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六百八十九章 会死……

第两千六百八十九章 会死……

    那个人影似缓实快的向着罗帆而来,完全无视了罗帆那天地之光所发出的那无数根须,抬手向着罗帆按下来。

    看着他按下来之时的动作,感觉就像是一名慈祥的老者正在抚摸自己的孙儿一般。

    那种轻松,柔和,慈祥,已经是浓郁得透出体外了。

    但,面对着这么一按,罗帆却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若是真的毫无阻挡的被其按住,那么,等待自己的,怕就将是真正的死亡!

    便是那诸多层面之间的联系都无法消除的,死亡!

    就仿佛,这老道有着能力超越现实层面,在诸多层面之上将他同时抹去一般!

    “真圣投影!”在这瞬间,一个明悟从罗帆的心中浮现出来。

    “不,或许不是真正的投影,但已经是拥有真圣投影的丝丝特质了!”不过,很快的,他就将这个猜测抛到一边。因为,若是真圣投影的话,他这时候绝不会有思维能力,更不会知道对方是如何将自己抹去的!

    就像是,之前那七劫强者对他的攻势一般。

    在当时,他不就是根本没有感觉到对方的作用手段?!甚至到现在,都完全不明白对方到底是使用什么样的办法来将他在现实层面的一切抹去的?!

    连那七劫强者级数的存在都能够做到这一步,若是真圣的投影,怎么可能会比起七劫强者做得差?哪怕是,那七劫强者做到那一步似乎付出了无法想象的代价,甚至连自身的生命本源似乎都受到了极大的损伤……但,别忘了,那真圣投影相比于七劫强者可是要强大不知多少亿万倍的……七劫强者付出一些代价都能够做到的东西,真圣投影难道会不能轻松做到?!

    在这瞬间,罗帆轻喝一声,他的则之世界观瞬间浮现出来。

    这则之世界观这一次并非凭空具现,而是直接就与他的天地之光融合在一起。

    或者说,用天地之光来承载他的则之世界观!

    在这瞬间,一方则之天地猛然出现在他身体周围,开始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轰轰轰……

    在这瞬间,那老道巨人的手掌与那则之天地接触在一处。

    随着两者这么一个接触,罗帆就感觉到一种无法想象的恐怖威能赫然通过那则之天地灌入自己的身体之中,让他的身体在这瞬间连迟滞都无法迟滞半点的,就已经是轰然崩溃!

    而他的则之天地,更是在这瞬间开始崩溃起来,无穷无尽的裂缝直接贯穿了这整个则之天地,将这整个则之天地化作千疮百孔的模样。

    在这瞬间,面对着这种情况,罗帆却反而是放松了下来。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反抗已经是有了效果。

    至少,自己的则之天地并非是完全无法对对方产生作用,并不是如同之前那天地之光的根须一般,连接触到对方的能力都没有!

    虽然,这则之天地在与对方手掌的对碰之中如同豆腐一般脆弱,那其中他所赋予的,那则之天地的独立维度构造也在那手掌之下转眼崩塌,毁灭,如同只是纸片堆积而成的一般。但,终究,这则之天地,还是与对方接触到了!

    哪怕是再脆弱的抵挡,也是抵挡。

    只要能够抵挡,就代表着,有着胜利的可能!

    而且,这时候,虽说他的身躯在对方的拍击之下瞬间崩灭,但,这种崩灭,却也只是局限于现实层面而已。

    这种程度的崩灭,对于一般的七劫强者来说都是致命的。

    但,对于罗帆来说,却是半点影响都没有。

    他甚至不需要耗费什么心思,不需要浪费什么力量,只需要心中一动,就自然而然的能够完全恢复过来。

    就像是这时候一般……

    他只是心头一转,身体便由虚化实的出现在这现实层面之中,出现在那则之天地之内,出现在那天地之光的守护范围之中!

    而这时候,那老道的身影已经是变得越来越模糊。

    等到罗帆真正成型的时候,那老道巨人的身影已经是变成一个淡淡的,模模糊糊的虚影而已了。

    眼看着,就已经是要完全消失无踪了。

    看到这一幕,罗帆不由得有些失望,道:“怎么就只有一招之力?难道没有办法再发动几次攻击?”

    在他的这话之间,他的天地之光快速的震颤着,之前被那身影拍出来的那无数的裂缝,无数的破碎痕迹却是开始快速的弥合,只是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就已经是完全恢复过来了。

    而随着这天地之光恢复过来的,还有着被他凝聚出来的,那好似虚空一般的则之天地了。

    这则之天地虽然说是天地,但因为罗帆对则之世界观的完善有限,尚且无法将其推进到完美的,能够与完美天地相媲美的程度。因此,这个则之天地这时候却是如同一方残破不堪的天地一般存在于他的身体周围。其残破程度之强,甚至连天地自身都并不存在,至少,天空、大地这之间的分野已经是完全消失了。

    之所以残破到这程度,其实并不是这天地真的连天空、大地等等都无法化出。

    而是因为,罗帆将这则之天地的所有余力,都加载在了那独立的维度结构之上!

    也即是说,他只是让这则之世界观与天地之光结合之后化出一方勉强达到天地标准的天地之后,便将所能够加载其中的威能,完全化入那天地的维度结构之上!

    这样一来,却就使得这则之天地的维度结构变得相比于正常天地的维度结构要坚韧上不千万倍!使得其独立一体的能力,使得其对涉及维度的攻势的抵抗能力,都比起正常的天地要强大千万倍!

    当然,与这种增强相对的,在其他方面,其抵抗能力便要弱上许多了……

    不过,对于罗帆来说,他所需要的,也就是一线生机而已。

    有着那诸多层面的沟通,对于他来说,几个层面的消亡,毁灭,却根本算不得什么。

    只需要有着一线生机,只需要有着一个层面之中他所对应的存在在那攻势之下不被破坏,没有陨灭,那么,对他来说,这一次攻击,就是无效的!他,便不会因为这一次攻击而受到任何一丝丝的损伤!

    而显然的,对于方才那一次攻击来说,他想要完全阻挡住,让那一次攻击完全不起作用乃是近乎不可能的。那毕竟是拥有真圣投影一丝丝特性的攻击。这样的存在,其本质已经是远远超过了正常的七劫强者,甚至八劫、九劫强者……这样的攻击,若是让罗帆有着亿兆年去研究,说不定能够研究出针对的办法,将其完全挡住。但,显然的,在方才那一瞬间,他有的,只是一瞬息!

    要靠这一瞬息之间的研究去将那攻击完全研究透彻,那显然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务。

    所以,他所能够做的,也就只有一件事了。

    那就是,用自己最为强的手段,保住自己的性命再说!

    而这维度结构,便是他所为自己留下的一线生机。

    一切层面都是息息相关的,现实层面之中的方方面面,都是与其他诸多层面有着种种玄之又玄的联系的。同样的,其他任何层面之中,也同样是有着方方面面与另外的层面有着种种微妙的联系的。

    在这种完全不知道对手使用什么办法超越层面,直接攻击他在其他诸多层面对应的存在的情况下,牢牢护住自己的某一方面,让自己的某一方面在那攻击之下能够保存下来,就是最好的保存自己的办法。

    而在方才,罗帆所选择的维度结构,便是与某一个玄之又玄,甚至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那个层面的联系!

    对于他来说,只要保住了这种联系,那么,在那个层面年之中,他所对应的存在,百年无论怎么样都不会被覆灭了。

    而事实也正证明了他的猜测。

    甚至,相比于他的猜测更好上几分。不单单是那个层面上他所对应的存在丝毫无损,连其他众多相应的层面,都因为这种联系被保住而不受影响!

    真正在那攻击之中被打灭的某些层面的对应存在,也只是一些比较寻常的,正常人都有着概念的一些层面而已。比如,虚幻层面,比如概念层面,比如因果层面之类的层面而已。

    受到攻势波及的层面数量,却并不算太多。

    在这时候,罗帆看着那前方渐渐隐没的老道身影,面上莫名的有些可惜。

    方才的攻击他尚且无法理解,但至少相比于之前那七劫强者付出生命本源来发动的攻击来说,眼前这老道的攻击却终究还算是有迹可循。

    这种有迹可循,使得他能够看出更多东西。若是能够战斗多几次,他说不定就能够从中领悟出一些什么,得到一些收获了……

    “实在是可惜了……”转头看向远处那众多道尊门下,罗帆不由得叹了一声。

    此时此刻,那众多道尊门下的状态已经是差到了极点。

    方才凝聚出这老道的身影显然已经是让他们付出了不可思议的代价,此时此刻,那些道尊门下的身躯一个个的崩溃开来,虽然存在概念依然存在,他们并不会真正的死亡,但却一个个的至少都是元气大伤!

    看他们的元气受损程度,罗帆可以想象,他们或许需要耗费漫长的时光方才能够恢复过来。

    “若是我狠一点,直接带领诸多散修攻上去,这些道尊门下能够活下多少个?”罗帆这时候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当然,这个想法也只是想法而已。他却还不至于会这样作死。

    将这所有的道尊门下杀死,或许那些道尊不会在意,但他们的师兄师姐可就绝不会不在意了。不用多,只要一两个八劫九劫强者在意这些,那对他来说,那事情可就相当麻烦了。

    他虽然想要见识更多没有见识过的攻势,见识更多他以前没有遭遇过的手段,但这并不代表他会主动去寻死。七劫强者还算是在他的对抗范围之内,八劫强者,九劫强者,这可就完全不是他现在所能够对抗的了。

    至少,他现在尚且没有办法想象八劫九劫强者到底是有什么样不可思议的威能……

    既然无法想象,那么,他自然就只能够从七劫强者身上去推测了。

    而以他之前所见到的七劫强者的状态,那八劫、九劫强者必然是要比他强大不知多少倍的!

    所以,这时候,哪怕是有着机会将所有的道尊门下一下子解决掉,罗帆也只能够按下心中的冲动。

    就在他以为事情要过去的时候,那已经要消散的,变得若有若无,若隐若现的老道的身影忽然叹息一声,接着手掌不知什么时候就已经来到了罗帆的头顶,向着罗帆拍下来了。

    在这瞬间,罗帆身体周围的那天地之光依然存在,那则之世界观也依然是化作则之天地的模样与那天地之光融合着。

    甚至,之前那种维度结构的增强效果也依然存在着。

    这种状态,哪怕是那身影的攻势依然如同之前那般,他也是有着足够的信心自己能够挡下来的。更何况眼前这身影已经变得模模糊糊,若隐若现,似乎就要消失了?

    在这时候,他正要冷笑,猛然间就感觉有些不对。

    他的天地之光,他的则之天地,在这时候对于这老道的手掌居然完全没有任何作用,没有任何效果!

    就像是,这天地已经进入了另一个次元,另一片时空了一般!

    “怎么回事?!”这个想法从罗帆的心中闪过。

    正要采取行动,他就感觉到一种无法想象的威能灌入他的身体之中,瞬间将他的身体完全崩灭!哪怕是层面之间的屏障,也完全没有任何效果,不光是让他在层面之间屏障之中的身躯完全崩灭,更是穿透屏障,向着诸多层面而去,将他在一个个层面之中所对应的存在一一碾碎!

    一种无法想象的危机感在这瞬间从罗帆心中涌现出来。

    “会死!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