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六百六十七章 放弃与后悔

第两千六百六十七章 放弃与后悔

    对于那八名修士的种种思维变幻,罗帆自然是没有什么心思去理会。

    在这时候,他却已经是被那不断从自己体内释放出来的那属于热量规则源头的道理与玄奥占据了所有的心神了。

    没错,这时候他所在意的,却并非是从外面疯狂涌入他身体内部的那种奇妙存在,而是从他体内深处,他当初所融入的,那热量规则源头深处所不断涌现出来的,那无数道理与玄奥!

    之所以如此,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那些从外面疯狂涌进来的那无数奇妙存在的本质,却不过是某种无形的,专门刺激他体内那些热量规则源头的奇妙作用力而已!

    当然,这也只是相对于他来说是如此而已。

    对于其他修士来说,对于修行之道乃是其他修行之道的存在而言,那效果显然便不会是这样,而是转化为另一种对他们有最大好处的某种作用了。

    换句话说,之所以这种奇妙存在会表现出这样的特质,并非是因为它天生的就有着这种特质,而是因为,罗帆需要这种特质!

    其玄妙之处,可想而知。

    在这种变化之中,罗帆原本所感觉到的,自己在这样天地,不走自身的修行之道所遭遇到的极限便如同不存在一般,被轻轻松松的捅破,让他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以超乎想象的速度不断的向上攀升着。

    这时候,不过是短短的时间而已,他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就已经是跨过了三劫强者的层次,直接踏入了四劫强者的等级!

    整个过程之顺畅,简直便如同呼吸一般轻松。

    之所以如此,却并非是真的有着某种力量消除了他的极限。而是因为,从那热量规则源头之中涌出来的道理与玄奥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以前,罗帆以为这些道理与玄奥再多也对极限的打破没有任何作用。

    但,事实证明他错了。

    这些道理与玄奥的量在增强到某个层次之后,居然产生了不可思议的质变,最终让原本一般道理与玄奥完全无法产生效果的那个极限被轻轻松松的就突破了!

    当然,这也只是在那无尽的道理与玄奥在时时刻刻的作用之下的结果。

    等到在什么时候这些道理与玄奥的量减少,甚至停下来的时候,他将再度遭遇到那个极限。

    当然,那个极限不会再如同之前那般,将他挡在那个境界之下,而是会在这道理与玄奥的停下来的那个境界上!

    这样的提升过程是如此的美妙,让他几乎完全忘记了外界的一切。

    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已经是停留在了接近五劫强者的层次了。

    这时候,那些从外面疯狂涌入的,那种奇妙的存在,已经是完全消失。

    因为其完全消失,在他的身体深处,那些热量规则源头内部不断涌出来的那无数的道理与玄奥也随着变得极为缓慢起来。

    而这种缓慢的释放,显然已经是再无对他的极限产生作用。

    这,才使得他的实力提升停了下来。

    也使得他再一次的遭遇到了那个极限,一个已经换到了五劫强者那个等级的极限!

    “可惜,无法一直提升到巅峰。”罗帆暗自叹了一声。

    举目四望,周围已经是变成了一片无边无际的虚无。连空间,连时间都不存在的一片虚无!

    在这一片虚无之中,只有八名修士在远处用一种莫名复杂当初眼神看着他。

    看着这些修士,罗帆只是淡淡的一笑,道:“方才悉心修行,忘记了诸位道友,还望诸位恕罪。”

    那八名修士这时候只是苦笑了。

    其中一名修士无奈道:“走逆行之路的,都是如同道友这般逆天吗?我等八人与大有抢夺机缘,居然半点反抗能力都没有。所夺得的机缘甚至不如道友的万分之一。”

    罗帆只是淡淡的一笑,道:“只是因为诸位来得慢的缘故而已,若是诸位先我而来,说不定现在得到最大好处的便是诸位了。”

    那些修士这时候也只能摇头叹息了。

    他们自然听出来罗帆的这话不过是给他们一个台阶而已,事实上即便是他们先与罗帆来到这里,所得到的收获怕也不会比现在多多少。逆行之路与正行之路的差距终究还是太大了——这也是他们看了之前罗帆对于那奇妙存在的吸收的恐怖速度方才真正明白的。

    “道友先来此处,不知道可知道那异宝在何处?”又有一名修士问道。

    听到这个,罗帆不由得失笑了:“道友说笑了,这异宝我若是知道,早便取了,哪来还会等到诸位来问?”

    那修士也不尴尬,他这样询问也不过是有枣没枣打一杆而已,却并没有包有多大的希望。

    “那不知大有对方才的机缘有何想法,那是否就是这一处所在最大的机缘了呢?”另一名修士这样问道。

    罗帆却是摇摇头,道:“我也是先于诸位进入这一处所在一小会而已,对于这里的了解还不一定比得上诸位,诸位若是不知,我更不知了。”

    说着,他转头上下打量这八名修士,忽然问道:“我看诸位身上似乎多了一些气息,看来这些时日诸位也是大有收获呢。”

    “只是找寻到一些道友所不要的边角料而已。不值一提,不值一提。”那些修士只是哈哈一笑,摆手说道。

    说话间,他们都已经是提高了警惕,随时准备应付罗帆可能发动的攻势。

    面对着他们的警惕,罗帆却只是感应在心而已,却并没有多放在心上。他自然知道这些修士在担心他是否会在接下来动手对付他们,抢夺他们的机缘。

    但,他们却又怎么知道,罗帆对于他们的机缘根本就毫无兴趣高。

    此时此刻,对他来说,这个世界最大的机缘就是那无处不在的规则源头了。

    哪怕是现如今他似乎遭遇到了极限,那些规则源头很难在让他在这一方天地之中的实力继续向上提升。但,那些规则源头对他境界的提升却是实打实的。只要在这里一直待下去,他真正的道行境界便能够一直提升下去,一直到三亿年之后,他第七次大劫降临之时为止

    如此这般一来,这一个规则世界之中,对他最有吸引力的,其实也已经只剩下那最后的异宝而已了。除了那异宝之外的其他任何机缘,对他来说顶多也就算是锦上添花而已。

    有他自然是欢喜,便是没有,他也并不觉得是有什么损失。

    所以,这些修士所获得的机缘或许对他们来说相当重要,但对他来说,却也不过如此额日益。

    在这时候,周围微微一颤,似乎有着某种奇妙的存在从虚无之间泛出,并开始席卷整片虚无,渐渐的要让周围恢复最开始的,那种种玄之又玄的模样了。

    “又来?”罗帆一见如此,心中一喜。引动自身体内的热量规则源头,想要将周围刚刚冒出来的那无数玄之又玄的奇妙存在再度吸收掉。

    但,让他感到难以接受的事情发生了。

    这些奇妙存在虽然被他吸入身体,但却根本无法转化为原来的作用,怎么进去的,却就怎么从另一个方向出来,让他哪怕是想要控制,想要限制,都根本无法做到!

    “怎么回事?”罗帆眉头皱了起来。

    他尝试了数十个呼吸,试验了不知几千次还是几万次,最终都发现,无论他怎么努力,他用什么角度,什么方式来将外面的那奇妙存在吸入体内,那奇妙存在都再无法和他体内的热量规则源头产生共鸣,无法再让这些热量规则源头将其中所隐藏着的道理与玄奥继续释放出来!

    “只有一次机会吗?”良久,罗帆叹了一声,停下了这种徒劳的努力。

    他转而向着剩下的八名修士望去。

    发现,那八名修士的状态与他却是差不多,一个个的,都如丧考妣,有几个还在坚持,其他的都已经是放弃了对周围奇妙存在的吸收了。

    而便是那还在坚持的几个也并没有坚持多久,不多一会就已经是完全放弃了。

    随着他们一个个的放弃,他们看向罗帆的目光都微微有了些变化。隐隐间,有着一种莫名的怨愤出现在那眼神之中。

    显然,他们却已经是明白过来,之前他们与罗帆争夺的到底是何等珍贵的机会。

    除了这种怨愤之外,他们更是一个个的生出强烈的悔恨。毕竟,若是早早知道吸收外界奇妙存在来化作自身成长资粮的机会只是这么一次的话,他们却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那么轻易就放弃与罗帆争抢的!

    他们的手段,或许即便是用尽全力也无法抢赢罗帆,但,在这种争抢之中获得更多的好处,让他们不至于合力争夺到的东西甚至不如罗帆的万分之一,这还是没问题的。

    但,他们却因为并不觉得这个机会有多难得,认为即便是这些存在被罗帆吸收了,他们也应该能够在日后找到机会弥补回来,这才在发现抢夺不过之后便放弃了抢夺,转而开始好奇罗帆能够吸收多久,能够吸收多少。

    若是早早知道会这样,他们即便是付出元气大伤的代价,也一定要继续争啊

    只可惜,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哪怕是他们再后悔,再怨愤,却也无法改变他们之前放弃了机会的现实。在这时候,他们也只能慢慢的收回自己的目光,将心中的怨愤压下而已。

    错过的机会已经错过了,生存还要继续,修行也还要继续,明明已经知道罗帆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凌驾于他们所有人甚至是他们的合力之上了,这样还继续挑衅对方,那简直就是不要命了。

    这种事情,他们这些理智的修士怎么可能会去做?

    对于他们眼神的变化,罗帆自然是感应在心。

    若是这些修士不收敛自身,不压制自身的怨愤,他却绝对会出手镇压他们的。

    毕竟,放任对自己心怀恶意的存在逍遥法外,这对他来说,是无法接受的!

    现如今这些修士放弃了怨愤,控制了自己的情绪,这对他来说却是一件好事。

    “诸位做了一个明智的决定。”罗帆只是这样都着这些修士说道。

    这些修士苦笑起来,知道自己方才的心神变化已经是被对方看在眼中,不由得都是稍稍松了口气。

    幸好自己做出了正确的决定,若不然的话,这么多亿年在这一方天地的努力成果怕就要化作泡影了。

    罗帆并没有等待他们回答,便将自己的注意力投注在周围那奇妙的存在之上。

    这些奇妙的存在明显并不只是有着辅助修行的效果。

    单单是这种失去了还能够重新诞生,并能够随着修士的修行种类变化相应的威能就能够看出其背后有着更深邃,更奥妙的用处存在。

    在这时候,随着罗帆心中想法的变化,在他眼中的奇妙存在开始渐渐的变幻,不多一会就已经是化作了一个巨大的镜子。

    一个无比奇妙,能够映照出无穷事物,其中光影不断变换着的,巨大镜子!

    这个镜子在这时候呈现出种种微妙的光影,隐隐间似乎正在映照出一片奇异的时空。在这时空之中,似乎有着无数奇妙的线条时时刻刻的变换着,在变幻的过程之中,隐隐间似乎契合某种罗帆正在领悟的道理与玄奥。

    那八名修士却完全看不到这个镜子。

    在他们眼中,罗帆在道了那一句之后,身形就已经是消失在那奇妙存在之中。

    似乎已经是被那奇妙存在掩盖,又似乎融合在那奇妙存在之中,更好像是已经是完全离开这一处所在了一般。

    “完全看不懂”一名修士叹了一声,道了一句。

    他的这话,却是得到了其他修士的认同。

    罗帆的性格,现在正在做的事情,都与他们过往所认知当中的,正常修士有所区别。总结起来就是,看不懂

    “不过,这或许证明了,这里还有着更深的奥妙,或许,我们的机缘并没有完全失去也说不定。”又有一名修士这样说着。

    这话,让其他修士一个个的眼神变得明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