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六百七十二章 冲突

第两千六百七十二章 冲突

    “难道是因为与混沌状态的联系改变了?”猛地,这样一个可能性从罗帆的心底浮现出来,让他的面上神色猛地一滞。

    仔细想想,自己最后一次开辟则之天地和之前相比,那唯一的不同,不就是多了自己通过那真圣一丝丝视角所拓展的,对混沌状态的理解而已吗?若是真的是因为不同所引起这种变化的,那么,似乎也就唯有这么一个可能了。

    想到这个,他四处张望,想要从那异宝的投影身上得到问题的答案。

    但,可惜的是,他无论怎么找寻,却都发现,这一处区域,除了他之外,已经是再无其他任何物质,至于那被他认为是异宝投影的存在,更是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

    罗帆感知释放,用尽自己的一切手段去感应周围,寻找周围可能存在的,那异宝投影可能存在的任何一丝丝的痕迹。

    心中微微一动,他便已经是明白了现在距离自己见到那异宝投影的时间却不过是过去了一瞬息。

    这么短暂的时间,若是一般生灵,甚至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但,就是这么一瞬息之间,罗帆便已经是得到了惊人的蜕变。此时此刻他依然发现,自己已经再不受这一方天地所限制。他的实力,已经是完全恢复了踏入这一方天地之前的,那六劫强者巅峰的层次!

    甚至,隐隐间,他更是感觉,自己只要稍稍一用力,便能够突破这个境界的限制,与七劫强者相媲美。

    而且,并非只是初初成就的七劫强者,而是已经在这七劫层次走得极远,可能已经要接触到八劫层次的那种强者!

    “这便是接触到那异宝之后的特殊好处?”罗帆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表情,神色当中有些喜悦,又有些叹息。

    喜悦的,乃是这好处代表着他在这一方天地的实力已经得到大幅度的增强。

    而叹息的却是,这好处现在降临,却并不是好时候。

    因为,这代表着,他的第七次大劫,随时可能降临……

    要知道,原本罗帆在这一方天地之中之所以能够不受限制的提升自我的实力而不必担心大劫会降临那是因为他本身受到这一方天地限制,虽然本质不变,但在这一方天地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远远低于他的真实实力,也即是,远远低于可能引动第七次大劫的层次。而那第七次大劫似乎被这一方天地所蒙蔽,只能够辨认出他在这一方天地之中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将这种实力当成是他的真实实力,真实境界。因此,那天地大劫方才不会因为他的境界提升而提前降临。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现在的实力再不受限制,在这一方天地之中也能够发挥出他真实的,已经达到引动第七次大劫标准的实力,这一方天地的蒙蔽效果显然便再难起作用。那大劫显然将会开启之前被停滞了许久的提前进程。

    而以他现在甚至能够与在七劫强者这一境界上走得极远的修士相媲美的境界,那第七次大劫提前的时间显然便会相当可观。直接将那原本存在的,三亿年时光,硬生生的压缩成为即时,却是再正常不过了。

    在这时候,他所进入的这一片奇异的所在渐渐崩塌。

    随着其崩塌,罗帆便感觉自己收到一股难言的排斥力量,身体在这种排斥力量的作用下开始快速向外。

    不多一会之间,他就已经是回到了那一处被奇妙存在所充斥着的所在,也即是,那只有他与其他八名修士存在的那一处在规则世界深入两层的奇妙时空之中……

    在这瞬间,随着他的出现,这整片奇妙的存在微微一颤之间,便已经是悍然崩塌。

    在其崩塌的瞬间,外面的那一片由规则世界众多节点所组成的时空也开始快速的颤动起来。

    “怎么回事?”那八名修士这时候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此时此刻他们正满怀期待的准备探究这一片时空之中所存在的种种深层秘密,却不想他们尚且没有采取行动,这整片时空居然就要崩溃了。

    此时此刻遍布这整个是回空的那无数裂缝,那无穷的破碎痕迹,甚至是从其中所散发出来的一股股毁灭的气息,这一切的一切,无不都在告诉他们,这里,已经不再是他们所能够探索的,隐藏着深层秘密的所在了。

    这里,已经成为了一处废墟。

    好在这些修士虽然受到这一方天地的限制,实力无法完美发挥,但终究也通过种种手段将自身在这一方天地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提升到了二劫强者的层次。

    这等时空崩溃的状态,对他们来说虽然感到突兀、仓促,但终究也只是突兀仓促而已。真正的危险终究还是不会有的。

    在这时候,这八名修士却是施展种种手段护住自身,身形顺着这片时空的排斥力,向外而去。不多一会之间,他们便已经是回归了那一处有着无数节点的时空之中,也看到了,那之前所不存在于这里的,以万亿计算其数量的巨量修士。

    此时此刻,这一片时空也在震颤着,奇异的轰鸣闷响在这时候不断的从那诸多节点之中传出来。

    整片时空的震荡,似乎便是因为这样的声响一般。

    “里面发生什么事了?!”一把把声音在这时候向着这八名修士汇聚而来,化成巨大的声浪,瞬息间将他们尽皆淹没了。

    虽然这时空之中的修士数量足足以万亿计算。但,在这里的修士却没有任何一个会简单。虽然数量达到万亿以上。但,几乎在他们八人出现的瞬间,所有修士便已经是完全锁定了他们。

    这时候不知多少万亿道目光紧紧的盯着这八名修士,哪怕是他们看起来很是不寻常,哪怕是他们发挥出来的实力在事实上都比起这里的绝大多数修士要强大,这所有修士也都没有任何退缩的打算。

    这八人所掌握的秘密,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那可是关乎这个规则世界最后的秘密,也是最大的秘密啊!

    若是得到了这个秘密,他们在这一方天地的一切努力,一切耗费,便都是值得的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哪里可能会有任何一名修士会退缩?

    那八人被这么多的修士虎视眈眈,哪怕是心志坚定,这时候也忍不住暗自心颤了。

    要知道,这不知多少万亿修士之中,一大半的本质,都是不必他们差的。

    换句话说,其中有一大半,单独一个,就能够将他们解决!而现在,他们的数量是,万亿级别的……

    面对着这种境况,他们即便是六七劫强者,也是淡定不能。

    这时候,这一片时空的震荡却是越来越强烈,隐隐间有着要崩溃的迹象,但这时候却并没有任何修士在意这些。

    哪怕是时空崩溃,对众多修士来说,都只是寻常,不会对他们造成任何影响。相比之下,知道下方到底发生了什么,那可能存在的异宝在何处,显然是更让他们在意。

    在这时候,这些修士自然不至于为了面子而隐藏不说反正,在他们看来,下方所发生的一切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当下,他们也便了各自平淡的将下方之前所发生的一切讲述了出来。

    听到他们的话语,那上万亿修士有些相信,有些不信,一时间,却是变得有些混乱起来了。

    原本这些修士已经是组成了一个个探索的联盟,但现如今,这些联盟却是不需要打击便已经自动瓦解了。

    毕竟,他们结盟本就是为了探索隐藏在这时空之下的秘密,现如今时空之下的存在已经崩溃,他们哪里还需要组成什么联盟?!

    当然,并非所有修士都是这样想的,有些修士自然而也有着要维持联盟的想法。但,形势比人强,他们想要维持,终究抵不过大势,在绝大多数修士想要解散联盟的情况下,少部分想要维持联盟的修士又能有什么作为?

    就在这众多修士陷入混乱的时候,这一片时空的震颤变得愈发的强烈了。

    最终,在某一瞬间,无穷的冲击从一个个节点之中爆发出来。

    在这种冲击之中,整片时空之中的一切修士都同时感受到一种无法抵御的恐怖威能作用在他们身上,这威能并没有破坏效果,但却是将他们包裹住,通过种种不可思议的手法,让他们眼中的这一片时空开始以难以形容的方式改变,最终化作哪怕是那些以自身的能力勘破这规则世界进入方法的修士也无法理解的奇异存在。

    最终,等到一切变化平息下来的时候,所有的修士,都发现,自己已经是回到了自己进入这一片时空之前最后所在之处。

    也即是那一处处的规则源头所在之处!

    “一切都变了?”在这瞬间,那些以自身能力勘破进入这规则世界方法的数千修士一个个的面色剧变。

    眼前这种变化,分明是连他们也已经再无法发现那时空了!

    而这,在原来只是那些借助邀请函进入这规则世界的修士的待遇!

    一种难言的恐慌,出现在他们的心中,让他们不由自主的产生种种难言的猜测。

    优势的丧失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他们此时却在担心自己是否已经是完全失去了得到最后异宝的机会了……

    此时此刻,这规则世界之中,停滞了颇长时间的规则浪潮已经是在再一次出现。

    而这一次的规则浪潮却并非如同之前那般是一波一波,一片一片的,而是遍及整个规则世界,将这规则世界之中的一切区域,一切规则源头,一切事物,尽皆包在其中!

    也即是说,在这个时候,无论是在那使用邀请函进入这规则世界的修士眼中,还是以自身能力勘破进入方法的那些修士的眼中,这整个规则世界,都展露出了其中一切尽皆是规则源头的真相!

    这种原本乃是惊天机缘的变化,这时候却并没有让太多修士在意。

    绝大多数的修士,这时候的关注目标,都放在那八名修士之上。

    这种剧变,已经是超过了他们之前的解释内容。所有修士都认定,在下方所发生的事情,必然是比那八名修士所说的更加复杂!而现在,他们唯一的了解这种变化的途径,显然便唯有这八名修士而已,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那里可能不关注这八名修士?!

    “你们,到底隐瞒了什么?!”终于,有着修士质问出来了。

    那八名修士这时候却只能够苦笑了。

    他们能够隐瞒什么?他们已经是什么都说了,甚至许多原本不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他们自己也想知道,他们还有什么没有说出来的。

    “诸位道友只要想一想便知道,我们没有隐瞒的必要。那异宝只有一件,我等若是真的有所隐瞒,也绝不会配合得如此默契。”其中一名修士这样道。

    这种解释,有人相信,但显然更多人都是不信的。

    修行的世界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更何况在这发生什么都不值得奇怪的天地之中了。按照常理来说他们确实是没有必要隐瞒什么,也没有可能在抓住什么好处的情况下依然彼此毫无芥蒂,但……

    什么事情,有了这个但,就都很难说了。

    这一方天地之中的事情,谁说得准?

    “既然诸位不信,那我们也没有办法了,若是诸位要来,那就战过一场再说吧。”另一名修士这时候皱起眉头,冷冷的道。

    他们也是颇有傲气的强者,之前被众多修士逼问之所以如此配合乃是因为并不觉得他们逼问的东西有隐瞒的必要而已,却并非是真的完全怂了。

    现在既然解释不通,那些修士硬要他们说出他们所不知道的东西,那他们也就只能收拾起不招惹麻烦的想法,准备先来与那众多修士做过一场再说其他。

    在这瞬间,他们身上不约而同的释放出如同实质一般的战意,向着那以万亿计算的众多修士直压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