这一个寒冷规则源头,却已经没有多少之前那种浩瀚之感了。

    在自己体内的热量规则源头的支撑之下,他现如今在看眼前这个寒冷规则源头,却就只是觉得,眼前这寒冷规则有些不凡而已。

    之所以如此,自然是因为,他已经是不知不觉间将自己体内所拥有的,那热量规则源头掌控达到了一个极为深刻的境地,却是终于达到了能够勉强和眼前这寒冷规则源头处于同一个层级的程度了……

    虽然,严格来说,以他对这热量规则源头的掌握,与这寒冷规则源头尚且有些差距。但,一个层级终究是一个层级。

    在一个层级之下,他再看眼前这寒冷规则源头,自然便恢复了正常的视角。原来那种觉得它高深莫测,似乎怎么探索都达不到尽头的感觉自然便不可能继续存在了。

    这自然是一件好事,代表着他这些岁月的进步幅度已经是达到一个他以前所不敢想象的地步。

    但,同样的,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却也算不得是一件好事。

    因为,这代表着,这寒冷规则源头对他的刺激,或者说,对他体内热量规则源头的刺激,已经是变得比起当初小了千百倍以上了。

    为何那寒冷规则源头能够让罗帆更容易体悟那热量规则源头的道理与玄奥?那根本原因就在于,那寒冷规则源头足够深邃,足够高深莫测!因为去足够深邃,足够高深莫测,这才使得他体内的热量规则源头因其而生出一种强烈的共鸣!这种共鸣,使得那热量规则源头极深之处的诸多细节变得显眼,才使得其中所包含的道理与玄奥渐渐展露了出来。

    而现如今,那寒冷规则源头的那种深邃,那种高深莫测已经消失,其与这热量规则源头的共鸣,自然而然的便减小了不知多少倍。

    这么一个减小之后,热量规则源头深处的细节,自然便无法凸显,罗帆自然也就再无法如同之前一般不断的深入去挖掘其中的道理与玄奥了。

    感受着体内热量规则源头的许多时日未曾继续深入的动荡,罗帆不由得暗自叹息一声。

    “看来,终究还是得不到那那寒冰生灵的本体了。”

    等待那寒冰生灵的本体到来自然是他停留在这里的一个目的。但,那却并非是他最主要的目的。对于罗帆来说,真正重要的,却是自己的修行!

    若是在这里修行的过程之中能够等到那寒冰生灵的本体到来,他自然是欢迎。

    但,若是为了等待那寒冰生灵的本体到来反而是影响了他的修行,这种事情,他却是怎么都不会做的。

    而这时候,显然便是在这里继续修行已经会影响他修行进境的时候了。

    所以,哪怕是依然好奇于那寒冰生灵的本体会是什么模样,会有什么样的手段,但罗帆也就没有继续停留在这里等待的意思。

    “再待下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却是到了该走的时候了。”心中这样想着,罗帆抬步轻跨,身形转眼间就已经是出了这寒冷规则源头,直接进入了冰原之中,来到了一处奇异的漩涡之前。

    这个漩涡,不是其他,正是当初他为了保护你旧的诸天万界而构筑出来的,那为了隔绝内外,让那旧的诸天万界不至于完全崩溃的那个漩涡。

    那漩涡内部的天地的时光流速比起外界要快上不知多少,现如今外面都过去这么多年了,那漩涡内部的世界所度过的时光自然便更长了。

    到了现在,那天地之中却已经是只剩下极少数的生灵依然记得当初这漩涡尚且没有出现之前那天地的模样而已了。

    除了这极少数生灵之外,其他这天地之中的所有生灵所认知当中的世界,便是此时此刻这般,被一个巨大漩涡笼罩住的模样!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甚至便是在想象当中,天地都应该具有这种模样。

    哪怕是在某些这天地之中的文学作品之中所描述的一些异世界,隐隐间都有着这样的影子,顶多也就是在这样的基础上变形而已。

    在这时候,罗帆来到这里,微微感应一番,便确定了,在那漩涡内部的那一个世界这时候已经是彻底的完整了!

    在那世界上面原本存在着的,那无穷的裂缝,早已是不知什么时候完全弥合了。

    现如今,整方天地已经是完完整整,再看不出当初曾经差点完全崩溃过!

    见到如此,罗帆便知道,自己所构筑的漩涡,现如今已经是没有必要存在了。

    当下,也不迟疑,顺手一拂,那漩涡微微一滞之间,便轰然崩溃,整个漩涡之中的热量完全崩散,化作无尽的碎片,直接融入了周围的冰原之中,顺着冰原内部的寒意流转轨迹,直接流转到了下方的海洋之中,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就已经是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在这瞬间,那漩涡内部的天地之中,几乎所有生灵都在瞬息间感受到了天地的变化。

    一时间,不知多少生灵猛然抬头看向天空。

    原本遮挡住天空的巨大漩涡,已经是完全消失无踪。

    一种前所未有的清明,出现在众生眼前。

    至少,在那些并不知道当初漩涡形成之前的天地的那些生灵眼中,你是前所未有的清明……

    “则是什么?天空破了?!”在这时候,不知多少生灵心底生出一种难言的恐慌。

    原本无比熟悉的东西在某一瞬间忽然间完全消失,这对于任何生灵来说,都是一个极大的刺激。

    更别说,这对于那些时日诞生的生灵来说,那漩涡根本就是天地的一部分,甚至可以说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这个时候忽然间发现那漩涡消失,对于他们来说,却是不由得开始怀疑这世界是不是要崩溃了,是不是世界末日要降临了……

    这种种恐慌,种种担忧,在罗帆看来自然是相当可笑的。

    若是,他有着心思来看的话……

    事实上,对于罗帆来说,将这漩涡散去,其实就已经算是在这里扫干净自己的手尾,让自己在这一处冰原之中的最后一点痕迹完全消散。却并非是对那其中的生灵多感兴趣。

    因此,在这时候,将那漩涡散去之后,他就只是平淡的转身而走,却是在没有半点精力放在那漩涡内部的天地之中。

    身形一闪之间,罗帆就已经是出了那冰原。

    相比于当初还需要借助种种精微的技巧来操纵热量达到飞行的效果,这时候的罗帆却就已经完全不需要任何技巧了。

    光是凭借那已经拥有超凡特质的热量本身的特性,他就已经是能够随意的飞天遁地,这时候他站在半空中,却当真如同普通人站在地面上没有什么区别。

    一眼看过去,他便看到了隐藏在虚空当中的那几座洞府。

    这些洞府,不是其他,正是当初那些被罗帆丢出来的那些修士所开辟出来的。

    而现如今,那些洞府之中却并不是所有修士都已经离开。

    事实上,还有着几个洞府之中有着修士依然在等待着,在修行着。

    不过,这些生灵或许本质上与罗帆并没有太大的差距。但,那本质终究也只是本质而已。

    经过这些岁月的发展,现如今他们在这一方天地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却已经是被罗帆远远甩在身后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现如今不想要被他们发现,他们却就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发现他的存在的。

    哪怕是,这时候罗帆正在近乎肆无忌惮的感应他们的情况,观察他们的变化,也是如此!

    罗帆并没有惊动他们,稍稍感应一下周围之后,便冲天而起,随意挑选了一个方向飙射而出。

    随着他所凝炼的热量获得越来越多的超凡特质,他原本所拥有的种种能力也渐渐的回来了。当然,若是用更准确说法,却是渐渐的在这一方天地显露出来了。

    而直觉,便是他所找回来的能力之中的其中一种。

    像是这时候,他看似只是随意的选择了一个方向前进而已,但这个方向其实就已经是他潜意识当中所察觉的,那可能让自己得到最多好处的方向!

    换一种说法,也即是说,他虽然只是随意的选择一个方向而已,但在那个方向之上,他能够找到所谓的邀请函,或者另一个更加强大的规则源头,或者是另外一些对他有所帮助事物的可能性却是要比其他方向更高!

    从某方面来说,他现如今也已经可以算是能够从心所欲了。

    现如今的罗帆,其在这一方天地之中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已经是至高皇者级数,神通威能之强,可以说已经是近乎无所不能了。

    若不是这一方天地对于超凡能力的限制依然存在,他的种种手段在这里依然受到不少限制,说不定这时候他就已经是能够瞬息间就跨越无穷遥远的距离,出现在他心中直觉所锁定的某处位置,见识到那对他有着许多好处的奇妙存在了。

    不过,即便是如此,他的速度,也已经是近乎达到了这一方天地所能够接受的极限了。

    身形在半空中化作一道流光,在虚空当中留下了一道长长的光痕,一眼看过去,简直就像是有着一只无形的画笔正在半空中画下一道长长的笔画一般。

    这一方天地广阔无边,别看之前罗帆遇到了许多修士,但那却只是因为那一处位置有着对修士有着巨大好处的寒冷规则源头的存在而已。却并不代表着这一方天地之中的修士数量很多,很是长剑。

    在正常的,没有什么特殊的区域之中,这一方天地之中的智慧生灵的数量却是极为稀少,甚至可以说是近乎没有的。

    而显然的,任何一方天地之中,都是正常的,没有什么特殊的区域是比较多的。

    毕竟,若是那比较少,那么,那种正常的,没有什么特殊的区域,本身就已经是特殊的了……

    所以,他在半空中留下的长长的残影的,却只是让下方的无尽生灵看得一片茫然,能够知道这乃是有着某种强大的修士正在空中经过的生灵,却是少之又少,甚至可以说是近乎没有!

    如此这般,罗帆一个飞遁,便是过去了将近一个月。

    这一个月的距离,若是用精确数值来看的话,怕是该以亿万里来计算才能够计算得清楚。

    这一日,正在飞遁之中的罗帆心中一顿,猛然停下了遁光,向下落去,直接来到了一座山峰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