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七百零八章 另一种模拟!

第两千七百零八章 另一种模拟!

    一想到混沌状态,他忽然间就有了许多之前所没有的灵感。

    对于他来说,混沌状态是什么样的存在?

    那乃是他现如今所完全无法理解,落入其中甚至连自己的一切都会被完全消融同化的一种存在……

    这样的存在,若是刨去种种侵蚀伤害的话,落入其中,那感觉,与现在他所处的这种状态却是相当的相似……

    同样是,自己的一切感知,一切感应,都被完全遮掩住,甚至连自身对自己的感应,都并不例外!

    再结合自己此时到底正在遭遇什么,他很快便明白过来,自己所处的,怕真的是某种对混沌状态的模拟!

    虽然,这种模拟相比于他以前认知当中的,借助时间、空间、物质、能量乃至其他种种能够理解不能理解的奇妙存在以无比混乱的方式杂陈在一起的那种模拟方式来说有着巨大的区别,走的完全不是一个路子。但,不得不承认,这,显然也是一种模拟!

    一种更加难对付的模拟!

    “若是真的是混沌状态的模拟的话,那么,面对混沌状态的应对方法,或许也能够用在这里。”这个想法很快的就在罗帆的心底浮现出来。

    随着这个想法,他的则之世界观开始凭空在他的身体周围浮现出来。

    一种难以想象的恐怖压力在这瞬间凭空作用在他的则之世界观之上,让他感觉自己好像是变成一个普通人正承受着一座座大山的镇压一般!

    嘎嘎嘎嘎……

    种种有形的,无形的声响从他的周身上下不断的传出来。

    无法相性的痛苦更是随着不断的涌现。

    感受到这种痛苦,罗帆却并没有因此而后悔自己的选择,相反的,反而是莫名的兴奋起来了。

    这当然不是他有什么怪异的嗜好,因为痛苦而兴奋。

    而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原因无他,在这之前,他可是连对自身的感知都被周围那种可能是模拟混沌状态的存在给完全遮掩住的!在那种状态之下,他,根本不可能对身体有任何一丝丝的感觉!不管是痛苦,还是快乐……

    而现如今,他,已经感受到了痛苦。

    这显然便代表着,他,已经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突破了周围的那种绝对的遮掩!

    哪怕是现如今他所感觉到的只是痛苦,但毕竟也已经是一个突破口,代表着他坐在了正确的道路上。

    则之世界观的具现相当的困难。

    至少,相比于之前他用则之世界观凝聚维度结构的时候要困难个千百倍,甚至千万倍以上。

    每时每刻的,他都能够感觉到,外界有着不可思议的压力直接作用在他正在具现的则之世界观之上。他的则之世界观完善多少,那压力就增强多少,让他时刻处于被逼近极限,时刻处于下一瞬间就可能被那种压力突破,自身的一切都被碾碎的那种状态之中!

    如此状态之下,他现如今虽然感觉自己已经是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是找到了破除窘况的突破口,但,最多也依然只能够感受到那种从身体各处传来的痛苦感觉而已。

    除此之外的其他一切,他都尚且没有感觉到……

    这是一个长期的,艰难的过程,对于这一点,罗帆却是再清楚不过了。

    面对这种情况,他没有半点气馁,更没有半点迟疑,只是一心的催动自身的意志,极力的将自身所整理出来的则之世界观映照具现出来,向着自己的身体之外一点一滴的扩展着。

    每每扩展个十个单位,便会被外界那种恐怖的压力碾碎九个九单位,可以说,几乎所有的努力,都是在做了无用功。

    但,就是这样,罗帆也依然是毫不气馁的,靠着这么零点一个单位零点一个单位的推进着自己的则之世界观,让自己的则之世界观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向外扩展着。

    在这种状态之中,罗帆对于外界的时光流逝的感知都已经被遮掩住了。

    但,这也只是对于外界的时光流逝感知而已,只要他的心灵没有被遮掩住,那么,他自身对时光的感知,便不可能彻底的消失!

    所以,在这时候,在他那种前进十个单位最终只有零点一个单位的成果的状态之下,他感知当中的时光感知开始渐渐的流逝着。

    不知不觉间,已经是数百万年时光过去了。

    这数百万年时光里面,他每时每刻的,都是处于那种无法言喻的痛苦与煎熬之中。

    那则之世界观,也在这过程之中,渐渐的在他的体外成型,渐渐的,形成一片残破的天地模样的光影,将他完全包裹住!

    这一片残破天地的光影若是单独的开辟出来,甚至一般修士都不会将其看在眼中哪怕是先天大罗之修所开辟出来的世界,怕都要比这残破的天地要完善无数倍了!

    但,就是这样的残破天地的光影,在这时候,对于罗帆来说,却是他最大的依凭所在!

    在这时候,悬浮于这一片残破的天地之中,在这天地的光影终于完善到某个界限的时候,他,终于第一次,真正的将那种外界时时刻刻作用在他身上,或者说,时时刻刻作用在他则之世界观之上的那种压力,完完全全的隔绝开去!

    这种隔绝,自然不是那种压力被他彻底的消除。而是,他的则之世界观在这时候已经是有着足够的强度,将那种压力彻底的接过去,不再让那种压力继续落实到他的身上,也即是,继续让他感受到那种源源不断的恐怖痛苦了……

    “成功了?”在这瞬间,罗帆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随着这个想法,他向着四面八方望去。

    这一片残破的天地光影出现在他的眼中。这里的一切,都是他一点一滴所整理凝炼出来的,对于这种残破的光影,他自然是无比熟悉。一眼看过去,所有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那样的清晰,没有半点值得惊异之处。

    甚至,因为这一片残破的天地光影接过了那种让他时时刻刻感受到痛苦的压迫,他在这时候甚至对这种残破的光影生出一种莫名的亲切之感。

    他的视线不断的向外蔓延,最终,取代了这残破的光影的视角,开始第一次看清楚了他进入了已经数百万年之久的这一处所在。

    那是,无边无际的黑幕……

    这种黑幕,铺天盖地,遮天蔽日,将外界的一切完完全全的遮掩住。

    “果然是模拟混沌状态……”看着这一幕,罗帆忍不住叹息一声,面上显现出这一种莫名的喜悦。

    这一切,证明了,他当初的猜测是正确的。证明了,他,已经是抓住了这第七次大劫的线索!

    此时此刻,他通过这则之世界观具现所带来的视角,却第一次感受到了在那无边无际的黑幕之后隐藏着无穷无尽的奇妙存在。

    这种奇妙存在,便好似是混沌状态之中的一方方完美天地,一方方大天地。甚至,是一层层的混沌分层……

    至于这种混沌状态的模拟为何会是这种天幕的模样,而不是那种灰蒙蒙的奇妙状态的那种模样。那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却就是因为,这个时候的这种混沌状态的模拟,却并非是直接对混沌状态的形态的模拟,而是,对其机制的模拟!

    对于形态的模拟,就像是临摹名画一般,是通过种种手段直接对名画的表象来进行刻画,想要尽可能的做到一模一样,最好就能够两者摆放在一起谁也分辨不出谁是谁。

    而对于机制的模拟却就不一样了。同样是从一副名画上获取养分,从机制上去对其进行模拟,却就像是分析这名画的精华,确定这名画为何会成为名画,确定这名画之中运用了某种其他画所没有的技巧,所没有的秘密,再直接借用同样的技巧,同样的秘密,做出另一幅画!

    这样的话,所得到的那一幅画的模样,却就不会与原来那一幅画相同了。

    以前罗帆所见到的,那种灰蒙蒙的,看起来如同真的看到混沌状态那般的混沌状态模拟,就像是对混沌状态的临摹。

    而这时候,罗帆所看到的,这一片无边无际的黑幕,却就是对混沌状态那特殊机制的模拟!

    临摹一幅画,再怎么将其临摹得和原来的名画一模一样,它与原来那一幅画之间都有着天壤云泥的差别。再怎么像,都只是一种山寨,甚至抄袭而已。

    但,若是模拟其机制,借用其中的技巧,其中蕴含的秘密,那却就不一样了。说不定,最终所得到的那一幅画,价值可能不比那名画差多少!

    若是硬要用类比的话,那么,直接临摹那一幅名画,就相当于抄袭。而借用其技巧,就相当于借鉴!

    抄袭,再怎么样,都是会被人谴责的。而借鉴,却能够推陈出新,让人敬佩……

    此时此刻,罗帆所遭遇到的这种混沌状态的模拟,显然便是这样的借鉴。

    这种借鉴的效果,使得这种混沌状态的模拟拥有了以前他所见到的那些模拟所没有的恐怖威力!

    至少,在之前这数百万年之间,他,根本无法突破这种模拟,无法如同以前面对那种种模拟一般,轻轻松松的就取回了自我,获得自由行动的能力。

    “将混沌状态的这种机制抽出来,将其他的一切完全忽视,这种模拟手段还真是恐怖啊。”良久,罗帆感慨了一声。

    他这时候已经是能够确定,自己的感应是正确的。在那黑幕的背后,必然还隐藏着无穷无尽类似他这样的存在。或者说,类似完美天地,甚至大天地,甚至是其他混沌层级的存在。

    混沌状态的模拟再怎么样,都不可能仅仅只是他所在之处这么一点点东西而已。

    哪怕是对其中一点机制的模拟而已,其衍生出来的,也必然是无穷无尽的奥妙,无穷无尽的天地,无穷无尽的物质!

    “大劫的要求呢?”心中微动,他想到了这个问题。

    要知道,周围看起来虽然不可思议,但终究也是他的大劫。

    既然是他的大劫,自然便会有着一个目标。一个,他能够指引他突破,指引他前进的目标!

    这个目标,可能无比宏大,也可能无比虚无缥缈。但,终究还是存在的。

    至少,他之前的几次大劫之中,每一次一踏入那大劫之中,他都能够感受到那种隐隐存在的方向。

    而这一次,他的感受,却是茫然。

    那种隐隐存在的方向感,在这时候根本完全消失了。

    恍惚之间,他好像是真的被投入了一片单纯的,对混沌状态机制进行模拟的陌生区域之中一般,似乎整个模拟,都只是等待他自己去探索的冒险之地而已。根本就没有背后隐藏的限制存在。

    这种情况,对于他来说,却是第一次。

    “或许,这是因为我感知到的东西依然不够多的缘故吧……”茫然过后,他很快便给自己确立了一个目标。

    此时此刻,他虽然看到了周围的黑幕,猜测出自己所处的可能是对混沌状态的模拟。但,终究只是第一眼看到而已。自己所见到的东西能够有多少,他心中却是再清楚不过了。

    若是说,周围的乃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海洋的话,那么,现在的他,顶多也就相当于刚刚接触到自己身体周围的水,认识到自己身体已经被海水弄湿了而已。

    至于自己所在的海洋到底有多大,自己处于这海洋的什么位置,这海洋深处隐藏着什么宝藏,这海洋有着什么危险,这一切的一切,对他来说,却依然是一个秘密……

    在这样的情况下,让他去寻找自己该如何通过这一片海洋,或者在这海洋之中寻找到什么东西,那显然只是痴人说梦而已。

    所以,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更重要的就是,扩大自己的感知,让自己对周围的模拟混沌状态有着更加深入的了解!

    最好,能够有全盘的了解,之后再谈其他……