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七百章

第两千七百章

    随着这种平衡被打破,那众多道尊门下完全暴露在那道尊之狱的力量之前,道尊之狱的力量直接锁定了他们,侵入他们的身体之中,将他们团团的裹住,再拉扯着他们开始向着那道尊之狱而去……

    随着这种变化,他们的身形变得越来越模糊,隐隐间,一个个的神色之中都显现出一种绝望之色。

    若是他们只是当初那般直接引动道尊之狱的力量来让自己逃脱死亡的命运,直接毫无抵抗的进入道尊之狱之中,那结果还不算太差。

    毕竟,以他们的分寸,所引动道尊之狱力量的手段都不会太过分。

    手段不过分,也就是他们进入道尊之狱之后所遭受的惩罚,不会太过分,至少,不会达到他们所无法承受的境地。

    但,那只是原来而已。

    原来,他们可没有挑衅道尊之狱的力量!

    挑衅了道尊之狱的力量,自然需要遭受道尊之狱更加强大的打击。所以,原本他们所犯下的罪行在道尊之狱眼中算是一的话,那么,这时候,在进行一番挑衅之后,他们犯下的罪行怕就已经要成为一百甚至一千,一万了……

    在这样的恐怖罪行判定之下,他们最少,怕也要将牢底坐穿,说不定亿兆年都不足以形容清楚他们要被那道尊之狱封镇的岁月!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这些道尊门下怎么可能不感到绝望?!

    只是,绝望又能如何,这时候,他们已经是真正被道尊之狱的力量锁定,真正的,成为了道尊之狱的封镇目标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以他们的见识,已经是再找不到任何能够逃脱升天的可能了……

    “看来,这一次我们真的栽了……只可惜,在最有可能成功的时候……”一名名道尊门下在这时候下心中闪过的都是这样的想法。

    当然,表述或许会有所不同,但具体的意思,却都是这种,与这句话应当是一般无二的。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这时候的面上却相当淡定。

    可以说,这些道尊门下真正吃亏却是吃亏在他们自己。或者说,真正造成他们接下来命运的,却就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若是他们并没有想要通过这种引动道尊之狱的力量来算计罗帆的话,那么,等待他们的,最多也就是如同其他道尊门下,或者说,如同其他散修那般,直接被道尊之狱的力量封镇而已。

    那虽然也是一种对于一般修士无法承受的遭遇,但终究也还能够保留一点希望。一点出来的希望,一点继续自己道途的希望。

    正是因为他们想要算计自己,方才会选择那种方式挑衅道尊之狱的力量,也方才会引得道尊之狱力量对他们进行反噬!

    可以说,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们自作自受而已。

    就在这时候,在那维度结构混乱的区域之中,那青年一般模样的七劫强者与那孩童一般模样的七劫强者之间的战斗已经是达到了最巅峰的境地了。

    在他们两人的心中,早已是完全忘记了外界的一切,所有的,只剩下彼此。

    或者说,只剩下彼此施展出来的力量,施展出来的技巧而已!

    每一瞬间,他们之间的手段都要交换不知多少亿万次。

    每一次的交换,都代表着血肉之躯战斗的巅峰,代表着,足以让任何将血肉之躯当成是修行目标,修行之道的生灵所梦寐以求的巅峰层次!

    因为维度的混乱,他们根本无法施展任何能够离体的超凡能力,任何超凡的能力,都无法真正的作用在周围,无法真正的改变周围的环境。

    但,这时候,他们身体周围的那一片区域的情况却是比起之前混乱了不知多少倍。

    这自然不是因为那维度混乱的区域会有所倾向,自主向他们所在之处汇聚。而是因为,他们在战斗的过程之中,虽然只是使用身躯肉搏,只是运用自身血肉之躯的力量而已,但在这过程之中所透出的种种波动,种种气息,种种力量,却已经是搅动了周围的环境,甚至隐隐间作用在了周围的维度之上!

    若不是那维度的混乱,这一切的变化,甚至足以诞生出无数天地,演化出无数不可思议的神通方才能够达到的效果。

    甚至足以让一般生灵看到那场景的一瞬间就领悟出不可思议的修行道理,进而一飞冲天。

    但,在这时候,在这种维度混乱的区域之内,这种种变化,却只是造成了周围的维度进一步的混乱,造成了,越是靠近他们,那场景看起来便越是模糊,越是难以辨认。

    同样的,外人难以辨认他们,他们自然也更难以辨认外界的情况了。

    事实上,他们之所以现如今这般投入这一场战斗,将自己的目光集中到了彼此身上,真正的原因,也有着一部分是因为此时此刻他们身体周围那种超乎想象的维度混乱的缘故。

    因为维度混乱实在是太过严重,对外界的隔绝实在是太过强力了,所以他们与外界就像是被完全分割开来,就像是天地宇宙之间只剩下了他们彼此一般。

    而这种感觉,在这种战斗之中越来越深入,越来越加强,最终也就造成了此时此刻这种结果了。

    那青年一般模样的七劫强者是打出了真火,或者说,是打出了兴趣。

    但,那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可就不一样了。

    对于那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来说,他却只是在本能的发泄自己重新复活归来所带来的种种负面情绪而已。

    这时候,随着战斗的进行,那还青年一般的七劫强者可能会越来越投入,越来越不将外界当一回事,越来越不将现如今道尊门下所处的境况当一回事。但,那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却并非如此。

    随着战斗越来越深入,越来越激烈,他的负面情绪发泄得越来越多,最终所造成的结果就是,他对于外界情况的感应变得越来越清晰,心神也变得越来越清明。

    每一瞬间他们交换了不知多少亿万招,这带来的结果便是,这每一瞬间之中,这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将自己的负面情绪发泄了不知多少亿万次。

    如此这般一来,那负面情绪的减弱速度,自然便超乎想象的快速了。

    当然,这种快速,自然也是要看其基数如何。

    若是一般生灵可能堆积的负面情绪,只需要一瞬间,便可能完全发泄一空,让其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明,甚至超乎想象的清明。

    但,对于这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来说,那情况可就完全不同了。

    他方才的死亡,可不知是单纯的死亡而已,哪怕是,其实他并没有在概念上真正的身死道消,魂飞魄散。但,为了带来那么强大的力量,为了引来那不可思议的威能,为了给罗帆带来那么大的危险,他所付出的代价,却就是自身心灵的消亡覆灭作为代价。

    如此这般一来,他在方才那一次死亡之中,简直就已经是将心灵可能的沉沦方式尽皆尝试过一遍,甚至将自身的沉沦深深潜入了一个一般修士所无法想象的程度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青年一般的七劫强者能够通过手段将其拉扯回来,让其硬生生的脱离那种死亡的命运,重新从那未知之中回归而来,那确实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但,其心灵之中所堆积的负面情绪,却就是其无计可施的难题了。

    达到极深层次的沉沦所带来的负面情绪可能有多么恐怖,可想而知。

    这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这时候还能够本能的选择这种战斗的方式来发泄这种负面情绪,已经算是其道心无比坚定了,想要轻易的将其发泄出来,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若是以量来对比的话,让一名普通修士沉沦的负面情绪是一,那么,在复活归来的那一瞬间,这孩童一把难道七劫强者身上所集聚的那负面情绪的量,怕是要以亿兆来计算!

    如此这般一来,最终便造成了哪怕是每一瞬间都能够发泄不知多少亿万次,最终他也依然是直到这之前依然沉沦,依然未曾清醒过来。

    不过,终究是有限的负面情绪,随着其不断的发泄,那负面情绪却是开始不断的减少起来。随着负面情绪的减少,那孩童一般模样的七劫强者自然而然的便开始清醒过来。

    自然而然的,便开始明悟到现在自己所处的状态到底是多么的恶劣,也明白道尊门下所处的状态到底是多么的恶劣了……

    “不能这样下去,这样下去,所有的师弟师妹都可能身死道消,魂飞魄散!”这时候,出现在这道尊门下心中的,便是这样的想法。

    相比于那已经双眼发红,本该绝对清醒的那青年一般模样的道尊门下来说,他这种之前被本能控制的七劫强者居然更快的想到了自己的师弟师妹,想到了同样是道尊门下的自己的众多同伴。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他心中所出现的,却只是无奈而已。

    现如今,却已经是他在无力的抵抗着自己的师兄的攻击了。

    “师兄,醒醒!这时候不是战斗的时候!”他最终终于控制住自己的身体,控制住自己的力量,发出了这样一声巨吼,向着那青年一般模样的七劫强者送过去。

    只可惜,周围的维度实在是太混乱太混乱了。

    这种混乱程度,不光是将外界传递进来的声音光影都完全截断,更是将他的声音都完全截断了。虽然,不至于连光影都完全截断,但这也已经是相当致命的了……

    所以,这时候,他的这一声巨吼,却并没有引起对方的任何反馈。那青年一般模样的七劫强者对他不管不顾,只是像他发动着攻击。力量更加的强势,作用方式更加的狂猛,隐隐间就将他当成是不共戴天的仇敌一般。

    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意从其手段之中宣泄出来,让那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清楚的知道对方到底是以什么样的心态来与其战斗,更是明白,现如今想要将他唤醒过来到底是有多么困难。

    要一个感到快意之人停下那种快意的行动,相比于要一个感到痛苦之人停止让其感到痛苦的行动来难度要大上十倍甚至百倍都不止。

    这时候,那青年一般模样的七劫强者所正在进行的战斗,便是那种让他感到快意,让他感到喜悦的战斗!

    这样的情况下,想要让其停下来,没有绝对的说法,没有让其绝对相信的言语,却是怎么都无法做到。

    而此时此刻,这里,便是截断了言语……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这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这时候心中无比痛恨自己之前的沉沦。

    他无比清楚,现在道尊门下简直就是将自己的性命送到了自己的对手的屠刀之下。

    外面那些道尊门下此时的状态他虽然无法清楚的掌握,但猜测也猜测得出来。他清楚的知道,若是这时候对方,那些散修之中,只要有着一个能够发挥实力的存在,所有的道尊门下,怕就只能够引动那道尊之狱的力量直接躲入道尊之狱之中才能够逃出生天了。

    但,那样的话,那结果,对于他来说,也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心中种种想法闪过,最终,这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他,决定不再反抗对手的攻击!

    唯有他不再反抗对手的攻击,那青年一般模样的七劫强者才能够从那种兴奋之中醒转过来,也方才能够真正的听清楚他所说的话语。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方才有着可能性将他劝服。

    只是,这样的话,他却又要冒着生命危险,再一次的承受身死道消,魂飞魄散的可能了……

    对于已经进行过几次的这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来说,做出这种决定,其实是根本不用怀疑的,或者说,根本不用迟疑的。

    很快的,他的身形瞬间一定,整个站在了那青年一般模样的七劫强者面前,静静的,再无任何反抗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