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六百八十三章 死活

第两千六百八十三章 死活

    在与那长剑的对碰之中,那三足圆鼎却是很快的便崩溃了。

    而在其崩溃的过程之中,那些长剑的去势却是瞬间被截断。那分布在无数次元之中的那一口口长剑随着去势的停止而渐渐湮灭。

    不多一会之间,就已经是完全消失,只剩下一口长剑划过罗帆。

    “好手段。”那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面上显现出一种惊异之色。

    他手中所拿的毕竟是一件七劫强者级数的法宝。这样的一件法宝,若是能够单独施展的话,甚至都已经足以碾压一切六劫强者,与七劫强者配合之后,更是能够让那七劫强者的实力提升个数倍之多。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方才所发出的攻势,正常来说,却绝非是眼前的罗帆所能够抵挡的。

    但,事实却是,罗帆居然轻轻松松的便将他的攻势消弭,甚至连真身多躲入了一个他所无法探测的次元,根本完全伤害不了对方!

    这让他怎能不感到惊异?

    “只是这点手段吗?”这时候,罗帆却是看着这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面上神色似乎隐隐有些失望。

    眼前这七劫强者所展现出来的手段,却并没有超出他之前所接触到的,那些七劫强者的气息分身多少。

    这让一心想要从对方身上得到一些启发,得到一些触动的他自然是感到颇为失望了。

    他这种有些失望的神色,对于那道尊门下来说,简直便是最大的羞辱。

    在这瞬间,这孩童模样的七劫强者面上的笑容完全消失了。

    “不愧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看来,必须给你一个真切的教训才能够让你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他这样说着。

    手中长剑一震。

    瞬间,这道尊之路第五层开始微微震荡起来。

    在这种震荡之中,罗帆就感觉到,自身好似堕入了一个难以言喻的奇异时空,周围的一切所见所闻所感,尽皆已经是完全改变。

    但,本质上,他却确定,自己所见到的,周围的一切,都是的原来的那种种。

    无论是那无尽的光华,还是那光华组成的星辰,还是光华组成的生灵,还是那光华凝聚而成的,那一个个修行圣地,一处处危险的禁地……尽皆是和之前没有半点区别!

    似乎,被改变的,不过是他自己的视角,他自己的感知而已一般……

    不过,以罗帆对自己的认知,以他对自身的把握,这时候却是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一切都没有被扭曲!

    无论是视觉还是感知……

    不等罗帆发现什么,那一口长剑在这时候已经是破开一切,直直向着罗帆落下来了。

    在这瞬息间,他心中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危机感。

    这种危机感之强,让他怀疑自己在下一瞬间会完全崩灭,所有的一切存在痕迹都会在这瞬息间被完全抹去!

    面对着这样的攻势,他自然不可能再无任何反应了。

    他心中微动,太守行向着上方拍过去。

    在这一拍之间,他引动了自身的天地之光的玄奇威能,要贯通那无数次元,即是躲入其他次元之中避免被这攻势击中。又是通过其他次元,绕过这一口长剑最强的层面,直接从其弱点之处对其进行攻击。

    但,之前无往而不利的手段在这时候却是根本没有任何效果!

    他的力量已经是释放了出去,甚至感觉也已经是落实到了现实当中,真正的发挥作用了。

    但,其所发挥出来的作用却是如此的微不足道,不单单无法构筑次元,无法让自身躲入其他次元之中,更是连速度都极为缓慢,感觉上就像是抬手缓慢的向上挡过去而已一般!

    “根本规则变了?!”在这瞬间,罗帆心中生出明悟。

    在这种明悟之中,那一口长剑已经是悍然斩落下来,直接将他的手掌碾碎,再进而将他的手臂,肩膀,头颅,乃至整个身躯,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给碾碎了……

    感觉上,就像是一把铁锤狠狠的击中一个鸡蛋一般……

    这一口长剑本身的威能之强,不言而喻,哪怕是罗帆的身躯再强,在其面前,也与鸡蛋差不了多少。

    这一落之下,虚空崩灭,周围无尽的光华完全湮灭,甚至连这原本已经是完全变了个模样,好似化作一片怪异光斑世界一般的所在也在这一招之下,完全的崩塌,重新显露出了其原来的模样出来。

    “何必呢……”那孩童模样的七劫强者悠然的叹息传来。

    惊醒了正目瞪口呆的梦落。

    “这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过就死?!”梦落这时候惊呼出来,那种失态的模样,简直就像是三观被颠覆了一般。

    “轻易?你可知道我方才施展的是什么手段?这可是一种升维的攻击。别说是他,就算是整个第七层的所有修士加起来,能够挡住我这一招的,也不会超过一掌之数。能够死在这一招之下,是他的荣幸。”那孩童模样的七劫强者这时候面上却是显现出冷笑之色。

    “升维?”梦落这时候却是一阵茫然。

    升维攻击是什么攻击?升维又是什么,虽然对方所说的每一个字自己都清清楚楚,但对方到底想要表达什么,他却就完全不明白了。

    “什么是升维,等你到了第七层就能够知道了。如果,你今天没死的话。”那七劫强者这时候却是道。

    说话间,他手中的长剑一摆,已经是消失无踪。

    显然,虽然梦落依然是他的敌人,但他在这时候却是完全没有对她出手的想法——对于他而言,梦落的层次显然还是太低了,依然不足以让他出手……

    不过,不足以让他出手,并不代表梦落便没事了。

    那最新任的第五师兄这时候可还在一旁,那七劫强者的对手是罗帆,这梦落,显然就是他的对手了。

    这时候,那第五师兄叹了一声,道:“师兄为何不顺便解决她?反正这也是一招的事情。”

    “什么都我解决,那要不要我来帮你成圣?我来帮你享受永恒?”那童子冷道。

    第五师兄只能叹息一声,不再开口了。

    “抱歉,这一次道友的行为已经是过线了,所以,我只能请道友去死了。当然,若是道友愿意的话,或许也能够躲入道尊之狱中?其实我比较推荐道友选择后面一种办法,这样的话你能够活命,我也省了事。”他转过来,向着梦落这样说道。

    那样子,要多诚恳有多诚恳。要多真心有多真心。

    梦落这时候却已经是无比后悔了。

    “早知道他如此不济,这一次就不该和他合作!若是不和他合作的话,事情说不定也不会发展到这个程度!”这便是他心中这时候所产生的想法。

    她所指的他,自然便是罗帆了。

    虽然已经是听到那孩童模样的七劫强者说明了自己的攻势到底是多么不凡,但方才罗帆跪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太快,让她却是完全没有半点其很强的实感。因此,在这时候心底终究还是一位罗帆只不过是水货而已……

    当然,她再怎么样也是五劫强者,是能够统领众多散修与道尊门下对抗的修士。这样的她,自然不可能少了反抗意志。

    哪怕是这时候形势对她来说已经是恶劣到无法想象了,她也依然不打算就此放弃!

    至于对方所说的,躲入那道尊之狱之中,那或许是一条退路,但这时候她却觉得尚且不是退入那一条退路的时候。

    “你以为你就必胜了吗?”梦落这样淡淡的说道。

    说话间,她身上天地之光闪耀着,直接在虚空当中转化,延伸出一道光华,直接划破周围的光华,向着那第五师兄直冲过来。

    在虚空当中,这一道光华搅动了这道尊之路第五层,让这第五层之中充斥着的那无数光华都开始微微的颤动起来。隐隐间,更是有着不知多少天地在这光华内部生成,并每时每刻的都在释放着种种难以言喻的威能,不断的向外释放,让这光华的本质产生种种不可思议的变化!

    面对着这样的攻势,那第五师兄却是叹了一声。

    天地之光浮现出来,在其头顶化作一团庆云模样,微微变幻之间,生出一片难言的时空,一闪之间便已经是硬生生的将那一道光芒吞入其中。

    再接着,那庆云之中生出不知多少亿万种相应的变化。

    在那变化之间,那光华被进行了不知多少亿万次的磨损,转眼间就已经是完全崩灭,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对于这种变化,梦落这时候却是完全没有半点气馁的表现。

    她自然是知道,对于眼前的存在来说,一招之间将其搞定,这只是一个奢望而已。

    因此,在这时候,她动作不停,抬手一引,自己的天地之光便颤动之间,分出了不知多少光华,在她身前凝聚成为一道又一道的观念神通,每时每刻的凝聚,每时每刻的变幻,结合成为一个难以用言语描述的整体,如同世界碾压一般,向着那第五师兄碾压过来。

    这些神通,足以将任何一名五劫强者完全抹去。

    即便是面对六劫强者,若是其一不小心的话,怕也要在这神通之前吃个大亏。

    面对着这样的众多神通所凝聚而成的整体,那第五师兄面色不变,头顶那天地之光所化的庆云微微震荡之间,垂下无数金色的花骨朵,硬生生的将那整体拦截在外。

    任凭那整体如何终极,都只是微微震荡而已,距离崩溃消散,却依然有着不知多遥远的距离。

    梦落动作不停,她的天地之光同样是不停,不知多少种玄之又玄的攻势从那天地之光之中被不断的引动,凝聚,转换,最终化作种种不可思议的攻势向着第五师兄扑过去,如同海浪一般,狠狠的冲击着那庆云垂下来的那无数的花骨朵,甚至冲击那庆云自身,让那庆云不断的震荡而已。

    在这种变化之间,梦落的神色无比凝重,而那第五师兄却反而是淡定非常。

    感觉上就像是一个大人正在有些无聊的看着一个婴儿对自己张牙舞爪一般。

    只是短短的数个呼吸之间,他们之间就已经是对上了数万招之多!

    那梦落所展现出来的种种攻势之强,手段之丰富,哪怕是那第五师兄也不得不赞叹。

    但,就是这样强大,丰富的攻势,对于那第五师兄来说,却只是一个庆云变化就能够解决的攻势而已。整个过程,他甚至没有对那庆云,或者说,自己的天地之光发出任何一点指示,不曾操纵过那天地之光半点,光是凭借那天地之光自主的变化,光是那庆云原本设定的种种微妙的特质,就已经是足以将那无穷的攻势给解决掉了……

    在这时候,那孩童一般模样的七劫强者忽然面色微变。

    在他面色微变的时候,一个人影由虚化实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个人影,不是其他,赫然便是罗帆!

    这时候的罗帆相比于之前却是没有半点区别,依然是圆满无暇,气息圆润,力量圆融,气息平淡,感觉上不像是从死亡之中走出来,反而像是刚刚散步归来一般。

    “你怎么可能没死?!”那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面上满是不可思议之色,口中这样叫道。

    “要让我死,可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罗帆这时候却是这样笑道。

    他之所以能够活着,原因其实很简单,便是因为方才这孩童的攻势虽然相当强悍,但终究只是涉及了现实层面而已……

    对于将诸多层面贯通的罗帆来说,这样的攻势,便是再强,对他破灭得再彻底,也不过是一场空而已。

    若不是他之前为了推演对方的手段,思考如何应对对方的攻击,如何将对方所展现出来的玄妙吸纳化作己有,他甚至在那之后一个瞬间就能够重新出现了……

    “我刚刚明明将你的一切完全抹去了,便是你存在的概念,也已经被破坏了,你怎么还可能活过来?!”那孩童却是不屈不挠,这样继续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