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七百零一章 会不会战斗?!

第两千七百零一章 会不会战斗?!

    在这时候,那青年一般模样的七劫强者本能的看到了破绽。抬手一拳便向着那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轰过来!

    这一拳,凝聚了他肉身几乎一切的力量,在轰过来的过程之中,不知多少时空凭空在拳头周围浮现出来,就像是他已经是将不知多少时空硬生生的压缩在这拳头之上,将其中的所有威能都提炼出来加强这拳头的威能了一般。

    这一拳,超越了时光,超越了因果,超越了概念,超越了虚实。

    在这同一瞬间,那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某种层次上已经是开始不断的分解,不断的崩碎了。

    “爽!”一声怒吼在这时候从那那青年一般模样的七劫强者口中爆发出来。

    紧接着,那拳头已经是硬生生的印在了那孩童一般模样的七劫强者身上。

    无穷威能爆发出来,那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在这瞬间完全承受不住这种冲击,整个身体直接便轰然爆碎开来,甚至化作比起之前未曾重新凝炼具现出来之前更加细碎的模样!

    随着他的身形被轰碎,这原本因为他的存在而变得混乱的维度结构开始快速的被抚平。

    当然,哪怕是再快速,终究也是有着一段时间的。

    毕竟,这种维度的混乱,并不只是单纯的因为这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

    那种混乱,是这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与那青年一般的七劫强者两人对那维度的改变相互冲突所造成的。

    因为是冲突所造成的,所以,某一方的消失,能够使得冲突消失,自然也能够使得那种维度的混乱消退,让维度重新恢复秩序。

    但,也正是因为原来的混乱是因为冲突,所以,在某一方消失之后,另一方想要适应其消失,想要从那种冲突的状态之中恢复过来,却终究还是需要时间的。

    如此这般一来,便造成了,此时此刻,哪怕是那孩童一般模样的七劫强者消失的时候,这种维度的恢复,依然需要一段时间。

    而这时候,因为敌人的消失,那青年一般模样的七劫强者渐渐的从那种战斗本能的控制之中清醒过来。

    随着这种清醒,他的神色开始产生了变化,一种后悔,无奈,痛苦的神色从他的面上出现。

    不过,很快的,他就已经是感应到了外界的变化,发现了那一名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做出这种不再反抗的决定的根源所在!

    “原来你还没死,我一定要杀了你!”他的面沉如水,瞬间这样大吼出来。

    随着这样一声大吼,他的身形一闪之间,就已经是冲破了那一处维度变幻区域,一闪之间就已经是来到了罗帆所在之处,狠狠的撞入了罗帆所改变的那维度结构之中。

    随着这种变化,他对于那维度同样是进行改变。

    在这种改变之中,原本罗帆所改变的,那已经稳定存在的结构开始快速的崩解,种种难言的混乱出现在那一处维度结构异常的区域之中。

    “终于醒过来了?”这时候,罗帆微微一笑,转过来这样淡淡的笑道。

    “只是,你似乎晚了一点点……”接着,他转头看看四面八方,面上显现出一种怪异之色,接下去说道。

    听着这话,那青年一般模样的七劫强者的面上神色更加的难看起来了。

    “你该死!”他这话语如同在九幽地狱深处吐出来的一般。

    冰寒之处,甚至足以让任何生灵全身被冰冻起来。

    因为,此时此刻,在这维度异常区域内部,原本存在着的,以亿万来计算的众多道尊门下,这时候已经是只剩下寥寥数万人而已了……

    其他的所有道尊门下,都已经是被拉扯进入那道尊之狱之中,被那道尊之狱所完全封镇了!

    甚至,便是这些剩下的数万名道尊门下,这时候的状态也是无比的恶劣。

    那道尊之狱的力量依然是在包裹着他们,依然是在极力的将他们的拉入那道尊之狱之中!

    若是再不采取行动,说不定这些道尊门下,也要消失在他的面前了。

    看到这一幕,这青年一般模样的七劫强者怎能不愤怒,怎能不对罗帆恨之入骨?!

    对于那些五劫强者来说,这种道尊之狱力量的反噬乃是他们所无力对抗的,甚至完全想不到任何办法来对抗的存在。

    但,对于七劫强者的存在来说,之中道尊之狱力量的反噬,却也就只是那么一回事而已。

    在这时候,这青年模样的七劫强者就已经是采取了行动,他对周围的维度开始进行极力的改变。

    这种改变,在这时候根本无法产生其所想要的作用。却只是造成了周围那维度异常区域愈发的混乱而已!

    而这种混乱,对于你道尊之狱的力量来说,显然也是混乱。

    这种混乱之下,那道尊之狱的力量却是在某种微妙的作用之下,断绝了一瞬息。

    这一瞬息,若是对于散修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效果。

    因为,散修对于道尊之狱的了解实在是太浅薄,太浅薄了。但,对于道尊门下来说,这种一瞬息,却已经是足够了。

    以他们对道尊之狱的了解,这一瞬息,已经足够他们做许多事情了。

    在这瞬息间,不知多少道尊门下瞬间改变了自己的气息,以某种难以言喻的微妙方式变幻自己的力量,甚至修改自身的生命本质。

    这种修改不算强,但在这时候出现在他们身上,却已经是足以造成那道尊之狱力量的一丝迟疑。而这种迟疑,却就随着他们的动作而开始不断的扩大,最终,在几个呼吸之后,就已经是让这些道尊门下完全消失在那道尊之狱力量的锁定之下。

    换句话说,对于道尊之狱的力量来说,他们,已经是不再存在了。

    那道尊之狱的力量在这时候极力的想要锁定他们,但最终,却只能够在这一片维度混乱区域之中扫荡了几圈之后,完全消失无踪。

    “果然是巧妙的手段,在这种维度冲突之中居然也能够起到作用。”罗帆这时候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接下来还有更加巧妙的变化出现。”那青年一般模样的道尊门下在这时候淡淡的说了一句。

    随着这一句,罗帆便感觉到有着某种独立于这一片维度混乱区域的维度结构凭空出现在那一名青年模样的道尊门下的身体周围。

    紧接着,那数万名道尊门下便已经是尽皆被吸入其中,完全脱离罗帆的掌控范围之中了。

    很显然的,这乃是那一名道尊门下施展出了独立的时空维度来隔绝他对于周围时空维度的改变。

    也可以说,是那一名青年模样的七劫强者施展出了自己所拥有的,那一件加载了稳定的维度结构的法宝出来了。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自然是知道该怎么应对。

    他心中微动,自己的则之世界观瞬间展露出来,并在那天地之光的加持之下,直接化作了一个手掌,遥遥向着那一名青年模样的道尊门下扑过去。

    这手掌乃是则之世界观与天地之光的共同作用,本身却就已经是能够与七劫强者级数的法宝相媲美的存在。至少,在维度结构上,是能够与那种蕴含稳定维度结构的七劫强者级数的法宝相媲美的存在。

    这样的存在,在这维度混乱之中,却是半点都不受影响。

    至少,周围的维度混乱根本无法入侵这手掌内部的稳定维度结构!

    因此,这手掌在这维度混乱之中,那突入的速度,却是丝毫不受周围的维度混乱所影响,一闪之间,便已经是跨过不知多少阻隔,直接来到了那一名青年模样的七劫强者的身边,狠狠的向着他拍下去!

    这么一拍之下,那一名七劫强者就感觉到自己那如同薄纱一般的法宝遭受到了无法想象的撞击。

    正如罗帆所猜测的那般,他这一件法宝内部的维度结构,是一种极为稳定的维度结构,也似乎,正常天地之中的,极为平衡的维度结构。

    这种维度结构,本质上,却就是与罗帆这则之世界观所化出来的维度结构颇为相似。甚至,种种表象,根本就没有任何区别。

    在这样的情况下,两者之间的冲突,却是并没有想象当中那么巨大。

    那手掌的维度结构,直接便与那薄纱内部的维度结构接触在一起。

    两者看起来简直就像是黏在一起一般。

    当然,表面的相同,终究也只是表面的相同而已。内里的区别,终究还是太多太多了。罗帆那则之世界观所化的维度结构终究是以则之世界观为根基。与那薄纱内部的维度结构那种以外界天地的维度结构作为根基,或者说,以外界天地所遵循的世界观作为根基的本质终究还是有着巨大区别的。

    这种区别,使得两者在深层上的融合根本就是不可能。

    这种不可能的融合现在想要开始,自然便会造成巨大的冲突。

    而且,那冲突,相比于那青年一般的七劫强者想象当中的要更加的巨大!

    在原来,按照这七劫强者本身的战斗经验,尽皆掌握着稳定维度结构的修士之间的战斗,一般就是寻找对方的结构疏漏,寻找对方结构的不完善之处。正常来说,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可能是千百年,甚至万千年都不能找到。

    当然,任何修士都不可能完美,任何修士的手段都不可能毫无破绽。

    哪怕是完全是按照外界的维度结构来构筑自己法宝内部的维度结构,借助外界的模板来构筑自身的法宝。那也不可能真正的将整个外界完美的转移进入自己的法宝之中。

    而这样一来,他们在转移的过程之中,自然便要有所取舍。

    而这种取舍,就是破绽的来源了。

    那被舍去的,便是缺失之处!而只要找到这种缺失之处,那么,战斗显然便能够瞬间结束。

    这,也是正常的七劫强者之间的战斗方式。

    至少,是这种掌握了维度结构变化的七劫强者之间的战斗方式!

    在面对罗帆的时候,他显然也是用这样的心态来打算与罗帆进行战斗的。毕竟,罗帆这时候展现出来的手段与他在道尊之路第七层所遇到的敌人却是太过相似了。

    但,奈何,他却没有料到,罗帆根本就不是一般的七劫强者。他,是一个没有经过道尊之路第七层,没有在道尊之路第七层接受过任何传承,得到任何收获的七劫强者!对于他来说,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有关维度的手段,都是根据他在战斗之中的见识再结合自身对修行的领悟所领悟出来的。

    对于这样的他来说,所有的一切规矩,一切经验,显然都只是废话。

    他,却是直接按照自己理解当中的,维度结构的战斗方式来进行战斗。

    也即是,暴力的冲撞!

    这时候,他却是直接催动自己发出去的,那则之世界观与天地之光结合之后所形成的那一个手掌,将无穷的力量从那手掌之中释放出来,瞬间引爆。

    在这种引爆之中,无穷恐怖的威能爆发出来,狠狠的向着那薄纱一般的法宝释放出去。

    维度之间的冲撞以一种最为狂暴的方式展露出来。

    轰轰轰轰……

    不可思议的轰鸣在这瞬间不断的从那其中爆发出来,恐怖的冲击直接疾扫这一片维度混乱区域,让那青年一般的七劫强者更是感到目瞪口呆,整个面容都是僵硬的。

    那手掌硬生生的突入了那薄纱一般的法宝之中,那其中的维度结构与那薄纱一般的法宝内部的维度结构不断的相互碾压起来。在这种碾压之间,彼此的维度结构都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崩溃了。

    这维度的崩溃所产生的冲击,不断的从那薄纱一般的法宝之中泄露出来,加入那不断向四面八方疾扫的波动之中,让那种波动变得愈发的强力,愈发的恐怖,也愈发的难以想象起来。

    “你到底会不会战斗?!”那青年一般的七劫强者这时候忍不住怒吼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