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六百六十章 浪潮

第两千六百六十章 浪潮

    “道友可知道我眼中的这个世界是什么模样?”那良坊并没有直接回答罗帆的问话,而是反过来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听到这话,罗帆微微一愣,心中隐隐间已经是有了莫名的猜测了。

    当下,他便摇摇头,道:“有些猜测,但具体并不清楚。”

    良坊叹了一声,道:“具体表述的话却是很难表述清楚,道友亲自感受一下便知道了。”

    说话间,他也没有迟疑,一点灵光从他手中浮现出来,直接飘到了罗帆的身前。

    这点灵光表面看来与之前蕴含记忆信息的灵光一般无二,但那显然只是表面上看来而已,在内部,这灵光的本质和之前的灵光却是完全不同的。之前的灵光乃是记忆的凝聚,而现在的灵光,却是感知的凝聚!

    只要接收这灵光,罗帆便能够瞬间感应到对方在一段时间内的一切感知!

    想要知道对方眼中的世界,感应之中的世界,这却是最为直观的方法。

    对于之中手段,罗帆也并没有什么惊讶的表现。毕竟,这种能力只是一些小技巧而已,即便是未曾成仙之辈若是技巧强一点怕都能够做到了,更何况是罗帆与这修士这种程度的存在了。

    当下,他就只是接过这灵光。

    随着灵光入手,他便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感知传入他的心中。

    恍惚之间,他感觉自己眼中的世界发生了种种变化。

    原本无比清晰的,那种种规则源头完全消失,这一个规则世界在这时候居然变得好似是正常世界一般的模样!

    一眼看过去,原本作为规则源头具现而成的众生万物,都已经是成为了真正的众生万物,那种规则源头具现的感觉不知不觉间已经是完全消失无踪了……

    唯有周围那些有着修士气息存在之处隐隐间有着规则源头的气息而已。

    这,相比于这世界之外的那一方天地来说,自然是密集了不知多少,而且那规则源头的气息也要强烈了不知多少。但,和他自己的视角眼中那无处不是规则源头,无处不是修行奥妙的那种情况来说,却显然有着天壤之别!

    “原来,这便是接受邀请函踏入这一个世界的后果?”当下,罗帆喃喃着,眼中有着惊异,有着恍然,更有着一种莫名的庆幸。

    这种视角的限制来自何处罗帆现如今完全感觉不到。他只能够感觉到,这种限制,便如天地对于他的超凡能力的发挥的限制一般!

    那是一种绝对的,无迹可寻的限制。

    在完全找不到限制方式,限制途径的情况下,想要突破这种限制,那显然是近乎不可能的。

    至少,哪怕是罗帆,这时候也完全想不到什么办法来突破这种限制。

    毕竟,那简直就像是实力没有达到某个层次,眼中的世界,心中的感知,乃至其他一切,都没有达到某个标准,故而看到的世界就不是世界的真相一般的限制。哪怕是罗帆自认为自身对于修行的理解已经是深刻到不可思议的层次,对于这样的限制,显然也是无计可施的。

    “幸好幸好,我没有选择那邀请函。”罗帆这样暗自想着,脱离了那种感知。

    随着他脱离那种感知,周围那种熟悉的,无尽规则源头的景象重新被他纳入感知之中。

    在这瞬间,他猛然间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热量规则源头与外界的无尽规则源头的共鸣变得愈发的强烈了。哪怕是他没有用心去体会,也有着不知多少玄奥自主的从其中释放出来,融入他的热量之中,融入他的身躯之内,更化作他则之世界观成长的资粮。

    “却是有着意外之得。”感应到自身获得了这样的好处,罗帆心中暗自欢喜。

    这种情况的出现其实却是相当的正常。

    某种美妙的感觉,若是一直处于其中,自然便不会有太多的触动。但,若是忽然脱离之中美妙的感觉一段时间之后再重新陷入那种美妙的感觉之中的话,那么,这种美妙的感觉将会在那一瞬间变得更加的美妙起来!

    踏入这一个世界之后便一直感受这世界之中无处不在的规则源头,感受着自己体内的热量规则源头在时时刻刻的受到刺激,时时刻刻的与外界的万物发生共鸣,这虽然颇为美妙,让他只要稍稍用心便能够超过以往用尽手段,全神贯注才能够达到的修行效果。但,也正是因为一开始就是处于这种状态,所以他的内心深处也不知不觉间渐渐的习惯了这种状态,甚至都将其当成平常,不以为其难得,不以为其实美妙了。一直等到方才重新感受到其他人眼中的世界,感受到被限制之后的感应,他方才恍悟过来,原来这种感觉是如此的难得,原来这种时时刻刻能够感受到外界无尽规则源头刺激的感觉是如此的美妙!

    这种恍悟,便造成了此时此刻他心中大有所悟,使得他在这瞬间甚至不需要用心便有着无数的道理与玄奥从其中释放出来,化为自身成长的养分……

    “看来道友已经知晓了,可惜,我当初太过急切,在得到邀请函之后便立马进入这个世界,不然的话……”良坊说着,叹了一声。

    “没想到居然有着这样的落差,看来我的运气不错。”罗帆这时候收拾心情,笑道。

    良坊无比羡慕的看着罗帆,那样子,似乎恨不得取罗帆而带之。

    不过,显然的,他终究还是有着理智的,不多一会就已经是将这种冲动压了下来,面上有着无奈之色,道:“其实我早已想明白了,这并非运气,而是道心。”

    罗帆只是一笑,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只是道:“多谢道友告知,若是没有道友,我怕还要不知多少时日才能够弄清楚这一点。只是,不知道友此次主动前来,有何想法?”

    罗帆却是并没有和对方用言语相互试探,再一点点的揭开对方目的的想法,他的时间可是相当宝贵的,特别是刚刚踏入这一个世界的时间,更是如此。

    至于为何确定对方有着什么想法,这更不用多说。

    能够修行到现在这一步的修士,显然不会做没有目的的事情。他确实是这数万年来第一个踏入这个世界的修士,但那又如何?对于其他人来说,他再怎么样也不过是一个新人而已。对那些先来者有什么影响?

    正常修士的做法,显然便会将他无视。

    在这样的情况下,眼前这良坊却是主动上来,直接又是送常识,又是告知他拥有的优势,这若是说没有什么想法,那简直就是在侮辱他的智商。

    当下,良坊只是一笑,道:“道友莫要误会,我此次前来也不过是来与道友结下一点善缘而已,却并无其他更过分的打算。毕竟,付出和收获总要相等。”

    听到这话,罗帆却就已经是完全明白过来了。对于自己能否在这一个世界之中混得好,这良坊其实并没有太大的信心,至于混得好的话,会好到什么程度,他也并没有太多期待。至于他能否在最后获得那一件能够体会真圣境界的异宝这话总是情,更是并不抱有任何希望。

    这时候前来与罗帆交流,顶多也就是想要混个眼熟,日后万一有什么好处的话,希望罗帆会记起有他这么一个人而已。

    明白了这个之后,他也就放下心来,当下心中也没有因为对方对自己没有什么信心而生出什么芥蒂,只是与这良坊交流了数日,弄清楚了一些良坊之前并没有纳入那常识之中的种种有关这世界的不成文规矩。

    良坊对于与罗帆交流显然也并不排斥,在这数日之间,却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将罗帆所想要知道的一切都毫无保留的讲了出来。

    让罗帆在短短数日之间,就已经是如同老鸟一般了。

    数日之后,良坊看看天色,对着罗帆说道:“接下来有着一波规则浪潮会出现,正是修行的好时机,在下便不多留了,告辞。”

    规则浪潮乃是这一个世界之中特有的现象。

    在这个世界之中,因为规则源头太多太多,而那些规则源头之中彼此之间的关系又是极为复杂。因此,规则源头便会在相互作用之下产生种种自然现象。像是规则浪潮,便是其中一种最为常见的自然现象。

    在这个世界之中,每隔一段时间,无数规则源头便会将一段时间内所积聚的冲突力量释放出来,造成某一片区域的规则源头生出强度不等的混乱。

    这种混乱之下,原本形成稳定状态,让那些以邀请函进入这一个世界的修士难以感应到的,隐藏着的规则源头便将在一段时间内完全显现出来。

    那对于罗帆这等存在来说并不算什么,但对于其他修士来说,可就是一个绝好的修行机会了。

    听到这话,罗帆自然没有挽留他,当下便道:“原来如此,只望道友能够大有收获。”

    那良坊听了,笑了笑,告辞而去。

    在良坊离开不多久,天空之上便有着轰鸣传来。

    接着,大地也开始抖动起来,似乎有着某种强大无匹的力量正在震荡着这整个世界,摇晃着构成这整个世界之中的一切细节,一切因素!

    原本形成稳定状态的,那无数的规则源头在罗帆的眼中开始分解起来,原本正常世界模样的种种转眼间便变得无比的奇幻起来,似乎整个世界都被扭曲了……

    “原来,这便是规则浪潮。”罗帆看着这一切,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笑容。

    他心中一动,身形就已经是来到了高空。

    抬眼看去,下方的大地,天上的天空,有着一波又一波的涟漪不断的产生,又不断的消失!

    而那些涟漪的中心却并不是单独一个,而是如同下雨一般,遍布一切区域,那些产生的涟漪相互交织,相互影响,显得却是极为混乱。

    “果然是浪潮……”看着这一切,罗帆生出莫名的感慨。

    这时候,在各处位置,那些原本罗帆感应到有着修士气息浮现的位置,那些气息一股股的开始暴涨起来,原本只是若有若无的气息,在这时候存在感却是暴涨了不知多少万倍。

    一股股的气息冲天而起,直接就将虚空绞碎,如同一张张大网一般向着周围的虚空罩下,似乎想要将尽可能大范围的时空纳入自身的掌控之中!

    当然,也幸好只是似乎而已,并非真的想要将所有的时空纳入掌控。

    不然的话,这些气息如此密集,相互之间有着那么多的重叠之处,这时候怕是要爆发修士之间的大战了!

    按照之前良坊所说的,这种规则浪潮一般能够持续数日,接着,或是数年,或是数十年,数百年,方才会再来一次。

    极目远眺,那规则浪潮却也只是这方圆数百万里范围之内而已。

    再往外,世界就重新恢复了平静。显然,那规则浪潮只是局限在这一片区域而已……

    不过,这时候外面那平静的区域这时候却是没有任何修士跨入这数百万里方圆的范围之内。

    至于原因,通过之前良坊的讲述,罗帆也是相当清楚。

    那却是因为,这种规则浪潮却并不会局限于某一处位置,一旦出现,便会不断的向着各处蔓延,最终蔓延到整个世界,让整个世界都同样出现一次类似的混乱之后方才会平息下来。

    如此这般一来,对于那些修士来说,他们只需要在自己的洞府之中等待下去,很快的,这种浪潮便会波及他们所在之处,他们前来这一处位置争夺地方领悟这种种规则源头,却还不如就在自己的洞府之中做好准备来得有效率……

    正是因为如此,这时候这一方天地方才会显得这样平静。

    看了一阵子,罗帆摇摇头,不再观望,心中微动,抬手虚空一抓,便有着无尽的规则源头涌动之间,向着他快速凝聚而来,转眼间就已经是在他的身下凝聚出一朵祥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