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六百五十三章 解决

第两千六百五十三章 解决

    在这瞬间,无数光影从他的身体之中浮现出来,在虚空当中以一种极为玄奥,更是复杂得难以用言语描述的方式重叠组合在一起,化作一种如同活物一般的状态。

    “这是什么?!”那修士在这时候看到这一幕,心中产生一种难言的惊疑。

    他显然并非道尊大天地,更非是那道尊之路之中出来的修士。

    若是从其中出来的修士,这时候必然就能够认出来,罗帆所凝炼出来的赫然便是天地之光雏形了!

    这虽然只是一点光芒而已,但其自出现的瞬间,便已经是让时空都不堪重负了。

    周围的时空在这光芒之下,好像化作无比脆弱的玻璃一般,无数的裂缝从那光芒开始向着四面八方不断的蔓延,似乎这光芒要带着罗帆向着某处难言的位置沉落而去了一般!

    而相比于时空,罗帆自身的表现虽然要好上一些。

    但,也是好得有限。

    此时此刻,咔嚓咔嚓咔嚓的声响不断的从他的身上透出,就像是他身体内部的某种无比坚固的事物在这时候开始不断的崩裂了一般!

    在这瞬间,罗帆的面色却变得极度苍白,甚至已经是达到了惨白的境地了。

    原本在他完全掌控之下的气息在这时候更是变得混乱起来,完全无法抑制的开始向着四面八方不断传递,覆盖了周围不知多少万里范围之内。

    这种气息是如此的强大,甚至是改变了时空的模样,使得这方圆不知多少万里范围之内的时空在这时候隐隐间都似乎变成了世界末日一般……并不是单纯的,时空开裂所造成的那种末日,而是,让生灵绝望,让生灵失去自我的那种末日!

    哪怕是在这一方天地之中只能够发挥出至高皇者级数的实力,但,光是这个层次的实力,其实就已经是足以惊天动地了!

    现如今,罗帆身上失去掌控的气息,也不过是至高皇者级数而已,但光是这种至高皇者级数的气息,若是放在其他天地,其他时空,怕就已经足以制造出一片世界群了……

    在这里,在这一方天地之中,虽说因为天地的制约,因为天地是压制,其效果无法完美体现出来,但让方圆不知多少万里范围之内的时空生出这种变化,却实在是再理所当然不过了。

    “可惜,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还是太差了,根本无法支撑到天地之光完全成型。”罗帆这时候却是暗自叹息。

    此时此刻,他无论是身心,状态都已经是差到了极点。

    心灵先不用多说,要凭空将天地之光构筑出来,这几乎是必须将他记忆深处之中的一切都在瞬息间完全挖掘出来,那瞬息间的信息冲击,差点就让他的心灵完全崩溃了,但,他的心灵终究还是原来的心灵,他的记忆也都是原来的记忆,虽然无法将威能具现在外,但本质并没有太多改变,这种对心灵的冲击,对他来说其实只需要一点时间便能够恢复过来。

    现如今,对他来说,最为麻烦的却是他的身体。

    他的身体,这时候已经是近乎完全崩灭了!

    在他的身体之中,那原本无比复杂,无比完善,甚至已经是近乎完美的,热量循环体系,却已经是在这时候完全崩溃了!

    原本能够时刻弥补一切热量损失的这热量循环体系的根基,已经是被那天地之光完全抽走,其中所有的热量,更都已经是在这时候完全被他所凝炼出来的天地之光给吸走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身体已经是变得极为空虚,甚至是半点超凡特质都再无法留存下来了。

    若不是那天地之光成型之后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威能,他这时候说不定连悬浮在半空中的能力多没有了。

    这一段过程虽然说起来很长,但事实上整个过程所持续的时间却甚至是瞬息间都不到。

    等到这天地之光成型之时,那修士才刚刚反应过来!

    “若是你这都能够挡住,那我也只能认输了。”这时候,罗帆叹了一声,道。

    这话说完,他顺手一指,那刚刚凝炼出来的,如同活物一般的天地之光微微一颤之间,便已经是伸出了无数根须,转眼跨越了虚空,直接来到了那修士周围,狠狠的贯入了其身体之中。

    在这个过程之中,那修士虽然看清了所有一切变化,但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根须贯入自己的身躯而已……

    嘎嘎嘎嘎嘎的声响随着从他的身体之中不断的传出来。

    “居然准备了这么多底牌,若是真的对熬下去,输的怕还真的是我。”在这时候,罗帆心中却是莫名的庆幸起来。

    他现在凝炼出来的天地之光所延伸出来的根须自然是远远比不得他真正的天地之光所延伸出来的根须了。若是硬要用倍数来对比的话,现在延伸出来的根须顶多也不过是他原来根须的亿万分之一的威能而已……

    但,哪怕只是亿万分之一的威能而已,但终究也是天地之光的根须。

    其威能终究也不是一般的神通威能所能够抵挡的。

    在这时候,在他的感知之中,这天地之光的根须已经是突破了一层又一层的阻隔,向着那修士的身体内部不断的深入进去。而那一层又一层的阻隔,不是其他,赫然便是那修士进入这一方天地之后所凝炼出来的一种又一种力量!

    其中,有些是罗帆所极为熟悉的,这些年当中,对方曾经施展过的。

    但,更多的,却是罗帆所陌生的,也即是,对方依然隐藏着的力量!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若是不付出极大的代价凝炼出这天地之光,而是以那热量凝炼出来的种种神通来与其纠缠下去的话,最终先无计可施的,却是有着极大的可能就是罗帆自己!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这时候心中却忍不住暗自感到满意。

    满意于自己在方才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这时候,那修士的面色却已经是变得无比难看了。

    虽然之前数年时间他与罗帆的争斗也是相当的辛苦,但因为有着那一张张的底牌,他却是还有着足够的底气,心中确定自己必然能够在最终取得胜利。

    但,现如今,在那如同活物一般的光芒所延伸出来的根须之下,他却是如同化作了没有人恩和力量的普通人,居然完全无法抵抗对方的手段,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力量不断的渗入他的身体之中,不断的破坏他一张又一张的底牌,不断的毁灭他这无数年岁月所凝炼出来的,一种又一种力量!

    而他,哪怕是将自身的意志提升到极限,哪怕是想尽办法来构筑力量,最终都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力量,自己的底牌,在对方的手段之下不断的崩灭而已。

    这,让他终于感受到失败已经是触摸到了自己。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失败?!我已经是解析出来了最大的机缘所在,真圣对我来说就是时间的问题而已,为什么我会失败……”这修士喃喃着。

    在这时候,罗帆天地之光的根须已经是破除了他最后的底牌,瞬间就已经是将他的身躯完全撕碎了。

    在这瞬间,一种无法言喻的力量从虚无之中渗透出来,开始包裹住那些化作粉末的无数碎片艰难的向着中央凝聚。

    与此同时,一种微妙的震颤从虚空的最深处浮现出来。

    无论是规则法则还是大道,都在这时候生出种种微妙的力量,开始降临这一处区域,与那种让无数粉末开始重新凝聚的力量纠结在一起,渗透了那每一点粉末之中。

    “这是天地的制约。”在这时候,看到这一幕的罗帆心中有了明悟。

    那种要阿静那无数粉末重新粘结在一起的,显然便是那修士的真正本质,也即是,那至少也是六劫强者甚至是七劫八劫甚至九劫强者的强大本质。

    毕竟,罗帆所凝炼出来的天地之光终究只是一种极为粗陋的模拟而已。这种模拟虽然有着不小的威能。但,终究还是无法撼动那种至少六劫强者的本质。

    因此,虽然看似已经是将那修士给完全抹去,将其化作无数齑粉了,但那也只是将这修士在这一方天地之中所能够表现出来的层次给绞碎而已。换句话说,他,只是在这一方天地眼中是杀了那修士而已,事实上,他却依然没有动摇那修士的本质!

    正是因为如此,那修士自然不可能就此真的放弃自己的生命,自然是会极力的用自身的本质来重新汇聚自己的身躯,让自身重新复活。

    而这,显然便会触动这一方天地的规则,进而,让这一方天地降下惩罚。

    也即是,现如今,从那规则法则深处,从那大道之中渗透出来的那种无形的,微妙的力量!这,其实也就是死亡惩罚的真相了……

    不多一会,那修士终于重新凝聚出来。

    看起来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甚至连之前第一次出现在罗帆面前所出现的那浑身伤口,那无数鲜血,也多已经是消失无踪了。

    不过,同样的,他原本耗费不知多少亿年所得到的那一种又一种的力量,也已经是消失无踪了。

    这时候他看起来虽然是丝毫无损,整个身体似乎完全处于巅峰层次一般。

    但,却已经是完全没有任何力量了。

    这时候的他,完完全全的就已经是刚刚踏入这一方天地的模样了。也即是,完完全全的就是一个普通人巅峰的状态了。

    可以算是,一朝回到了解放前。

    这修士在这时候神色有些怔忪,身上的肌肉时不时的颤抖一下。

    “原来,这就是死亡惩罚。”他苦笑着,神色当中满是苦涩。

    接着,他的身体开始如同一块石头一般,开始向下不断坠落。

    这里,距离地面足有数十里的距离,若是一般人真的这样坠落下去,化作肉酱,显然是唯一的结果。

    但,对于这修士这等级数的存在来说,哪怕是自身的一切超凡力量都已经被消除了,甚至自身都在时时刻刻的遭遇惩罚,受到煎熬,他却也并不会因此而出现什么危险。

    比如,这时候,在速度加快到某个程度的时候,他便是双脚微微用力,气爆声响在他的脚下爆发出来,产生一种推力,让他的身体下落的速度开始减缓,如此这般,最终等到他坠落在地上的时候,他的速度却已经是减少到了他所能够接受的地步,直接安全着陆了。

    对于他的举动,罗帆看在眼中,却完全没有任何阻拦的意思。

    至于攻击,那更是半点没有。

    之所以如此,原因很简单,因为这已经没有意义了。

    现如今,对方的状态已经是差得不能再差了。就算是再杀他,他也依然能够复活,最终复活之后也依然是现在这种模样。

    力量不会减少,心神不会受到损失,受到的惩罚也不会增加。

    在这样的情况下,再杀他又有什么意义?

    算起来,也不过是浪费时间而已。

    心中微动,那天地之光微微一震,便已经是化作凝实无比的光团,出现在他的脑后,并开始慢慢的旋转着,隐隐间似乎有着种种微妙的波动不断的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出去。

    有着这天地之光,他虽然现如今体内再无半点超凡力量,但实力相比于之前却反而有了提升——却已经是能够勉强与入劫强者相媲美了。

    “怕是还要花上一段时间才能够重新凝聚热量循环体系,接着又要更长时间才能够让热量提升到原来那个层次……”罗帆心中暗自想着。

    这个时候,下方传来一把声音:“我们打了这么久,尚且不曾与道友交流过,道友可愿下来一会?”

    这声音,赫然便是那修士的声音。

    当然,这时候对方的声音相当之小,若不是罗帆有着天地之光来接引这些声音,说不定他都听不到这一把声音了。

    听到这声音,罗帆心中不由得微微一奇:“居然还有心思与我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