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六百六十二章 秘密!

第两千六百六十二章 秘密!

    只是转眼间,他就已经是将自己的感知视角探入了这一片沼泽那甚至比起科技文明之中所说的夸克级别更深入不知多少万层的深处了。

    但,即便是在这样的深处来看,这沼泽却依然是深邃莫测到极点……

    规则源头本身的量上或者会有着差别,甚至,表面看起来,在质上也会有着不同。但,这也只是表面上而已。在本质上,规则源头本身,却是并无任何差别的……

    它们,都可以说是无限深邃,尽皆蕴含了修行的一切道理与玄奥,包含了任何一名修士从零开始修行到成就真圣的一切所需!

    无论是罗帆所得到的热量规则源头,还是那寒冷规则源头,亦或是那雷霆规则源头,乃至此时此刻这一片沼泽之中的任何一粒沙子,一滴水,一株小草之中所蕴含的规则源头,都是如此!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哪怕是已经是将自己的感知视角探入了如此深入的层次,相对于这些规则源头来说,显然依然不过是微不足道的表层而已……

    哪怕是将这一片区域都已经是化作了自己的领域,罗帆对于眼前这无尽浩瀚的沼泽深层依然是感到深邃莫测,直如面对宇宙群星一般。

    “和正常的规则源头并无什么区别……”细细分辨了一番,罗帆对于这一片沼泽的情况却是有了初步的判断。

    虽然浩瀚无极,深邃莫测,但,在罗帆的眼中,这就是正常的,规则源头的深处应该有的模样。

    这却完全没有将其特殊性完全展示出来。

    “或许,是因为还不够深入?”这个想法在他的心中浮现出来。

    心中这样想着,他不再犹豫,心神锁定其中一点,开始继续向着更深处探索。

    这个深度,原本已经是罗帆探索的极限。

    毕竟,哪怕是他对于自己体内的热量规则源头的探索也不过是这个深度而已。

    但,这却也并不代表着他就没有办法绕过这个极限,无法继续向着更深层次进行探索!

    要知道,原本在这一个世界之中,他体内的热量规则源头便已经是时时刻刻的与外界产生着共鸣,对规则源头感悟的细化,加深,也在这过程之中每时每刻的加强着。

    这便使得他现如今的极限,已经不是他真正的极限。

    只要他花费心思,这个极限想要突破,却是无比简单的。

    而这时候,他却只需要将原本向着自己体内的热量规则源头进行深入的方法转向外,转向这沼泽之中的那无尽规则源头而已!

    而这,对于他来说,却并不是一件难事。

    当下,在他的感知之中,那原本就已经无比浩瀚的沼泽深处开始变得越来越浩瀚,越来越复杂……

    当然,虽然是在向外不断的深入,但这种深入本身对于罗帆来说便是一种修行。

    因为规则源头之间的相互作用,在他对于外界规则源头的感知不断深入的过程之中,他对于自身热量规则源头的探索也变得越来越深入。或者说,越来越细化起来。

    如此这般一来,对于他来说,那修行效率,却并不比之前在这整个世界各处随波逐流差上多少。

    每时每刻的,他都能够解析出更多的,更细致的,更深刻的,那热量规则源头的奥妙,让自身的身躯,热量,乃至则之世界观都得到时刻不停的提升!

    在这样的情况下,时光悠悠流逝,不知不觉间,数十年时光便过去了。

    这一日,正沉迷于对沼泽之中规则源头更深层次探索之中的罗帆周身一震,猛然间感到有着某种无法言喻的冲击从那规则源头的极深之处冒出来。

    之中冲击是如此的强烈,如此的玄奇,在这种冲击之中,原本无比稳定的那规则源头的诸多细节开始疯狂的震荡起来。从原本无比隐晦的状态直接变得显眼起来,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那种动荡的加剧,这种显眼程度还在不断的加深着!

    “这是,规则浪潮……”一种莫名的明悟在这瞬间从罗帆的心底深处浮现出来。

    却原来,经过了数十年时光,这整个规则世界所酝酿的力量已经是再度压制不住,宣泄了出来,形成了又一波规则浪潮了……

    “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在这瞬间,一个想法在他的心中浮现出来。

    当下,他也不去理会这沼泽的整体如何,更不理会这沼泽周围,乃至外面的整个规则世界在这规则浪潮之中会变得如何不可思议,如何的有着诸多难得机缘。而只是将自己的目光向着那原本他需要更长时间才能够探索到的,那沼泽更深入千百层的方向探索过去!

    这一次的规则浪潮持续的时间相比于上次要短暂上许多。

    在这一片沼泽所在之处出现规则浪潮的时间,更是比这整个规则浪潮持续的时间要短暂不知多少倍。

    最终,他所感受到的,那规则产生动荡的时间,也不过是短短的数个时辰而已。

    若是罗帆是靠着这种规则浪潮方才能够深入领悟这规则世界之中的无尽规则源头的,这时候必然会极为不满足,渴求这规则浪潮能够持续得更长久一点。

    但,显然的,罗帆却并不是这样的修士。

    对于他来说,因为进入这一个世界的方式与其他绝大多数修士有所不同,所以他在一般的时候,所见到的这个世界,就已经是相比于这规则浪潮之中的世界更加的清晰,更加的玄妙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规则浪潮持续多久,对他来说,却当真是没有多少影响。

    所以,在这一次,规则浪潮不过是短短的数个时辰之间就已经过去之后,罗帆却并没有感到多少遗憾。

    甚至,心中还感到莫名的兴奋,对这规则浪潮如此快速的过去,却是颇为满意。

    之所以如此,原因其实很简单,却是因为,这几个时辰之间,他,已经是找到了这一处沼泽如此诡异的根源所在了!

    “居然是如此……”这时候,这个想法在罗帆的心中不断的涌现出来,让他的面色不断的变化着。

    当然,不管面色怎么变化,他的眼神之中,都包含着一种莫名的满意,莫名的满足。

    心中微动,他身形一闪之间,居然直接就消失无踪,好似从来不曾存在过一般。

    在这一瞬间,无论是这一个规则世界之中的何处位置,都再见不到他的存在!

    至少,对于正常修士的能见视界之中,完全找不到他的存在了。

    不单单是这个规则世界,便是这个规则世界之外的,那无尽广阔的天地之中,也同样是无法找到他存在的任何痕迹!

    仿佛,在方才那瞬间,罗帆就已经是直接脱离这个规则世界,脱离这一方天地了一般……

    这,当然不是事实。

    事实上,此时此刻的罗帆,甚至都没有离开他原来的位置多远,若是以一种更高的视角来看的话,他甚至连挪移的位置都没有发生多少改变。

    他之所以会消失,原因其实很简单,却就是因为,他已经是跨入了这沼泽的极深之处了!

    没错,不是沼泽之外,不是沼泽之下,不是沼泽之上,而是沼泽的极深之处,或者说,在极为微观的某处奇异位置之中!

    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在某处微观的奇异时空之中!

    却是,通过之前那数个时辰的规则浪潮的震荡,让他有了机会窥视他原本尚且不足以窥视到的,那规则源头近乎极限的深度!

    而在这里,他便发现了,有着一个奇异的时空存在于这里。

    这个奇异的时空玄之又玄,妙而又妙,似存似不存,本质之微妙,让罗帆哪怕是亲眼看到,都无法理解其奥妙,甚至都不明白这样的时空为何会出现,会形成!

    他只知道,这一层时空之中蕴含着种种他所渴求的玄妙!

    正是因为如此,他方才义无反顾的便踏入了这一层奇异的时空之中。

    “真是奇妙……”来到这里,首先印入罗帆眼帘的,便是一个石台。

    这个石台不过是数丈方圆,似乎是自然而生,又似乎是人为雕刻而成。

    在这一个石台周围的,便是无尽的流光,无法用言语描述的,蕴藏了无尽的秘密,包含了无穷道理的流光!

    在这样的流光这种,罗帆能够感受到极为纯粹的规则的奥妙。

    那种完全剥开了表象变化,完全没有热量、寒冷、雷霆、波动、温度、干湿、生机、草木……等等等等表象变化的规则奥妙!

    感觉上,就像是经过纯粹之后,已经回归了规则源头本质的那种规则源头。

    这无数的流光充斥着他的视角,一眼看过去,整片时空都是充斥在这无尽的流光之中。

    罗帆出现的位置,乃是在石台的上空。

    在出现之后,他却就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吸引力从那石台之上产生,直接作用在他的身上,拉扯着他的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向着那石台投去。

    不多一会之间,他就已经是出现在那石台之上,直接踏上了那石台。

    就在他触及那石台的瞬间,他便发现,自己成为了一个巨大网络的一个节点!

    这个网络有着不知多少亿兆个节点,这无数的节点,组成了一个无法想象的浩瀚整体,支撑起了这整个时空,更支撑起了这时空之上,或者说,这时空之外的那无边广阔的世界!

    感应着这种巨大的整体,罗帆心中已经是明白过来,这个被这个整体支撑起来的时空,便是眼前这充斥着无尽流光的时空。那在规则源头深处出现的,似存似不存的奇异时空。而那时空之外的无边广阔世界,便是那一个广阔无边的规则世界!

    也即是说,正是因为有着这无数节点组成的网络,方才使得这个时空得以存在,也方才使得外界的规则世界得以存在。

    而通过对其他节点的感应,罗帆也已经是明白过来,这些节点,其实不是其他,正是在那规则世界之中所存在着的,那些使用邀请函进入这一个世界也能够感觉到的,那一处处规则源头!

    至于为何其他地方的规则源头能够被使用邀请函进入这一个世界的修士所感应到,而这一处沼泽内部的节点之中的节点却不会被感应,原因也就在于此时此刻在罗帆脚下的这一个石台了。

    这个石台,明显有着一种镇压、稳定的效果。因为这种镇压与稳定,这一处区域之中的规则源头却是极为稳定。

    而稳定,对于修士来说,便是感悟规则源头的大敌。

    因此,这一处节点,却就成为了那些使用邀请函进入这一个世界的修士眼中的规则源头真空了。

    相比之下,其他节点绝大多数却都只是节点而已,因为没有类似石台的存在进行镇压,所以其中的规则源头却是相比于其他区域要活跃上不知多少倍。最终使得那些节点成为哪怕是使用邀请函进入这个世界的修士也能够感应到的位置。

    换句话说,那规则世界之中有着多少处能够让使用邀请函进入这世界的修士修行领悟规则源头的所在,也就代表着,这一片时空之中有着多少个节点!

    用另一种说法便是,代表着从那规则世界之中,有着多少个入口能够进入这一片奇异时空……

    而以罗帆的感应来看,这一片时空之中明显存在着相比于那规则世界更深入本源的奥妙,若是能够进入这一片时空,对于寻求这规则世界所存在的那一件最大的异宝,显然会有着不小的帮助。

    也即是说,这规则世界,其实就已经是将寻找那一件异宝的途径,直接就摆在所有修士的眼前,只等待他们去发现而已了……

    “没想到这规则世界居然隐藏着这样的玄妙,更没想到,这种玄奥居然就直接摆在所有人的面前!”罗帆暗自想着,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感慨。若是那些修士知道这个,他们的表情想来会很精彩。

    第两千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