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七百零二章

第两千七百零二章

    “这样你有多少法宝能够消耗?!”这是在那青年一般的七劫强者心中所冒出来的疑惑。

    若是每一次七劫强者之间的战斗都是以这样的方式来爆发,那么,显然每一次战斗,怕都要消耗一件七劫强者级数的法宝!

    一件七劫强者级数的法宝想要祭炼成功需要耗费多少精力,多少时光?以这青年道尊门下自身的经验为力,至少也需要消耗三千亿年!

    其中消耗的精力暂且不用说它,单单说这三千亿年时光,却就已经不是一个小数目了。哪怕是道尊门下,自身也并没有多少这样的时间段能够消耗!

    而这,还只是用最为迅速的方式来祭炼这法宝所消耗的时光而已。若是手段差一点,选择的方式没有达到最为完美,那么,这种祭炼时光还要打着跟头往上翻!说不定有那运气差的,耗费个亿兆年时间都不一定能够祭炼出一件七劫强者级数的伪混元灵宝出来呢……

    这样的情况下,在一次战斗之中就将这样的法宝抛弃,将其废掉,这哪怕是再土豪之人也是绝对耗不起的啊。

    这样的做法,可以说,就像是一个普通人用几十年雕了一个完美的城市模型,最后,将这个模型当成石头来砸核桃一样……

    这绝对就是暴殄天物,绝对便是一种只有疯子才能够选择的做法!

    显然的,在这时候,在这青年七劫强者的眼中,罗帆这种选择,便是这种直接将耗费几十年时光雕刻出来的城市模型拿来当石头一样砸核桃。或者说,拿来当石头砸人……

    这样的做法,让他怎能不感到无法理解,怎能不感到自身的愤怒从心底疯狂冒出?

    你要当石头,你自己当啊,干嘛把我也拖下水?!

    你觉得这东西没用,你就自己去丢啊,我的法宝可是无比宝贵的,可没有你那么大的底气去将其浪费掉!

    只是,他的这话,显然是根本没有任何效果的。

    对于他来说,这完整的维度结构只能够存在于法宝之中,只能够用法宝来承载。但,对于罗帆来说,那维度结构,却是只需要他就量自己的则之世界观具现出来而已!最多,也就是加上自己的天地之光。

    这样的存在,即便是崩溃,对他来说最多也不过是自己的心神受到一点冲击罢了。只需要一瞬息,他便能够完全恢复过来,能够再一次施展出这种手段。

    如此这般一来,他显然是有着将这种维度结构当成石头来砸的底气……

    在这时候,面对着那青年一般的七劫强者的质问,罗帆只是淡淡的一笑,道:“我的战斗风格,就是这样,如果你看不惯,你可以认输投降啊。”、

    这话,让那青年一般的七劫强者在这时候就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愤怒,只感到自己的身体差点被自己的愤怒撑爆了。

    “你很好!那就让我看看你这种底气的来源吧!”他这样吼着。

    那薄纱一般法宝在这瞬间猛然一震,其中的维度结构在这瞬间开始向着四面八方疯狂的扩展,也即是,向着那一个包含着稳定维度结构的,罗帆发出的那一个手掌疯狂的轰过去!

    这么一轰之下,那手掌本身开始快速的崩溃起来。

    与此同时,那薄纱一般的法宝内部的稳定维度结构也开始不断的崩溃了。

    罗帆看着自己的手掌在不断崩溃,眼中显现出恍然之色:“果然,以则之世界观为根基所构筑的维度结构终究还是比不得以外界天地为根基所构筑出来的维度结构。”

    这其实也是他选择这种粗暴硬碰的方式来对敌的其中一个原因。甚至,可以说是最重要的原因。

    罗帆真的完全推演不出七劫强者层次的修士到底是如何战斗的吗?真的是完全不明白他们的稳定维度结构是怎么用的吗?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能够几眼之下便推演出以维度的方式来战斗的他,怎么可能推演不出这个?之所以明明能够推演出这个,他却一定要使用这种粗暴硬碰的方式来战斗,除了因为他并没有那种精细战斗的方式的战斗经验,对于维度结构的破绽寻找难以做到如同那真正的,来自道尊之路第七层的七劫强者那么强力之外,更重要的便是,他对于自己那发源自则之世界观的那维度结构并没有多少信心!

    这并不是他自信不足,而是,他有着自知之明!

    他的则之世界观相比于一般真圣之下的修士所能够整理出来的种种观念来说自然是要强上许多。至少他已经是形成了世界观,而已那正行之路的修士本身的路线来说,在没有真正成就真圣之前,他们却是不可能得到完整的世界观的。

    但,这也只是对于那些真圣之下的存在来说而已。

    对于真圣而言,他的则之世界观显然就是完全不够看的!

    若是他的则之世界观能够与真圣级数的世界观相媲美的话,那么,他现在哪里还只是一名可以与七劫强者相媲美的六劫强者?早已是直接成就真圣了!

    而既然他的则之世界观无法与真圣级数的世界观相媲美,那么,很显然的,他的则之世界观,当然也就无法与外界正常的完美天地,或者大天地之中所蕴含的世界观相媲美!

    毕竟,完美天地,大天地,都是来自真圣!是真圣耗费自身的力量,以种种方式所构筑出来的!其中所蕴含的世界观,即便是与真圣本身的世界观不合,也必然是同一等级的世界观!

    如此这般一来,自然便能够知道,以那完美天地,大天地的维度结构为模板所构筑出来的那种维度结构,显然便不可能比起罗帆以自身的则之世界观所构筑出来的维度结构要差!

    当然,这是正常分析的情况。

    若是那构筑的修士实在是太差,将一个原本无比完美的模板模拟得粗陋不堪,破绽处处,那自然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当,显然的,罗帆就算是再自大,也并不可能认为自己所遇到的每一个对手都是这样的存在,都是那种将一个完美模板构筑得粗陋不堪的存在。

    换句话说,他却是知道,自己所遇到的对手,在这种维度结构的造诣上面,却是绝大多数,都要比起自己的则之世界观所构筑出来的维度结构要强上不少!

    有着这样的认知,他哪里还会不明白,自己的维度结构之中,必然便会拥有着比起其他七劫强者本身的维度结构之中更加多的破绽,更加多的漏洞!

    若是彼此寻找漏洞,彼此寻找破绽,哪怕是罗帆能够比对方强上许多,哪怕是他寻找漏洞的能力,寻找破绽的能力毕对方强上许多。但因为自身是在是太多漏洞,太多破绽,最终失败的,却更有可能是自己。

    在明白这种种之后,罗帆除非是傻了,否则却是怎么样都不可能这么做的。

    所以,他所能够做的,显然就是扬长避短,将自身这种维度结构损失所造成的伤害不大这一优势发挥到极限,将自身本身的维度结构拥有的漏洞与破绽的这个事实压制到极限,选择这种以粗暴的方式碰撞对方的法宝这么一种方法来对敌!

    很显然的,之前几次经验告诉他,这种方法是可行的。

    比如,那一名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便是因为他选择这种办法而最终被坑死的。

    而眼前这一名青年一般模样的七劫强者也眼看着就要在这种手段之下失败了……

    当然,罗帆的则之世界观所发展出来的那种维度结构本身毕竟是比起那法宝内部所蕴含的维度结构要差上许多。

    在这时候,在那对碰之中,真正落入下风的,显然便是罗帆的那一只手掌。

    在那对碰之中,这手掌所崩溃的速度,却是比起对面要快上许多。

    当那法宝内部的维度结构不过是破灭一半的时候,罗帆发出的那则之世界观所化的维度结构已经是破灭了将近九成了!

    若是事情只是如此的话,那么,接下来,等待罗帆的,便是失败这么一个可能了。

    毕竟,哪怕是将自身的法宝破灭掉,那青年一般的七劫强者也顶多只是失去一件法宝而已。他自身终究还是丝毫无损的。

    对方真正的实力,终究也还是能够发挥出来的。

    而罗帆在这种破灭的过程之中,却必然会受到一丝丝影响。

    这一丝丝的影响,相对于那青年一般的七劫强者来说,显然就已经是足以让其抓住了。也即是说,到得那个时候,说不定就是罗帆的死期了!

    当然,为了这个结果,那青年一般的七劫强者也付出天大的代价,他自身耗费了三千亿年时光所祭炼的法宝,却只能够重新祭炼了。

    而下一次若是在他祭炼成功这法宝之前他遭遇到敌人,那么,他失败的可能性却就无限大了。

    不过,至少,这一次,他将成功。

    在这时候,那青年一般的七劫强者眼中显现出一种狠历之色。

    他并没有看出这手掌对于罗帆来说代表着什么,也不知道这手掌的破灭对罗帆来说会有什么影响。但他却知道,若是地方的手掌破灭,自己的法宝之中的维度结构依然留存的话,那么,自己还能够借助这法宝内部的维度结构发挥出一些强大的威能。

    这种强大的威能,足以在这时候,在这种维度混乱的区域之中,轻松将罗帆解决掉!

    在这瞬间,他的心中涌出一种难言的愤恨,更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振奋。

    “很快的,我就要让你尝尝破坏我的法宝到底是一个多大的罪孽!”这是在这青年一般的道尊门下心中所浮现出来的想法。

    这时候,他已经是完全将自身法宝之中所守护住的那些道尊门下抛在一边了。

    这青年一般的七劫强者本身就是那种极为容易杀意上脑之辈。若不是如此,之前和那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之间的战斗也就不至于落到那个地步,让那孩童一般的七劫强者不得不牺牲自己来让他清醒过来了。

    这时候罗帆所展现出来的这种宁愿是同归于尽也一定要让他吃亏的态度已经是让他再一次杀意上脑,完全忘记了自己守护在自己法宝内部的那些道尊门下了。

    这时候,那些道尊门下却是感到自己好像是变成了浮萍,变成了落叶,在那暴风雨之中的海面上随波逐流,自身完全无法掌控自己。

    甚至,对于外界的一切情况,也都是失去了概念。

    “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人难道真的这般强大,连师兄也搞不定?!”这是出现在那众多道尊门下心中的想法。

    此时此刻,他们并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并不知道这乃是他们的师兄完全将他们忘记,没有出手抚平他们所在之处的种种震荡的缘故才造成他们这时候风雨飘摇难以自主。而只是认为,这乃是他们的师兄完全护不住他们,是这时候的战斗实在是太过激烈的缘故!

    正是因为如此,他们心中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这种想法,使得他们的心情七上八下的,一时间却是难以平静下来。甚至隐隐间已经是做好了身死道消的心理准备了。

    毕竟,在这种如此激烈的战斗之中,他们不相信自己的师兄能够必然取得胜利!

    对于这内部的一切,无论是罗帆还是那七劫强者都没有在意,自然也都不知道了。

    这时候,罗帆的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表情,接着,轻喝一声,抬手就向着前方虚虚一拍。

    随着这么一拍,他的则之世界观再一次具现出来,再一次的被他的天地之光所加载在其上,得到了天地之光的加持,化作了一种稳定的维度结构,一种好像手掌一般模样的,稳定的维度结构,向着那前方的那青年模样的七劫强者扑过去!

    “怎么可能?!”在这瞬间,那青年一般模样的七劫强者忍不住高呼出来。眼前这一切,已经是颠覆了他的三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