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六百五十一章 三年

第两千六百五十一章 三年

    这时候,那修士盯着罗帆,眼中多了一种恍然之色。

    似乎已经是认出了罗帆到底是什么人物了。

    此时此刻,罗帆看眼前这一名生灵,心中却是暗自松了口气。虽然这修士对于自身力量掌控已打出神入化,此时几乎没有半点有关力量层次的气息透出,但罗帆依然是能够通过种种痕迹推测出来,眼前这修士的实力层次,应当也就与现在的他同一个等级而已。

    当然,这里所指的,当然便是在这一方天地之中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了。

    同一个等级的存在,只要这生灵的本质并非真圣,那么,他便绝不会认为自己会比对方要差!

    “我没有去找你,你反倒送上门来,好,好,好!”那修士这样冷冷的道。

    说话之间,他的身上力量涌动之间,周身上下的一切伤口,一切血迹,就已经是消失得无影无踪,整个看起来就已经是完全恢复了最为完美的状态了。

    哪怕是时空造成的伤势,对于他们这等级数的存在来说,也不过是动念之间便能够恢复的皮外伤而已。

    “一具化身,可不足以弥补你所犯下的错误。”罗帆只是这样说道。

    这句话,已经是将他的心态,将他的想法表述得淋漓尽致了。只要那修士不傻,显然都应该知道他所说的到底是什么。

    而让对方明白自己的用意,这也已经算是罗帆给这修士解释了一切疑惑,却已经算是仁至义尽。

    所以,在说完这句话之后,罗帆却是没有丝毫犹豫,抬手就一引,他体内的无穷热量涌动之间,冲出他的身体之外,在虚空之中不断构建起来,转眼间便化作一道观念神通,向着乃那修士快速冲过去。

    那三足圆鼎对于这修士本身的镇压效果虽然已经不显,但其所释放出来的镇压力量终究是一种无比恐怖的镇压力量。

    这种如此恐怖的镇压力量自然不可能真的没有产生任何作用。

    虽然无法直接直接针对那修士,但却能够针对那修士身体周围的时空,针对那生灵所在之处的规则法则!

    在这时候,那修士本身虽然依然能够发挥自身最强的实力,但,那实力的效果,却受到了重重压制。那三足圆鼎所释放出来的镇压力量就像是一层层的缓冲层一般,不断的将那修士的动作、力量、攻势层层泄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修士虽然自身没有受到多少影响,但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却根本没有多少!

    就仿佛,他所受到的,这一方天地对他的限制,压制,忽然间增强了数倍一般!

    事实上,这种手段,也正是罗帆从这一方天地的压制手段之上所领悟出来。

    这种领悟,使得他这个时候所施展出来的镇压力量相比于当初却已经是有了微妙的变化,隐隐间变得更加的玄奇,更加的深邃,更加的奥妙了。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那修士面上神色变得难看起来。

    但显然,也只是难看而已。

    他毕竟是能够在这一方天地之中从凡俗之间修行到现如今达到至高皇者级数的恐怖存在。哪怕是罗帆的攻击手段极为精巧,极为玄奇,他也不至于会因此而没有丝毫办法!

    在这时候,感受到那种镇压力量的效果,感受到那扑面而来的观念神通所蕴含的恐怖威能,这修士轻喝一声,身上有着一股股寒意涌动之间,营造出了一团寒冷规则源头,直接就向着罗帆所发出的,那以热量构筑出来的观念神通轰过去!

    这种寒冷规则源头与罗帆之前领悟了那么多年的那一团寒冷规则源头相比,更大上了三分。

    它只是出现的一瞬间,就已经是扭曲了周围的时空,让那三足圆鼎所释放出来的恐怖镇压力量好像是失去了着力点一般,开始顺着那寒冷规则源头的表面滑开,最终居然完全无法真正着力在那修士身上!

    随着这种变化,那镇压力量对于这修士的效果却就已经是减少了不知多少倍。

    最终,让这寒冷规则源头在千钧一发之际,与罗帆所释放出来的观念神通直接撞在了一起。

    这观念神通本身便有着不知多少亿万种变化,看似只是粗暴的向下压下来而已,但内部却是每时每刻都有着无穷无尽的变化正在衍生着。

    本身的性质,更是随着那其中观念的流转而时时刻刻发生无数次的转变!

    相比之下,那寒冷规则源头也是丝毫不差。

    作为规则源头,虽然只不过是这修士所凝聚出来的规则源头而已,但规则源头就是规则源头,其中每一丝,每一缕的规则,都包含了无尽的修行道理与修行玄奥。

    这样的无数规则结合在一处,其中所能够衍生出来的变化会有多少?

    在这时候,那寒冷规则源头与罗帆的观念神通对碰在一处,只是一瞬息之间,两者便发生了以亿万方能计算清楚其次数的变化!

    每一次变化,都释放出种种无法想象的波动,搅动着周围的无尽时空,撼动周围那无比严密的规则法则,甚至让那三足圆鼎所释放出来的镇压力量都在第一时间承受不住这种冲击,直接便被绞碎,最终湮灭于无形……

    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在这时候不断的从那两者对碰之处传播出来,如同一颗巨石丢入平静的水面一般。

    在这种对碰之中,罗帆的面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在这种凝重之中,他不再犹豫,又有一股股热量从他的体内喷涌而出,在虚空当中结成一道又一道的观念神通。

    而且,这些观念神通也在同时形成相应的组合,组成了类似天地的模样,狠狠的向着下方那修士猛压下去!

    没错,这一次他攻击的目标却并不是那修士所释放出来的,那寒意组成的寒冷规则源头,而是那生灵的本体!

    面对着这样的攻势,那修士冷笑起来。

    不见有什么动作,那寒冷规则源头便猛然膨胀起来,从原本只能够挡住一道观念神通在转眼间就膨胀到了几乎充弥天地的地步,直接就将罗帆与他之间的一切联系角度都完全挡住了。

    轰轰轰轰……

    惊天动地的轰鸣从那观念神通组成的天地与那寒冷规则源头的接触之处爆发出来。

    相比于之前,这一次,形势却又有了不同。

    之前的观念神通与寒冷规则源头的对碰看起来是彼此相持不下,若是真正严格去区分的话,却还是那寒冷规则源头占了上风。

    但这一次,形势却是直接无比明显的显露出来。

    罗帆所构筑出来的,那观念神通所组成的那一方天地,却是取得了绝对的优势!

    在那对碰之中,那寒冷规则源头不断的崩溃,就像是有着无数无形的利刃正在疯狂的切割着那寒冷规则源头的表面,将原本圆润的表面渐渐分割成为无数细碎的碎片,最终化作烟尘粉末不断的四处飞散……

    嗤嗤嗤嗤……

    种种时空被穿透的声响在这时候不断的从四面八方传来。

    从,那观念神通构成的天地与那寒冷规则源头对碰所造成的冲击波之中传出来。

    显然,那冲击波因为蕴藏了种种不可思议的威能,这时候却不单单只是撼动这一方天地的时空而已,而是悍然冲破了这时空的稳定性,在那时空之上形成了种种撕裂效果!

    随着罗帆的动作,原本他所发出去的那一道观念神通自主的向着那观念神通构筑的世界靠近,不多一会就已经是完全融入其中,成为了那世界的一部分。

    而那三足圆鼎,同样是慢慢的向着那天地靠拢,不多一会,同样就完全融入那一方天地之中了。

    之所以如此顺利,自然便是因为两者的本质是一般无二的缘故了。

    三足圆鼎与那一方天地看似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存在,但,别忘了,构成他们的都是什么。

    那三足圆鼎直接就是由罗帆体内那已经拥有强烈的超凡特质的热量所构成的。而那一方天地看似只是由观念神通构筑而成,但,那观念神通本社也是由罗帆体内的热量所演化出来的!

    这样一个追溯,自然便能够知道两者的同一性了。

    既然有着这种同一性,那么,两者的融合,自然便是水到渠成,根本没有半点勉强了。

    随着那三足圆鼎也融入那一方天地之中,那一方天地似乎得到了什么核心一般,本身的威能变得愈发的强悍起来,对那寒冷规则源头的碾压效果却是变得愈发的明显起来了。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表情,其中有着期待,有着振奋,有着好奇,更有着一种疑惑。

    就在这时候,那被压迫的修士又有了行动。

    他冷哼一声,身上猛然有着无穷玄光冲出,瞬间加持在那那寒冷规则源头之上。

    随着这种玄光的加持,那寒冷规则源头猛然变了颜色,从原本一团白色光华的模样瞬间化作了黑色。

    就像是那玄光的颜色!

    随着这种变化,那寒冷规则源头却是生出了一种微妙的坚固与永恒之意。就仿佛是忽然间从豆腐化作了钢铁一般!

    那种坚固程度一看便有着巨大的提升。

    随着这种变化,罗帆就感觉到,自己那观念神通所凝聚出来的天地想要压迫那一团寒冷规则源头却是变得愈发的困难起来。

    虽然依然是在获得上风,依然是在不断的向着胜利靠拢,但那速度已经是变得越来越慢,感觉上甚至就像是要完全停滞下来了一般!

    看到这一幕,罗帆眼中显现出原来如此之色。虽说自己在这时候失去了之前眼看着就要获得的胜利。但,他却反而是没有多少失落。

    毕竟,这一幕的发生,方才符合他之前对那修士的估计!

    那修士可是极端强悍的存在,之前罗帆差点便被其所算计,将自己的所有成长的养分都奉献出去了。这样的存在,怎么可能只有之前表现出来的那种手段?!这也是之前他那种复杂的表情的来源。

    而现如今,这修士表现出来的反抗能力虽然消除了他的胜势,但至少,这与罗帆之前对他的估计是契合的。

    能够差点算计到他的存在,本就该是如此强大!

    不过,虽然心中恍然大悟,但并不代表他便愿意保持这么一个不上不下的状态。

    因此,在接下来,罗帆却是没有丝毫犹豫,再度将自己所拥有的种种神通手段施展出来,一道又一道的借助自身凝练出来的,包含超凡特质的热量施展出来,轮番变幻之间,不断的向着乃修士倾泻下去。

    与此同时,那一名修士也完全没有认输是意思,面对着罗帆的攻势,自身却是毫不犹豫的施展了相应的应对手段。

    这时候方才能够看出来这修士的底蕴到底有多深厚。

    每每当罗帆施展的手段已经是超越其所能够应对的极限之时,他便会忽然间施展出一种罗帆之前所没有见过的手段出来扭转形势!

    如此这般,这战斗一个进行便是三年时间过去了。

    这三年之间,他们彼此交换的攻防,已经是需要以亿兆来计算了。

    而他们所战斗的位置,更是早已是不是原来那一处海洋的上方了。

    位置,虽然还是那一处位置,但那下方的地形,却已经是被完全的改变了!海洋,已经消失,周围的陆地,更是已经是出现了无数的裂痕,看起来已经是伤痕累累,千疮百孔,甚至让人难以想象其在完好之前到底是什么模样了。

    而这战斗的双方,无论是罗帆还是那修士,这时候表面上看起来虽然都和当初没有多少区别,但浑身上下无论是气势还是气息,甚至是气质,都已经是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若是说最开始的时候他们还有着修士的超然,似乎胜不喜败不忧,但现如今的他们,却就都已经是展现出超乎想象的求胜**,一个个身上的气势都铺天盖地的笼罩方圆亿万里范围之内的时空,并彼此不断的冲突,对碰,形成了他们之间的另一个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