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六百六十五章 变化

第两千六百六十五章 变化

    这一日,整片奇异的时空忽然微微震荡起来,将罗帆从修行之中唤醒过来。

    微微一动念,他就知道现在相比于他感觉到自身的实力提升速度放缓已经是又过去了数年之久。

    这时候,从这时空之中的诸多节点之处有着一股股强大的气息涌现出来,开始席卷这整片时空——哪怕是自身的实力相对于他们的本质来说要差上许多,但也都是入劫强者以上的实力,一片时空,怕是有些特殊,相对于他们来说,也实在是太小了。气息充斥这时空,对他们来说甚至不用用力,只需要稍稍放松自我,就能够做到了。

    轰轰轰轰……

    在这瞬间,这整片时空的震荡变得越发的强烈起来了。

    “这是规则浪潮?不过,相比于之前的规则浪潮似乎有些不同……”在这时候,罗帆心中便已经是有了判断。

    在这一片时空之中这么长时间,他已经是遇到了不少次规则浪潮的爆发了。

    而这么多次规则浪潮的爆发之中,虽然表现每一次都不同,但大体还是遵循着某种规矩的。唯有这一次,这种规则浪潮爆发所产生的结果却是相比于以前任何一次都有所不同!

    这一次的规则浪潮更加的激烈,其所造成的结果,更加的恐怖!

    在这瞬间,原本在这整片时空之中充斥着的,那无数规则源头更是在这瞬间完全变了个模样,原本有序的流光,直接崩散,变得无比混乱起来。

    原本被这流光所掩盖住的,空旷的时空在这时候开始剧烈的抖动起来,似乎有着某种难以形容的存在正在这时空的背后开始搅动这时空一般。

    而这时候众多节点之中那些修士所释放出来的气息,便是直接灌入虚空之中,与这虚空背后的存在碰在一起。

    也不知是在阻挡那种存在,还是在努力的接引那种存在……

    不过,按照罗帆所想,或许是在接引的意思比较多。

    “还有着更深层……”这时候,一点灵光出现在罗帆的心间。

    随着这点灵光,他的面上显现出苦笑出来。

    自己却也是被惯性思维给限制住了,这里虽然已经是那规则世界的极深之处,但谁也没有说这里就是最深最深的所在!

    谁说在这时空的背后并没有更深层次的存在呢?

    或许,这时空不过是这规则世界深处最表层的时空也说不定……

    在这瞬间,他猛然便感到了异常之处。

    周围的时空虽然在不断的动荡着,但那种动荡却是由远及近,越是靠近他所在的这一处石台,那动荡便越是激烈!越是离得远了,那动荡便越弱……

    这种模样,仿佛像是这平台对于那种在这时空背后的存在有着某种莫名的加持作用一般。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他心中有无数想法电闪而过。

    随着这些想法,他身形一闪之间,就已经是向着那石台之中沉下去。

    这石台本身乃是实质,看起来更好像是与正常时空之中存在着的石头差不多。但,别忘了这是一片什么样的时空。

    这可是在规则世界深处的,那在无数规则源头之中交织出来的一片时空!

    这样的一片时空,其本质与正常时空便有着巨大的差别。

    在这样的时空之中,怎可能存在着正常的石头?!

    这石台看似是石头,其实却也不过是表象而已,其内部,必然拥有着比起石头更深邃的道理,更不可思议的奥妙。

    这些年,罗帆虽然是将大部分心思都放在对周围无尽的规则源头的解析之上。但,对于自己脚下的这石台,却也没有因此而完全放过。在这过程之中,他却也想出了许多手段来解析这石头。到现在虽然不敢说完全彻悟这石头的一切奥妙,但却也知道了其大概的一些特质。

    知道了这些特质,想要沉入其中,想要进入这石台背后所隐藏着的某处所在,却也就成了可能。

    特别是这时候,那石台背后的某种存在特别活跃的时候,更是如此。

    很快的,罗帆便已经是感觉自己已经是触摸到了某个无形的屏障,某个无比动荡着的,每时每刻都有着不知多少亿万种变化的奇异屏障!

    在触摸到这个屏障的瞬间,他便感受到自身的身心受到了不可思议的震荡,一种微微发麻的感觉从那接触之处开始传遍了他的周身上下,甚至让他的心灵都在这瞬间感受到一种无法言喻的冲击!

    “真是诡异……”这个时候,罗帆心中生出一种莫名的感慨。

    这种冲击虽然恐怖,但终究只是让他感到不舒服而已,本质的影响,却是没有的。

    当下,他心中微动,不见什么动作,他的天地之光便已经是透过他的身躯狠狠的灌入那屏障之中。

    咔轰……

    一声无形的轰鸣在这瞬间传遍他的心头。

    外界那整片奇异时空更是在这一瞬间受到不可思议的震荡,无数起一块的裂缝出现在这整片时空的各处,无尽的流光随着不断的向着这些裂缝深处渗入,随着这些流光的,还有着那成千上万的修士的庞大气息!

    “进去了!”一声声兴奋的吼声在这时候于众多修士心中涌现出来。

    为了进入这时空背后的时空,这成千上万的虚实已经是努力了不知多少万次之多了,可以说,他们任何一个,都已经是近乎麻木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忽然这些他们怎么都突破不了的屏障凭空出现了这么多的裂缝,让他们居然只需要找准位置就能够突入其中,那种感觉是何等的振奋,不言而喻。

    “给我开!”那些气息冲入其中之后便疯狂的向着各个方向扩展,极力的想要将那些他们所选择的裂缝撑开,让他们能够有更多的意念冲入那裂缝背后的时空,找到那时空之中他们所想要寻找的,可能存在着的,这一个规则时空的秘密!

    但,可惜的是,这些裂缝,似乎与他们乃是处于两个不同的次元一般。

    他们能够透过这些裂缝进入那裂缝背后的时空,看到在那裂缝背后所存在的种种他们所想象不到的事物。但,想要作用这些裂缝,想要将裂缝撑开,想要将裂缝瓦解,那却就是完全不可能的了。

    无论他们用上多少力量,使用多少神通,甚至是将自身所修炼出来的无穷超凡都加入其中,最终所得到的,都只是一片空虚的反馈而已。别说是将那些裂缝撑开了,便是真正接触到那些裂缝都根本做不到。

    “怎么会是他?!”在这瞬间,一个个想法出现在众多修士的心间。

    随着这个想法,那些裂缝完全弥合,他们所能够见到的,那一片时空却就已经是完全消失无踪了。

    在这时候,这整片时空的震荡依然在进行着,那种有着某种事物正在时空背后向着这一片时空接近,极力的想要打破这一片时空的屏障真正跨入这一片时空之中的感觉也依然存在着。

    只是,众多的修士在这时候却已经是没有了继续冲击那种存在,接引那种存在的意思了。

    他们一个个的在这瞬间脱离了自己的位置,转眼间就已经是尽皆来到了罗帆原来所在的这一处节点所在。

    不过一小会之间,在罗帆原来所在的那一个石台的周围,便影影绰绰的出现了成千上万的身影。

    这些身影的模样千奇百怪,便是近似人形轮廓的都难以找到。

    但,无论是什么形态,无论按照正常人的审美是多么丑陋的形象,出现在他们的身上都显得是这样的和谐,这样的有序,甚至有着某种完美的韵味透出来。

    由此可以知道,这些生灵的形态,都是一方方完美天地甚至是大天地的先天道体的模样!

    而这,也代表着,这些生灵,几乎没有任何两个是来自同一方大天地或是完美天地!所有的修士,几乎都是来自不同的所在!

    “我绝对没有记错,就是这里。”一名修士这样说道。

    众多修士这时候一片沉默。

    对于这里是不是他们所想要寻找的目标,他们之中没有任何一个会怀疑。若是他们一个在这里,还可能会有错误。但,这么多的,成千上万的修士出现在这里,所有人都认为这里就是那目标所在了,那还怎么可能出现错误?

    “这里看起来也没有什么不同啊,为什么他来到这里这么短时间就能够破入其中?”有着修士不敢置信的说着。

    “或许,这里的节点比较特殊。”又有修士这样说着。

    在他说完之时,已经是有数个身影出现在那石台之上,开始向着那石台沉下。

    见到这个模样,其他修士方才如梦初醒,一个个的开始冲上那石台,向着那石台深处沉去。

    这些修士再怎么说也都是在这一片时空修行了以亿年计算的漫长岁月的。

    在这样漫长的时光之中,他们对于这时空的了解,对于石台的了解,显然都已经是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层次。

    这个石台的存在对他们来说虽然是完全陌生的,但终究也是这一片时空的一部分。甚至,在其他节点之处,虽然少,但他们也都见过类似的存在。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需要耗费许多功法去领悟才能够找到的,沉入这石台的办法,对他们来说却并不是什么问题。

    很快的,就已经是有大半修士身形完全沉入了那石台之中了。

    这石台并不算大,十几二十名修士站在上面怕就会将这个石台充满了。

    但,这时候,这成千上万的修士沉入那石台之中,那石台本身却并没有因此而发生人和一丝丝的改变。

    感觉上,这石台依然是原来的石台,其模样依然是原来的模样,却根本没有因此而产生任何一丝丝的变化!

    就仿佛,之前融入那石台之中的一切修士根本就完全不存在一般。

    很快的,轰轰轰轰的奇异轰鸣从那石台深处传来。

    那石台随着开始剧烈的震荡起来。

    紧接着,嗤嗤嗤嗤嗤嗤嗤……

    声声轻响从那石台之中传出来,一道又一道的身影好像是被弹簧反弹的重物一般,直接从那石台之中直飞而出,向着四面八方泼洒而去。那模样,直如天女散花一般!

    “我知道原因了。”有一名修士这样道了一句,身形转身便走,转眼间消失在众多修士的眼中。

    其他修士虽然没有这样的表示,但动作却是与其相当的相似,都是在稳定下身躯之后,以超乎想象的快速向着远处而去,快速的离开了这一处所在。

    只是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这里就已经是再无一名踏入那平台之中的修士留在这里了。

    “他们,知道了什么?”留在这里的修士一个个的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修士的动作也着实是太同步了吧?进入那石台之后,居然不过一会就像是悟透了什么一样离开了。

    他们有心想要拦住一些修士来询问,但显然知道,这事后若是拦截他们,那就是不死不休的仇怨了。

    当下,只能按捺住自己心中的冲动,一个个的选择冲入那平台之中,去寻找那些修士之前所找到的原因……

    很快的,这石台周围就已经是再无任何一名修士存在了。

    所有的修士,走的走,进入石台的进入石台,让这里重新恢复了当初他们所没有出现之前的那种空旷。

    轰轰轰……

    随着那些修士进入那石台之中,那石台的震荡变得更加激烈,其中传出来的轰鸣更是变得更加的巨大,更加的震撼起来。

    紧接着,不多久,嗤嗤嗤嗤嗤嗤的声响再度从那石台之中传出来。

    接着,一名名神色之间带着振奋的修士从那石台之中直冲倒飞而出,并在稍稍稳定下来自己的身躯之后便快速的转身而走,向着远处快速而去,转眼间就已经消失无踪了。便如同,之前那些修士一般。

    “终于找到原因了,只希望他们不要那么快……”最后离开的修士,只是留下了这么一句话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