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三百二十六章 一个又一个

正文 第两千三百二十六章 一个又一个

    这人影乃是一名看起来二十来岁的青年模样。

    但,也紧紧只是看得出其年岁而已,其真正的面目却是隐隐约约,好似有着一层迷雾遮掩住他的面容一般。这种遮掩的效果相当强力,哪怕是罗帆,都无法看透这迷雾,无法真正看透他的真实面貌!

    光是这一点,就已经足以表明此人在某方面比起罗帆要强上许多了。

    更别说,他现如今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这里,直接面对罗帆,这更是展现出了他的不平凡,让人难以再轻忽视之!

    “你闹得,太过分了。”这个男子在这时候这样说着。

    随着这话语,罗帆便感到一种难以形容的危机感从自己的心灵深处泛出。

    就仿佛他在这个瞬间已经是从原本无比强悍的五劫强者变成了一个全身**出现在雪地之中的婴儿一般。

    那种无依无靠的感觉,让他忍不住召来天地之光,全身上下开始散发出那好似活物一般的光芒。

    随着这光芒,那种无比强烈的危机感随着减弱了一些。虽然依然存在,但至少没有到让他变成全身**的婴儿出现在雪地之上的那种程度了。

    面对着这样的变化,这个出现在他面前的男子面上神色冷漠,只是静静的盯着他,那一双原本模模糊糊的眼睛忽然变得清晰起来,在那双眼睛之中,好似蕴藏着无穷天地,无限宇宙,无尽威能!

    一种难言的吸力,出现在那双眼睛之中,隐隐间穿透了罗帆现在身上的一切防护,穿透了他的肉身,穿透了他的心灵,直达他的心灵根源,直达他的心灵核心!

    “没想到我居然也会被人这样对待。”这瞬间,罗帆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这种将对手的一切力量,一切表象完全绕开,直接针对对手心灵核心的做法,本是他最为拿手的手段。之前他对待这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之中的其他所有修士的手段,其实便是类似这样的手段。

    但,现如今,这种手段居然被眼前这个青年用在自己身上,而且居然也让自己有种无可抵御,无法防备的感觉,这让他怎能不有莫名的感慨?!

    当然,感慨归感慨,但他可没有就此屈服的想法。

    要知道,以他自身原本玩弄其他修士心灵的手段而言,若是心灵核心真的落入了其他人的掌控之中的话,那等待自己的,便将是永无出路的黑暗深渊!

    到得那个时候,自己的意志自由,生命自由,都将不再能够被自己自主!

    这种命运,他怎么可能接受?!

    当下,他暴吼一声,他的心灵深处,开始有着一种莫名的奇妙光芒散发出来。

    这种光芒璀璨而耀眼,蕴含着一种无法想象的独立气息,就好似是有别于任何天地,任何大天地之中的一切的一切一般!

    这是,则之世界观的气息!

    一种独立的,完全独属于罗帆的,有别于任何大天地,任何天地之中流行的世界观的一种世界观的气息!

    这种绝对独立的气息拥有着绝对的排他性。在这瞬间,就已经是让他的心灵获得了这种排他性,使得任何接近这心灵的一切外物,都在承受着之前所没有的压力!

    就像是,现如今从眼前这青年眼中发出的,直接针对心灵核心的那种吸力一般。它,便是在这种排他性的作用下,开始节节后退,最终退出了罗帆的心灵,让他感到身心一轻,之前的那种下一瞬间心灵就要失去自主,失去活动能力的感觉就已经完全消失了。

    “原来是选择逆行之路,怪不得如此不合群。”这时候,那青年眼中透出惊异之色,口中这样道。

    “你,到底是谁?”罗帆无比警惕的盯着眼前这青年。

    他能够感觉到,眼前这青年,并不是实质的存在。或者说,并不是某修士的真身、分身、化身,甚至,投影!

    它,乃是一种极为诡异,极为玄奇的,甚至他现如今都尚且不了解的一种奇特存在。

    这种存在,介于虚实之间,似乎存在,又似乎不存在,有着真实存在的事物的特质,更有着并不存在的虚幻之物的特质。

    这种特质,使得他能够在这里发挥出一些实体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威能,也使得它能够避免本不该出现在这里之物出现在这里所遭受的惩罚。

    从这种奇异的特性来说,就已经能够知道,眼前这存在,必然是来自更高层的道尊之路!

    而且,绝不是第五层,第六层这等与第四层间隔极小的道尊之路,而可能是第七层甚至更往上的道尊之路所投射下来的!

    这种情况,让罗帆在这时候心中不由得产生了某种不祥的预感。

    当初这第四层之中所存在的,将整个第四层分割成为道尊门下领域和散修领域的屏障,似乎便是某位在极高层的修士所布置的……难道,眼前这修士,便是那一位在当初于这第四层布置屏障的那一名道尊门下?!

    “我的名字,在这里不能说。不过,想来你应该大概猜得出来。没错,就是你猜的那样。”这青年淡淡的道。

    听到这个,罗帆面色一震。他并不觉得他与这强者之间的交流会产生什么误会,并不就认为自己这时候心中所产生的猜测会与眼前这强者心中所认定自己会产生的猜测会有所出入。

    毕竟,到了他们这个层次,语言,已经不再是交流彼此意志的唯一途径了……

    所以,很显然的,眼前这修士,想来便是当初那在这第四层构筑了屏障将其分割开来的那一名修士!

    “果然是你。”罗帆叹了一声,“我原本以为你要么永远不会出现,要么早在当初我将屏障破坏的时候就会出现的。没想到你居然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

    在这时候,他的身上有着两重光芒。

    一重隐藏在内层的,蕴含着与外界其他一切格格不入,似乎自身便是一个完美的,独立的,唯一的个体一般。

    而另一重光芒,却就是在外层的,如同活物一般的光芒。

    内层的光芒,便是从则之世界观之中引发出来的,属于则之世界观的光芒。而外层的那一重光芒,却就是那天地之光的光芒了。

    这两种光芒各不相同。其中外层的天地之光蕴含着无限威能,哪怕是面对着第六层的存在都能够斗上一斗。破坏力,创造力,更是达到了如同真正的天地一般的层次了。

    而内层的光芒,却就是有着绝对完美的排他性!任何其他不同于这光芒的一切想要侵入进来,都要引发这内层光芒的激烈反应,让他的则之世界观之中所蕴含的,一切观念神通的威能都向其倾泻而来!

    这两重光芒,任何一重在平常都足以防备一切可能遭遇到的麻烦了。但在这时候,哪怕是有着这两重光芒守护,罗帆也依然是没有感到自己有多少安全感。

    他心中有着莫名的感觉,眼前这强者,若是真的要对付自己,这两重光芒的用处,怕是不会太大。

    因此,在这时候,于这两重光芒之后,他却时刻准备着另一种手段。

    那来自他现在尚且没有从其他任何修士身上所见识到的,那沟通各个层面自己所对应的存在的能力所带来的种种威能,种种力量!

    眼前这青年修士看着罗帆,心中隐隐感到有些怪异。

    他明明感觉到,自己在投射到这一层的点滴力量应该能够轻松的将对方解决,但却总有一种不安之感从心底泛出,好似在警示他自己一样……

    正是因为这种怪异的警惕,使得他在这时候却是没有直接出手对付罗帆。

    毕竟,他现在这点力量投射到这第四层,可是有着其他任务的,对付罗帆,不过是顺手的事情而已。若是能够轻松的,无损的将罗帆解决,那么他自然不会客气。但若是对付罗帆可能让他的任务受到影响,甚至可能让他任务失败,那可就是他所不能接受的了……

    衡量了一阵子,这青年终究叹了一声,道:“也罢,虽然不知道你有什么底牌,但我现在冒不起险,就此算了吧。”

    听到这个,罗帆眉头一皱,心中一阵不爽,只是静静的看着这青年。

    “为了避免再次遭遇入侵,你必须交出主宰的权限。这一层,也需要重新划分道尊门下与散修的领域。你可有意见?”这青年对着罗帆这样道。

    罗帆一听,只是冷笑,道:“莫要把我当傻子哄。战争协定是什么,我也听过一些。我可不知道在其中有任何一条规定必须将每一层的主宰都换成你们道尊门下才能够安保和平。将这一层分割成为道尊门下领域和散修领域更是无稽之谈。那不过是你们道尊门下为了把持整条道尊之路而借题发挥罢了。”

    “这么说,你是反对了?”那青年在这时候看着罗帆,眉头皱了起来,眼神深处似乎有着一种正在涌动着的狂躁正在翻涌着。

    “说得好!”这时候,一把声音传入了罗帆的耳中。

    随着这把声音,有着一道诡异的虚影从天而降,悍然落向眼前这青年的身上。

    这虚影虽说来得诡异,但显然并没有超出这青年的反应范围,在这时候,面对着这样忽如其来的虚影,他身体微微一退,以一种哪怕是罗帆都无法感应到的方式就已经是退出了数丈,直接躲开了那从天而降的一道虚影!

    “精妙。”在这瞬间,罗帆心中所产生的便是这样一个想法。

    那青年方才那一退,看似普通,其实却是蕴含了无限的奥妙在其中。发生的时候罗帆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觉得对方的身形如同超越了时空,在那虚影出现的时候就已经退出了数丈的距离……

    但,当事情过去之后,那青年躲闪的每一个细节,其中所蕴含的每一丝玄奥,奥妙,都开始在他的脑海之中不断的回放。

    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动作而已,但在回忆当中,罗帆却如同面对着无限的天地,无穷的大道,无尽的观念,以及,无限的威能!

    就好似,他并不是一名普通的生灵在转移,而是一方无比广大,无比玄奥的天地在挪动一般!

    在这时候,那虚影也已经是显现出来。

    却又是一个人影。

    一个看起来也是青年,只是相比于那之前的青年要大上数岁,看起来显得更加粗豪的一名青年。

    “是你?”那道尊门下在看着这新出现的青年,皱起了眉头。

    “怎么不能是我?你都能够下来,为什么我不能下来?”那粗豪青年呵呵一笑,道。

    “我可不记得你们散修居然会这么在意低层的形势。”那道尊门下皱着眉头这样说道,显然虽说不爽,但却依然保持着冷静。

    “哈哈哈……在以前自然不会,但现在可不一样了。我们,已经有了希望!”那粗豪青年笑着,眼神扫过罗帆。

    那道尊门下眉头皱地更深了,看向罗帆的目光之中首次夹杂了警惕。

    “你们打算推他来当低层的代理?让他来与我们争夺道尊之路的掌控权限?”那道尊门下这样说着,身上的气息开始膨胀,一种莫名的气势开始向着罗帆以及这刚出现的粗豪青年碾过来。

    那模样,似乎那粗豪青年一个回答不好,他便要直接动手了一般。

    听到这个,那粗豪青年哈哈一笑,道:“当然!这难道不行吗?!你们道尊门下已经得意了这么长时间,也该轮到我们来得意一阵子了,不是吗?”

    “可惜,原本还打算留着他的。”这时候,那道尊门下冷笑一声。

    说话间,抬手就向着罗帆虚虚拍过来。

    这一拍之间,罗帆就感觉到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好似都落入对方的手掌之中,伴随着对方手掌的去势,向着自己猛碾压过来!

    哪怕是那手掌的威能尚且没有及身,他就已经感受到自身的天地之光开始嘎嘎嘎嘎作响,似乎有着某种无比强力的无形力量正在碾压着这天地之光,让这天地之光已经难以承受,就要崩溃了一般。

    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怖危机感从他的心底疯狂涌出来,让他几乎忍不住就要动用其他层面自己所对应的存在所带来的种种手段了。

    就在这时候,那粗豪青年却是冷哼了一声,身形一闪,就已经来到了罗帆的面前,挡在了他与那手掌之间!  看无防盗章节的小说,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