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六百八十六章 拉扯

第两千六百八十六章 拉扯

    周围的一切在这时候已经是变了个模样。

    虽然维度已经恢复了正常,但因为方才的变化实在是太过激烈,使得他们对于维度的感知已经微微有些混乱,却是使得他们在这维度恢复正常之后依然过了一阵子之后方才完全恢复过来。

    至于周围的无尽光华,在这时候也已经是变得斑驳不堪。

    虽然明显的正在向着恢复旧观的模样演化,但显然还需要有一段时间方才可能完全恢复过来。

    不过,这时候,无论是那第五师兄还是梦落显然都不在意这些,他们更加关注的,却是他们的同伴……

    那,真正决定他们之间胜负的那一处战场!

    这一看之下,他们便一个个的愣住了。

    紧接着,梦落面上显现出惊喜震撼之色,而那第五师兄却是显现出无法置信与绝望之色。

    从他们的神色变化之上便能够知道在那一处战场之中的胜负优劣到底是如何了。

    真正获得胜利的,居然是罗帆!

    当然,说是胜利,其实也只是获得优势而已。至少,那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道尊门下,依然是存在着。虽然,模样有些狼狈。

    至于为何那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道尊门下依然或者他们却都认为其已经失败了。原因很简单,因为,此时此刻,他的法宝,那一口长剑,已经是粉碎了!

    没错,那一件七劫强者级数的伪混元灵宝,那原本光是气息就已经足以让六劫强者呼吸不了的伪混元灵宝在方才那一次对碰之中,完全无法承受罗帆发出的,那则之世界观汇聚天地之光力量而凝聚出来的手掌的冲击,在那冲击之中,不单单是其内部的稳定结构完全崩溃,连带着这法宝的本体,也已经是完全崩溃,化作无尽的粉末,洋洋洒洒,四处飞散……

    “逆行之路……”那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看着罗帆,眼中满是无法置信。

    在这种无法置信之中,他有着骇然,更有着怜悯。

    作为已经成为七劫强者的道尊门下,他自然是知道正行之路与逆行之路的分野。

    对于两者之间的区别,也是知道得清清楚楚。

    明白这个,他自然便认定,逆行之路乃是一条没有前途的道路,是一条直通死亡,直通末路的一条道路!

    作为同样的求道者,看到某一名强大的存在走在这么一条没有前途的道路上,他自然便会心中产生丝丝怜悯。

    至于骇然,更加简单。虽然认定逆行之路是没有前途的道路,但他也不得不承认,走逆行之路的修士都是强者,至少在同一层次,比起走正行之路的修士要强大数倍甚至数十倍!现在自己的敌人乃是一名走逆行之路的修士,这让他怎能不感到骇然?

    对于正行之路与逆行之路,罗帆早已是从不知多少修士口中听到了,此时此刻听到这种意味颇为复杂的感叹,心中却是没有半点涟漪,只是淡淡的道:“你难道没有其他手段了?”

    眼前这七劫强者乃是本尊,显然是借助其本身作为道尊门下的某种特殊权限方才能够逆行两层道尊之路来到这第五层。若是将他放过,下一次再想要在这第五层看到真正的七劫强者,那就不知要到什么时候了。

    所以,罗帆这时候却是极想从他身上挖掘出更多自己所没有见识过的手段与奥妙,自然不可能这样轻易的将其解决了。

    虽说,这时候他便是攻上去也不一定能够轻易将对方解决,但他终究还是不愿意冒这种“风险”……

    那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眉头一皱:“道友莫非以为你已经赢了?”

    “哦?道友以为不是?那请道友证明给我看看啊。”罗帆这时候双眼一亮,笑道。

    对方说出这话出来,似乎证明对方还有着一些隐藏的手段没有施展出来,这让他却是颇为好奇起来。

    那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神色已经完全恢复了过来,淡淡的看着罗帆,道:“原来我还是不像施展的,现在看来,不施展却是不行了……”

    说话间,罗帆便猛然感受到一种难言的危机涌上来。

    紧接着,无声无息的,他的身躯便已经是完全崩溃,所有存在的痕迹就已经是完全消失无踪,甚至包括他在这第五层之中所有修士心中所留下的一切相关记忆,都在这瞬间完全消失了。

    与这相对的,那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在这时候同样是不好过。

    他的身体在这瞬间同样是完全崩溃!

    而这种崩溃却并非是化作粉末血肉碎块之类的,正常血肉生灵崩溃所产生的那种种残留物,而是,化作了无数奇异的色块,就像是时间,又像是空间,更像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维度……

    在这瞬间,那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就像是忽然间成为宇宙大爆炸产生的那一点一般,开始要演化某种无比诡异的,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宇宙!

    在这瞬息间,那第五师兄的眼中闪过丝丝茫然。

    而梦落更是低呼出来:“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方才似乎有人正在进行某种层次极高的争斗,那争斗双方到底是谁,为什么我半点都记不住……”

    在这瞬间,罗帆在其他层面所对应的存在同样是陷入了某种茫然之中。

    他好似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更好像是自己的理智被蒙上了一层薄纱,一片迷雾,答案就像是在自己的嘴边,但自己却怎么都无法将其说出来。

    “这似乎不是我生存的层面……等等,层面是什么……”

    在一个个层面之中,罗帆所对应的存在在极力的思考着。

    很快的,丝丝缕缕的记忆重新汇聚,种种原本茫然的,混乱的思绪在这时候开始重新汇聚起来。不知过了多久,所有一切记忆汇聚,他便已经明白了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是什么攻击?!”在这瞬间,这个想法在他的心中冒出来。

    方才那种攻击,他哪怕是恢复了记忆,也完全是弄不清楚,想不明白。

    无论是他从哪个角度去推测,维度、因果、时空、命运、神通、威能、法诀、心灵、概念、虚实……等等等等,一切一切的角度去分析,都完全无法对上。

    方才那一瞬间,他根本什么都没有感觉到,自己在现实层面之中的一切便已经被抹去了。

    甚至,不单单是现实层面,他的其他诸多与现实层面建立沟通的层面,都同样是遭受了极大的冲击。方才他那种思维混乱,记忆混乱,便是明证!

    若不是那冲击只是从现实层面之中扩散而来的,并没有真正的落实到那一个个层面上,他却休想这么轻易的便重新恢复自己的灵智,恢复自己的记忆。

    这样想着,他却没有半点恐惧,反而是眼神愈发的明亮起来了。

    “果然,逼他一逼是有用的!”这个想法在他心中浮现出来。

    紧接着,他心中微动,在现实层面之中,他的身形便由虚化实的凭空出现,随着他的身形出现的,还有着一切与他相关的记忆。

    “这是,以自身为代价施展的攻势?”这时候,罗帆也看到了正在他前方不远处好似化作一个诡异宇宙的那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

    若是真的是以自身为代价所施展的攻势,那对他来说也就没有多少意义了。

    这时候,在一旁的第五师兄也猛然双目一亮,眼中的茫然完全被驱散,看向罗帆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完全无法理解的怪物一般,口中叫道:“你怎么可能还没死?!这种从根源直接消抹的能力,你怎么可能挡得住?!”

    在这时候,如同时光倒流一般,那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所化的那诡异的宇宙重新凝聚,转眼就重新化作了那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

    这道尊门下重新出现之后,罗帆没有半点停顿的,便再度被抹去了。

    紧接着,那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重新崩解,向着那诡异的宇宙转化……

    只是,相比于之前,这个宇宙似乎更加的诡异,更加的混乱,也更加的无法理解了……

    而方才刚刚恢复记忆的,这道尊之路第五层的所有修士,都在这瞬息间感受到自己的记忆再一次被抹去了……

    “根源上直接消抹吗……”一声悠然的叹息,从罗帆被消抹之处浮现出来。

    随着这声音出现的,还有着罗帆的身形。

    这一次相比于上一次他却是表现得更加的轻松,复活归来的速度变得更加的快速了。

    “虽然我希望你能够多施展几次,但,明知道对我没有办法还一次次的重复,这就有些赖皮了。”罗帆这样叹道。

    那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似乎已经是与他锁定在一起了,他只是重新出现,那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就如同时光倒流一般,重新从那诡异宇宙演化归来,重新呈现在他的面前。

    只是,他出现之后,却是完全没有回答罗帆感慨的意思,出现之后便再次施展那种手段,第三次,将罗帆在现实层面的一切痕迹完全消抹掉!

    哪怕是,罗帆在这个时候甚至已经是使用天地之光护住自己,也完全没有任何效果。

    就仿佛,这种所谓的从根源上消抹已经是达到了天地之光所无法触及的更深层了一般!

    在将其消抹掉之后,那七劫强者的身形再一次崩溃,如同化作维度、时空、规则、能量、物质……等等等等一般,转眼间就已经是消失得无影无踪,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而其所崩溃化成的事物在这时候更是变得愈发的诡异,愈发的无法理解起来了。

    这一次,罗帆却并没有马上出现,而是足足过了一个多时辰之久,方才慢慢的在这现实层面之中重新浮现出来。

    而在这过程之中,那梦落与第五师兄也已经是开始了战斗。

    两人之间虽然有些差距,但那差距其实不算太大。

    虽然那梦落在这一个多时辰之中已经是节节败退,似乎随时可能倾覆,但以她的能力,继续支持个几天几夜,却还是没问题的。

    抹消根源的能力,对于七劫强者来说,施展出来也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而其中的代价之一,便是,那施展这等手段的修士,其自身的存在痕迹,也会同样被封印!

    也即是说,只要有七劫强者施展这种能力,那么,与这七劫强者相关的记忆,便会从其他生灵的心中被封印起来!

    虽然不是被完全抹消,但也足以让其他修士完全忘记与这修士相关的存在了。

    比如,在罗帆尚且没有借助层面之间的沟通在这现实层面复活过来的时候,那第五师兄所忘记的,却并不只是罗帆而已,而是连那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都同时忘记了!

    不过,虽然他完全忘记了那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但毕竟乃是道尊门下,见识相当不凡,却也能够一眼看出来旁边那一个诡异的,正在成长的宇宙乃是施展这种抹消根源的能力的修士所化!

    而明白这个,他自然也就能够猜到,这应当是有着某一自己一方的强者与敌对一方的强者同归于尽了……

    想到这种种,他自然也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于是,便有了在罗帆归来之前,第五师兄与梦落之间的惨烈争斗……

    相比于这第五师兄,梦落没有那么高级的见识,对于另一处战场的罗帆与那七劫强者都完全忘了个干净。甚至连自己为何会来到这里,为何会与那第五师兄交战,都完全不明白。

    在这样的情况下,面对着那第五师兄的攻势,她却只是一心想要逃跑而已,却根本没有真正全心投入其中。

    事实上,也正是因为如此,她的表现方才这般差,方才这般轻易的便被那第五师兄给近乎完全的镇压下去了……

    “原来如此……”等到罗帆重新归来的时候,梦落所有的记忆,不管是与罗帆相关的,还是与那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相关的记忆,尽皆全部归来,让她瞬间明白了眼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明悟这些,她的眼神之中却显现出莫名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