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七百零七章 这是,劫!

第两千七百零七章 这是,劫!

    “这是,大劫……”不过,很快的,罗帆百年反应过来自己所遭遇到的是什么了。

    之所以能够反应过来,并不是他已经看清了周围那遮掩住他一切的种种已经被遮掩住了,如何能够看清?之所以他能够反应过来,却是他忽然间感觉到,原本悬浮在自己头顶,似乎随时可能降临下来的那第七次大劫,已经消失无踪!

    因他修行而来的大劫自然不可能凭空消失,那么,很显然的,他感觉不到那大劫悬浮在头顶,自然便只有一个可能了。那便是,那大劫,已经是降临下来!他,已经是身处大劫之中!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为什么会忽然降临?我所做的事情触动了什么吗?”认识到自己已经身处劫中,这个疑惑随着在他的心底浮现出来。

    光是道行境界来说,早在从那一处机缘之地归来之时,他就已经满足引动第七次大劫的资格了。

    但,自从那时候开始,这么长的时间以来,那大劫都只是在他的头顶悬浮着,处于将临未临的状态,似乎随时可能降临,但又怎么都不降临。

    他之前之所以帮助散修联盟,也是为了搞出一些事情出来,看看能不能引动那大劫降临。

    可以说,之后搞出那么大的动静,造成道尊之路第五层之中的道尊门下近乎全军覆没,造成两名来自道尊之路第七层的道尊门下被道尊之狱完全封镇,都只能算是意外而已……

    而这时候,从他的遭遇上来看,很显然,他之前搞了那么多事,却不知是什么行为满足了第七次大劫降临的前置要求,使得这第七次大劫终于在酝酿良久之后真正降临下来!

    仔细思考了良久,最终罗帆只想到一个可能性。

    那便是,自己在久违良久之后,再一次生出了敬畏之心……

    并不是对真圣的敬畏之心,那种敬畏之心,他一向是不缺的。而是,对于,实力比起自己要弱,至少也不比自己强的存在所生出的敬畏之心!

    而这种敬畏之心的根源就来自,他认识到,自己现在的不完美……

    认识到了,自己依然没有资格无视一切,自己,依然可能被实力不如自己的存在给抹去!

    哪怕是,那存在并没有掌握类似引来真圣的力量,真圣的身影,真圣的神通这一类的手段,也是如此……

    不过,这种敬畏之心为何会使得那大劫真正降临,这却就不是他所能够知道的了。

    “或许,是因为破绽?”这个想法忽然在罗帆的心中浮现出来,让他的神色变得有些莫名起来。

    若是真的是如此的话,那么,这一次的大劫针对的目标,或许就能够大概的限定了……

    当然,这些只是他一晃而过的想法而已,具体如何,他自然是并不知道的,这时候也根本没有任何办法确认的。

    “这大劫为何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动静?”良久,他渐渐的感到有些惊异了。

    原因无他,这时候,他感觉已经是过去好一阵子了,但周围依然是那种难以描述的状态。他的一切,依然是被遮掩着,让他根本没有任何手段去感知周围的任何情况。

    就仿佛,周围就只是他现在所感受到的,那种连虚无都不存在的诡异状态而已一般。

    在他的惊异之中,时间渐渐的流逝,不知不觉间,就已经是过去了数日。

    数日下来,罗帆哪怕是再愚昧,也已经是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这种状态就是劫……”这种明悟,这几日下来渐渐的在他的心底浮现出来。

    从这个方向一想,这却就是再理所当然不过了。

    这种劫数他虽然并没有遭遇过,但,若是真的出现这种劫数,那想要对付,还真是一件无比困难的事情。

    不过,这乃是他的第七次大劫,无论是出现什么样的劫数,什么样的表象,什么样不可思议的变化,都是不值得惊讶的。

    所以,在确认了这种情况可能是劫数的正常表现之后,他的心情却就稍稍安定下来了。

    当下,也就开始运用自己的一切手段去打破周围那种近乎绝对的遮掩。

    只可惜的是,他的一切探查手段,无论是针对肉身感知,还是心灵感知这等更高层次的感知的手法,都无法对眼前这种强力的遮掩有任何效果!

    这种强力的遮掩,简直就像是一种永恒不动的背景一般,甚至连接触都接触不到,更别说想要将其打破了。

    他的一切感知手段,虽然能够感觉已经明显探出身体之外了,但似乎也已经是接触到了什么,但最终的反馈,却是和自己的感官所看到的一切完全一致!也即是,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信息反馈回来……

    甚至让他连自己的感知所触碰到的到底是什么,自己的感知是否依然存在,是还在外界游荡搜刮,还是已经被外界的某种事物给完全绞碎了,都完全不知道!

    对于这种变化,罗帆却并没有气馁。

    这毕竟是大劫之中的考验。若是大劫的考验这般容易便突破,那这一次的大劫也就只是笑话而已了。

    现如今他虽然完全找不到超脱的办法,似乎自己已经被完全限死在这种状态之中了,但相比于之前那一次次大劫之中最为危险的遭遇来说,这样的限制又算得了什么?

    至少,自己的生命并没有多少危险吧……

    在这种心态之下,他却是并没有因为找不到办法突破这种遮掩便气馁的等死。而是开动自己的思维,将自己的一切智慧,将自身在这不知多少亿兆年来所修得的一切成就都重新翻出来,努力的寻找新的,突破这种遮掩的办法……

    罗帆对修行的认知之深刻,超越了同等级的修士良多,也即是,哪怕是同样是七劫强者的存在,相对于他来说,都有着相当不小的差距。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这样全心全意的在这感知方面探索,这所能够得到的收获之大,却是不言而喻。

    不过是短短的数年之间,他就感觉自己将感知之道给推进到了一个自己以前所不敢想象的深度!

    这个时候,他甚至有着信心,哪怕是自己变成一个普通人,也能够在踏入某个陌生世界的几个呼吸之内就弄清楚这个世界的大概情况……

    而这些,在原来,在他没有将感知之道推进之前,他若是成为一个普通人的话,怕是需要耗费个几天才可能弄清楚……

    这种收获,已经绝对称得上是无比惊人了。

    但,这种无比惊人的成就,最终所造成的结果,却是并没有完成他所想要的目标。

    他,哪怕是借助自己推进了很大一步的感知之道,也依然无法突破周围那种近乎绝对的遮掩!

    换句话说,这时候,他的一切,依然是被遮掩住,自己在这里,依然是完全无法知道周围的情况,甚至无法确定自己处于什么状态……

    他对于周围的了解,对于自身的了解,依然是和数年之前,一般无二,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区别!

    “果然不是那么容易……”数年努力对自己的处境毫无办法,这并不能让罗帆气馁等死,但也让他知道,自己需要新的思路了。

    数年时间将自己的一切精力投注在这感知之道上,这使得他在感知之道上的造诣已经是甩了原来的自己不知多少了。这种深入程度,哪怕是七劫强者怕都很少能够与他相媲美的。

    而这样的收获,相对于这大劫来说居然依然没有任何一丝丝的影响,甚至连让周围的遮掩生出半点变化都没有,这足以看出,他所走的方向,应该是有了偏差。甚至是,错误!

    当下,他收敛感知,不再向外,转而向着其他诸多层面探去。

    随着他的感知这样探去,其他诸多层面之中,他所对应的存在开始在他的感知之中浮现出来。

    他在那诸多层面之中所对应的存在的种种遭遇也随着传入他的感知之中。

    “一般无二。”仔细对比了一番之后,他便确定,在诸多层面之上,自己所对应的存在,都是与现实层面之中自己所对应的存在一般,同样是受到那种近乎绝对的遮掩,同样是无法感应外界,甚至无法感应自身!

    若不是罗帆对于诸多层面之间的联系极为了解,光是转移感知的话,他说不定都无法辨认自己到底是处于哪个层面之中。是现实层面,还是概念层面,还是因果层面,还是虚幻层面,还是命运层面,亦或是其他更加不可思议的层面之中?

    罗帆显然不可能这样轻易就放弃的。

    一个层面不行,他就转移到另一个层面,另一个层面不行,他又转移到另一个层面。

    如此这般,他将每一个已经沟通的层面都转移感应过一遍。

    最终,在耗费了几个月之后,他确认了,没有任何一个层面,被遗漏!

    所有的层面之中,他所对应的存在,都同样是受到了相同的待遇,同样是被那大劫所生出的某种难言的存在给遮掩住!

    完完全全的,彻彻底底的,遮掩住!

    发现一点之后,罗帆暗自叹息一声,收拢自己的感知,内守自身,沉浸在自己不知多少亿万年来的积累之中,开始尝试一个又一个或是合理,或是荒谬的角度,开始一个个的尝试起来。

    以罗帆的积累之深厚,这种尝试,显然是一个无比漫长的过程。

    哪怕是每一种尝试都只是数日,他怕都要成千上万年时光方才可能完成这所有的尝试。

    更别说,每一种尝试因为特性的不同,所需要耗费的时光都是不相同的。至少,也要数日时间才能够确定这种尝试是不可行的,是没有成功可能的。一般的尝试,怕都要几个月以上的时间才能够得到最终的结论。甚至,有着一些尝试,他甚至是耗费了数年时间方才得到结论!

    如此这般一来,这一个尝试过程,却就变得更加的漫长起来了。

    在罗帆的感知之中的时光不断的流逝着。

    不知不觉间,已经是十万年时光过去了……

    十万年时光之中,罗帆所尝试的可能性,却足有数十亿种之多……

    其中,大部分都只是数日时间便被他确定是荒谬的,是不可能对他现在的处境有所帮助的手段。但,就算是剩下的那极少极少的一小部分有着深入探索价值的可能性加起来,却也已经是耗费了这么长的时间了。

    十万年时光之中完全无法感知外界,无法感知自身,甚至无法确定自身是死是活,无法确定自身是否在遭受攻击,遭受某种伤害,这对于一般生灵来说,哪怕是再坚强,怕都要心灵崩溃了。

    但,对于罗帆来说,亿万年与一瞬间却是等同的,所以,哪怕是经过了十万年时光,他的心情也没有因此而有任何变化,更没有因此产生什么负面情绪出来。

    这时候的他,心态和十万年之前,依然一般无二,并没有气馁,更没有兴奋,有的只是平静,平淡……

    “都走不通……这种遮掩,并不是我认知当中的任何一种性质的遮掩。而是,更加深层,更加根本,更加强力,更加绝对,更加奥妙,更加,不可描述的,遮掩……”通过十万年时光的尝试,罗帆虽然没有找到最终突破遮掩的办法,但却也排除了无数的可能性。

    到了这时候,经过了十万年,数十亿种可能性的尝试之后,他,已经可以明确的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了。

    得出这么一个结论之后,他很自然的便想到了另一种存在。

    另一种,一直以来,在任何一个方面,都能够代入这些形容的存在……

    “混沌状态……”这四个字,很是自然的从他的心灵深处浮现出来。

    无论是在哪个方面,是规则,是法则,是能量,是物质,是思维,是时间,是空间,还是其他一切一切能够想象与不能想象的种种,只要它们拿来与混沌状态进行对比。那么,这些形容,都足以在这方面用来形容混沌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