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三百二十四章 操纵

正文 第两千三百二十四章 操纵

    在这时候,罗帆悬浮于自己的世界群中央,双目紧闭,心神却已经是锁定了那已经覆盖了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的天地之光。

    那天地之光表面看来和最开始那种好似活物一般的光芒依然一般无二,似乎不过是规模放大了无数倍而已。

    但,在其内部,在一般生灵所无法感应,无法理解的范围之中,这天地之光的模样却已经是有了本质的差别。

    在其内部,却已经是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一方无比广阔的天地,取代了原本纯之又纯的天地之光铺陈于这天地之光的内部!这天地,本质不高,不过是比起大千世界要强上一筹而已,顶多也不过勉强称之为接近完美天地的一方天地而已。

    但,因为有着天地之光的守护、支持,这天地虽然只是这等本质,但却拥有远远超越一般大天地的强度与稳定!

    便是那天地的限制能力,桎梏能力,也比起一般的大天地要强上不知多少倍!

    至少,便是一般大天地之中,这时候陷入其中的那众多四劫强者也绝不可能被这样轻易的便镇压自身的一切力量,一切威能,一切神通。而在这一方天地之中,所有的四劫强者,无论是道尊门下还是散修,却都已经是只剩下自己修行的记忆依然存在而已,除此之外已经再无任何一丝丝的其他超凡的力量存在了……

    如此不同,自然并不代表着有着天地之光的辅助这天地便比起大天地要高级了。

    事实刚好相反,哪怕是有着天地之光的辅助,这天地的本质也依然是比完美天地要差,更别说比起大天地了。

    之所以本质差别这般巨大的情况下两者的表现却又这样悬殊,那原因其实很简单。

    因为,大天地需要的乃是平衡,乃是培养足够的真圣!这么一来,他的一切威能自然便会分散成为无数天地相关的因素,在限制能力、桎梏能力这些方面上自然就不会分布太多的威能了。相比之下,罗帆这时候在天地之光之中开辟出来的这一方天地虽然等级远远不如,但却几乎将一切的威能都压缩在这限制能力与压制能力之上了。此消彼长之下,有着这样的差距,却也不算奇怪。

    “在知道命运的情况下,你们的表现会怎么样呢?”罗帆这时候心中回荡着这样的想法。

    此时此刻的他,看起来和百亿年前已经是有了不小的差别。

    眼神似乎变得深邃了许多,却又似乎有着丝丝茫然隐藏在其中,让他的这种深邃好似无根之萍一般虚浮,隐隐间有着一种只要水波一荡自然便会消散的感觉。

    他在这百亿年之间已经是思考了许多,将当初那个第四师兄为了报复自己而向自己讲出来的问题翻来覆去的研究了不知多少亿万次,却已经是得到了无数的结论,心中隐隐间已经是知道了自己该怎么做,该用什么态度来应对了。

    这个时候,他所做的,便是通过那众多修士的表现,真正消除自己心底所残留的最后一点迷惘,消除自己的最后一点犹豫!

    越是强大的存在,对于自身纵便越是深恶痛绝。当初罗帆在地球宇宙之中的时候,感觉到自己已经被地球宇宙的七大圣人隐隐操纵,便悍然抛弃了那七大圣人所留在自己身上的那圣人烙印!之后,更是在有机会离开地球宇宙的时候义无反顾的离开了!

    那还是当初,他的道行境界没有入劫之前的时候。

    现在他已经是度过了第五次大劫,即将迎来第六次大劫,相比于当初何止强了亿万倍?对于自我的贯彻,对于自身的自主,却都绝不是以前所能够比拟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忽然发现自己的一切行为极有可能都是有着一只只黑手在背后操纵,那种感觉当然只会比起当初更加难受了……

    正是因为这样难受,却完全找不到能够彻底摆脱的办法,他方才会这样纠结,方才会足足耗费了这百亿年时光来思索,来寻找解决办法!

    ……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明明已经是尽可能避免他所说的那些了,却依然什么都改变不了?!”在那天地之中,一名名修士都陷入了恐慌之中。

    在进入这天地之后,他们在确定自己的一切经历都是在按照之前罗帆所告诉他们的,自身接下来上亿年时光的一切举动,一切遭遇都一一对应的时候,心头自然是极为不爽的。哪怕是在那讲述之中将会奇遇不断,突飞猛进,最终在短短上亿年时光得到无数甚至能够在脱离这天地之后依然有效的好处的修士,对于这种情况也没有任何欢喜的表现。

    正如之前所说的,越是强大的存在,对于自身纵便越是深恶痛绝!

    这些修士虽说远不如罗帆,但终究也是四劫强者。在一般天地之中,任何一个都能够轻轻松松的用一只手将天地抹去,将时光长河绞碎的存在。

    这样的存在,不管怎么说,不管从什么角度,都绝对算是绝对强大的存在了。

    他们,对于纵,自然也同样是深恶痛绝!

    因此,随着他们认识到这一点,他们便开始有意识的偏移罗帆的种种讲述,偏移罗帆当初所安排的那种种遭遇!

    比如,在那讲述之中,他们分明是往这个方向,他们就故意的往其他方向。比如他们在遭遇某些生灵的时候,分明该是好好对待的,他们就反向而行,直接就将那生灵杀死……如此这般,几乎是一切都在唱反调……

    只可惜,最终他们却发现,一切都是那样诡异。他们转换方向,便会在不久之后发现,这个方向居然就是那讲述之中的方向!他们杀死生灵,在不久之后便会发现,其实那讲述之中的内容便是要将其杀死,而不是自己之前所理解的那样,好好对待……

    感觉上,就像是不管他们的反抗心思反而契合了那讲述之中的内容,反而是契合了罗帆对他们的命运安排!

    这种情况,发生一次两次,他们自然会怀疑自己的是不是理解错误那讲述的内容了,但一次又一次的发生,一次又一次的反抗都反而达成了那讲述的目标,这哪里还不让这些修士知道异常?!

    “他到底是怎么做的?!为什么怎么样都摆脱不了?!”一名名修士喃喃着,心中充满了挫败,隐隐间,更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恐惧涌上来。

    他们虽说已经完全失去了自己的力量,神通,威能,但终究依然保留着原本修行的记忆。哪怕是最开始进入这天地之中近乎手无缚鸡之力,但只需要耗费一点时间,他们却也就能够凭借自己的记忆,寻找到最适合这一方天地的修行方法,进而获得超凡的力量。

    当然,罗帆所开辟的这一方天地在天地之光的辅助下甚至能够将他们的一切威能,一切力量,一切神通,一切手段都完全镇压住,自然就能够对他们所修行而成的力量进行限制。

    在这种限制之下,他们所修行而成的力量,虽说能够给他们带来无上神通,带来超凡的力量。但却无法对这天地产生太大的破坏……

    就像是,这些力量他们不过是从这天地借用的一般……从天地之中借用的力量,自然不可能反过来破坏这天地了……

    这种情况,对于在这里的不知多少亿修士都是一般无二。哪怕是他们通过自身的种种脑洞开发出了无数种表现各不相同的力量与修行体系,都没有任何一个足以扭转这种事实!

    这,也正和当初罗帆所讲述的一般无二,更是让他们确认了罗帆所讲述的种种根本就是绝对的,无法改变的……

    在确认了这一点之后,有着一些修士直接便疯狂了,开始四处破坏,见人就杀,见物便破坏,甚至在某一刻直接自灭了。

    但,除了那些自灭的之外,那些疯狂过后的修士回转过来之后却都发现,自己的一切行为,哪怕是自己发疯之后的一切举动,都已经契合了当初罗帆所说的那一切,契合了罗帆鄋安排他们的一切行为,一切经历!

    这,更是让他们产生绝望……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我们知道你神通广大,那也不用用这样的方式来表现吧?!”有着一名名修士怒吼着,声音凄厉无比,让人听了心底油然生出一种绝望的情绪。

    那些自灭的生灵却并没有直接消失,而是重新进入这天地的轮回之中,重新转生。只是,重新转生之后,他们的记忆,却已经被蒙蔽了一部分,却再没有如同之前刚刚投入这天地之时一般,一切记忆都完好无损,能够清晰的记得自己从诞生到现在所经历的一切。

    当然,那损失,却也不多。只不过是将自己之前的疯狂,绝望给忘记了而已。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却又是陷入了之前的状态,先是用尽一切手段去挑战罗帆所安排的命运,在无力可施的时候,便悍然陷入绝望之中,最终完全崩溃,再度自灭……

    之后,再度轮回转生,再损失更多的记忆。

    一直到最后,当他们将罗帆在他们投入这天地之后所告诉他们的那些话语的记忆都完全损失之后,他们方才恢复了正常。

    而等到他们恢复正常之后,他们的表现却就比起之前好了不知多少了。

    在那种正常的表现之中,他们的成长速度,却就比起其他别别扭扭的修士都要快速,却是进入了罗帆之前讲述之中的,发展的高峰期了……

    对于他们的表现,那些没有陷入自灭之中的修士却是尽皆悚然。

    他们哪怕是对于现如今事事被安排的是情况感到不满,但却也绝不愿意陷入那些自灭了的生灵现在的状态之中。

    要知道,这样迷迷糊糊的接受安排,迷迷糊糊的遵循着某人的操纵,掌控而行事,那对于他们来说,简直便是比死更难受的事情!

    相比之下,现如今他们知道一切,明白自己纵,虽说极为难受,极为痛苦,但终究还是比起那样迷迷糊糊的不知所措,如同木偶一般却还自以为英明好上无数。

    也正是因为有了许多修士失去了对罗帆讲述的内容的记忆,却就使得这天地的演化更加的随机,也更加的自然。

    那些记得的修士能够控制自己,极力的勉强自己不按照罗帆的安排行事。那些修士可就不行了……

    在这种一边有意躲避,一边却安全按照命运行动的情况下,彼此活动所产生的影响,自然便更容易契合命运的安排了。

    就像是,两名修士一个是有着记忆的,一个是没有记忆的,他们在安排之中将会有着某种交流,甚至有着某些交情。在这样的情况下,那有记忆的修士想要改变这个命运,便一心的躲避那没有记忆的修士。不愿意与他有任何交集。但,那没有记忆的修士本身没有这种想法,说不定他就会在某种气息的牵引之下,改变自己的行动,自己撞上来与那有记忆的修士碰在一起……

    这种情况,并不难发生。

    如此这般一来,在那众多修士的感觉之中,就好像原本就严密无比的,命运的丝网变得更加的顽固,变得更加的紧密,也更加的无法挣脱了。

    这天地之光内部天地的时光流速乃是完全在罗帆的掌控之中的。

    从一开始,他就已经将其中的时光流速加速到了他现在身体所在之处不知多少亿倍的程度,几乎每一瞬间,每一呼吸,在那天地之中都有着以万年计算的时光过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只是观望了数日,在那天地之中,众多修士的活动,便已经是将整方天地给完全改变了!

    不知不觉间,时间便已经是接近了,当初罗帆所说的,确定他们一切行动的,上亿年了。

    就随着时间的靠近,那些原本认了亿年之久的修士却是产生了一种解脱的情绪,心中隐隐间更是有着一种莫名的期待,期待着时间到达之后,自己将会以何种方式得到自由。

    就在这时候,罗帆开口了。

    “接下来亿年时光,你将会……”在每一名修士的耳中凭空出现了这样的话语……

    一时间,哪怕是心志再坚定的修士,都涌现出一股无法言喻的绝望。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