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六百七十三章 剧变

第两千六百七十三章 剧变

    虽说,上万亿本质不比自己弱的修士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压力,但,他们的本质摆在那里,这些修士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又是有限,如此这般一来,他们最差的下场,也就不过在这一方天地眼中“死”上几次而已,虽然损失不小,但却也不是不能接受。

    特别是,在这个被那上万亿修士逼迫着的时候,更是如此。

    一场大战一触即发,眼看着似乎就已经是完全无法避免了。

    就在这时候,猛然间,所有的修士都猛然感受到一股难以言喻的排斥力量作用在自己的身上。

    不管是那些原先借助自身的手段勘破这规则世界屏障玄妙的修士,亦或是那些使用邀请函踏入这一个个规则世界的修士,尽皆感受到那种相同的,他们所完全无法抵抗的恐怖排斥力量!

    在这种排斥力量之下,他们连反应都反应不过来,就已经是尽皆从这规则世界之中被排斥出去,重新回到了规则世界之外,那一方比起规则世界广阔不知多少亿万倍的天地之中去了……

    以万亿计算的修士在那规则世界之中已经算是相当之多,在其中一眼看过去,却已经是显得相当的密集了。

    也正是因为这种密集,之前那种万亿修士准备围攻其中八名修士的事情方才成为可能。

    而在所有修士被排斥出那规则世界,踏入了那一方天地之中的时候,那情况却就已经是不一样了。

    因为天地的广阔程度已经是增长了不知多少亿万倍。这就使得,诸多修士之间的距离却就暴增了不知多少亿万倍!

    这相当于将原本距离最近的修士之间彼此的距离拉远到了在规则世界之中,距离最远的修士之间的距离一般了……

    这样一来,这种围攻之势却就是不解而解,对那八名修士再无任何威胁了。

    当然,在这时候,那上万亿修士却也已经再无任何一个有着兴趣来对付这八名修士了。

    当某人犯了某个错误,当这错误还在可以理解的范畴,还在可以勉强止损的范畴的时候,这犯错之人有着极大的可能会被追究。但,当这人所犯的错误造成的后果达到了怎么做都无法止损,怎么做都无法挽回的时候,反而便会没有什么人有心思去追究他了……

    这种事情,无论是在哪个层次,哪个世界,都是一样的。

    哪怕是达到了这众多修士这个等级,也是如此。

    在之前,这些修士只是被驱逐出那在规则世界深处的那个奇异时空之中而已,虽然结果已经是相当的严重,但至少他们还在那规则世界之中,相对于规则世界之外的存在来说,那修行环境的优势终究还是存在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自然是有着心思去追究这八名修士的责任,想要从八名修士的口中逼问出具体是什么造成了他们遭受那样的损失。

    但,现如今,在他们被那规则世界驱除出来之后,那情况显然就已经不一样了。

    被驱除出来,代表着,他们从今往后已经是没有了修行环境的优势,代表着,他们从现在开始,就只能够如同那些没有办法踏入那规则世界的修士一般,在这一方天地之中如无头苍蝇一般寻找着机缘!

    在这种关乎自身修行根本的变化之前,之前什么好处损失,什么犯错的责任,等等等等,一切的一切,都是次要的。

    在这时候,最重要的事情是,重新回到那个规则世界,重新得到自己的修行优势!

    而在这一瞬间的着急之后,很快的,那些原本使用邀请函进入那规则世界的修士却是忽然心中涌起一种难言的振奋。

    所有人都被清除出那个规则世界了,那岂不是说,之前的一切关系都已经被抹去,他们之前所受到的限制,岂不就有了重新来过的可能了?!

    要知道,他们最开始接受邀请函,借助邀请函进入那规则世界只不过是因为不知道这样做会造成什么损失而已。却并非是他们真的就没有能力做到如同那些以自身能力勘破进入规则世界的办法的至少,对于大部分的修士来说是如此……

    他们在这不知多少年来都时常泛出一个莫名的想法,那便是,若是自己有着机会能够重新来一次,自己一定要怎样怎样。

    而现在,似乎重新来一次的机会,已经到了……

    有着这种想法,绝大部分的修士在这时候对于那八名修士的追究的想法也已经是完全消失了。

    相反的,他们隐隐间居然还有着一些感激那八名修士的想法存在了。

    这众多修士这时候完全将自己的注意力从那八名修士身上转移到了这天地之间,开始星流云散的向着这整方天地的各处而去。

    显然,却是想要寻找能够让他们进入那规则世界的是规则源头。或者,类似规则源头的存在。

    “我们,这算是没事了?”那八名修士之中,有着一名修士喃喃着,神色莫名的显得有些复杂。

    他们方才明明就已经是做好了拼命的打算,甚至在这之前还在心理斗争了许久,最终等他们做好准备,心理斗争完成之后,对方却是完全没有给自己机会,一切敌人都消散于无形之间了。这让他们怎么可能平静得了?

    不过,这八名修士现如今也已经是分散得极开了,在这时候,他们也只能是自言自语而已,彼此之间的交流却已经不是之前那么方便了。

    进入那规则世界之中的修士数量虽然相当不少,但相对于在这一方天地之中的修士数量来说,却只能够算是极少的一小部分而已。

    在这时候,那规则世界之中的众多修士被排斥出来,重新回归这一方天地,那产生的巨大动静,自然会引起在这一方天地之中孜孜不倦追寻机缘的修士的注意。

    一时间,那些修士都动了起来,开始四处打听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修士的数量一多,秘密自然便难以隐藏了。

    很快的,有关那规则世界的存在,有关那规则世界之中的种种变化的事情,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是被他们所知道了。

    当知道这些,这整方天地之中的修士几乎瞬间轰动了。

    虽然有着一些修士已经早知道这个了,但绝大多数的修士却是一直到现在方才知道这一方天地的深处居然隐藏着那样不可思议的规则世界,那规则世界之中,居然还有着那么不可思议的异宝存在!

    “这必然是有人得到了某种与异宝有关的事物,现如今那异宝产生了某种变化,最终让那规则世界产生了这样的变化。”旁观者清,那些新得到消息的修士很快就从那种种异变之中分析出了一些勉强说得过去的解释。

    听到这样的解释,那些从规则世界之中脱离出来的修士却一个个的如梦初醒,方才恍然间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相比于那些旁观者,他们这些在那规则世界之中生存了不知多少亿年的修士对那规则世界的了解更多,知道异宝存在的时间也更长,在得到思路之后,所能够想到的事情自然是更加深入,对于某个问题所需要的种种映照,也能够更加容易的找出来。

    在他们的思索之中,这个可能性的种种印证开始不断的被他们所找到。

    在这种印证之下,他们却是越来越确信这种可能性的存在。

    甚至,隐隐间,有些修士更是猜测出,这可能代表着,新的,有关那异宝的某种存在将会刷新,他们同样将会有机会得到类似的存在。

    而且,说不定这已经不是那种类似的存在被生灵所得到了……

    若是真的是如此的话,之前的种种怪异的事实就都有了解释了。比如,为何从没有任何人得到这异宝,他们却能够知道异宝的存在……

    一些高明的修士心中却是隐隐间有了莫名的隐忧。

    许多问题有了解释,但同样有了新的问题出现。

    而且,这个新的问题怕是比起那些已经得到解释的问题更加让人警惕。

    “若是真的是如此的话,那么,或许接下来将会有惊天剧变出现呢……”一些修士的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让他们变得莫名的警惕起来。

    随着他们的警惕,当下,那众多分布在这整方天地各处的众多修士的行为方式便有了区分。

    有些依然是无比迫切的想要找到进入那规则世界的办法,为了这个,开始在这一方天地的各处不断的探索,不断的找寻着。

    但,也一小部分这时候的行为却发生了改变,开始转而小心的布置着一些可能应对种种灾难的防护手段,似乎正再迎接某种灾难一般。

    隐隐间,似乎有着某种压抑从不知何处散发出来,在这一方天地的各处弥漫着,让一些感知极度敏锐的修士心中若有所觉,产生了一种越来越强烈的不安。

    在这时候,罗帆却已经是出现在了这一方天地的某处极为普通的所在。

    与那八名修士不同,他被排斥出那一处奇妙所在的时候,却并不是出现在外面那奇异的时空这种,更不是出现在那规则世界之中,而是一步到位,直接便被拍迟到了这一方天地之间!

    相比于那些不久之前方才从那规则世界之中被硬生生的排斥出来,他却已经是在这里颇长时间了。

    而且,相比于其他修士的茫然与不安,他却是能够更加清楚的知道接下来将会有什么变化出现在这一方天地之间。

    没错,他已经确定了那一个被那些思维敏锐的修士多提出来的那个猜测,那个,他得到了那异宝投影之后,将会有着新的投影出现,也将会有着新的机会出现在这一方天地之间,等待着被这一方天地之中的无穷修士去夺取!

    除此之外,他更是已经确定,这个世界确确实实是存在着某一件异宝。但,事实上,对于进入这一方天地之中的一切修士来说,根本没有任何人有着机会得到那一件异宝。

    哪怕是运气再好,实力再强的存在,最多最多,也就只能够如同罗帆一般,得到那一件异宝的投影!

    一旦那投影被修士获得,这一方天地,便将会启动某种当初开辟之时便已经是设定好的规则。

    那规则,不是其他,正是,将所有人有关那规则世界,有关那邀请函,有关那奇异时空,有关奇异时空之下的那奇妙所在的一切记忆完全抹去!

    除了,已经得到异宝投影的修士……

    但,这也并不代表着那那得到异宝投影的修士便丝毫无损,能够在这里看着那众多修士从原本拥有着有关这一方天地无穷见识的状态直接变成一张白纸。

    那种规则,同样会对已经得到异宝投影的修士产生作用。只不过,那种作用并非是将其记忆消抹,而是,将其驱逐出这一方天地!

    换一句话说,现如今,罗帆却就只能在这里等待着这一方天地来将他驱逐,就像那些修士只能在那里等待着这一方天地来将他们有关那规则世界,有关那奇异时空,那奇妙所在的记忆完全消除而已。

    “总不会这么没品的只是轮回吧?”感受着心中生出的种种明悟,罗帆心中不由得暗自苦笑。

    若是等到所有修士的记忆被抹去之后,这整方天地完全没有任何变化,那规则世界也依然是原来那种模样,那种限制也依然是之前的那种限制,这在罗帆看来,便是没品了。

    以诸多真圣,诸多大天地的能力,合力开辟出来的机缘之地居然只能够靠这种消抹记忆来重复同一个轮回考验修士,赋予修士机缘,这怎么看都有些不合风格啊。

    很快的,罗帆便能够看到这一方天地的变化到底是不是没品了。

    在这瞬息间,一种难以言喻的波动扫过了这整方天地。

    这种波动无远弗届,当罗帆刚刚发现其出现的时候,它便已经是席卷了这整方天地不知多少亿万光年方圆范围之内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